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傅就该给徒弟擦屁股

    更新时间:2017-10-07 21:38:21本章字数:2435字

    下班后,秋馨一脸失落,脑袋里还是彪形大汉的凶神恶煞,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连服务个客人也这么难,还是说我就是很笨。

    “娜姐,你说看个台,怎么这么难呢?”秋馨跑到一个老员工的跟前,一副乞求的样子,“第一天看台就惹客人生气,害的娟姐差点被投诉,搞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娜姐,是店里的老员工了,资格比娟姐还老,老家是安徽的,十六岁就来这里,现在孩子都有了,听说,马上就任命客户经理了。娟姐说,她待人和蔼可亲,员工都喜欢她,每一次店里组织什么活动,她们小组都名列前茅,所以好多员工都抢着去她们小组。

    当然,娜姐,之所以来这里也是有原因的。娜姐从小家里就比较穷,而且她们家兄弟姐妹又多,初中没有读完,她就不读了,那个时候,她不到十六岁,由于年龄太小,入不了职。后来,在萍姐的担保下,她才得以入职,来了以后她特别瘦小,大家都以为她坚持不了多久,结果她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娜姐把秋馨打量了一番,故意调侃“小姑娘,比我那个时候,强壮多了,你肯定能做好!”

    秋馨哭笑不得,这是哪个跟那,我都快愁死了,你还拿我开刷。我现在只想让你帮帮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现在真的是很着急,很无奈。我一直以为服务客人,就跟在大街上卖东西一样,我把你伺候好就完了,谁知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娜姐表情稍微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秋馨,说,秋馨,不要想太多了,刚刚开始都这样,像我刚刚开始做服务员的时候,没有比你好到哪里去。我记得有个客人问我这盘是什么肉,我当场就蒙蔽了,第一天服务客人,我哪里记得住那是什么肉,总感觉牛羊肉,红一块,白一块,不都一样吗?哪里有什么区别。

    为了保证客人满意,我随口就说了一个羊肉,谁知问题就来了,一会我师傅来了,客人就死活非说他点的精品肥牛没有上。我师傅就问我,精品肥牛到底有没有上?我答不上来,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个是精品肥牛的盘子,后来师傅拿过来一个空盘,问我,这个是不是精品肥牛,我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

    秋馨聚精会神的听着,她问,后来呢?

    娜姐说,后来,后来肯定就是我师傅给我擦屁股,

    秋馨大惊。没有想到,娜姐说着这么理直气壮,说得这么脸不红心不跳,这是谁给了她的勇气。

    娜姐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不用大惊小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刚刚开始过来,谁都会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这很正常,说明我们都想把事情做好,假如我们感觉都无所谓了,那这个人就真的废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刚刚开始,有谁不犯点小错误,有谁不学着偷个懒,如果这些都没有,这个人反而就真的不正常了。正因为如此,师傅才能体现出他存在的意义。所以说,师傅给徒弟擦屁股是理所应当的。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就好了。

    秋馨点头又摇头,着实的纠结,看起来本就是自己犯了错,结果在娜姐嘴里却成为了理所应当。难道说娜姐是神忽悠,还是神转折,还是故意欺骗来安慰我呢?

    娜姐看秋馨一脸的尴尬,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要想太多了,放心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回头店里给你分一个师傅,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听起来好像也是那么回事,秋馨半信半疑,一个晚上,转辗反侧,难以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秋馨就起来了。所有人见了面都有说有笑,而秋馨却提不起精神,一个晚上,她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她在想,娜姐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忽悠我?如果今天再犯错误了,怎么办?都快赶上十万个为什么了。

    阿娟见秋馨不在状态,眼圈红红的,上前问道:“你怎么了,想家了吗?”

    秋馨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地,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说的啥。

    阿娟撇了她一眼,不怀好意地说道:“呀,咋了,这是,难道想那个谁了……”

    秋馨瞬间放出两束冷光,“你不要多想了,没有的事。而且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那你是咋了,整的跟病秧子一样!”

    “还是昨天那个客人的事情,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害怕今天会不会还出现类似的情况!”

    “别想多了,今天给你分一个师傅,让师傅带着你,以后有问题你就直接找他就好了,他如果不教你,你给我说,我再给你换一个!”

    听阿娟这么一说,跟昨天娜姐说的一对比,好像娜姐说的并不是骗我的,秋馨心里有了丝丝的安慰,脸上的眉头慢慢地打开。

    阿娟话音刚落,就拉起秋馨的胳膊说,走吧,带你去见你去拜师。

    这个所谓的拜师,也算是嗨捞荟火锅的一大特色吧。无论是新员工,还是老员工晋升到其他的部门都会给他们分一个师傅。不过,只有新员工时候的师傅最正式,店里会组织拜师仪式。徒弟需要给师傅敬茶,就像武侠小说里演的一样,当然,不需要下跪的。之所以这么正式,是为了告诉师傅,以后他就是你的徒弟。以后,你要对他负责,如果他出现了什么篓子,第一个不找徒弟,就找你师傅,因为你师傅没有教好。这个时期一直持续大概七到十五天,也就是,徒弟出师。出师以后,再出了问题,那就跟师傅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同时,作为师傅也要准备一个精美的小礼物送给徒弟。

    秋馨满怀喜悦,脑袋上挂着一排大问号:我师傅是谁啊?好不好相处?真的像娜姐和阿娟说的那样吗?

    阿娟把秋馨带到了吃饭区域,哪里已经聚集了好多的小伙伴,男女老幼,叔叔阿姨,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朝气蓬勃。

    在走道的中间,放着一个茶壶,几个杯子,看得秋馨一头雾水,这是要干啥,不会像电视剧上那样,需要给师傅敬茶,磕头吧!

    秋馨缓缓地走到人群的最前侧。所有人鼓掌欢迎。感觉好像店里要办喜事一样。秋馨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娜姐呢……”阿娟对着人群喊了两声。无人回应,于是,又对着对讲机喊了两句。

    没一会,娜姐就来了,稳稳当当地坐在了秋馨的前边。她说,“秋馨,敬茶吧!”

    秋馨一脸无奈,悲喜交加,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脑袋里,一直再想,怎么会是娜姐?

    “秋馨!秋馨!”

    “哎!哎!”

    秋馨端在手里的茶水差一点就全撒在了地上,这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重新加满。

    娜姐说,“你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啊?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是我呀?”

    秋馨猛点头,就像磕了药一样。

    娜姐说,“这个事情吗?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娜姐接过秋馨手中的茶,喝了两口,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今天开始,你就到我们组报道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