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评正高职称这潭水特别深

    更新时间:2017-10-31 10:14:06本章字数:11109字

    8月,一年一度的新闻系列高级职称评定材料申报工作,拉开了序幕。

    苛国庆来到宋晓斌办公室。他们关系特别铁。

    苛国庆手里拿着一份用于职称申报的业务自传材料。他是想请宋晓斌指教的。

    苛国庆这是第一次申报正高职称。他听说省里对评正高职称卡得紧,能一次过关的机率不是很大。宋晓斌业务过硬,10来年前40来岁时便评上了正高职称。他已做过两届省新闻系列高级职称评委,评选经验比较丰富。

    宋晓斌正在电脑上审稿子,见苛国庆来了,手指离开键盘,打招呼说:“苛主任,今天有时间到我这里来坐坐了。”他们平时都较忙,各忙各的活儿,串门的机会不是太多,串门多是有事。

    苛国庆开门见山地说:“宋编委,评职称的业务自传我写了一下,心里没底,想向老兄讨教讨教。”

    宋晓斌说:“你一个大主任,哪还用得着我来指手划脚?”

    苛国庆说:“你就别打兵腔了,是嘲笑我呀?”

    宋晓斌说:“好,看看看看。”

    苛国庆递过材料,宋晓斌起身接了。

    苛国庆在长沙发上坐下。

    宋晓斌也不客气,说:“想喝水自己倒。”办公室都备有矿泉水与饮水机。

    苛国庆说:“你莫管,我晓得的。”

    宋晓斌没有坐回办公椅,而是与苛国庆一起坐到了长沙发上。

    苛国庆的业务自传标题为《新闻天地一农夫》。宋晓斌一看标题,眉头便条件反射似地皱了一下,再快速溜了一下内容。篇幅大概五六千字。评审条例规定不得少于5000字。宋晓斌原先估计,采写新闻嗅觉特别灵敏的苛国庆,业务自传也应该写得别具一格的,但他看了一遍后,感觉正好相反,不是别具一格而是四平八稳。为了慎重起见,他又浏览了一遍,发现感觉还是如此。宋晓斌知道评正高职称这潭水颇深,就是优秀如苛国庆者,不做出很大的努力,也有可能名落孙山的。

    宋晓斌不客气地对苛国庆说:“苛主任呀,这个自传怎么搞的,好像不是你一贯的写文章的作派呀,四平八稳的。”

    苛国庆说:“我怕自己吹狠了,评委会反感的。”

    宋晓斌说:“你的看法有对的一面,评委对自吹自擂又没有很好的作品的人,是会反感的。但如果有过硬的作品,适当地吹一吹,又当别论。”

    苛国庆说:“是这样的吗?”

    宋晓斌说:“像你这样的获中国新闻奖的作品一大堆,把他一一列出来,再艺术地吹一吹,评委不但不会反感,还会给你大大地加分的。”

    苛国庆入行才十多年,已获中国新闻奖2等奖3个,3等奖两个,是报社除刘平原外获中国新闻奖最多的编辑记者,被戏称为获奖大户。

    苛国庆点头。他远不是迟钝的人,一点就明。

    宋晓斌说:“我给你想了一个标题,就叫《目标:中国新闻奖》,不知你意下如何?”

    苛国庆说:“是不是太张扬了点?”

    宋苛说:“标题就是要能吸引眼球。一看标题就视觉疲劳,那还搞个鬼,必定砸锅。”

    苛国庆说:“那标题就按你的做。内容呢,内容怎么改?”

    宋晓斌说:“就按标题暗示的做,即围绕抓中国新闻奖来写,也就是怎么抓和为什么要抓。”

    苛国庆说:“这个不难。”

    宋晓斌说:“但在写的时候要注意分寸感的把握。”

    苛国庆问:“怎么把握?”

    宋晓斌说:“不能写一下就得到了奖,好像不怎么费力一样,而应该写怎么怎么超乎常人地下苦功的。”

    苛国庆问:“为何呢?”

