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画家陈东西驾摩托游艇撞出命案

    更新时间:2017-10-22 21:39:59本章字数:9767字

    旅欧画家陈东西买有一艘进口豪华摩托游艇,价格1000余万,这在省会清水,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他有时画画画得倦了,便一个人驾着豪华摩托艇到清江冲浪一番。

    在汶川大地震1个月后,性急的画家便迫不及待地前往还没有完全解除危险的汶川写生。他想在那个特别的地方寻找创作灵感。他很勤奋,半个月左右,便带回了四五百副写生画。大凡山川形势、民族服饰特色、风俗习惯、民居特点等等,都有所记录。这是他的宝贝,对回来后的构思创作,极有帮助。

    一个星期六的上午,他坐在画室里,盯着一叠写生画,迟迟没有动笔。画家画画,要做些过得去的作品,易如反掌,一些集会上的表演画,就属这种性质,画家们3笔两画,一幅什么梅花图或者岁寒三友图便大功告成。但那绝对是一些毫无价值的平庸之作。

    陈东西可不是一个平庸的画家,他对自己要求甚高。也许是年纪大了,脑动脉硬化影响了他的大脑思维,他感觉到,近来那种犹如电石火花的灵感一闪的现象,已越来越少。

    他有些沮丧,又心有不甘。他给自己泡了一杯浓浓的上等铁观音,想通过浓茶来刺激刺激迟钝的大脑。但铁观音只是给他带来了一点兴奋,而没有带给他足够的灵感。

    他在无奈之下,想到了到清江冲浪一番,说不定能刺激出灵感来。

    当时大约是上午8点。他主意已定,便告诉妻子,而后,从车库里开出了那辆豪华奔驰轿车,直奔清江边上的李白江阁。

    他的豪华摩托游艇,就停在那里的水域。那是一个码头,停了不少船只,有专门的管理机构。

    陈东西驾着豪华摩托游艇,一溜烟就离开了码头。

    时速40公里、50公里、60公里、80公里。游艇的速度,达到了极限。摩托游艇像箭一样往前飙去,江水好看地往两边分开。两岸的风景,扑面而来。他明显是超速了。这是违规的。

    他是逆水而行的。不一会儿,清麓山便清楚地呈现在眼前。这座山,雄伟壮丽,山上古木参天,犹以千年古樟居多。山顶上有一座清麓寺。这是一座千年古寺,僧人颇多,香火常年旺盛。他也常开车来古寺烧香拜佛。清麓寺前的那两棵古柏,大有来历。据说是当年六祖惠能在寺里做方丈时亲手栽上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一个天才的修行者的天才的顿悟。

    禅宗与道教,同是宗教文化的瑰宝,但他更喜欢佛教一些。刚才下水的李白江阁,是为纪念李白当年在江上老病孤舟而建的。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因了后人的一句解释:“千里之外的遥远的故乡,不也是在这一轮明月的照耀下吗”,而突显出些许道教味来。

    他的佛缘较深,台湾的星云大师,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的画作中,时不时有一股禅味儿透出来。空船载月,就是其中的一幅代表作。他选中这一幅送给老朋友刘平原,也不是漫不经心的。其中颇有深意。他不怀疑刘平原的才华和气派,但他对当下的社会现实,也不是一无所知,他是在担心,也在暗示刘平原,该试的都试了,该做的都认认真真并全力以赴去做了,不管结果如何,那就都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不必太注重结果,太注重结果,就会纠结,就会剪不断,理还乱。

    不知不觉,陈东西驾着摩托游艇,已飞出10余公里。他的身上,颇为畅快,思维似乎也活跃多了,天马行空一样。于是回转。风在耳边呼呼地响。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画上,能不能画一个汶川孩子在岩石上躺着听泉水叮咚,取名“听泉”?能不能画一个汶川孩个躺在草地上看云卷云舒,取名“看云”?这些都有一定的意境,甚至是禅境,比较唯美,反映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热爱,也即对生命的热爱。在灾区,这种感受应该更加强烈,因之对一些生命的逝去,也就更具悲悯情怀,但还不是具有暴发力的角度。

