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忘情玩吹箫,副总编坠楼

    更新时间:2017-11-02 12:05:13本章字数:7689字

    良乡市市花易英姿自从高中清江日报的办报主题词后,名气更大了,尤其是在良乡市领导层。

    良乡市市委书记奉风雨,是地市的一把手中的姣姣者,极有可能提拔为省级领导人。奉风雨的五官长得很正,正所谓方头大耳,一脸官相。身材也比较魁梧。一身西装一穿,首长相十足。他的口才也出类拔萃,讲话不打草稿,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茶都不需要喝一口。有人传说,说他能把稻草说成黄金。他虽没有这个本事,但出口成章,雄辩滔滔,对手若没有十分的理,很可能会被他批驳得体无完肤。这等口才也即演讲术,是做官的最重要的资本。天下选官,本同一理,都讲究这些的,美国的奥巴马竞选总统,超好的演讲本事,帮了他的大忙。

    不过,奉风雨的底子并不怎么厚实,他早年毕业于良乡师专,即现在的良乡学院,后在做市委副书记时,读了个清江大学的管理学在职博士,轻而易举便弄了个博士帽堂而皇之地戴在了头上。其实,这个本身就是水货,没学什么的,是专门送政界人士的。而仅有的不多的课,也是秘书代劳给上的,当然,考试,毕业论文,也是秘书全包了。

    又快到换届选举的关键时刻,提拔,这是最好的时机。奉风雨便想到了舆论宣传应该跟上来。而最好的媒体,应该是清江日报了,它是省委机关报,最权威。市里的报纸,他毫无兴趣,那没有什么作用的。

    要报道,而且是按自己的意愿报道,得有一定的公关手段,不然,别人不会乖乖地就范的。他想到了易英姿。觉得她与清江日报有关系,人又能干,说不定能出奇制胜的。主意已定,他派秘书把易英姿叫到了办公室。

    奉风雨说:“你跟清江日报的关系不错吧?”

    易英姿说:“还可以吧。”

    奉风雨说:“想派你个任务,就是到驻省办去工作。目的主要是加强与媒体的关系,当然,也兼顾其他。媒体呢,主攻目标是清江日报。前次在我们市搞高铁引擎报道的张火副总编,我看很有才华,如果能把他拖来搞些报道,就挺好的。”

    易英姿说:“我跟张火副总编关系一般。”易英姿有意掩盖。

    奉风雨说:“你有办法搞定张副总编的。”他看着易英姿意味深长地笑,有些话,他不便讲,一个眼神就够了。

    易英姿说:“我试试看吧。”

    易英姿在心里骂,他为了自己升官,把她给卖了。但自己在他手下干活,只有听话的份。好在他已与张火打得火热,张火迷他已迷得一塌糊涂,她要他向东,他决不会向西,要他向西,他决不会向东。也就是说,可以指哪打哪。要不是这样的话,就是给她出了一个大难题。要她为了工作而以姿色示人,甚至以身相许,那她难以做到!

    奉风雨说:“我们市的私营经济,在全省一直是首屈一指的,目前到外国办企业的都不少了。可以考虑向张火推荐这个题材,看他怎么写出个漂亮的文章来,给我们良乡市广大干部群众提提气!”

    易英姿说:“我尽量照你的吩咐办吧。”

    奉风雨说:“你明天就可以去。”

    易英姿说:“好的。”

    奉风雨说:“你不一定长住那里,可以两头都住一住。毕竟你的家在良乡,父母都在这边。你的事,我马上与市政府办打个招呼,由他们具体安排。”

    易英姿说:“谢谢书记!”

    驻省办是一个空壳。他们在省会的繁华区荷花园小区买有一套房子,做为驻省办的办公场所。房子为3室1厅,在5楼。这栋房子共8层。房子是10年前买的,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良乡到省会,要走五六个小时,办事远没有现在方便。自从5年前通了高速之后,不足两个小时便到了,方便得很。驻省办便慢慢地成了空壳了。这套房子距省委与清江日报均只有3公里左右,相当方便。

    对于易英姿调驻省办工作,副市长邹新老鼻子不愿意,但书记开了口点了将,他也没有办法。好在易英姿两边走,他们有的是会面的机会。

    易英姿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火,并告诉他明天就过来。张火当然很高兴。为了工作方便,市政府为易英姿配了一台车。第2天,易英姿便开着那辆还算不错的桑塔那2000,直奔省城。到了后,他就打电话给张火,张火马上赶了过去。