    宋晓斌说:“如果你写不怎么费力便得了这么多的奖,言外之意便是你比别人聪明许多。在居高临下的评委面前吹自己聪明,那肯定死翘翘了。如果写怎么怎么超乎常人地下苦功得了这么多奖,评委则能接受。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没有得这么多的奖,只是吃苦不够而已。他们会对你产生敬意的。好感当然不用说了。评委们的票,便有可能被你最大限度地拉到。”

    苛国庆说:“我知道了。”

    宋晓斌说:“那就按这个意思再改一改吧。”

    苛国庆说:“好的。改了后还得再麻烦你看一看。”

    宋晓斌说:“没问题没问题。”

    苛国庆说:“不打搅了,你忙。”

    宋晓斌说:“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一下你,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评正高职称,要面对全体评委脱稿演讲的。”

    苛国庆说:“还有这个,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

    宋晓斌说:“你要拟好演讲词并背熟它,不然,到时会抓瞎的。脱稿演讲是你的软肋。”

    没有准备的即席演讲,确是苛国庆的一个弱点,遇上那种场合,他常常心慌意乱,脑子一片空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对此,苛国庆很是对自己不满。他下大力气想克服这个毛病,如尽量多地去一些需无准备地即席演讲的场合,即席演讲,指望这样练得多了,就不会怯场了。客观效果有是有一些,但不是很明显,怯场的毛病还是有。这是深入到基因里的一个毛病,是植物神经过于敏感在作怪,难以自我控制的。宋晓斌与苛国庆是好朋友,便也不忌讳,直说了。苛国庆也不怪宋晓斌,他知道宋晓斌是打心底里为他好。

    苛国庆说:“好的好的。那选个什么演讲题目好呢?”

    宋晓斌估计他会问的,早已替他想好了,便说:“演讲题目就叫《不想获奖的记者不是好记者》,与自己的业务自传互相呼应,逮着这个机会,进一步加深评委的印象,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包袱。内容就围绕怎么千方百计抓有可能获中国新闻奖的报道及为何要抓展开就行了。演讲规定10分钟,也就准备个1200字左右的文章就足够了。”

    苛国庆说:“你能说得详细点么?”他没有想到宋晓斌这么有头脑,估计他还有想法。”

    宋晓斌说:“这对你来说,小菜一碟的。不过,开头我到有个设想,可以这样说:拿破伦说:‘不想当将军的兵士不是好兵士。’我们搞新闻的套用这句名言,可以改成:‘不想获奖的记者不是好记者。’这就破了题。后面就可以讲怎么抓的,为何要抓就可以了。要注意的前面已讲了。”

    苛国庆说:“谢谢你点醒,我知道了。”

    宋晓斌又想起了一件事,又提醒苛国庆说:“还要准备评委临时提问,现场答辩。”

    苛国庆说:“还要答辩呀?”

    宋晓斌说:“你最好抽出些时间来,找一本考新闻学研究生的习题集翻一翻,心里有个谱,以备不时之需”

    苛国庆说:“好的,我照你的做。”

    苛国庆临走又加了一句:“宋编委,要是你这次能抽中做评委,那就好了。”

    宋晓斌说:”哪有这样巧的事哟,很难抽中做评委的。”宋晓斌上一次做高评委,是在两年前,再上一次,是在6年前。

    评全省新闻系列高级职称,包括正高(高级记者或高级编辑)与副高(主任记者或主任编辑)。省委宣传部为之专门设了一个评委库,中央驻清江媒体和省级市级媒体大多数拥有正高职称者及省内高校部分知名新闻学教授入了库。每次评高级职称,都通过电脑按不同类别随机抽取15个到18个准评委来,再抽三两个候补准评委排队备用,接着用手机短信通知被抽中的人,让其于某月某日某时到某个宾馆报到。通知必须在一个小时内给予回复,超时没有回复即做弃权处理,再从候补准评委中选人通知。评委每届大约15到18人,其结构大约为:省委宣传部主管新闻宣传的副部长1人,中央驻清江省媒体2到3人,省级媒体7至9人,地市党委机关报3到4人。另外,省内高校新闻学教授2至3人。