    能不能从情感方面更进一步呢?比如说,画一个才从废墟下被救出的孩子,紧紧地抱住在废墟下被一同救出的小狗躺在担架上的情景,取名“最后的亲情”?孩子的亲人都遇难了,狗是他最后的亲人。人类对亲情的渴望,会触动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就是这个了,这构思,一定能打动人的。

    陈东西一路意识流,越想越兴奋。这时,危险也在渐渐地迫近。

    在豹子石大桥东边上游约100多米离岸边码头也是100多米处的江面上,有1人在游泳。这里是禁游区,平时一般没有人游泳的,所以陈东西没有起码的警惕性。待到风驰电掣的豪华摩托游艇冲到离游泳者只有15米左右时,才发现这一危险,转弯等避让措施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来了。他下意识地紧急刹车,可巨大的惯性,还是带着摩托游艇一头撞了上去。他明显地感觉到了摩托游艇嘭地一声撞上了什么物体的响声和震动。

    “出人命了!”陈东西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紧急刹车的摩托游艇冲出了30来米,终于停了下来。

    陈东西的第一反应是逃,逃得越远越好,最好逃回欧洲,欧洲也不保险,最好逃到月球上去。但理智告诉他,逃是不可能的,那是最最愚蠢的处理方式。他六神无主了。阿弥陀佛!我犯下不可宽恕的大罪了,罪孽深重啊!

    关键时刻,他想到了刘平原,仿佛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即掏出手机给刘平原打电话。

    陈东西声音急促地说:“平原呀,我撞下大祸了。”

    正在办公室加班的刘平原问:“什么事,不要急,慢慢讲。”

    陈东西说:“我驾摩托游艇撞了一个人,可能撞死了。”

    刘平原说:“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陈东西说:“豹子石大桥东边上游江面上,离大桥100多米。”

    刘平原说:“离出事地点多远?”

    陈东西说:“大约30来米。”

    刘平原说:“马上开回去搜寻伤者,看有救没救?记住,千万不能逃呀!”

    陈东西说:“我知道。”

    刘平原说:“你电话不要挂,设置到免提档,我们时刻保持联系。快去救人,快去!”

    陈东西说:“好的。”

    陈东西调转船头,回到了出事地点。从出事到此,也就两三分钟的过程。他见一人浮在江面上,只浮现出一个头与一点点肩,下沉趋势明显,也许再担搁一两分钟,人就沉入江底了。

    他飞快地停下游艇,掏出手机丢在甲板上,没顾得上脱衣服,一纵身跳入江中,游向伤者。距离大约只有10来米,一下便到了伤者身边。陈东西虽然50来岁了,已不很年青,但他有健身的习惯,游泳也是爱好之一,常去游泳馆的,所以身手仍然敏捷。他一把便把伤者抓了过来,用手腕反捥着伤者的脖子,游向游艇。这是水中救人的标准方式。他在国外,接受过急救知识培训的。游艇与水面之间有一定的高度差,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伤者推上了游艇。

    他上了游艇,立即对伤者进行了检查。伤者头部左边太阳穴上,有一个被撞出的约3寸长的口子,口子较深,有血迹,并有血渗出。还好,伤者还有微弱的心跳与呼吸,但人昏迷了。

    这时,旁边甲板上的手机里传来了刘平原的声音:“伤者救上来了吗,怎么样?”

    陈东西说:“救上来了,还有微弱的脉搏与呼吸,但人昏迷了。”

    刘平原说:“马上拨打120,请他们速来抢救;同时,拨打110,请他们派水上派出所的民警前来处理。”

    陈东西立即拨打了120,接着又拨打了110,之后,他望着甲板上一动不动的伤者,惊慌地说:“平原啊,我会坐牢吗?会被判死刑吗?”

    刘平原很坚定地安慰他说:“照我的做,你不会坐牢的,更不会有生命危险!你别慌,我马上就赶到豹子石大桥来!”

