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夸张的石膏

    更新时间:2017-10-16 19:38:58本章字数:2359字

    赵子南还想说什么,Marry却一下子抬起手指按住他的薄唇。

    “好了,我不能再耽误你的时间了,听我的,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让我家的司机来接我,之后我再联系你。”

    赵子南感受着Marry指腹的柔软与沁人心脾的芳香,这才点点头,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最后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

    等到赵子南刚离开,Marry刚刚开机的手机就响起来,她拢了拢大波浪长发,漫不经心的按动接听键。

    还没等她开口,手机的另一头就传来战媚儿炸雷般的声音。

    “我靠,你还没死呢?我以为你已经死在赵子南的手里了。”

    Marry被震的耳膜很不舒服,指尖扣了扣耳朵,这才慵懒的回道:“要是死在这种渣男的手上,那也是我活该,不用你替我收尸。”

    战媚儿一直在医院的附近兜兜转转也没找到Marry,倒是刚刚看到赵子南离开了医院。

    她一直不停的拨打Marry的电话,心急如焚,连蒋小蕊和颜瑜也快要急疯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一点事也没有,害得大家这么担心她。

    “你——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战媚儿的声音有些哽咽,连这么铁骨铮铮的女汉子都要哭了,足可见Marry让人担心成什么样了。

    Marry报了个地址,战媚儿跑着赶了过去。

    原本她是打算要好好地骂骂Marry,可等到她看到Marry那副模样时,顿时就急了。

    “是不是赵子南干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把他的腿也打折了。”

    说着话,战媚儿转身就要离开,结果Marry及时的拉住她。

    “假的,骗赵子南而已。”

    战媚儿有些不相信,因为在她的印象中,Marry是个极为注重自己形象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变成这副德行?

    而且,一指厚的石膏,确定是假的?那也假的太夸张了吧?

    Marry也懒得解释了,搭着战媚儿的肩膀,懒懒的说道:“行了,先回去再说吧。”

    脚踝的石膏进行过电烤,已经凝固并且很结实了,导致Marry也无法正常走路,只能被战媚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开医院。

    坐上车,战媚儿给蒋小蕊和颜瑜打了电话,报了平安,两个人也都松了口气。

    战媚儿直接开车将Marry带回了颜瑜的家,而蒋小蕊这边也已经将张莉衣服上的定位器和窃听器做了精密处理,阻截了信息传递到赵子南手机或者电脑里。

    一切比起最初进行的很顺利。

    颜瑜得知了Marry没事,也就放心了,去衣帽间看张莉的情况,结果见她在衣帽间睡着了。

    等到颜瑜看到Marry脚上那硕大的石膏时,也以为赵子南对她出手,结果战媚儿解释了,她整个人都笑喷了。

    “你这次太拼了吧?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还害得我们担心,我看啊,这也是你应有的报应。”

    颜瑜抱着双臂,乐呵呵的望着Marry出糗的样子,倒有些幸灾乐祸。

    Marry拖着沉重的石膏坐在沙发上,用玻璃杯砸了几下石膏,结果也没砸开,不禁有些气恼道:“行了行了,我这是报应,先帮忙把这玩意给我拆掉。”

    颜瑜指了指战媚儿笑道:“媚儿,看你得了。”

    战媚儿立刻会意,撸胳膊挽袖子就打算直接上,Marry看这架势,倒被吓了一跳,脚一下子缩了回去。

    “别别别,还是我自己来吧,别到时候没事都能让你整出事情来。”

    战媚儿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Marry,好不容易抓到她出糗的机会,还不得好好地利用这次机会?

    “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保证不会弄痛你。”

    Marry听着战媚儿这话,又看着她那明明是女人脸却有着男人般猥琐龌龊的表情,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整个人拖着沉重的石膏,一下子从沙发上窜起来。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

    战媚儿一步步朝着Marry走过去,脸上勾出猥琐而流氓的坏笑,让Marry节节败退。

    最终,Marry不是战媚儿的对手,被她按着,用小锤一点点将石膏砸开。

    而且,战媚儿每次往下砸的时候,都让Marry心惊胆颤,等到把石膏弄下去,她额头都渗出冷汗了。

    “妈的,周桐,我记住你了,你下次最好别栽在我手里。”

    战媚儿去把石膏碎渣都收拾出去扔掉,Marry坐在沙发上,一边揉着自己那娇小脆弱的脚,一边咒骂道。

    “周桐?你又去找周桐了?”

    颜瑜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禁微微蹙眉。

    陈楠回来的消息,她还是从周桐那知道的,想必,周桐见到Marry,肯定也告诉了她这件事吧。

    Marry望着颜瑜有些严肃的表情,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似得,不过却直接无视掉。

    “是啊,周桐大概是为了报复上次咱们灌醉她那次,所以才会这么整我。”

    颜瑜见Marry不打算说点什么,也就没再继续问,反而站起身走到衣帽间门口,指了指里面说道:“张莉的精神状况果然很差。”

    Marry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来到衣帽间门口,顺着颜瑜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张莉缩成一团睡着了,也就明白颜瑜话的意思了。

    “赵子南多次拿出手机查看,不用想也知道,他已经发现了什么,只不过,没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不过现在肯定也知道了,指不定已经暴跳如雷了。”

    颜瑜点点头,把刚刚接回张莉的情况跟战媚儿和Marry大概说了一下。

    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

    颜瑜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果汁递给战媚儿和Marry,坐回沙发上说道:“张莉犯病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她对赵子南的恐惧,那已经到了极点,可以这么说,赵子南对张莉不仅仅是家暴,很有可能也存在虐待。”

    Marry喝了口果汁,叹了口气,慢悠悠的说到:“要想解决这件事,除了咱们事务所之外,还要借助法律的途径,颜瑜,你明天联系一下你那个大律师朋友吧。”

    颜瑜点点头道:“我已经联系了,他明天会过来,只是,张莉的状况不稳定,我怕到时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战媚儿咕嘟咕嘟一口气将一瓶果汁都喝光了,然后很粗犷的擦了擦嘴,“不然找个医生过来?”

    Marry轻嗤一笑道:“找医生来有什么用?你已经知道张莉有病,现在的问题是,这病怎么治?”

    颜瑜环抱着双臂靠在沙发上,想了一下说道:“这才是问题的重点,张莉现在需要的是稳定,不过,如果是张莉的亲人在她身边,会不会好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