    3天后,苛国庆把业务自传与演讲词都弄好了,走来请宋晓斌再把关。宋晓斌给稍稍改了改,便OK了。苛国庆的文字工夫很强,调子一定,写起来不怎么费事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11点左右,宋晓斌的手机里来了一条信息。他立即便打开了,一看,是省委宣传部来的通知他做高评委的信息。信息中要求评委当天下午4点前赶到山水山庄1栋201号房报到。安排这样紧凑,是为了尽可能地减少打招呼等不正之风。他马上回了信息。宋晓斌是个很细心的人,他对苛国庆说很难抽中高评委的,但他知道,机会也不是没有,万一抽中了呢。不能抽中而担搁了,那很可惜的:一是失去了给苛国庆再帮忙的机会,如果能做评委的话,那后续的帮忙的空间还是很大的,苛国庆评上的可能性就大了;再者,做高评委,还是一种荣誉。

    副总编张火也在这前后接到了省委宣传部的信息,但他当时正在开一个比较重要的社委会,且正在发言,他以为是一般的信息,也就没有及时打开。发言完了,他又忘了这事。等到会议结束他想起这事打开信息回复过去时,时间早超过了,对方回复信息说指标作废了。他打电话过去想说说客观理由,对方没有给机会,说已另抽了评委。省委宣传部是清江日报的上级,上级对下级的一个副总编,尊重的程度有限,该照章办事时便照章办事。张火很无奈。往年,清江日报一般能抽中两到3个评委,4个评委也有过,因为他们是清江省新闻界的龙头老大,有正高职称的人相对较多。这次,本来可以有两个评委的,因了张火的阴差阳错,就只有宋晓斌一个高评委了。

    宋晓斌在第1时间把自己抽中做高评委的消息告诉了苛国庆。

    苛国庆很高兴,说:“好啊好啊,还要请你多帮忙啊!”

    宋晓斌说:“先别高兴得太早了。答辩的两个提问,我早替你想好了,一个叫‘你为何要以创中国新闻奖为目标’,这是你碗里的菜,不难回答的。另一个叫‘你今后还有什么新打算”,这是个弱智题,完全不用紧张。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抽中做评委,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怕用不着,这下好了,用得着了。你就照此认真做准备吧。至于怎么操作,你就不要管了,我会搞妥的。”

    苛国庆说:“谢谢谢谢!”他不知说什么好。他有喊宋晓斌一声大哥的冲动,但没有喊出口,他怕不合适。

    宋晓斌也把抽中做高评委的事告诉了总编室主任范大为,这是一个程序,必须做的。另外,还要范大为下午派车送他。

    宋晓斌接着来到刘平原的办公室,这也是必须报告的。宋晓斌告诉刘平原自己被抽中高评委的事。刘平原祝贺他,并告诉了他张火错失这次高评委的事儿,说这次报社高评委只有他1人了。刘平原有他非常灵通的消息渠道,挺快的。

    宋晓斌原来估计报社高评委至少有两人,也可能有3人,得知张火错失高评委,只有他1人入选时,宋晓斌很是遗憾,感到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很沉很沉的。

    报社这次除苛国庆外,还有另1位申报正高职称,报副高职称的有4位。他们的业绩也都不错。申报副高的4位中,其中的两位业绩更突出一些。

    宋晓斌坦承压力很大。

    刘平原嘱咐宋晓斌不要背包袱,尽力就行了,并点了一下,说苛国庆很优秀,最好多争取一下,其他能争取的就争取,不能争取的顺其自然好了。同时告诉他,他的好朋友、新华社清江分社社长、总编辑高山也是评委,他在中央驻省媒体评委中很有号召力,关键时刻可以找他帮忙,我已给他打过电话,请他关照。

    宋晓斌做高评委的事,迅速在报社扩散开来。那另外一名申报正高职称的记者,闻讯也找了来,请宋晓斌关照。宋晓斌也答应了。不过,他只答应帮忙,没有说更进一步的话。如果没有好友苛国庆参评的话,他对这名报正高的记者,也会大力支持的。不过,他不会钻山打洞冒风险做什么。好朋友和一般同事,不能没有区别的。