    照样是久别胜新婚的感觉,照样是无尽的缠某。激情过后,易英姿跟他谈起了工作。她把市委书记的意思跟他说了,张火二话没说,一口便答应了。这完全在易英姿的意料之中。

    张火回去后给刘平原作了汇报,讲了良乡市委书记的意思,刘平原也觉得是个不错的题材,同意重点报道,报道由张火带队。一个星期后,张火带着王锻志与另一名男记者赶到了良乡。易英姿也驾车同行,一起回到了良乡。

    到良乡唯一的五星级大酒店良乡宾馆之后,市委书记奉风雨亲自设宴宴请张火一行。还是宣传部长蒋文与易英姿等作陪。照例先是一番客气,然后到包厢喝酒。奉风雨问张火上什么酒,张火说上五粮液怎么样。奉风雨说那就上五粮液。张火已喝厌了茅台,选择了与茅台齐名的五粮液。几杯酒下肚后,张火照样提议让王锻志来段子助助兴,问书记可不可以。书记满口答应。别看书记官做得不小了,但他是从基层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打拼上来的,官场江湖气自然也少不了。在官场,喝酒而无段子,总有些炒菜忘了放盐的感觉。

    王锻志不亏是段子高手,一肚子男盗女娼。

    他先说了一个段子:“同事去内蒙玩,在帐篷里吃奶茶吃肉,有的人吃不惯某些东西,就想和别人换着吃。一女士对边上男士说:你吃我的奶,我吃你的蛋好吗?”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众人于是起哄,让他再来一个。

    他挟了一块金黄的烤鸭鸭皮放到摊在手上的小薄饼皮上,再挟了一根切开的蒜苗茎放在一起,沾上特制的酱,卷起来送入口中嚼了一嚼,咽下去了,方才开口说:“段子是段子,美味是美味,顾了段子而忘了美味,那太亏了!”

    众人于是又被他逗笑了。

    他接着又说了一个段子:“有位男子去找他的家庭医师,他问:‘医生,我要结婚了,但我跟我女朋友都是第一次, 你可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吗?’ 医生听到这个问题有点儿不自在,于是看了外面一下,然后说:‘看那边,看到公园的两只狗在做什么吗?回去照着做就是了。’几天后,他们又见面时, 医生问:‘某生活如何?’男子回答说:‘很好啊,只是在公园里做真的有点冷,而且还会有人偷看’。”

    大家又大笑不止。

    张火紧挨着奉风雨坐着,嬉笑了一阵之后,张火又与奉风雨谈起了正事。他告诉奉风雨,良乡私营经济这个题材,他已进行了一些研究,认为可以从资本的角度进行考察。因为这个题材报的比较多,但都没有什么深度。要有深度的话,从资本的角度考察,应该是不错的。其主题概括起来,就是两句话:一是资本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必然要寻找出路;二是资本只有挖空心思寻找到好的出路,才能走出瓶颈,获得更好的发展。良乡私营经济从某种意义上说,已逐渐走出了瓶颈,他们大规模地向海外扩张,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他们的投资举足轻重,就是很好的例证。

    奉风雨认为这个切入点很巧妙。

    张火又说:“报道的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躁动的资本》。”

    奉风雨说:“很好很好!”

    酒宴散了。

    下午,开始采访。因为准备工作充分,有的放矢,采访相当顺利。

    张火告诉王锻志,稿子由他来操刀。一般情况下,稿子都是由下属操刀,他审一审就行了。这次赤膊上阵,也许是为了向易英姿展示自己的技艺,也许是他手痒痒了,想过过瘾。

    3天后,6000字的稿子便成了。回到报社,刘平原看了稿子,觉得很不错,问张火是谁执的笔,张火说是他。

    刘平原说:“文笔挺老辣的!”

