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双子

    更新时间:2017-10-12 21:53:07本章字数:3177字

    回到寝室之后,李子俊将张斌招揽自己的过程了和尹亮还有苗羽他们说了,大家听到之后还是比较兴奋。

    苗羽兴奋的说到:“子俊,虽然你初来乍到,但是我感觉对吕侯的一战应该就是你的封神之战,现在江都大学都传遍了,说是化学系的男生干废了大学城的霸主吕侯。”

    苗羽到大学之后处过一个对象是师范大学的,后来被吕侯手下的一个小弟给硬生生的夺走了,苗羽可以说对吕侯一伙人恨之入骨,但之前敢怒不敢言,现在李子俊收拾掉吕侯,苗羽也感觉到很有尊严,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赵飞提议咱们几个应该出去庆祝一番,从今以后我们寝室在大学城可以说是美女尽有之了!

    苗羽也说道:“从今以后在江都大学谁再敢跟我们抢美女岂不是要把他们的裤衩带吓折了!”

    借着月光,灯火阑珊,李子俊、赵飞,苗羽还有尹亮他们几个商议去大学城附近转转,尹亮领着他刚处的女朋友。

    尹亮是他们当中第一个有女朋友的,物以类聚,据苗羽说尹亮第一个女朋友是他们高中学校的大姐大刘丽。刘丽卸了妆能过万圣节。记得那天尹亮对苗羽说,她在刘丽的家把刘丽给亲了,亲她的时候,恶心的差点吐出来,尹亮还说他和刘丽处对象只是要寻找被人关注的感觉,而并非出于感觉,那一年,苗羽知道了,为了被关注,可以出卖感觉。爱情,究竟是要刷存在感的东西,还是要用来炫耀的东西。一件事情,用来炫耀,肯定不是太坏的事情。苗羽还问尹亮亲不喜欢的人会吐么?苗羽原以为只有爱,才会让两个人心甘情愿的走到一起。尹亮说,真的会吐。

    到了大学城附近有名的众悦轩饭店的时候,大家都有点饿了,尹亮点了很多酒,说哥几个今天一定要喝的尽兴才能离开。

    酒这种东西真是很奇妙,有时候你越不想喝醉的时候,你会醉的越快,等你想喝醉了,反而醉不了!

    生死是小,喝酒事大。

    一转眼,每个人已经喝了七八瓶啤酒。

    这个时候,就需要说些故事来听一听,赵飞说他上高中的时候沉迷于打电子游戏,“游戏厅里经常有战争,主要是学生和一些小流氓。有一次一个流氓要打我,说我一直很装逼。但令我困惑的是,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在装逼。也许我的逼格是血液里流淌的,并非矫揉造作,刻意为之。我说,我没有装逼啊。他说你嘴里有郎当,还说没装逼。我们就我是否装逼这一问题展开了漫长的争论。我说这逼是随口说出来的,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也并没有要骂谁的意思,旁边帮忙的小流氓都等的不耐烦了,要打就打,谈判干屁。” 

    这个段子在众人的哈哈大笑之中告一段落。

    苗羽问赵飞,最后那,最后那个混子打你了吗?赵飞说没有,他要是有子俊那两下子,我的脑袋岂不是早就开瓢了。哈哈哈。

    每个人都有故事,那么李子俊想,我自己的故事呢?

    回到江都已经有一个月了,自己还没有怎么联系家里,也不知道家里的弟弟妹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刘止蕙怎么样了?两年了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不知不觉之间未免有些心酸,这个时候饭店突然响起了一首正在流行的歌曲: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啦…… 想她

    啦…… 她还在开吗

    啦……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这是二十一世纪初年特别流行的一首《那些花儿》伴随着淡淡忧伤的旋律,李子俊未免有些伤感。

    有时候不是你选择了这座城市,而是这座城市选择了你。

    叮叮叮,李子俊的电话短信响了,里面传来了1413的短信息,这个短信息是他和欧阳雪的联络暗号,1413意味着他们要尽快到指定的位置接头,有重要的情报相互透露。

    李子俊说道:“哥几个,我这突然有点急事,要临时出去一趟,你们先喝着,不用等我了!”说着就要离开。

    尹亮说到:“李子俊,是不是要去泡妞啊,泡妞路上小心!”