    地处城郊的山水山庄系4星级宾馆。山水山庄,顾名思义,有山又有水的,不过,山是一座小山,水也就是一个不大的人工湖。

    下午上班时,宋晓斌带上洗漱用品等到车队。车已派好,一车便搭到了山水山庄。大约半小时车程。

    山水山庄很有些田园韵味,安静。山庄共有5栋4层楼房。他到1栋 2楼的会务组201号房报了到,领到了房卡和一袋相关资料。手机照例被收了,集中保管,等评选结果出来后再发还。他分配住303房。评委1人1间房,既是一种待遇,也是工作需要,以免相互打扰。

    房间设施不错。他先拿电水壶接水烧开水。他喝茶喝惯了,没茶不行的。而后,便打开资料袋,看正高申报人员名单、数量和单位,接着看高评委名单和数量,至于副高申报人员的名单、数量和单位,他只扫了一眼。因为评高级职称,矛盾主要集中在正高职称评选。材料中有一页注意事项,其中讲到了评选纪律,称如果评委中有拉票等违规行为者,一经发现,立即取消评委资格。宋晓斌笑了一下。他是老评委了,这个东西前两次他做高评委时也遇到过,是纸老虎,吓不着人的。这只可能吓一吓初次当高评委的人。

    高评会由省委宣传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丘陵主持。

    这次共有正高申报人员16人,副高申报人员51人。正高的通过率规定为30%,副高的通过率规定为40%,四舍五入,也就是说,正高可评选5人,副高可评选20人。评委为16人,大部分评委他都打过交道,熟悉。其中有清江时报社长朱大道,清水日报副总编王汉生,双江日报总编赵青云,清江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雷勇,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好说话的。评选会安排,包括报到日,前3天看材料,第4天评选。因为要看的材料太多,一个申报者有一大袋材料,有的还有两大袋材料,不加班加点看,看不过来。因之下午报到后,各个评委就到放材料的会务组202室领取材料看了,一般一袋一袋地领着看,看完一袋后,便在袋子上自己的名字上打勾或者签名。袋子上贴有一个打印出来的所有高评委的姓名。

    宋晓斌有经验了,先尽可能地选申报正高职称者的材料看,没有正高材料可选时才看副高的材料。正高的材料是需认真些看的,除了看简历、业务自传外,还要浏览一下代表作及获奖目录等资料,而副高的材料,则一般只是浏览一下简历、业务自传及代表作目录、获奖目录,没有工夫看别的了。也就是说,看副高材料,可以马虎一些。下午吃饭前,宋晓斌便看了两袋正高的申报材料。

    饭后散步,在湖边,宋晓斌看到前面不远处是清江时报的社长朱大道与清水日报的副总编王汉生,即快步追了上去。快追上了,便在后面打招呼说:“朱社长、王总,散步呀。”他用的是一种社会上惯用的搭讪法。

    两人几乎是同时回过身来,回答说:“是呀是呀。”

    宋晓斌知道与朋友说话,不用有太多顾忌的,直入主题问朱大道:“朱社长,你们有几个人参评正高?”他是明知故问,材料上有的。

    朱大道答:“1个。”

    宋晓斌又问王汉生:“王总,你们呢?”

    王汉生说:“也是1个。”

    朱大道像宋晓斌预料到的一样,马上顺便随口问道:“你们有几个申报正高的?”

