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大学生

    更新时间:2017-10-07 11:52:39本章字数:3184字

    李子俊来到了江都大小的招生处,将自己的情况和招生处的老师说明。然后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很快李子俊的身份就确认了,这也标志着李子俊迟到两年的大学生涯开始了。 

    李子俊被分到了男寝501。很快李子俊就结识了501的另外三个人,苗羽,赵飞和尹亮。

    苗羽是陕西人,农民出身,跟大多数陕北人一样,整天在农村干农活,结果身强体健,整个人高大威猛,一身腱子肉,外加被晒的一张大红脸,所以在家乡颇受年轻村姑的欢心。但是苗羽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绝对不会一辈子做农民,只能睡土炕,在家乡听广播、娶丑女人,更是不愿意干民工,整天十几个人睡一个大屋还得给包工头倒洗脚水,所以一狠心刻苦复读两年考到江都大学来。 另一个人叫赵飞,由于家庭条件异常贫困。在过去的两年当中,一直是学校的扶贫补助对象,当然他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学校清理空教室和办公室的卫生。 第三个人是尹亮,尹亮是标准的官二代,风流成性,换女朋友换的比内裤都勤。他们三个来江都大学两年一直不知道自己宿舍的另一个床铺为什么空着,原来是为了李子俊而留。

    | 

    当天晚上,李子俊就和他们彻夜长谈。大学生总是有旺盛的精力和聊不完的话题。

    那天晚上,苗羽说的最多的就是体制内,哪怕是在体制内扫厕所也是非常牛逼的。以至于李子俊对所谓的体制内产生了无限的向往,李子俊虽然知道自己在体制内,但是眼前也没有任何意义。苗羽越喝越能说,说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当时一个叫刘晓蕊的还是他的女朋友。刘小刘晓蕊肤白貌美,胸大屁股圆,而且长腿细腰,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年轻的时候对貌美的女子没有抵抗能力,甚至不会考虑她的其他方面,不会考她是不是坏女孩。苗羽说在一个月色如霜的夜晚,他和刘晓蕊行走在充满欲望的夜色校园。他总有一阵阵的冲动,把她拉进最偏僻的树林,把她就地正法。就像很多处在青春期的流氓都渴望的那样。刘晓蕊说你想什么呢?他说我想你呢?他说,走吧,我们去湖边走一走。刘晓蕊没有拒绝,我把衣服铺在地上。如果一个女生没有对你单独邀请她去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表示强烈反对的时候,那么你已经得手了。我们打开伞,掩耳盗铃般得挡住视线,我眼前的一切我都看不到了。当苗羽下身的总是不争气的挺起来的时候,总是会碰到刘晓蕊,这时候她就会涨红着脸,说流氓,苗羽说我是男人,又不是太监,见到美女难免会有生理反应,这很正常。刘晓蕊说你们的那个会一直这样大吗?苗羽说不会,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会胀大,在休息的时候会变小。那太监呢?刘晓蕊说,我说太监就是把它切掉。就像农村的敲猪。

    敲猪,就是有效阉割掉猪的器,给成年公猪做绝育手术。在人类的眼里,猪长的这个东西就是好勇斗狠、生长缓慢的祸根。被敲掉的猪会彻底丧失攻击欲望和性欲望,从此只知道吃饭睡觉,体重得以快速增长。同样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也有阉割之人。当权者认为被施以阉割手术后的人也像被敲的猪一样,丧失欲望,好吃懒做,不会谋朝篡位。而且后宫佳丽三千,皇帝防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让后宫出现男人,所以才会出现太监。后宫佳丽太多,光点名就得点好几天,皇帝宁可把贵妃晾着发霉,也不能便宜其他的男人,这大概是中国古代皇帝的真实想法了。从这种意义上讲,太监真的是苦命之人,每天看着貌美如花,珠圆玉润的佳人而不能举,他们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

    苗羽的经历够写一本书。

    刚开始上学的第一周,李子俊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和寝室的哥们把酒论道,把酒论道的原因是他们都没有女人。有女人的兄弟都去开房了,只有这群单身汉没女人的兄弟才去网吧包夜看黄片撸管。一周之内他们,他们经常在晚上把酒论道,常常是两袋花生米对一斤散装白酒。十多块钱就能享受醉生梦死。上到学校体制弊端,下到晾内裤的位置有问题都成为我们批判的对象。

    大学的很多时候,很多大学男生都在宿舍睡觉,打游戏。天热的时候,一些男生只穿一条内裤横卧在床上,个别豪放的脱掉内裤,成为一级睡眠,直挺挺的露出熟睡中的xx,大学生处在一生之中身体机能的巅峰,但是这个时候,他们这个时候未婚。

