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出手

    更新时间:2017-10-08 22:35:46本章字数:3037字

    吕候刚刚坐在饭店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说到激动之处,手舞足蹈,涂抹四溅,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仿佛在整个饭店里,他谁都不放在眼里。此时的李子俊他们坐在角位的一个卡座上,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也没有人听的见他们的声音看的见他们的人。张若琳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我眼里像什么?你就像一条狗。虽然你一直在吠,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吕候明显被张若琳的这句话给气坏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仅这么难对付,而且还这么伶牙俐齿。张若琳接着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把我给带走,如果你是一个男人的话,问你敢不敢?”“你真的以为老子不敢动你!”吕候气急败坏。“你动我一下试试,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去你妈的!”吕候被张若琳当众羞辱,加上精虫上头,一个巴掌就扇向了张若琳。说时迟,那时快。他这一巴掌没有扇出去,手腕却被另一个男人攥住动弹不得。“吕哥,辣手摧花儿好像不太合适吧!”李子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吕候和张若琳身边。“你他妈哪儿来的?给我滚一边去,去你妈的。”吕候说破口大骂。似乎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而且周围二三十人全是吕候的小弟,已经虎视眈眈的在旁边站了起来,似乎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和他大哥过不去,那么他们就会让他死在这里。突然李子俊一个反手,用闪电般的速度从桌子上拎起来一个酒瓶,嘭的一声砸在了吕候的脑袋上。吕候的脑袋顿时鲜血四溅,甚至沾湿了脖子附近的半袖上。整个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不仅连吕候本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吕候周围的小弟也都没有反应过来。平时一向欺软怕硬的吕候的小弟们看到自己大哥的头被打开了花,一瞬间竟然愣在了那里,而此时的吕候头破血流,吓得当时脸都白了。自己在大学城附近混了快十年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李子俊初来乍到,想灭一灭吕候的威风,此时此刻如果把事情搞得太过严重,反倒是像刻意为之。再加上这个时候,饭店的保安已经过来,包括苗羽他们几个在内也没有想到初来乍到的李子俊居然敢一酒瓶子抡倒了大学城附近赫赫有名的吕候。

    等吕候的几个小弟反应过来的时候,吕候的脑袋已经皮开肉绽了,这时候吕候的几个小弟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黑社会,是挨打的一方,不是吃素的一方,抓起桌子上的几个酒瓶朝李子俊脑袋的方向扔过来,在酒瓶子飞起的瞬间,李子俊也分明的看到自己的周围几个黑衣人正要起身,看样子不是吕候的小弟。李子俊自己一把抓住张若琳,用不带质疑的语气说道:“走。”

    张若琳此时被吓得花容失色,没有了刚才和吕候打嘴仗时候的狂躁,看来女人到底是女人,到了真刀实枪的时候难免有些胆战心惊。李子俊和张若琳在前面疯狂的跑,吕候的那几个小第在后面疯狂的追着他俩,嘴里面儿边骂道:“操你妈的,你们给我站那儿。”张若琳脸色铁青一句话都没有,已经被此时的情况弄蒙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没有反应的能力。但是镇定了一会儿之后张若琳说道:“往前50米,我的车停在那里。”说罢他们两个人疯狂的跑进巷子里,钻进了车子里,张若琳迅速地倒车,一溜烟的坐着车离开了饭店。而此时此刻,苗羽他们几个趁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也悄悄的离开了。

    张若琳和李子君开的车,直接从最近的路口直上高架桥,一溜烟的向郊区的江边开去。新款的劳斯莱斯可不真是盖的,虽然后面有辆车不停的玩儿命的追。但是不久就消失在在了视野当中。

    张若琳边开车边问:“你叫什么?”“我叫李子俊。”李子俊一顿一顿的说道。张若琳说道:“不管怎么样?今天要感谢你!,我早就看吕候不顺眼了,只是没有找到机会收拾他。”李子俊淡淡的说道:“没事儿,我也是看不惯他那么嚣张的样子。“你是新来的吧?”张若琳接着问道。“是,我是江都大学化学系大三的学生。”李子俊答道。张若琳说:“你不知道的,这个人很不好惹的,你今天和他结了仇,我估计过几天,他就会找你麻烦。”李子俊说道:“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不希望他欺负你,既然动了他,我肯定是能收拾的了剩下的烂摊子。”张若琳说道:“看不出来,你挺能打呀。以前没见过你。”李子俊说道:“我是咱们学校的委培生,前两年在新疆支援建设,后两年才回学校学习,所以你可能没见过我。”