    宋晓斌说:“我们有两个。”宋晓斌想说请他们关照的话,但忍住了,他在等着他们先开口,这样更主动些。就这样东扯一下西扯一下,已围着湖转了一圈。接着是爬小山。山快爬完了,宋晓斌还是忍着。

    到是朱大道有些忍不住了,终于开口说:“宋主任呀,我们的那个报正高的,你务必关照一下。”称呼官职,是清江官场上的惯例,不过,编委只是清江日报内部员工称的,外面的人一般不这样称。

    王汉生见朱大道说了,便也接着说:“宋主任,我们那个,你也要高抬贵手哟。”

    宋晓斌说:“两位的人,那是一定会关照的,不说也会关照。俗话讲,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报社的两个人,也请两位多多关照。”

    朱大道与王汉生听到说“不说也会关照”时,感觉舒服,当说到“来而不往非礼也“时,几乎是同时笑出了声来。

    朱大道答道:“那是自然。”

    王汉生答道:‘一定的,一定的。”

    第1炮打响了,宋晓斌安心了些。

    第2天午餐后,在回房间的路上,他看到了省电视台抓业务的副台长万茂盛正在前面不远处。饭厅与住处不在一栋楼,要走一小段路。万茂盛见后面有脚步声,回了一下头,看到是宋晓斌,便停下了脚步,那是有意等着他。

    宋晓斌快步走了上去。这是一种礼貌。他们也是很熟的朋友了。

    待宋晓斌到了跟前,万茂盛轻声说:“我们电视台申报正高的人得请你关照关照!”

    宋晓斌说:“那是一定的,你不说我也会关照的,不过,我们申报正高的也请你关照呀!”宋晓斌还是那套话,说得对方听起来舒服。

    万茂盛说:“那没有问题,互相帮助嘛。”

    宋晓斌问:“你们申报正高的有几个人?”他也是明知故问。

    万茂盛说:“我们3个。你们几个呀?”

    宋晓斌回答说:“那生意做亏了,我们只有两个。”他的故意油滑,令万茂盛乐了。

    一连抓了3个人的夫,宋晓斌为初战告捷感到欣慰。他打算乘胜追击,在晚餐时再下一城。至于怎么下,他已有了自己的想法。

    晚餐前,已看了20多袋材料,正高职称的申报材料只剩6个没看了,进度还是蛮快的。他这样做,除了正高份量重宜先解决外,还另有图谋。他希望能知己知彼,以便出手有的放矢。从正高申报材料来看,苛国庆的业绩应该是最突出的,他所获的中国新闻奖最多。他的自传也是写得最有特色的。平心而论,如果评委都出于公心,没有任何关系户的话,苛国庆评上的可能性很大。这中间如果硬要做一个分析的话,他认为苛国庆本人的业绩出彩最为关键,但业务自传写得到位也有一定的作用,因为评委看材料时间太紧,不可能看得太细,主要是通过业务自传来了解评选对象的。不过,他又觉得这想法天真了些。根据他做评委的经验,哪个评委手上没有几个关系户?不少评委满足了关系户后,已没有多少空间来公平公正了。这样的话,事儿的结果便有些难料了。生活中,意料之外的事儿比比皆是,得小心才是。

    晚餐时,他进到餐厅,没有立即直奔老朋友朱大道、王汉生等人的餐桌,而是在偌大的餐厅扫瞄了一遍,而后,直奔中央驻清江媒体评委那一桌。好像是老天的有意安排一样,那儿刚好还有一个空座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桌基本上都是坐的中央驻清江媒体的评委。

    为头的那一个,是高山。他高高大大的,气质颇好。他做新闻是一把好手,写了一些好作品,更绝的是,他的纪实大散文,在全国赫赫有名,与善写政治大散文的梁衡齐名,号称北梁南高。宋晓斌从心底里喜欢高山的作品,高山的作品一发表出来,他便先睹为快。想到这活儿今天有可能派上用场,宋晓斌心中一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空坐正好在高山的旁边。高山他是认得的。高山也认识他,只是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关系谈不上朋友级别。

    宋晓斌到了椅子跟前,故意显得有些犹豫的样子,没有立即落坐,他说了一声:“高社长在这里呀。”

    正与人谈笑甚欢的高山看到了宋晓斌,说:“小宋呀,坐坐。”看来他还是挺热情的。

    这正中下怀,宋晓斌便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高山便客气地问:“刘社长好吗?”