    第4天,稿子便在本报特稿版用一个版的篇幅登了出来。一版还单独发了一个醒目的导读:“特稿版发表重要通讯:《躁动的资本》”。

    奉风雨看到报道后十分高兴,当面表扬了易英姿。

    又是一个周末就要到了。星期五下午,易英姿给张火发来了一个短信,约他晚上出去放松放松,作为对他的答谢。约的时间是晚上6点半,她开车到报社门口来接张火。张火一口答应了,并且期待晚上早点到来。

    张火处理完稿子6点半赶到报社大门口时,易英姿已在等他。为了避免张扬,她把车停在离大门口约50米的街道边。张火一眼就看到了易英姿,并对她的细心很是赞赏。

    他们去的不是省会最豪华的中天大酒店的中天酒吧,因为怕碰见熟人。他们选择了离市中心较远的一个很有特色的酒吧蝙蝠酒吧。这地方他们以前来过。这里虽然不是市中心,人仍然很多。期间有不少外国人。

    酒吧的乐队很棒,是从美国请来的爵士乐乐队,还有传统的歌舞表演,还有舞池。他们在散台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漂亮的服务小姐立即跟了上来。张火点了一杯人头马,易英姿点了一杯红粉佳人。因为没有吃饭,他们还点了鲜虾春卷和炭烧牛肉,双份的。这两样东西味道很好,是这儿的招牌小吃。甜品点了冰激凌,是那种最具特色的“焦糖大冰山加烧香橙酒及腌樱桃”。

    他们边品酒边说着情话,缠某绵绵的。这样的环境,很能激起男人的激情的。在朦胧的灯光下,张火发现易英姿越发好看。就是西施就是杨贵妃站在她的面前,也会黯然失色的。与这样的女子同床共枕,乃三生有幸,这辈子都值了。易英姿看张火,也觉得他仪表堂堂,赛过潘安赛过吕布。况且,他还一肚子的锦秀文章,与这样的男子共度良宵,美妙之极。

    不知不觉,便是深夜。他们于是顺理成章地开车回到易英姿在荷花园的住所。

    一进门,张火就忍不住了,身上的人头马酒精更是推波助澜,他一把抱住了易英姿,想立即与她大战一百个回合,但被易英姿阻止了。

    她英姿说:“你猴急什么,又没有人来跟你抢,先去洗个澡。”

    张火于是很不情愿地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易英姿把音响打开了,她选择的是经典老歌、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接下来是小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莫扎特的《小夜曲》等柔和的曲子。

    张火风风火火出来了,又来抱易英姿。

    易英姿说:“我也得洗个澡。不洗澡,很不舒服。你等一下,等一下就好了。”

    张火只得又煎熬一回。易英姿终于出来了。她没有穿衣服,赤条条的,把张火看呆了,他觉得,眼前的易英姿,简直就是维纳斯再世,美到了极致!张火也早就脱去了衣裤,赤条条地躺在床上,那属于男人特有的东西,嚣张地像桅杆一样无比坚硬地挺立着。张火奔过去,牢牢地抱住易英姿,很轻易地便把那锋利无比的家伙插进了她的某液洋溢的波月洞。接着,便是双管齐下,下面剧烈的某动与上面吧吧有声的亲嘴声。10多秒钟之后,易英姿被严严实实堵住的嘴巴因喘不过气来而坚定地移开了。

    易英姿说:“哥哥,别这么急呀,慢点,慢点。”说着,退了一步,张火那东西自然便带着一股滑滑的某液滑了出来。

    易英姿说:“哥哥,我给你玩个新花样如何,保证你舒服死了。”

    张火问:“什么新花样呀妹妹?”

    易英姿说:“哥哥,你先躺下,马上就知道了。”

    张火顺从地躺到了床上。易英姿便坐在他的小腿上,俯下身子勾下头来,用嘴一下含住了张火那骄傲的龟某。这事儿,张火还没有实践过,只是在一本书上读到过,记得还给取了一个特别文雅的名称,叫“吹箫”。他很吃惊,易英姿竟然有这般本事。看来,她的床上功夫,远在自己之上。美女再加上世上最出色的床上功夫,妙处难与君说!此刻张火的感觉,简直妙极了。龟某在美女柔和的舌头的一反复运作之下,仿佛真成了威风凛凛的大炮,马上就要爆炸了。运作了龟某,又接着运作那东西的其它部位,同样地让张火飘飘欲仙。每一运作,都让他有一次射青的冲动,但又止住了。这等享受,使射青的快感大大地延长了,快乐得不行。最后,易英姿的樱桃小嘴竟把他的大半截阴某都含在了口里,疯狂地吸吮着。张火再也忍不住了,

    一边“妹妹妹妹”地叫,一边忙不迭地把阴某往回抽,白色的量相当足的青液以雷霆万钧之势,射了易英姿一脸,连坚挺的乳某上都是。张火有些歉意地说:“妹妹,对不起了。”易英姿说:“哥,没事没事!”她不但没有找来毛巾擦拭,而且,忘情地用舌头运作着嘴边的青液,好像那是什么琼浆玉液似的。

    接着,易英姿用手抓着张火的阴某说:“哥哥,你也给我运作一下,可以吗?”

