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说不上专情也说不上深情

    更新时间:2017-11-15 11:07:51本章字数:2809字

    最后,谋央并没有吧李学之的电话给涵颖,怎么说呢,她觉得涵颖和李学之不会同类人。

    只不过因为谋央的拒绝,涵颖有点不高兴了,脸色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大家都知道但是谁都没有去劝她。

    如果不是同路人,那就算了吧,强求不来,还会落人怨。

    之后的气氛就不怎么好了,几个人说着说着就要散了,等到快要离开的时候,涵颖还是不死心的跟谋央拿李学之的联系方式,再次被谋央拒绝,这下她的脸色是真真的不好看了。直接推门离开,也不说声就自己骑车走了。

    谋央她们都听到涵颖离开时候的那句话,不过是同学而已还这么不情愿。

    小付那时候是真的来气了,但是被谋央拉住了,算了吧,不是同路人的话就强求不来了。

    之后,四个人就分道扬镳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谋央觉得自己以后的话是不会再和涵颖联系了,或许是一开始她就看错了人,又或者是人经不过熏陶而已。

    谋央感触颇多,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变化居然会有这么大了。

    之后谋央就投入到自己的婚礼准备中去了,都忘记了之前有遇上同学这回事了。

    等到之后的某一天,李学之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记起有这个人的存在,说真的,谋央不太喜欢这个人。没有缘由,就是不喜欢。

    谋央是不想出来的,但是李学之一直电话她,让她有些烦躁了,想着见一面说清楚就成了。

    谋央如约的来到两个人上次见面的咖啡厅,谋央来得有些晚,上到二楼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李学之一个人在位置上坐着了。

    “谋央,这边!”李学之也看到谋央了,欣喜的挥挥手,示意谋央过来这边坐。

    只不过因为他的出声,咖啡厅里面的客人都看向谋央,这让谋央很不喜欢。就好比如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你迟到了,你跟老师喊了一声报告,其他同学的眼光全部注视到你的身上,这种感觉,真是让人烦躁。

    谋央脸上不显,暗自镇定的走向李学之的位置上。

    “服务员,两杯蓝山!”示意服务员下去准备的时候,李学之才问谋央,“可以喝蓝山吧,我点了两杯。”

    谋央点了点头,也不反驳。都点了还能怎么说。

    “请慢用!”服务员将咖啡放在两人面前之后就离开了,从刚刚开始这个男的就没点过什么东西,女生来了之后也就点了两杯蓝山,连点心都不来一点,啧啧。

    等到服务员离开之后,李学之才开口,带着些质问的语气,而后又有些得意:“怎么打电话给你你老是说没时间啊,你看,现在不就出来了!”他觉得女生也就这样,一开始装的多不情愿,磨着磨着都会赴约的。装模作样。

    李学之一上来就是一副问罪的口气,谋央很是不喜欢,但是脸上也不显。很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谋央的态度吧,所以才会让人得寸进尺的。

    “恩,我最近有些忙!确实是没有时间!”谋央如实说道,她是真的没有时间,就是不想别人这么积极约她出门所以才想着见面一次性说完就可以了,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样更会让人肆无忌惮。

    李学之以为谋央也是跟其他女生一样矜持,装模作样,也就笑笑不说什么。不是他想看轻女人,是因为他碰上的女人差不多都是这个情况。

    “你不是还没有工作吗?我公司那边有职位,去我那吧!”李学之不觉得有谁能经受得住这样的诱惑,去高待遇的地方干闲活,也有可能不需要干活。

    “不用了,我最近忙,而且现阶段还不想考虑工作的事情。”谋央拒绝道,她不打算和眼前的人又再进一步的接触。但是这样又没有撕破脸的程度让人感觉到并没有被拒绝。

    “我那边工资高环境好,你别觉得不好意思。都是自己人。”李学之以为谋央是在装模作样的推辞,再接再厉道。“我公司的话是负责网络商务这一块的,待遇好,而且事业少,你去了就知道了。而且办公环境绝不差于你之前上班的地方。”

    谋央看着李学之,说道:“你那边很缺人吗?”