    张若琳的车径直沿着郊区的方向开。一会,已经把沿河溜达的人群甩的很远。

    “你知道我是谁吗?”张若琳反问道。李子俊说:“年纪轻轻,就能开得起劳斯莱斯的,咱们江北省有几个人?除了张家大小姐,还谁有这个实力!”

    张若琳接着说道:“这个吕候真的麻烦,想他这种人应该知道,张家的势力。他作为地方的流氓,怎么也不想想。竟然敢在江北省和我过不去。”

    李子俊说:“也许这个吕候就是想跟你过不去,然后借这个机会向你家里人宣战,以显示其在大学城附近的存在感!当然,他本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的,也许他背后代表的是另一个方面的势力,是和你们张家相对立的势力。”

    此时的汽车已经开到了江边,跟着他们的轿车已经被彻底的甩掉了。除了江边稀少的人群之外,就只有矗立在江中的灯塔和江中的游轮还在亮着。

    “我真的不清楚他跟我哥哥证明之间到底有什么利益上的纠葛,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从小到大,只要我外出,就一定会有人跟着,父亲总说我们张家得罪的人多,所以我的任何决定都是父亲替我做主。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和什么人接触他都替我做主。和我交朋友都得经过我父亲的同意。我真的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但是又没有办法,这不,我才刚从家里出来一个小时,就碰到了这个吕候。”

    “我就是我父亲的影子,从来没有有任何自己的空间。”张若琳说着。

    此时李子俊和张若琳来到了江边,张若琳把车挺好,把脚上的鞋脱掉,放在沙滩上,朝着江边跑去,然后对着天空大喊到:“江河,啊啊啊啊啊”。光着脚的张若琳在江边的沙滩着奔跑,一会儿她又追着江边的浪花往前走,她露出精致的小腿,小腿一会儿被浪花所吞噬,一会儿又浮出了水面。

    今夜星空耀眼。在空气中全是她的气息。 

    过了多很久,张若琳终于感觉到有些疲惫,坐在了李子俊的身边,说道:“这个吕候一直在追我,我知道她是想通过我,达到和我哥哥张斌和解的目的。但是我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从小到大我没有任何自己能决定的事情,难道就连我喜欢谁这件事我都决定不了吗?我刚自己偷摸的出来一个小时。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其实刚才如果你不救我。周围有也人会救我,我哥哥在我身边安插了很多的保镖,吕候不敢拿我怎么样?我只是不喜欢被管教,被束缚的感觉,”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去世了。我爸经常的不回家。就算回来也只是过年的时候回来呆一两天而已。他整天的忙着做生意。他生意越来越大,回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有一天他把我带到了大的房子,所有好吃的,好穿的,都给我准备好,但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最重要的是有一天,他领着一个女人回来,叫我管这个我没见过的女人叫妈,我不叫他就打我。后来我哭得撕心裂肺也不管这个女人叫妈。他终于服软不再打我了,除了我的亲生母亲之外,我不会向任何其他的人叫母亲,后来,父亲和那个女人又生了一个男孩,他就不那么的管我了,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些恨他。上大学,我仍然要在他的眼皮底下。我开始和我父亲冷战,但是我的亲生哥哥却非常的支持我的父亲,就算我父亲对我的任何事情我不管。我的哥哥也要管。我身边的一些保镖都是我哥哥安排的。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虽然我们素昧平生。”

    李子俊做在她身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静静的听她把话说完。此时的张若琳只是一个不想长大的孩子,也可能是被笼子中被关的太长时间的鸟儿。

    有个人和我说,当你生气的时候,你就用尽力气向江中大喊。你试一试,这真的很管用,每次我伤心的时候,我都会来这里喊一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