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

    更新时间:2017-09-26 22:44:00本章字数:1997字

    柯晗昱一听到自己的妹妹要为他表演才艺,他很是好奇,不知道自己的妹妹会表演什么!

    宫暮谨则知道这五年里这位二小姐虽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至少表演没有问题,所以他并不担心。

    柯寒本想求助于自家大哥,但一看到大哥脸上好奇地表情她就知道大哥以为她这五年来学了很多。是,她承认这位二小姐五年来学了很多,但是自己刚刚来到她的身子里,还没适应,现在的她可什么都不会啊!

    柯影看到柯寒久久没做答复的时候心里不禁有些得意,故作好心的提醒道:“二妹妹,皇上让你表演才艺呐”。

    柯寒着急的想自己最拿手的是什么呐?有了。“皇上,请小女下去准备一下”

    高台上的皇上好奇道:“不知道二小姐要表演什么才艺呐?”

    既然有了主意就不怕,柯寒自信的道:“小女表演画画,但却不是用画笔来画,也不是画在画纸上。”

    这下皇上更好奇了:“哦哦,不用画纸,也不用画笔,朕倒要瞧瞧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那小女先下去准备了”

    看着柯寒故作玄虚自信满满的样子,柯影冷声道:“哼,不用画纸,不用画笔,我倒要看看你能画出什么来。”

    下去准备的柯寒立马要求欢儿去御膳房拿所需要的食材和工具,还好御膳房与御花园不是很远,欢儿很快把东西拿来了。

    柯寒拿起胡萝卜便开始雕刻,欢儿看见自家小姐的手速顿时觉得神了,只见柯寒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一个胡萝卜调刻成了自己的样子,马不停蹄的又开始了下一个。

    欢儿在小姐让她去拿食材和工具的时候就说她要用这些蔬菜把今天的宴会原原本本的还原,所以现在的欢儿就帮柯寒摆弄起了蔬菜。

    等了一会儿的众人开始不耐烦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柯影看见柯寒还没准备好幸灾乐祸道:这二妹妹准备什么呐?都这么久了,莫不是逗我们这些玩儿那”。

    宫暮谨本来想看这丫头搞什么鬼,没想到这丫头还没出来就听到有人冷嘲热讽,冷言道:“慌什么。”

    虽然只有短短三个字却让柯影不敢再出声,看到底下老八的威严皇上别提多高兴了,本来自己是打算把太子之位给他,谁知道他居然不要,他一气之下就封了宫庭轩为太子,不过还好宫庭轩这个太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就在众人还在感慨八王爷的威严时,柯寒已经准备好,出来了。

    本来柯影还想说几句柯寒的不是,但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只好就此作罢了。

    柯影不开口皇上却开口了:“二小姐准备好了那就请开始画吧!”

    柯寒笑道:“不用了皇上,小女已经做好画了。”

    “哦哦,是吗?那就拿出来大家看看吧”

    由欢儿和几个宫女共同推着这幅“画”出来的,只见宴会上的每个人都用胡萝卜雕刻出来了,不管是头饰还是衣服都一样不差的全部雕刻了出来。又用了其它五颜六色的蔬菜雕刻出了御花园各个品种的花。这幅“画”就是一个缩小了的庆功宴。

    看着眼前的这幅“画”,大家都不敢相信平时吃的菜居然可以雕刻成人、花的模样。

    “太棒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蔬菜还能是这种样子的”

    “是呀,是呀,你看把咱们“画”的多像啊”

    听着赞不绝口的称赞声柯影脸都气绿了,特别是看见旁边的太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柯寒时,让柯影有种想撕了柯寒的冲动。

    宫暮谨和柯晗昱看了之后也是吃了一惊,宫暮谨只是以为她擅长厨艺而已,没想到会这般绝技。而柯晗昱以为自己的妹妹真要做画,没想到出来的是这样一副“画”。

    皇上看了过后觉得新齐无比,想到自己有个儿子特喜欢品尝一些新鲜的菜品,看来当初没把她赐给太子是正确的。有这般功夫自己还是给老八留着吧。

    “好,不愧是丞相府的二小姐,来人,赏”皇上现在可是很高兴的。

    柯寒想到皇上赏的东西非比寻常肯定很值钱,笑道:“谢皇上”。

    最后皇上又赏赐了其它府上的小姐,封了柯晗昱为将军过后宴会才结束。

    柯寒与欢儿正准备和柯影她们一起回府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叫住了她“柯小姐,请等一下”,柯寒转过头来看谁叫她,但那出声之人还没走近只有一个身影。待六王爷宫若尘走近柯寒看清他的面目时……

    她曾经觉得自己此生都不会再碰见他,那个她爱的最深也是伤她最深之人,可面前的人是如此的像他,让她不得不正视他。

    欢儿觉得小姐有点不对劲,她一直盯着六王爷看,最奇怪的是居然还流泪了。

    宫若尘自然看见了柯寒的眼泪,本来自己只是想问她为什么刚才宴会上所有人都在胡萝卜上雕刻了就他没有,而为什么刚才不揭穿她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以前救过她所以不忍心让她在众人面前丢脸吧!

    可现在看见她哭,自己竟有种说不出的心痛。

    柯寒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他,但自己却又一次感受到了那晚的痛苦。她知道自己可以忘记他只是时间问题,于是收敛情绪道:“对不起,小女还有事先走了。”柯寒拉着欢儿,落荒而逃,留下原地若有所思的宫若尘,还好宫若尘叫住柯寒的地方离丞相府的马车有一段距离,所以并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柯寒拉着欢儿坐进了丞相府的马车里,一路上不言不语把欢儿急死了。

    回到清寒院后欢儿实在担心不下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柯寒就像往常一样对欢儿笑道:“没事,明天记得叫我早起,我还要去签合同呐!”说完之后就进屋了。

    欢儿想到算了还是等小姐情绪先稳定一下了吧,而屋里的柯寒此刻背靠着门,早已止不住眼泪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