    宋晓斌立即回答说:“刘总很好。临行前,还嘱咐我,一定代他向您问好。”

    高山说:“你们刘社长就是客气。”

    宋晓斌立即展开公关:“高社长的散文才华横溢,我是篇篇必读。”

    在这里遇到粉丝,高山像打了一针吗啡,很是受用,他嘴里却谦虚着说:“哪里哪里,不过雕虫小技而已。”他对宋晓斌有了好感。

    宋晓斌不但读了高山的许多作品,而且,读得细,并有自己的思考。他为进一步取得高山的好感,便侃侃而谈,谈起了读高山某篇散文的感受,很内行的样子。

    本来喜欢高谈阔论的高山,此时倒乐于当起了听众。桌边其他的评委一时插不上话,也当起了听众。

    菜上来了,大家便开吃,话题被迫打断。

    这时,高山主动问起清江日报正高职称的申报情况。

    这正是宋晓斌盼望的话题,他说:“我们报的两个正高。”

    高山说:“我发觉小苛的业绩突出,自传也写得有特色。”

    宋晓斌说:“他是我们报社的王牌记者。”

    高山说:“这样的记者是应该评正高的。”

    宋晓斌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顺水推舟说:“那请高社长多多支持呀!”

    高山说:“那是一定的。”

    高山不但自己应承了,还帮宋晓斌拉起了票:“望在坐的各位也支持支持清江日报的小苛,小苛确实不错。”也许是刘平原的面子(好朋友又加打了招呼)与宋晓斌的恭维产生了叠加效应。

    宋晓斌马上接过话题说:“是的,还请在坐的各位评委老师多多支持!”他特意在评委后面加上老师两字,让他们听起来舒服些,更愿意帮忙。

    在坐的各位很自然地把高山当成了老大,看高山发话了,又加上宋晓斌谦恭地求情,何况苛国庆也确实不错,于是纷纷表态支持。

    宋晓斌又下一城。

    第3天中餐,他又选中了一个目标,坐到了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丘陵身边。他很注意,因为这是上司的上司,不是朋友。

    丘陵说:“我看了材料,你们报社的小苛不错。“

    宋晓斌说:”他是我们报社的创优大户,除了刘总之外,报社就是他了。”

    丘陵说:“这样的人就要评正高职称。”

    宋晓斌趁热打铁说:“那请部长支持一票吧。”

    丘陵说:“我不但会支持,还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宋晓斌说:“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他听出了话中的弦外之音,但又不便问,以免唐突。他知道又多了一些把握。

    晚餐后回住宿处,宋晓斌又碰到了双江日报的总编赵青云。他本来还想再与赵青云做个交易,但考虑到5个名额都许愿出去了,再许愿,便是放空炮,那不是骗人家么,于是没有开口,只打了个招呼。不料赵青云却开口了,说请他关照。

    他心中盘算着怎么应付,问道:“赵总想让我勾谁呢?”

    赵青云说:“我们那个报正高的业绩有限,这次恐怕是打酱油的,请你帮我勾一下申报副高的那一个吧,好不好?”

    原来不是要勾正高,那空间有的是,他想,那何乐而不为,于是爽快地答应道:“没问题没问题。我们的两个报正高的,也请赵总注意一下。”

    赵青云说:“好,好。”

    晚餐后散步,有心的宋晓斌提早在湖边等着,见清江大学新闻学院的院长雷勇过来了,便迎了上去,说:“雷院长,我等你好久了,一起散散步吧。”

    他们也是熟人。之前,他几次碰到雷勇,都热情地与雷勇打招呼,但没有提什么要求。他心里有数,想到了什么时候开口最好。

    他们于是一起散步。

    宋晓斌也是清江大学校友。话题是宋晓斌有意先提起的,聊的学校新闻学院的发展。宋晓斌说到了近年来新闻学院发展颇快,雷院长功不可没。雷勇一边谦虚一边享受着,对宋晓斌多了份亲切感。

    预热了一段时间后,宋晓斌说:“雷院长,我们报社的苛国庆还请你支持一下哟。”

    雷勇说:“那是必须支持的,校友嘛。”。他是从申报材料中看出苛国庆也是毕业于清江大学新闻学院的校友的。

    宋晓斌说:“我知道雷院长不会不支持的,不过,不是只打个勾哟。”

    雷勇问:“还要做什么?”