    李学之愣了愣,他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问话:“也...没有!”

    “没有的话,你干嘛要招我过去!”谋央对别人忽如其来的热情还是会抱有敌意,因为真的,不会无缘无故就有人对你好的。

    “我们不是老同学吗?老同学不是就是互相帮忙吗?”李学之有些欲盖弥彰,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语速也稍微快了些。

    “哦!”谋央语意不明的看着李学之。而后说道:“那就不用了!你公司也不缺人,”谋央顿了顿,说道:“而且我也要结婚了,所以这段日子不打算上班!”这里算是直接了当了。

    李学之有些愣神,他没想过是这个原因,也没想过谋央要结婚了,他以为这么多年来谋央还是单身一人的话应该是还没有忘记那个人才是....

    “你...什么时候要结婚了?”李学之有些不可置信,像是什么坚信不疑的东西被推开了裂缝,再也承受不住重压。

    像是没有看到李学之的惊讶般,谋央继续说道:“十月十号,到时候有空的话可以来喝喜酒。”

    谋央说完就打算离开了,正起身要离开的时候,耳边传来李学之的声音:“你是不是忘了,江、行、之。”

    谋央有些慌神,身躯有片刻的僵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谋央脑子一片空白,她的确已经忘记了,如果没有提起的话。

    李学之看到她这幅模样,以为她是还没有忘记江行之,才慢慢的缓过来,但是说出来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你说,你未婚夫要是知道你对前男友还念念不忘的话,他会怎样想?”

    谋央看着眼前的人脸上露出不算是善意的笑容,觉得人性这种东西是无法预料的,但是很快的便镇定下来了。

    谋央坦然的对视着李学之,说道:“谁没有个男女前任,要是十七八岁的时候这个理由还说得过去,但是二十七八岁的话要是说没有个男女前任的话,我想不止是他,连我都要担心了好吗!”谋央潇洒的笑了笑了,“不过,说真的,你要是没有提起江行之这个名字,我倒是真的忘记了。而且...他算个什么东西!?”

    说完谋央便转身离开了,不留一丝痕迹,而李学之一个人怔怔的坐在原位,不知再想些什么。

    谋央的潇洒维持不了多久,出来之后,谋央的脸上变幻莫测,其实她是真的已经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是真的,如果没有人提起的话。

    谋央苦笑,真是阴魂不散啊。

    当年的李学之和江行之是同桌也是好友,只不过后来的江行之离开去了别的学校读书,但是李学之和她还是同学。那个时候中间知悉最多的也就是李学之,而且对她打趣的人也是李学之,谋央说不清对李学之的感觉,但是就是不太喜欢,有可能是恨屋及乌这样的感觉吧。

    但是现在对上江行之的话,说真的,也没有什么感觉了,没有爱怎么来的恨呢,或许也就是陌生人吧,连熟悉都称不上。

    谋央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可能是时间过了太久了,所以现在接受的速度也加快了吧,有时,谋央觉得自己挺无情的。说不上专情,也说不上深情。

    谋央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但是发现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时,也就打消了在外逛逛的念头,直接回了家。

    谋央回到家之后,发现元敬居然在家,心里立时升起一阵温暖,是啊,已经是过去了,她要珍惜好现在和将来。她并不是无情,她只是对人而已。如果是眼前这个人的话,她觉得自己可以深情到永久,专情于他。

    元敬看到家回来的谋央有些不对劲,正想上前询问的时候,下一刻便看到谋央露出释然的微笑时,觉得自己便不需要想太多,他的谋央,一直很能干。

    谋央上前抱住元敬的腰,将头埋在元敬的怀里,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微笑的说道:“我回来了!”

    元敬将人紧紧拥住,脸上布满笑意和满足,轻轻在谋央耳边说道:“欢迎回来!”

    恩,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