    张火以前虽没有干过这活,但直觉告诉他,这活儿感觉肯定前所未有地好。他于是也学易英姿的样,让易英姿仰面躺下,自己坐在她的小腿上,俯下身子勾下头,就去运作易英姿的翘起的阴某。这是一个很是某感的女子,张火在运作阴某时,感觉到热热的某液正在往外溢了出来。又一种特别的快感通过他的舌头传达到了大脑的中枢神经。易英姿被张火运作得不久便进入了某潮,一个劲地尖叫,“哥哥哥哥”地喊个不停。

    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都去穿衣服。

    张火说:“谁呀谁呀?”

    易英姿说:“我也不知道,不会是派出所查户口的吧?”

    张火说:“那怎么办?”他在心里想,如果被派出所的抓住了,那就出丑了。说不定会影响自己的仕途?自己打拼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爬上这个位置的,不能就此毁于一旦!

    易英姿说:“躲床底下吧。”

    张火说:“好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声音:“英姿呀,是我呀,邹新!”

    原来邹新从北京出差回来了,下了火车,便直奔这里。这时已是深夜12点了。他没有打电话告诉易英姿,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易英姿说:“是邹副市长。”

    张火说:“老情人?”易英姿不语,等于是肯定了。

    张火心里有些窝火,但他忍住了。人家又不是你的妻子,这样漂亮,有几个情人也是正常的。能得到她的青睐,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了。他觉得既然是朋友邹新,那躲床底下不太合适,万一他嗅出了做某的气味,被发现了,那多尴尬!他问还有没有别的可藏的地方。

    易英姿一望窗外,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她告诉他,窗台外有一个壁挂式空调的外挂机箱。可以伏在那上面。

    慌忙穿好衣服的张火来不及多想,便爬上窗前的写字台,扒开窗帘,果然有一个很大的空调外挂机箱。他爬了上去,伏在上面,双脚吊在边缘上,踩着下面伸出来大约七八寸的托机箱的钢架。还算舒服。

    易英姿说:“千万注意呀。我会打发邹新快点走的。”

    张火说:“好的。”易英姿于是把窗帘重新拉上。她又把脸上身上匆匆收拾了一下,才去开门。门开了,果然是邹新。

    邹新说:“怎么迟迟不开门?”

    易英姿说:“我睡着了,没有听见。”

    邹新说:“那为什么还开着灯?”

    易英姿说:“我害怕,喜欢开着灯睡觉。”

    邹新说:“好像有男人的气味呢?”

    易英姿说:“你怎么疑神疑鬼的!”邹新一把抱住了易英姿,直奔床上去。

    易英姿说:“邹市长,我今天感觉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过天再做好不好?”

    烈火干柴的邹新哪里肯听,他说:“我要,我好想你!”

    易英姿知道,他不得到,是不会甘休的。于是顺从地听他摆布,只想他尽快射了,好打发他走。张火还在机箱上呢!没有了什么节目,邹新10分钟不到,便一泄如注。易英姿于是催促邹新走,说是这里不时有查户口的警察来,他还是到宾馆过夜好些。

    邹新说,我不会运气这么背的,不会有警察的。

    易英姿装作不高兴了,说你这样不听话,以后不跟你好了。

    邹新这才答应走,不过,他没有立即走的意思,他搂着易英姿就是不肯放,说是再抱一抱,抱一抱!易英姿拿他也没有办法。

    这时,张火在机箱上,早就有些吃不消了。他的两条腿由于吊的时间过长,已经有些麻木了,手也有些不听使唤。长时间这么悬着,加上先前又是喝酒又是做某,头也有些晕。大约又缠了20来分钟,邹新才起身走。

    邹新才出门把门关上,易英姿急急忙忙把窗帘扒开,唤张火进来。

    张火答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也许是伏得太久了,他的一双脚都压在机箱的边缘上,麻木了。站起时晃了一下。易英姿急忙用手去抓他,他也忙伸出手来抓易英姿的手,但可能是酒精对中枢神经产生了麻痹作用,他的手远没有平时灵活。他没有抓实易英姿伸过来的手。他的脚再次朝外晃了一大晃,手从易英姿的手中滑出,易英姿想捏住,但慢了半拍,又加之女的力气小,终于没有抓住,眼看着张火跌下了楼去。张火在下跌的瞬间,“啊呀”了一声。那一刻,易英姿吓出了一身冷汗。