    陈东西说:“好的好的,你快来。”

    刘平原开着报社专门给他配置的奥迪A6,直奔豹子石大桥东边码头。城区主体在清江东边,报社也在东边。今天是休息日,他没有惊动司机。他的开车技术也很棒的。他本想喊宋晓斌一起去的,因为政法这条线归宋晓斌管,说不定能派上什么用场。但他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陈东西是有名的公众人物,此事不宜张扬,不必让更多的人知道,便没有叫宋晓斌了。

    陈东西把游艇开到了岸边的豹子石码头边,以利于120医生前来抢救。码头离出事点只有100多米远。他没有把伤者弄到码头上去,因为他懂急救知识,知道这样危重的伤者,不宜由非专业人士随意搬动的,不然,有可能加重伤者的伤情,导致死亡等严重后果。

    水上派出所所长董正伟带着一个民警驱车呜着警笛先赶到了。水上派出所在江边,离这里只有不到3公里,他们乘摩托艇过来的,飞快的。

    董正伟一到,见甲板上的伤者伤势非常严重,首先发问:“叫了120没有?”

    陈东西说:“叫了一阵了。”

    董正伟觉得肇事者这一点还做得可以,便“哦”了一声,走向伤者。他摸了一下伤者脉搏,接着又探了一下伤者的呼吸,也发现伤者还有微弱的脉搏与呼吸,人是重度昏迷。董正伟简单介绍了自己,接着询问陈东西。陈东西说人是约15分钟前撞的,介绍说自己是旅欧画家,现在住玫瑰园,并递给董正伟一张名片。

    董正伟让同来的民警去找伤者的衣裤等带回来,因为那里可能有伤者的身份证什么的,可以及时联系伤者家属。

    董正伟简略地问了事发过程。陈东西答了。

    这时,120救护车一路警笛到达。两名医生跳下车冲上游艇,对伤者进行了快速检查。他们觉得伤者伤情异常严重,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送清雅医院抢救。

    救护人员把伤者移到担架上,准备放上救护车。

    刘平原正好这时赶到了。他看到陈东西的样子十分难看,脸色惨白,眼睛下方的眼袋,原来并不显眼,这会儿可能由于恐惧,也很显眼了。同时,明显地可以看出,他的身子在不由自主地微微地抖动着。看到刘平原来了,陈东西的心一下安定了一点。

    刘平原走过去,握着陈东西的手说:“别担心,事情会过去的。有我在,不要怕。”

    刘平原看110与120的人都来了,放心了点。他看着旁边的民警,欲上前打招呼,不想董正伟倒主动迎了上来。

    董正伟先开口说:“刘市长,您好您好!”

    刘平原有些莫名其妙,疑问民警怎么知道他的。但他又一想,便想通了,他在清水市做了4年多的副市长,电视上不时有他的影像,别人认识他也正常。

    董正伟见刘平原疑惑,便说:“我是水上派出所所长董正伟,前年,我儿子上市一中读高中,分数差一点,还是您给批的条呢。”

    刘平原说:“是吗?”他没有什么印象了。他做副市长时,不是一个爱批条的人,但也不得不批过一些条。有些条,碍于面子什么的,是非批不可的。

    董正伟估计刘平原是不知道的,便解释说:“刘市长,我是托曾市长让您批的条。”

    董正伟说的曾市长,是清水市分管政法的副市长,同时兼市公安局局长。刘平原在分管城建的同时,前年还短暂地兼管过教育,那时,曾市长确曾让他批过一回条。他与曾市长的关系很不错。

    刘平原说:“哦,那记得,曾市长确让我给你批过条。”他觉得应该给董正伟介绍一下自己的新身份,本来他想轻描淡写地讲调到清江日报社工作就行了,但他考虑到特殊时刻,还是亮明身份的好,方便办事,便说:“我已调清江日报做社长、总编辑。”

    董正伟“哦”了一句,他觉得那是个很牛的单位头头。

    这时,120救护车已把伤者安顿好,打上了抗休克的吊针,准备开车去清雅医院了。

    本来,肇事者陈东西是应该坐警车与民警一同前往的,便于监视。

    刘平原为了陈东西少受惊吓,指着陈东西对董正伟说:“董所长,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能不能让他坐我的车一同前往清雅医院呢?”