    宋晓斌说:“我想在答辩阶段,请院长率先提个问。”

    雷勇说:“好的。”

    宋晓斌说:“还有请求。”

    雷勇问:“什么事?”

    宋晓斌说:“就围绕苛国庆业务自传的内容来提问,问‘你为何要以创中国新闻奖为目标’,提自传外的内容,怕他措手不及,答不好。”

    雷勇心想这不是作弊吗,但又对自己说,这样的事多了去了,做了也没有什么风险的,便说:“没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搞定了,宋晓斌回到宾馆房间后,长吁了一口气。不过,悬着的心还没有完全落地,还要看最后的结果。晚上9点多钟,他把材料看完了,理了一下思绪,发现正高申报者中,省级媒体中省电台的一位记者业绩也很突出。市级媒体中,益水日报的副总编辑老蒋的业绩也很不错的,他获了一个中国新闻奖3等奖,这在这次市级媒体正高职称4个申报者中,是唯一获有中国新闻奖的。市级媒体参评中国新闻奖的机会很少,获奖就更稀有了。还有,益水日报的申报者老蒋,已快到点,转眼就60岁了,错过了这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遗憾只能带到坟墓里去了。这次如果没有苛国庆横在中间的话,他必定投他们票的,但现在票都预约出去了,没有办法了。他只得在心里说一句:“对不起了。”

    这时门铃响了。宋晓斌开门,发现是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李长天。他是会议的主要组织者,但不是评委。他们也很熟的。他忙把李长天让了进来。他不知李长天此来是何目的,心想也许是客气,看望一下评委吧。待李长天坐定后,他欲去给泡茶,李长天说才喝了,别泡了,坐一下就走。宋晓斌也就罢了,在小茶几的另一边的短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长天说:“材料看完了吧?”

    宋晓斌说:“刚刚看完。”

    李长天说:“两天多要把这么多材料看完,太辛苦了!”

    宋晓斌实话实说:“我也是有粗有细,正高材料看得细一些,副高的材料看得粗一些,不然看不完的。”

    李长天说:“你是老评委,有经验了。不这样,非熬夜不可。”

    李长天说:“正高的材料中,你印象最深的是哪几位?”

    宋晓斌觉得应该说实话,不然便显得没有水平了,反正说说是一回事,投票是另一回事,他首先点了苛国庆,而后报了省级媒体中几个人的姓名。

    李长天说:“你说的都是省级媒体的,市级媒体中有没有突出的?”

    宋晓斌说:“益水日报的蒋总很不错的,他是市级媒体4个申报正高的人中唯一有获中国新闻奖作品的。”

    李长天说:“能不能支持他一下呢?”

    宋晓斌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接口说:“没问题没问题,这样的人不评评谁?”

    李长天说:“那就好,那就好。”

    接着又聊了一下其它的,李长天便匆匆告辞了。宋晓斌估计,李长天可能是急着找另外的评委打招呼去了。

    李长天走后,宋晓斌陷入了沉思。宋晓斌知道,李长天也是益水市人,肯定是老蒋拜托他说情的。到底是新闻处长,智商高,说情也说得几乎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新闻处长是直接管报社的,而且,升副部长指日可待,因之他不好得罪的。新闻处长也打招呼,他有点吃惊,不过他想,老蒋也确实不错,又到了最后关头,投他一票也心安。宋晓斌想好这一票一定要投后,便想从5票中匀出哪一票来。他先是想到匀一个较弱的,这个想法是受良心驱使的。但他马上便否定了,觉得这样做非常非常地不妥,正确的选择是匀一个最强的。为什么呢?这里有玄机了,那就是匀弱的很现形,万一到时票少之又少,拜托的人便有可能怀疑自己是否兑了现,而匀最强的,票肯定多,差自己一票,不现形的。左平衡右平衡,他最后决定把省电视台最强的那个申报者的票废了。