    “火哥!”她尖叫一声,转身便开了门,穿着睡衣便发疯似地往楼下奔去。

    到得楼下,只见冷冷的灯光下,张火卷缩在地上。她哭喊不止,上前一把把张火抱在怀里。张火的身子还是热的。他的头跌破了,一个很大的伤口,有白色的东西流了出外,那是脑浆。

    邹新还没有走远,他听到易英姿的哭喊,又折了回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再一看,认出了是张火。刚才,他也听到了咚的一声,不过没有在意,没有想到有人坠楼了。他刚才在易英姿的房间,就闻出了有男人气味,但没有想到真的有男人。他问易英姿,是不是张火躲在机箱上坠楼的。易英姿点头。

    知道这下撞下了大祸,自己也脱不了干系。邹新还算冷静,马上打120,接着拨了110。不一会儿,120的急救车便呼啸而至。医生立即展开检查。一看,呼吸没有了,心跳没有了,瞳孔放大。医生告诉易英姿:人已死亡。张火在易英姿的怀里,渐渐地变冷。易英姿大哭不止。一会儿,110民警也赶到了。法医鉴定,张火是坠楼导致头骨破裂而死亡的。经过了照相取证等相应的程序后,易英姿、邹新被一车带到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张火的遗体被运往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

    民警连夜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讯问。易英姿把她与张火相识与同居的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与邹新的关系,也告诉了民警。邹新也陈述了他与易英姿的关系,并讲了他与张火的关系。他们被关押了起来。

    清晨,公安分局民警便给报社打电话,通报了这起恶性案件。

    刘平原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立即赶到好公安分局。他还存有一丝幻想,死者可能不是张火,是公安局搞错了。

    他在分局民警的带领下,乘车赶到存放遗体的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一看,果然是张火。张火的头上血迹斑斑,眼睛睁着,脸如一张白纸。他用手在张火的额头上往下抹了一下,张火的眼睛这才闭上。

    刘平原证实了张火的身份,他在请公安部门按规定处理的同时,请求他们不要向新闻部门透露消息。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对张火的名声不利。张火生前很爱惜自己的名声的。

    过后,刘平原又到分局,为民警提供了一些张火的有关情况。

    上午上班后,刘平原向主管新闻这条线的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丘陵汇报了张火案。丘陵感到很震惊。刘平原请求省委宣传部出面给各家媒体打招呼,不要报道此案。丘陵答应了。媒体都听话,没有报道。新闻如果公开报道出来,那这起超级桃色丑闻传播的范围可能不止清江,全国都会闻名的。那对不起无法再爱惜自己羽毛的张火,报社也受不了这一大补。不过,不让报道,消息还是在清江新闻界口口传播迅速传开了。清江日报扎扎实实丢了一回面子。

    张火出事后,报社通知了他的妻子。妻子朱芳从他的家乡益水市赶了来,还带来了16岁的正在上高一的女儿。

    他的妻子脸色蜡黄起皱,头发花白,才48岁的人,看上去已像快60岁的人了。她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她是第一次在报社露面。大家终于理解了张火为什么到省会这么久了,不愿把妻子调来省会。这样的妻子,如何带得出去。不过也不是绝情之人,他一年都回去几次,该给家里的钱都如数给了。母女俩在经济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长期缺乏感情的滋润,麻木了。

    妻子、女儿听到情况介绍和看到遗体后,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流泪。

    取证后,张火的遗体被送到了殡仪馆冷藏。

    这件案子并不复杂,两周后便结案了。这事儿过世的,悼词都不好做,因之便没有开追悼会了。遗体匆匆火化。火化时,只有报社的一些要好的同事在身边。刘平原与李青春等去了。

    易英姿与邹新虽然与张火的死有一定的关系,但都没有触犯刑律,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两周后便无罪释放了。易英姿与邹新的同居关系虽也跟着曝光了,但因都是自愿的,且易英姿没有成家,邹新也没有破坏对方家庭的问题,邹新的妻子也没有对他与易英姿的关系提出什么。而且在良乡市,市级干部有个把情人,司空见惯。因此易英姿照样当她的干部,邹新照样当他的副市长。

    易英姿在省城弄出了太大的动静,显然暂时不适合留在省会了,撤回良乡市政府办公室。良乡市驻省办又成了空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