    董正伟说:“可以可以。”他这是放宽尺寸了。

    这时,伤者留在岸上的衣物被民警找到拿了过来。从中搜出了一张居民身分证和名片。死者糸清水市统计局干部赵四,45岁,住莲花社区。

    摩托游艇暂时被扣豹子石码头。

    一行人匆匆赶往清雅医院急诊科。清雅医院离出事地点3公里,是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大医院。它也是清水市最好的医院,在全国都有很大的名气,号称北协和南清雅。

    一到医院急诊科抢救室,伤者情况恶化,心跳停止,呼吸也没有了。医生迅疾展开抢救,又是胸外按摩又是人工呼吸。

    刘平原、陈东西、董正伟等人等在抢救室外。陈东西最是焦急。董正伟则交待随来的民警,通知伤者家属马上到清雅医院急诊科来。民警掏出手机给拨了电话。

    第1轮抢救持续了10分钟,但没有凑效,无奈之下,医生立即决定进行胸外电击,促使心脏复跳。他们把一个类似于大电熨斗的东西按在被抢救者的左胸口,通电,被抢救者身子一下向上弹起老高。一连电击了多次,都没有作用。最后,医生决定向心脏直接注射药物。长长的针头穿过胸腔,刺进了伤者的心脏,药水迅速注入。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效果。一名医生出来通报,说伤者可能不行了。但他们还是没有最后放弃,又坚持了半个小时左右,见伤者已没有了任何希望,才宣布伤者已经死亡。结论是死者系大脑重度损伤加溺水,导致心跳、呼吸停止,抢救无效死亡。

    陈东西脸色十分难看。董正伟则打电话,请区公安分局泒法医前来验尸。此时是上午11点左右。

    死者尸体被运到了医院太平间。

    两名法医来了。刘平原向法医道了声辛苦。董正伟忙介绍刘平原,说这是刘市长,他没有细说刘平原已调走。两名法医也在电视上见过刘平原的,便也给刘平原打了招呼。法医在医生配合下,到太平间进行了尸检,重点看了左边太阳穴的大伤口。之后,法医开车又赴豹子石码头,对游艇前端部位撞人的地方进行了察看。法医有了结论。

    这边,法医走后一会儿,死者妻子便哭着赶到了医院急诊科。刘平原他们知道死者家属要来,在那里等着的。

    死者妻子被引到医院太平间。她见到丈夫尸体后嚎啕大哭。知道陈东西是肇事者后,欲上前撕扯,被民警扯住了。

    这样闹了一会儿,死者妻子情绪稍稍有所平复,由撕心裂肺的大哭变成了抽泣。这时已快12点了。董正伟交待随来的民警把死者妻子送回去休息,下午两点再去接她来派出所询问情况。

    民警送人很快便回来了。这时两名法医也办完事回来与董正伟会合。他们的鉴定结论,与医生的结论一致。鉴定书过后再出具。

    刘平原请董正伟等人与法医等一同到清雅医院旁边的留香宾馆吃午饭。董正伟推脱,刘平原说反正要吃饭的,吃个便饭有什么关系?于是大家一同到留香宾馆一个包间吃饭。

    席间,刘平原问:董所长下一步将如何处理?董正伟告诉刘平原,下午将带肇事者到派出所展开讯问,弄清详细案情。

    陈东西坐在刘平原的对面,木木的,没吃几口饭便停下了筷子,他无心吃饭。

    刘平原轻声问旁边的董正伟,类似的案子将有什么样的处理结果?他怕陈东西听到了。董正伟告诉他,有可能入刑。刘平原问类似的案子最轻的处罚如何?董正伟告诉刘平原,最轻的是双方协商赔偿,受害者家属愿意接受赔偿数额,赔偿到位,可免于刑事处罚。

    刘平原轻声说:“那能不能按后一种处理方法处理呢?”

