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惊悚恐怖的一幕

    更新时间:2017-10-17 15:05:15本章字数:2318字

    Marry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眼仍在打游戏的战媚儿,也没打招呼,踩着高跟鞋就离开了事务所。

    等到战媚儿游戏结束,抬起头的那刻,事务所只剩下她自己了。

    她原本想要给Marry打电话,可是刚拿起手机就又放下了,整个人如同雷击般的定在原地。

    因为她不经意一瞥,竟然看到蒋小蕊的电脑屏幕中,原本被她打晕的赵子南,竟然完好无损的从床上坐起来。

    “我他妈的这是见鬼了吗?”

    战媚儿呢喃的咒骂一句,紧接着走到电脑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里的画面。

    赵子南大概在床边坐了几十秒,然后动了。

    他下床去了另一边看了看,然后满屋子的开始到处寻找,也不知道找什么。

    战媚儿透过监控画面都能看到,赵子南当时的表情有多么的凶残狰狞。

    最后好像他并没有找到什么,然后整个人就在客厅卧室里疯狂的砸着家具,砸着各种摆设。

    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导致他的身形时不时的晃动,但这并不影响他砸东西。

    很快,屋子里就满地狼藉,赵子南好像还不解气,从厨房里找了一把菜刀,然后横冲直撞的又在屋子里到处找什么。

    衣橱,卫生间,柜子,抽屉,乃至阳台他都翻了个底朝天,仍旧什么也没找到。

    于是,他手里的菜刀就四处挥舞,乱砍一气。

    战媚儿在电脑前都看傻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心脏狂跳不止,都到了嗓子眼了。

    她就像是看了一部惊悚恐怖片,而且是特别恐怖的那种。

    也许是砸东西和砍东西的时候,把监视器弄坏了,以至于屏幕上九个画面消失了七个,只有三个还能看到。

    赵子南也许是砍累了,又或者是怎么回事,突然整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战媚儿彻底懵逼了,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猛地吞咽了一下嗓子,给颜瑜打了个电话。

    颜瑜和战媚儿刚买了火车票,正在候车大厅等时间。

    接到战媚儿的电话,说实在的,她和蒋小蕊一点也不吃惊。

    因为,蒋小蕊带着笔记本,和她办公桌上的电脑是链接的,有任何信息都会及时反馈到她的笔记本上。

    战媚儿电话来的时候,颜瑜和蒋小蕊也刚刚看完。

    “这是见鬼了吗?我靠,真的太恐怖了。”

    战媚儿自认为是个无神论者,而且,她胆子特别大,比她更横的人站在她面前,她都不会当回事,比她的拳头还硬的人,她都不放在眼里。

    可以说,她是个越挫越勇的真汉子。

    但是,这次,却吓得她腿都软了,毕竟,眼见为实嘛。

    说实在的,颜瑜和蒋小蕊也才从恐怖中缓过神来,只能安慰战媚儿几句。

    “这件事的确很蹊跷,毕竟,你都已经把他打晕了,他竟然还能醒过来。”

    “我们要立刻赶去北京那边,这段视频小蕊这已经保存了,相信白天就会有结果,还有,你记得给Marry打电话,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要见赵子南,一切等我们回来再说。”

    战媚儿连连点头答应。

    随后,电话挂断。

    空荡荡的事务所里,异常寂静,而蒋小蕊那台电脑里,时不时传出嘶嘶的声音,外面天色黑压压的,没有任何光亮,连星星都看不到。

    一句话总结,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饶是战媚儿艺高人胆大,此刻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也有些怂了。

    电脑屏幕里,赵子南扔躺在满地狼藉之中,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战媚儿再次吞咽了一下嗓子,拿起手机拨通了Marry的电话。

    原本以为她不会接电话,没想到,竟然接通了。

    这就好像让战媚儿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般,连忙急切的说道:“那个,Marry姐,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在杰克酒吧呢。”

    战媚儿一听酒吧,眉头皱了皱,最后,仿佛下定决心似得,一脸正义的说道:“好,我马上去找你。”

    挂断电话,她关上事务所的灯,锁上大门,走到大街上打了个车,直奔杰克酒吧。

    Marry有些怪异的看了眼手机,一脸的疑惑。

    战媚儿从来不肯到酒吧这种地方,请她来,倒贴钱她都不来,怎么突然间要过来了?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除了女神事务所的姐妹知道,基本上没人知道原因。

    战媚儿别看着艺高人胆大,可是酒量是真的衰到家了,两口杯的白兰地,她就耍起酒疯。

    事务所最初成立的时候,Marry带着战媚儿去过酒吧,结果,她耍酒疯不仅把在场的客人连带着酒保老板都打了,还砸了不少的名酒。

    以至于最后,战媚儿就差卖肾抵债了,幸亏颜瑜和Marry帮着她出了不少钱,酒吧老板这才没有追究。

    从那时起,能不让战媚儿喝酒,就绝对不会让她喝。

    她自己倒是也长记性,能喝水,绝不喝酒,哪怕有人劝酒,她敢直接翻脸。

    所以,对于战媚儿来说,没有酒精,就没有伤害。

    十分钟后,战媚儿打车到了杰克酒吧,一进去,入眼的全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那DJ声音震动的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舞池里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女不停摇摆,头疯狂的晃来晃去,看的战媚儿眼睛都难受。

    找到Marry后,Marry直接开了个隔音的包厢,战媚儿这才舒服些。

    “我说Marry,你怎么总喜欢来这种地方,你都不觉得头疼吗?”

    Marry动作优雅的点燃一支香烟,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吞云吐雾,然后朝着战媚儿魅惑一笑道:“你不懂,来了这种地方,随着音乐舞动,酒精麻醉,任何烦恼都不会留在脑海里。”

    战媚儿愣了一下,随后理解了她这话的意思,当即试探的问道:“Marry,你在烦恼什么?”

    Marry吐出一口烟雾,那烟雾一个圈一个圈的飘荡在半悬空,渐渐飘散,最后,化为乌有。

    “姐的烦恼,你不懂。”

    就在这时,服务生端着果盘和饮料走进来,礼貌的对着Marry笑了笑说道:“Marry姐,怎么这次不喝酒?改成饮料了?”

    Marry手指夹着烟,缓缓的坐起来,对着服务生小哥抛了个媚眼,顿时让服务生小哥羞红了脸。

    “我这妹妹喝不了酒,今天就将就了,明天来了,姐姐再好好陪陪你。”

    服务生小哥被Marry撩拨的心神荡漾,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得,最后,逃跑似得快速离开包厢。

    这一举动引得Marry哈哈大笑起来,连战媚儿也被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