    酒确实是好东西,能迅速的沟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最初,我只是感觉苗羽虽然高大威猛,一身腱子肉,但浑身上下体现的是挥之不去的小农思想。付账的时候假装上厕所,做出租的时候掏不出来钱包,aa制的时候找不开零钱,但是喝酒之后,我发现苗羽才是他们当中最有凌云壮志的一个。如果不从农村走出来,苗羽就只能睡土炕,娶丑女人,当民工,几十个人睡一个大屋还得给包工头倒洗脚水

    苗羽说高中是靠才华把妹的最后阶段了,到了大学,主要是看脸。李子俊对赵飞说,高中对我打击太大了,我复读一年,最后才上了江都大学。赵飞说你算个屁,老子复读三年最后还不是和你睡在同一个屋檐下。第一年重感冒,第二年发挥失常,第三年实在没有理由就差点说恰巧自己高考那天痛经。

    我们和那些高材生相比底子薄弱,也得不到老师的关注,久而久之,自暴自弃。老师像春风化雨一般关怀着优等生,对我们则冷如冰霜。可是尹亮接着说道,在我的印象里我一直是我们班第一帅哥,可班级里的女生都说苗羽帅。我说你他娘的真是喝多了,你瞧你那副尊荣,哪点能和帅哥沾上关系。

    李子俊他们在寝室卧谈的时候,经常聊到找对象的问题。班级的女生有过胖的,有过矮的,有满脸痘痘的,有满腿腿毛的,有力大如牛的,有胸部下垂月经不调的,就是没有绝美女子。 大学找对象比高中还难,太漂亮的看不上你,偶尔有看上你的,嘴唇上的胡须比尹亮都多,脸上的青春痘长到大腿,鼻梁上架一副比啤酒瓶底都厚的近视镜,除了护胸毛不知道有没有别的都齐了

    在这一周之内,李子俊也见到班里的一些女生,大家都以为大三才突然加入化学系的李子俊是专升本上来的,对其有一定的蔑视。班里的女生或婉约,或豪放。或大胸,或穿大的胸罩。大胸姑娘会招来特别猥琐的目光,还会招来女生的羡慕和嫉恨。记得有一次体育选修课上,苗羽说这姑娘的身材不成比例,前突后撅,肯定平衡性差。我说不一定,看起来大的,不一定是胸大,有可能只是胸罩大。这是我高中的发小告诉我的,很多女生胸小,夏天的时候有自卑感,所以买大两个号的胸罩,以此来装点门面,以假乱真。

    除了晚上在寝室醉生梦死,到了白天,风和日丽,柳色怡人的时候,李子俊他们就开始在大街上乱窜,突然李子俊收到欧阳雪的短信息,上面写着几个字,与吕侯为敌。李子俊问苗羽吕侯是谁。苗羽说吕侯你都不知道,他就是咱们江都大学城附近的扛把子,内裤上沾满了x女的鲜血。听说他最近对中文系的张若琳死缠烂打。张若琳的老爸可是富甲一方的商人,这个吕侯连张若琳的注意都赶打,他是相当牲口的一个人。

    这一天下课之后,苗羽带着李子俊他们几个来到了平时他们总去的那家川菜馆儿。算是在饭店给李子俊接风洗尘。

    李子俊很客气地和饭店的老板打招呼。他们随便找了个位置。来这吃饭的大多数都是京都大学的学生。

    一会聊着聊着李子俊自己被他们给逗笑了,也算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也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自己还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正常地享受过大学的生活。直接就来到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苗羽说:“我们宿舍的规矩就是每周都要聚一次。你们知道吗?这里的学生除了江都大学之外,就是江都师范大学和江都医科大学的学生也比较多。”

    李子俊问道:“这一带混混多吗?”

    苗羽说:“前几天跟你说的吕侯经常来,他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

    李子俊想到和吕侯发生冲突。有意思,吕侯和张氏集团张斌有过节,如果能够想办法灭灭吕侯的威锋,在这一带就能闯出名堂,被社会的混混所接受,只有打败了他,才能更好的在这一带立足。况且20世纪初。江都的治安也不是那么的好。

    吃着吃着,就听到旁边儿桌子上已经掀起了骂战。苗羽说,你看,那个小子就是咱们附近有名的混子,吕侯。

    只听一个一脸横肉的混混骂道:“张若琳。我他妈追你两年,你别给脸不要脸。你真的以为,在江都没人敢动你。你要是再不答应跟我处对象,我就弄花你的脸,你哥张斌我也不放在眼里。“

    李子俊心想,等了一周机会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