    董正伟说:“当然可以。”

    刘平原说:“那就谢谢董所长了。”

    董正伟说:“不过这么大的事,我不能完全做主。”

    刘平原说:“那要怎么办呢?”

    董正伟说:“你能不能给曾市长打个电话,如果有曾市长的指示,我立马照办。”

    刘平原说:“好的,我这就给曾市长打电话。”

    刘平原手机中存有曾市长的电话号码,电话拨通了,他说:“曾市长呀,我是刘平原。”

    曾市长说:“平原啊,有什么事想起了我呀?”

    刘平原说:“你是个大忙人,没有事不好麻烦你哟。”

    曾市长说:“有什么事啊?你尽管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

    刘平原便把画家陈东西游艇撞人致死,水上派出所董所长正在处理的事儿简要说了一下,并提了董所长讲的最轻的处理方法。他强调说陈东西是他最好的朋友,请曾市长给予关照。曾市长满口答应,说没有问题。刘平原说了谢谢后,说董所长正在自己身边,是否可以跟董所长直接说一下。曾市长说好,让董正伟接电话。刘平原便把手机递给董正伟,说是曾市长跟他讲话。

    董正伟接过手机,对着手机说:“曾局,我是董正伟,你有什么指示?”他习惯这样称呼曾市长,因为他兼任市公安局局长。

    曾市长说:“小董,撞人的是刘市长最要好的朋友,刘市长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量从轻处理,尽量从轻,知道吗?”

    董正伟说:“知道了,曾局。那就按协商赔偿办,请您放心!”

    曾市长说:“好的,那你把手机给刘市长。”

    董正伟把手机还给了刘平原。

    曾市长说:“平原呀,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刘平原说:“没有了。谢谢谢谢!”

    曾市长说:“那就再见了。”

    刘平原说:“再见。”

    刘平原边吃饭边问董正伟:“下午讯问,我想陪着陈东西,可以吗?”

    董正伟说:“可以。”他又放宽尺度了。

    一行人饭后便来到了派出所,这时已是下午两点。那名民警开车去把死者妻子接了来。董正伟安排民警询问有关情况。对陈东西的讯问,由董正伟与那名参与的民警主持,刘平原坐在一旁。所问内容比较细。陈东西因为有刘平原在,心也安定了些。董正伟的讯问也很客气。一个来小时,整个案件问得清清楚楚,讯问顺利结束。之后,董正伟告诉刘平原,他们在详细讯问后确认:陈东西驾驶摩托游艇超速行驶撞人,应负主要责任,死者赵四在禁游区游泳,应负次要责任。这与之前的判断一致。

    刘平原走近董正伟,轻声问能不能今天就把赔偿协商搞好?他不想陈东西在派出所过夜,再者也怕夜长梦多,情况有变。董正伟说太急了,死者妻子情绪不稳定,是否明天再协商?刘平原想尽快把事儿搞妥,便说请董所长与死者妻子沟通一下,争取争取,赔偿金额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刘平原的身份并曾帮过他的忙,再加之有曾市长的电话招呼,董正伟没有二话,便答应前去沟通。此时,在派出所另一个房间里接受询问的死者的妻子,问话也已结束。董正伟问死者妻子愿不愿意今天与肇事者协商赔偿之事?对方还没有回过神来,两眼呆呆地看着董正伟,没有回答。董正伟有意说服她,便说:肇事者答应尽量满足你的赔偿要求,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金额可以尽量往高里说,好不好?死者妻子想着人不死死了,派出所所长又向着自己,能多争取些赔偿也好,便点了点头。于是,董正伟告诉刘平原,双方准备进行赔偿协商。

    刘平原走到陈东西身边,轻声对他说:“我已跟所长商量了,这个案子可以协商赔偿,免予追究刑事责任。争取尽快在今天签了协议,你就不必在派出所过夜了。”

    陈东西说:“谢谢,谢谢!”

    刘平原说:“你打算赔多少呢?”

