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佳人归来

    更新时间:2017-10-31 09:44:26本章字数:3635字

    接下来的半个月谋央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这让老是追着她的梁宇小朋友有些不满了,四处张扬着要谋央陪他玩,要是走神的话就两眼汪汪的看着谋央,不说话,可把谋央心疼的。

    谋央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或许是一片痴心成枉然,又或者说是害怕自己以后都离不开他,所以不敢让人跨进她的世界。

    一个人战战兢兢,却又贪图他的爱恋,在爱情里真是个胆小又自私的人。

    在满打满算的一个月之后,谋央才在余霞的各种诱导和思想教育下,终于告别了X市,回到S市,或许是近乡情怯又或者是明白之后自己要面对的事情,总是有些忐忑不安。

    其实元敬也没有强迫她做什么事情都要报备,只不过是她自己本身意识有这个抗拒感,所以才觉得元敬是在逼她做自己做不来的事情,终究到底,其实也就是自己作吧。

    元敬这一个月并不好过,一开始虽然猜测到谋央可能会出去散心几天就回来了。可是他发现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谋央还是没有回来,这下他才开始慌了,可是又联系不上谋央。

    他中途有去谋央之前的公司去打听消息,但是不知道谋央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辞职了,脸色有些苍白,他从来不知道谋央有这样的想法,她什么都没有说过。

    他发现除了之前见过谋央公司的同事外,没有再认识谋央的其他朋友了,他们之间居然陌生到这个地步。

    转念一想,谋央或许更是。只识得他的父母,好友却没有见过一个,这是他们相处时候的疏忽,以至于现在想找人但是却不知道从何找起。

    他们真的是夫妻吗?元敬有些不确定了。

    这一个月来,裴队长的脸色就没放晴过,使劲的操练众小兵,众小兵有苦说不出啊。

    从国睿那家伙的口中得知,是因为嫂子离开了,队长才这样暴躁的,不然他们就要以为是更年期了。

    嫂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部队的兵哥哥们怨声载道,小区警卫室的王国睿虽逃过一劫,但也并不好过。一天会有好几次会被裴队追问人是否回来了,一回答没有,那低气压都可以透过手机直接传达到他身上了。太可怕了。

    虽然这一个月来,王国睿也不好过,就怕嫂子回来的时候他没看到,没有及时告诉裴队,真的,担惊受怕得都瘦了呢。

    王国睿看到谋央出现在小区门口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度产生了幻觉,可是当谋央拖着行李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再看看手上谋央给的特产之后,王国睿二话不说的就拿起手机报信了。

    “队、队、、队长,嫂子给了我一份特产!”

    “恩?”很是威严加不爽的语气。

    啊呸,说的什么呢。“报告队长,我是说嫂子回来了!”

    王国睿觉得电话那头一下子没有了声音,而手机下一秒也被挂断了,虽然有点理不清,但是队长是听到了吧,是吧?是吧!

    谋央给了警卫室特产之后就上楼去了,其实她也不是特意买回来的,是上飞机的时候余霞给她带的,有点多,就分了一份去警卫室了。

    而裴元敬接到电话说谋央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懵,消失了一个月的谋央回来了,下一秒就直接挂断手机。元敬有些激动,一旁的队员就怕元敬手机的手机报废了,一个个都站得比较远。

    别是嫂子出什么事了吧,队长这脸色太恐怖了。

    他要请假,元敬二话不说拉链回来就上交申请请假了,领导倒是想扣下他的假期啊,奈何看到活雷公似的脸色,颤微微的点了头,人转身连影子都不见了。

    最近这低气压,说实话他也有点受不住啊,摸摸的擦去额头上并没有出现的汗水。虽然说最近苦练,让他的兵看上去都不一样了,但是也要劳逸结合啊,说不定哪天就废了,这让他找谁哭去啊。

    谋央回到阔别了一个月的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摆设,看上去并没有人回来过。桌椅上有了些微的灰尘,这让回来就想躺着休息的谋央有些叹息,还要做清洁呢。

    对于元敬不在家她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虽然是攒满了勇气回来的,但是如果真的碰上的她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挽起袖子说干就干,自己一个人先把卧室的床单被套先拆下来放进洗衣机里面搅了,然后再把客厅每个角落都擦了一遍,将窗帘拉开,整个空间看上去宽敞明亮,阳光洒进来的感觉让谋央觉得人生如此安好。

    谋央小心翼翼的整理着,发现自己的东西布满这个家里,衣物这些也和元敬的相偎相依在一块,她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有一丝心动和安慰。

    并不是什么都不好,只要试着去改变自己以前的习惯,慢慢的就会好起来了。

    等到谋央彻底将房间整理得焕然一新的时候,人也有些撑不住了,阳光透过阳台洒进来,微风习习,随意躺在沙发上,慢慢的也就睡过去了。

    等到元敬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人侧躺在沙发上,双手压在头底下,看起来安静又祥和。

    元敬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谋央熟睡的面庞,手忍不住轻轻滑过谋央的脸颊,这是他的妻。

