• 初到火锅店

    更新时间:2017-10-01 18:52:54本章字数:1952字

    既来之则安之,没有谁不能吃的苦,也没有谁不能历的劫,明明之中既然早已注定,那就让我们平平静静地接受好了。

    当秋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佳齐陪她去买了几件干净的衣服,就把她送到了店里。接待他的是一个女生,小鸟依人,一头乌黑的头发,樱桃嘴唇,嘴唇微微向上翻起,笑起来的时候,总是会露出洁白的牙齿,说起话来,有时会有一些小紧张,有时又特别有亲和力。大家都叫她阿娟。

    阿娟就是佳齐的那个朋友,她跟佳齐从小一起长大,大学毕业以后,阿娟就跟着学校一起来到这家火锅店实习,现在已经工作一年多了,整体感觉,在这里工作还是蛮不错的,有吃的,有喝的,而且都是不用交任何费用的,休假的时候还可以和小伙伴一起到周边的风景区,观赏一下,日子过得也算自在。所以,佳齐把秋馨交给阿娟,他很是放心。

    秋馨看阿娟如此热情,一直悬着的心也就慢慢地放下了。她心想,佳齐这个小子还算靠点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邪恶。

    秋馨朝着阿娟笑了笑,简单寒暄了一下,阿娟便带着她回宿舍了。

    阿娟说:“在这里,除了宿舍稍微有点不尽人意,其他的都挺好的。”

    不尽人意,应该不会有那么严重吧,况且这还是大城市,应该比我们那个小城市好多了。

    秋馨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心里无端的生出莫名的失落感。

    “不过你也不用太在意,这个房子马上就到期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换一个好一点的了!”

    说这话的时候,阿娟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看来她已经渴望很久了。

    出了店,经过了两个红绿灯,出现在秋馨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小区,门口有保安看守,有电动门,看起来安全系数应该满高的,心里有点小渴望,难道是这个小区。

    “马上就到了!”阿娟看了看旁白的秋馨。

    秋馨一听,难道真的是这个小区,不会吧,这也叫差,那什么才叫好,心里的失落感瞬间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渴望,是迫不及待。

    “我们住在几楼?”秋馨内心有些小喜悦,满怀欣喜的看着阿娟:“用不用爬楼!”

    “不用!”阿娟指了指刚刚那个小区旁边的一个小区,“看见了吗,就这个小区旁边的那个小区,马上就到了。”

    阿娟所指的方向,坐落着一座看似古董的小区,所建年份应该不从查证,路边扯着一条横幅,意思好像说马上就要拆迁了。秋馨突然明白为什么阿娟刚刚说马上要换宿舍。心里的失落感如潮水一般,一浪盖过一浪。

    幸好不用爬楼,不然哪一天真的拆迁,跑都来不及,想到这里,秋馨内心有了丝丝的安慰。

    “不用着急,马上就到了!”阿娟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故意安慰着秋馨:“住不了几天了,快到期了!”

    秋馨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眼看就要到那个小区楼下了,秋馨内心突然感觉阴森森的。

    “我们到底住几层,阿娟!”秋馨随口一问。

    “地…下…室……”阿娟声音非常小,有些激动。

    地下室,秋馨大惊。不至于这么惨吧,内心破口大骂,佳齐你个狗东西,你特么不是坑老子吗?不是说好了,还不错的吗?怎么会成这样,是不是搞错了,妈妈,我想回家!

    秋馨呆住了,心里在犹豫,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走吧!”

    阿娟也很无奈,上前拉住了秋馨的胳膊说道:“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些姐受不了,慢慢习惯就好了。既来之则安之,没有谁不能吃的苦,也没有谁不能历的劫,明明之中既然早已注定,那就让我们平平静静地接受好了。”

    秋馨点了点头,似乎觉得阿娟所说的话,有几分道理,硬着头皮跟着阿娟去了宿舍。

    当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子霉味迎面扑来,让人几乎快要窒息。阿娟赶紧跑到窗前打开了窗户,破口大骂:“又是那个不长记性的忘记开窗!”

    在这个地下室里竟然有窗户,这让秋馨很意外。最起码可以通通风,不至于那么的呛人。

    在秋馨的想法里,地下室这种地方压根就不可能有窗户,更不要提住人了,养猪都不合适。然而竟然没有想到今天,自己要住一个连养猪都不用的地下室,她内心有一百个不愿意,可是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哪怕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要忍着,就当是老天让我下来历劫来了。

    秋馨尴尬的笑了,捏着鼻子,逼迫着自己走了进去,还没有找到歇脚的地,就赶紧窜了出来,呛得她眼泪直流,在心里又默默地把佳齐从头到脚狠狠地骂了一遍。

    看着房间里阿娟,踩着高高的椅子,把窗户一点一点的打开,秋馨心里酸酸地,为什么她可以,我就不可以呢。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应该是空气通了的原因,味道少了些,秋馨再一次慢慢地走了进来。她坐在了床上,心惊胆战,害怕会不会有蟑螂,老鼠,蜘蛛什么的特殊动物从天而降。做了好大一会,秋才敢站起来,来回走动。

    房间里的一切还是比较整洁,统一的被子,统一的床单,就连枕巾都是一样的。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洗漱用品也摆放有序。每一张床上都贴有标签,标签上写着不同的名字。房间里摆放有饮水机,空调,洗衣机,生活所需设备还是比较齐全。看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秋馨内心平衡了些,不再那么恐惧。嘴角露出丝丝的微笑,笑里却饱含着淡淡的忧伤,这一别,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真的不知道要躲到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