    陈东西说:“我不缺钱,上千万都能承受。”

    刘平原说:“不能太高。在国内,一般赔偿标准大概二三十万。根据我的经验,按一般的赔偿标准赔,肯定通不过。因为你是名人,有钱人,但也不能数额太巨大,太巨大了,就是你能承受,效果也会适得其反。因为别人会认为那有用钱卖什么的嫌疑。”

    陈东西问:“那多少合适呢?”

    刘平原答:“100万到200万。”

    陈东西说:“那就200万吧。”

    等到死者妻子情绪更稳定了一些,民警征求她的意见,能不能谈谈赔偿的事了?对方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于是,就在派出所召开赔偿协商会。董正伟讲了开场白,宣布了陈东西驾驶摩托游艇超速行驶撞人致死,应负主要责任,死者赵四在禁游区游泳,应负次要责任。希望案子能协商赔偿解决。陈东西面对死者妻子,真诚地进行了一番忏悔,说自己罪孽深重!谈到赔偿金额时,董正伟先讲了这类伤亡事故国家规定的一般的赔偿标准,接着问死者妻子,她们想要多少赔偿?

    死者妻子说:“我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走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没有100万元,以后的日子不好过。”死者还有一个13岁的女儿,正在读初中。

    董正伟说:“你的意思是不是要赔100万?”

    死者妻子说:“是的。”

    董正伟说:“她们要求赔100万,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陈东西说:“我觉得不妥。”

    刘平原对陈东西的回答有些吃惊,忙给他递眼色。

    董正伟也不解,他知道大画家有的是钱,他说:“为什么?”

    陈东西说:“我打算赔200万。”

    刘平原松了一口气。董正伟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死者妻子则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又一时没有说出来,显然,她有些吃惊。

    陈东西解释说:“我把赔偿款定高一点,是考虑到遇难者去了后,留下孤儿寡母,生活很不容易,多一点钱,对他们会好一些。”

    董正伟说:“好!”

    陈东西说:“我罪孽深重,再多的钱,也换不回遇难者的生命!由此带给遇难者家属的悲痛,也令我痛心疾首。”

    董正伟说:“200万,家属有什么意见没有?”

    死者妻子表示满意,没有意见。

    董正伟又对陈东西说:“你还有什么说的?”

    陈东西说:“对他们家造成的损失,不是这区区200万能够抵消的,我今后将继续给他们家提供支持。”

    于是达成谅解,签订赔偿协议。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

    董正伟对陈东西说:“现在你可以回家了。有什么事,我们会电话通知你,一定要随叫随到。”

    陈东西说:“我一定随叫随到,配合你们。”

    这时已是下午6点多。刘平原谢了董正伟等,开车把陈东西送回了家。怕他情绪不稳定搞出什么乱子来,刘平原跟他一起进了屋。看到一脸木然的陈东西,他的妻子刘惠子吓了一大跳。刘平原把事情的大致经过给刘惠子讲了,并把刘惠子叫到一边,交待她,一定不要埋怨,以免给东西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刘惠子答应了。她是一个贤惠的妻子,遇上这样的事儿,她知道应该怎么去做。

    刘平原对陈东西说:“你是名人,出了命案,肯定有人想了解,媒体知道了,会很感兴趣的。但这事如果报道失控,将不利于你的形象。是不是我写个简单的消息在清江日报上登一下,别的媒体今天不知道,明天见我们登了消息,也就没有多少兴趣炒现饭了。那样最好。”

    陈东西说:“一切听你的。”

    刘平原又向陈东西要了车钥匙,说是帮他把江边的车开回来。陈东西顺从地把车钥匙交给了刘平原。刘平原打的到李白江阁,把奔驰轿车开回了陈东西的家。临走,刘平原叮嘱陈东西:到时如果有媒体联系采访你,最好拒绝。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与我联系。

    回到办公室,刘平原立即在电脑上打出了一条简短的消息,准备明日见报。消息内容是这样的:

    一画家驾摩托游艇酿事故

    本报6月25日讯 (本报记者) 今日上午,画家陈东西驾驶摩托游艇在清江豹子石大桥附近撞了一游泳者,被撞者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在上午9时30分左右。撞人后,肇事者立即拨打了120与110电话。陈东西系著名旅欧画家。死者系清水市统计局干部,叫赵四,有妻子与一位11岁的女儿。在水上派出所的主持下,肇事者与遇难者家属双方达成了赔偿协议和谅解。陈东西一次性赔偿遇难者家属200万元,并承诺今后将继续给她们家提供支持。

    消息登在第2天的一版右下角,标题字体较小。这样处理,大有讲究。先从标题说起,这标题,明显有淡化处理的痕迹,一点耸人听闻的味道也没有。但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基本要素也还有。文章也绝没有一个渲染的字,讲清楚就行了。版面处理也费了一番心思,明显地有弱化的迹象。但也不是一味地弱化,选择放在一版,是弱化中又有一点强化。这是刘平原煞费苦心处理的结果。

    第2天,报道出来了,没有引起什么震动。别的媒体看到清江日报在1版登了消息,也没有跟风报道的兴趣了。他们可能在想:省内最权威的媒体都登了,炒现饭还有什么意思。因之第2天,第3天,没有媒体联系陈东西,自然也没有什么新闻出来。这个本来有可能炒热炒火的新闻,在刘平原这个老新闻的操纵之下,居然不了了之。这正是刘平原预计所要的。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赵超群看了这篇没有署名而只笼统地署了个本报记者的报道,觉得有些蹊跷:陈东西,一个国宝级的画家,出了人命案,这是一个完全可以做大的爆炸性新闻,现在却被做成了一条很不显眼的小消息,照片也没有一张,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电脑上的采编平台上查了一下撰稿者,居然是刘平原。

    刘平原这样煞费苦心地遮掩,那估计他与画家关系可能不同寻常。他马上联系到了5月初那个夜晚的事,那晚走错门手上拿着一卷画的很有书卷气的中年男子,很可能就是陈东西了。当时他只当是一个来送礼的无名画家,没有想到原来是一条鲸鱼!不过他对送礼者是否是陈东西,还是心里没有底,觉得应该查得更清楚一点。

    他于是想到了人肉搜索。他想,陈东西虽然十分低调,基本上不在媒体上露面,但这么大的具有世界声誉的画家,不可能不在互联网上留下一点蛛丝马迹的。他在百度上打上了“陈东西图片”几个字,立即便显出了几个条目,再点开后,陈东西的画面便出来了。这跟他那晚看到的中年男子完全一致。由此他断定,他肯定是陈东西。

    他心中一阵喜悦:终于抓到了刘平原的狐狸尾巴了!他不知道他们是好朋友,但赵超群想,就是他们是好朋友,当时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没有什么辫子可抓。不过现在就不同了,刘平原利用职务之便,替他遮掩。这事儿放下来没有四两,提起来却有千斤!陈东西的一幅画动辄拍出数百万上千万的高价,受贿一幅画,那可是天大的事儿,进笼笼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赵超群还不知道这个案件的背后一幕,如果知道了的话,那更不知怎么想的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简直是狂喜了!他没有打算现在就揭发刘平原,他不是那种见人就咬的人,只要以后刘平原不存心跟他过不去,他也会放他一马的。但如果他有不仁,那也就别怪自己不义了,送他个牢狱之灾,看他还嚣张不嚣张!走着瞧吧!

    陈东西在刘平原的建议之下,又在刘平原的陪同下,参加了遇难者的追悼会。会前,陈东西跪在赵四的遗体与遗像前3叩首,起来时已是泪流满面。他在为他的罪孽而真诚地忏悔!鉴于陈东西已与遇难者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并得到了遇难者家属的谅解,他被免于追究刑事责任。一场突然而至的危机,在刘平原的协助下,终于顺利地得到了化解。

    陈东西想,要是没有刘平原,还不知道会糟糕到什么程度?也许自己这一辈子就毁了!他对刘平原的感激,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