    第4天上午,召开大会,全体评委到场。主要项目是正高申报者演讲并答辩。演讲限定10分钟,答辩5分钟,一般接受两位评委的提问,有富余时间的,接受3个评委的提问。会场气氛比较紧张。

    苛国庆被排在第7个演讲。他上台后,脸部表情显得不自然,脚也不由自主地在抖,不过还好,抖得不是很厉害。可能他准备充分,又知道宋晓斌继续在给他帮死忙,他不用太担心的。演讲中间有点结巴,但没有明显地卡壳。原来苛国庆为之下足了工夫,他把预先写好的演讲词背得滚瓜烂熟了。要不是宋晓斌早提醒要即席演讲,等他昨晚接到通知再匆匆忙忙准备,那就麻烦了。演讲总算没有出大的纰漏,还算过得去。

    而后是接受答辩。

    雷勇没有食言,他早做好了冲刺的准备,苛国庆的演讲一完,别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便按宋晓斌要求的口径率先提问。

    苛国庆对此早有准备,回答比较流畅。

    看苛国庆回答完后,宋晓斌又严丝合缝地接上去提问,问的也是他给他的题目。

    苛国庆可能心中有底了,没有多少紧张感了,回答得流畅了些,且语速放慢。他想到了拖时间,拖过5分钟。

    回答完宋晓斌的提问,刚好5分钟。会议主持者便宣布下一位入场。

    宋晓斌脸上有了笑容。

    下午继续开大会,程序如下:先是评委发言,每人限定5分钟,可推荐业绩突出的申报者,也可谈其它的;然后是宣传部副部长做总结发言;最后是投票、唱票、当场宣布评选结果。过后结果还要公示的,但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了。

    宋晓斌被安排在第3个发言。宋晓斌发言时,强调了苛国庆是正高职称申报者中获中国新闻奖数量最多档次最高的,并把数据说了出来。他附带又点了一下报社另一个参评者的名,说也很不错。之后说省电视台的那个他要刷的人很优秀。这主要是为了补偿一下,另外也为自己打个掩护。最后,他又点了益水日报的老蒋和另4位准备打勾的人的名。把老蒋放在前面,那是有讲究的。副高的他没提。

    之后的发言者,推荐苛国庆的不少。最后,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丘陵做总结讲话。他讲了评委的责任是要把最优秀的人才评选出来,不能有私心。并说,像申报者中获中国新闻奖最多的苛国庆,就是难得的人才。部领导的推荐,那杀伤力可想而知。苛国庆如果没有评上,那不是评委的集体失职又是什么?那下不了台的。也就是说,丘陵的推荐,已让苛国庆的正高职称板上钉钉了。

    然后是投票,接着是唱票、计票、宣布结果。正高评选,苛国庆居然得了全票15票。第2名比他少了3票,第5位也就是最后一位正高当选者,只有10票。省电视台那个很优秀的与益水日报的老蒋都榜上有名。

    这个结果让宋晓斌很满意。

    清江日报的另一位申报正高者,得了9票,只差一点点了。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他们的正高通过率达到了50%,占了别人不少便宜。另一位申报者落选,是很正常的,不能清江日报太占便宜了。宋晓斌想,另一位申报者业绩没法跟苛国庆比,也只差一点点了,这表明他宋晓斌也用了心,估计对方也想得过,不会有意见的。

    宣布苛国庆全票通过那一瞬间,宋晓斌有点后悔,觉得发力过猛了,有些浪费。但他又想,又不是神仙,谁能料事如神,能通过最好不过了,其它的不要东想西想了。

    副高评选结果接着也出来了。清江日报评上了相对更优秀的两位申报者,50%的通过率,也很不错了。双江日报的那位副高评选者也评上了。

    结果出来后,手机便归还给了各个评委。宋晓斌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了已回报社的苛国庆。

    苛国庆在电话中说:“宋编委,谢谢你了,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我这个坎很难过的。我会记着你的好的。”

    宋晓斌说:“我们之间不要这么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