    这样的场景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温暖,只是身在其中的两人没有察觉而已。

    因为元敬的触碰让谋央睡得不太安稳,元敬立刻将手收回,他怕,怕谋央睁开眼看向他的那一刻是不带任何感情,冷冰冰的。

    他突然有些局促不安,如果谋央现在醒来的话他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刚刚回来的那股热劲头一下子被浇灭了。

    元敬匆忙的起身,有些落荒而逃的模样,但是因为匆忙中不小心撞倒了一旁的茶几,破碎的声音将谋央唤醒。

    元敬呆愣在原地,不敢动作。

    谋央揉揉朦胧的双眼,看向站在一旁的元敬,她也有些紧张了,一下子就清醒了。

    两个人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是傻傻的看着对方。

    她瘦了。

    他瘦了。

    两人心里同时升起的想法,但是都没有说出口而已。

    或许是气氛有些尴尬,谋央便低头往旁边看去,看到地上破碎的茶几,便想要起身将地上的垃圾收拾一下。

    元敬看到谋央起身的时候,以为她是不想看到他,想离开的时候,有些慌张的往后退。

    “小心!”就在元敬快要踩到地上的玻璃渣的时候,谋央一把将人拉回她的方向,眼睛下意识的还想往元敬的脚上看去。

    元敬在谋央拉住他的那个瞬间,很自然而然的就往谋央的怀里躺去,他好想念眼前的人。

    谋央想将压在身上的人推开,她想看看他的脚有没有事,踩到玻璃渣的话就不好了,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推都不能将身上的人推开时,才正视的看向元敬。

    元敬紧闭双眼,谋央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不安,谋央突然觉得自己任性了。一个有用无畏的男人,让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谋央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谋央轻轻在元敬的额头上添上一吻,她想要安抚他。

    柔软带有温度的唇瓣印上元敬额头的时候,他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谋央,有点不敢确定,谋央被他这不曾见的神情逗住了,但是又笑不出来。

    认认真真的重新再元敬的嘴角上落下一吻,意犹未尽的离开之时,轻声说道:“对不起!”

    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无理取闹。

    元敬激动的抱紧怀里的人,原来她不是想要离婚。元敬急切的含住谋央尚未远离的唇瓣,粗鲁的动作让谋央唇瓣有些生疼,但是又不想阻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元敬才慢慢的松开谋央的唇瓣,只不过看上去有些充血般,元敬有些愧疚了,轻轻地舔舐着谋央的红唇。

    谋央也知道自己的嘴唇好不到哪里去,因为现在她都可以感觉到一丝丝疼痛。

    她娇嗔的看了元敬一眼,伸手想要将人推开。她想看看元敬有没有踩到,脚有没有受伤。

    而且地上还有的玻璃渣子呢,踩到了就不好了。

    元敬直接将人抱离那个碎玻璃渣的范围,自己拿来扫把先将玻璃渣扫干净,再拿拖把去拖。

    谋央想下地去帮忙,但是很快便被元敬制止了。

    “没想到你还有那个贤妻良母的品质!”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劲,“额,是贤夫良父的品质!”说着,自己就笑开了。

    元敬嘴角微微扬起,一边认真的在收拾地上的垃圾,要是谋央踩到的话就不好了。

    即使是打扫干净之后元敬还是担心谋央会踩到遗漏的碎片,一定是脚上穿鞋了才能下地,虽然谋央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但是自己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等到两人安静下来之后,又是面对面沉默,谁都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我...”

    “我...”

    “你先说吧!”

    “你先说吧!”

    谋央看着元敬笑得很灿烂,接着说道:“我这一个月去了X市,我大学舍友余霞在那边,我这次去找她了。”

    元敬虽然有些惊讶谋央会跟他说起她这一个月的去处,但还是安心的点了点头。

    “她家有个儿子,特别可爱,才两岁,白白嫩嫩的,说话还不顺溜,但是就是好可爱。”有些激动的圈住元敬的胳膊,元敬为了能让她抱着舒服,便和她排排坐了。

    “你没有见到,你要是见到的话一定也会觉得他很可爱的。”谋央说起梁宇的时候有些兴奋,元敬看着她兴奋的样子不免得想起如果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一定更可爱,不免得有些向往了,看向谋央的眼神变了变。

    “我给你看看他的照片吧,真的超级可爱!”说着就要起身去拿自己手提包里面的手机。

    元敬示意她不要动,他去拿。

    谋央倒是没觉得什么,就在原地等着元敬去拿手机了。元敬将整个手提包都拿了过来。

    谋央把相册里面她和梁宇小朋友的合照给元敬看,每一张都是很亲密的模样,虽然元敬知道那还只是个小孩子,但是还是有些醋意。谋央这是弃他而去,找了小情郎啊。

    这下元敬看向谋央的眼神就有了些控诉。

    谋央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他了,声音也就慢慢的小了下来,随手的拨弄着自己的手机,然后想起来本地的手机卡还没装进去,就想着把X市的卡先拿出来。

    其实这也是谋央逃避的其中一个做法,因为她怕元敬联系她,又怕自己内心动摇不安,所以就干脆在余霞的带领下重新办了个X市的手机卡。

    所以那一个月谋央和余霞联系都是用的X市的卡,所以元敬才联系不上她的。

    元敬还迷失在自己的醋意当中,并没有发现谋央已经没有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