    李子俊说道:“去你的吧!”

    尹亮接着说道:“寝室晚上用不用给你留门啊?”

    李子俊说道:“留门,晚上我会回来!”说着一溜烟的离开了。

    接头地点,江都北部—不夜城酒吧。

    这里人多嘈杂,是接头的上佳地点。

    现在是夜里十点多,喜爱夜生活的人,这个时间才是他们精彩生活的开始。

    今天酒吧里的人许多,在舞池中间里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霎时间暧昧的气味笼罩着整个酒吧。遇见了一些在闪耀的灯光迷离的音乐里狂乱的人群中舞动的人,一些悠然地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一些聒噪的落寞的兴奋的低沉的强势的无助的人。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游动着,上下弹跳,温驯而矫情。

    李子俊很快的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欧阳雪。

    一个穿的流里流气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欧阳雪的身边,和欧阳雪搭讪,“美女,一个人出来玩啊,”这个男子对她做出了一个挑逗的举动,欧阳雪瞄了他一眼,说道:“立刻滚蛋,小心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这名男子的脸上有些难堪,猛的喝了杯中的酒说道:“吗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说吧,一晚上多少钱,大爷我玩得起!”

    只听“嘭”的一声,一个人从后面一个飞脚一下把该男子揣到了地上,这个人正是李子俊,李子俊说道:“如果在10秒钟之后我还能看到你,我就打得让你妈都不认识你,我说道做到!”该男子爬起来看了一眼李子俊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一瘸一拐的走了。

    李子俊坐下来说道:“师姐,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惹得流氓都想非礼你”李子俊见到欧阳雪有着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因为欧阳雪和自己一样,也是众多活跃在黑道边缘的卧底中的一个。

    欧阳雪酒红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冷漠。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一条闪着细小水钻的黑色吊带短裙搭着一件小巧的牛仔披肩,配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

    欧阳雪这身打扮和平日的她判若两人。

    欧阳雪直奔主题的和李子俊说道:“霍东阁并没有放弃对大学城势力的角逐,他已经想尽办法对大学城的既有势力进行控制, 在听说张斌让你当大学城的老大之后,他已经安排人在针对你了!”

    李子俊说道:“我知道,张斌给我的这个老大也是有名无实,大学城鱼龙混杂,我还没有在大学城站稳脚跟,我现在急需自己的个人势力,张斌也许并没有真的认为我能在大学城立住,他只是想借我逐步渗透在大学城的势力范围,若果我能立住那最好,如果我立不住,那么他还会继续找人来渗透,直到掌握住大学城。”

    欧阳雪说道:“李子俊,看来你并不傻,你还是很清楚自己的位置的!我还以为你当了两天古惑仔,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呢?”

    李子俊说道:“师姐,你不要取笑我了,在警队多年学习,我警队的纪律我深深的记在心里,《狼图腾》里说,中原人是属羊的,草原人是属狼的,《史记》里称秦国的军队是虎狼之师,横扫四方。我是虎狼,但我是人民的虎狼!”

    李子俊接着说:“师姐这些内幕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你和我一样,也是警队的一枚棋子,打入了敌人内部!”

    欧阳雪说道:“我现在是霍东阁的一名手下,趁机混进了他的帮派里,相信以我们的合力一定能在未来某个时候将这些江都的害群之马绳之以法。”

    “师姐,你在霍东阁的队伍里,一切要注意安全!尤其是你还是一个女孩子!”

    李子俊对欧阳雪的担心是发自内心的!

    “你放心吧,我入行比你早,风里雨里都习惯了,倒是你,现在被张斌放在火炉上烤,你现在是整个江都黑道的眼中钉,大家都在看霍东阁怎么收拾你呢?倒是你自己要小心,一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联系你!”欧阳雪恳切的说道。

    “放心吧,师姐,在基地培养两年,我已经不是一名简单就可以对付的角色了,我有信心在大学城给所有人一个惊喜,我要让大学城所有的势力臣服在我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