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更新时间:2017-10-26 16:27:50本章字数:2194字

    刘芸哭完后,说的第一句话,就让颜瑜和战媚儿都大吃一惊,毕竟,刚刚她可不是这种态度。

    “我以前总想着娘家,觉得娘家生了我养育了我,而我嫁给李业,他有出息也代表着我有出息,有了出息就不能忘了本。“

    “但是我却没想到,竟然是我自己自掘坟墓。”

    颜瑜朝着门口望了一眼,怕刘芸情绪激动不利于身体,一直劝着她。

    “其实,李业独自一人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打拼,也的确非常的不容易,虽说,他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你也同样带给了他许多的伤害,你们彼此之间,从孩子出生之前,就已经扯平了,而孩子出生之后,是他欠你的。”

    没想到,颜瑜的话却让刘芸不认同。

    “不,是我对不起李业,我答应他分开,委托你们的事情,也就作废吧,我不会再奢求什么了,至于尾款,等我出院后会打给你们,你让他走吧,我放他自由,让他过安稳的日子。”

    在经历了生孩子这道鬼门关之后,刘芸的想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没有肚子被碰这事,或许,她仍然想不通。

    可现在,得知了李业的难处和心里话,刘芸一下子就像豁然开朗般,不再固执的纠缠。

    也许,是生活中的磨难让两个人走到相对无言,以至于刘芸发疯似得想要知道,李业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以前对她很好?为什么现在对她不好?是不是不爱她了?是不是心里有了别人了?是不是要离开她了?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她在李业这边找不到答案,于是,就挖空脑筋的想要知道一切。

    然后,生活开始一团乱,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不单单是刘芸和李业。

    生活中相恋的男女,夫妻,恐怕都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就像是菟丝草般,一旦生根发芽,就会一直缠来缠去,直到作茧自缚。

    人不是常说吗?

    即使再美好的婚姻,一生之中,也会有200百次离婚的念头,50次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

    颜瑜望着刘芸不停落泪的眼睛,那眼底有着无穷无尽的悲伤与不舍,却强撑着真的要放开李业。

    而李业,这个自始至终都只是想要好好生活的男人,尽管犯了不少错误,但是,初衷起码是好的,就算纠缠孙雨,也只是想找个女人好好的过日子,仅此而已。

    似乎见惯了抛妻弃子,执迷不悟,禁不住诱惑的渣男后,李业这例子倒是让颜瑜感悟颇深。

    医生来查房,战媚儿就不能再拦着李业,李业进来后,就准备上前要照顾着刘芸,结果被刘芸一再的拒绝,也不配合医生的检查。

    颜瑜只好让李业先出去一下,等医生检查完再进来。

    在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刘芸很痛苦的低吟,大概李业也听到了,可是又怕刘芸不配合医生,就没敢进来,但一脸担忧紧张的表情被颜瑜看在眼底。

    她将战媚儿拉到一旁,低声嘀咕道:“你不要再难为李业了,刘芸和李业其实还是有在一起的可能。”

    “啊?”

    战媚儿一听就不乐意了,看了眼门口的李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就算他有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可是,他出轨和欺骗怎么算?万一现在他好了,以后再出轨或者欺骗怎么办?”

    颜瑜微微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未来的事情谁能料得到,我们不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吗?况且,全天下男人那么多,我们既不能全部否定,又不能一网打尽,所以,李业和刘芸的以后怎样,谁也预料不到。”

    战媚儿可不像Marry那么历经沧桑,也不像颜瑜那么知书达理,通晓人情,更不像蒋小蕊那么心软单纯。

    孔子云,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句话跟战媚儿完全不搭边。

    在她的意识世界里,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甚至这个世界上就不该存在男人这个物种。

    这也跟战媚儿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有关,从而让她铁石心肠,尤其是对于男女之情,更是弃之敝履。

    她一脸的不甘心,甚至觉得,刘芸继续和李业生活,以后还是会被这个男人伤害,与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颜瑜猜到了战媚儿的想法,耐着性子说道:“为了两个孩子,就算是破镜重圆吧,起码这还是个完整的家。”

    “为了孩子?完整的家?”

    战媚儿听到这几个字,表情瞬间一怔,显得有些呆滞,回忆里的某个片段,将她拉回了二十年前的那个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的暴雨之夜。

    破旧的居民楼前,一个男人死命的抱着行李箱要走,即便暴风骤雨也无法阻挡他离开的决心,他全身被雨水淋湿,头发也被风吹的凌乱。

    一个柔弱的女人和他一起争抢着行李箱,似乎在阻拦男人的离去。

    男人的力气很大,然而,瘦弱的女人此刻仿佛充满了力量般,死活抱着行李箱不让男人离去。

    “你就让我走吧,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你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不行,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和孩子,你走了,让我们可怎么活?”

    “可是,她已经怀了我的儿子,我不能离开她。”

    “可是,我们也有孩子啊,你不能让媚儿做没爹的孩子啊。”

    “你——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外面的风很大,夹杂着电闪雷鸣,男人和女人的对话随风而散,快的几乎抓不住声音。

    男人见女人死抓着不放,一狠心,抬脚用力的将女人踹倒在地,然后抱着行李箱不顾风雨毅然决然的离开。

    只留下女人坐在泥泞里,痛苦嘶吼,直到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雨林之中。

    一个弱小的身影,就躲藏在楼道里,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从此,单身的母亲带着孩子讨生活,到处遭人排挤,受人欺负,任人打骂,成了过街老鼠。

    而男人则重新结婚,娶了富家女,生了个儿子,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直到战媚儿成年懂事,她都无法理解那个男人抛妻弃女的行为,只因为他太想要一个儿子了,所以,就可以对别人的人生如此的不负责任吗?

    不,战媚儿觉得,这只是个荒唐的说辞罢了。

    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没有所谓的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更没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