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最好的变化(2)

    更新时间:2017-10-13 21:21:04本章字数:2310字

    乔时仔细检查着她的手。

    “还疼吗?”

    左默摇摇头。

    “以后吃饭用筷子。”

    左默点点头。

    “被打傻了?”

    左默点点头又摇摇头。

    “好好说话!”乔时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饺子丢在她的碗里。

    “哦……”

    “……”

    周一啊周一。

    左默拿着牙刷挤着牙膏,半眯着眼站在洗手台前,她真的很困。

    昨晚被乔时拉着看恐怖片一直到半夜,吓得她差点没敢一个人睡觉。

    乔时绝对是故意的,好几次她都被吓到躲在乔时的怀里。

    哎,就算是乔时也躲不过下半身思考问题这事儿。

    左默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各种YY乔时。

    “站好,别晃悠!”

    乔时看着一脸白痴的她,迷迷糊糊的左右摇晃着,真怕她一个不注意就摔了下去。

    左默一边刷牙一边靠在正在刷牙的乔时身上,勇敢的挣开了双眼。

    镜子里的她长发有些凌乱,双眼无神的靠在乔时的怀里。

    而镜子里的乔时一如既往的帅气,俊脸也挂着他一如既往的微笑。

    这样的乔时真好!

    释然一些之后的左默也很好!

    脸是乔时替她洗的,她像只癞皮狗一样挂在乔时的身上,乔时也很耐心的替她洗完脸再把她带到客厅的沙发上。

    “噗哧……”乔时的开心写满俊脸。

    “笑什么?”

    因为他莫名其妙的笑声,左默一脸的不服气,给人洗个脸这么好笑。

    “这样的你真可爱。”乔时宠溺的揉着她的长发。

    左默更不服气了,什么叫这样的她真可爱。

    “以前就不可爱?”

    “没有,只是想到前段时间的你和现在的你,我就在想以后是不是应该多带你出去,然后回来就又是一个不一样的左默,那多好!”

    “有什么好的!”左默不解的看着他。

    “媳妇儿多,出去一趟换个媳妇儿回来,出去一趟换一个。”

    “谁是你媳妇儿啊……”左默假装不开心的倒在沙发里,用靠垫挡着脸。

    害羞的左默,所以她是真的卸下所有的防备,心里的那道墙也为乔时开了一扇窗吗?

    星期一的早上,工作室的李果姝看着手牵着手走进来的乔时和左默,她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这是要疯狂撒狗粮的节奏啊。”

    “哇塞,看来这个星期天过得很不错哦!”

    李果姝轻轻用肩撞了撞左默,一脸贼笑。

    “你也过得很滋润嘛!”

    左默的视线落在李果姝脖子上的草莓处。

    李果姝不淡定了,从包里拿出镜子仰起头开始检查,当看到那一朵惹眼的殷红,李果姝将镜子丢在桌子上,满含愤怒看向某处,“卫扬,老娘要跟你拼命!”

    李果姝就这样毫不顾忌的冲进卫扬的办公室。

    左默懵,看着已经进了卫扬办公室的李果姝,诧异道:“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乔时走了过来。

    “你怎么出来了?”

    乔时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无奈的说:“你觉得我适合待在里面?”

    “不适合!”左默摇摇头。

    乔时的手在左默的鼻翼上刮了刮,轻轻点点头。

    可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他俩怎么搞一起去的?”左默八卦一脸。

    “搞?”

    乔时有些哭笑不得,觉得‘搞’这个用字好不符合她之前的形象啊,但他却更喜欢这样的左默。

    “不然你说一个合适的。”

    左默一脸‘不服你上’的表情看着乔时。

    乔时尴尬的摸摸鼻子,“搞——也挺好的!”

    “是吧!我也觉得。”

    这场大战持续了5分钟,卫扬就带着轻伤冲了出来。

    看到乔时的时候,冲到他身后躲了起来。

    “乔时,快帮我拦住她,她根本就是个泼妇。”

    李果姝听他这样说,那还能愿意。

    追着卫扬又开始打。

    “泼妇是吧,你特么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泼妇。”

    卫扬从乔时身后探出一个头,说道:

    “上次你趁我喝醉睡了我,这次你喝醉我睡了你,咱俩扯平。”

    “你……不要脸。”

    两人又开始他躲她追的游戏。

    左默睁着大神看着乔时,用眼神向他传递着信息。

    “大新闻啊!!”

    乔时会意的点点头。

    左默看着追打的两人,这样闹也不是办法,工作室那么多人都看着。

    她又向乔时递着眼神。

    “怎么办,你快想办法。”

    “拉?”

    “不行,会误伤!”

    “那你说怎么办?”

    “跑……?”

    那当然是不行滴,乔时趁机拉住卫扬,无奈的耸耸肩,“让她打两下就好。”

    “乔时,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快放开我。”卫扬甩开乔时的手,继续躲李果姝的追击。

    左默也拉住了李果姝:“果果,别打了,同事看见多不好!”

    李果姝看了看围在一起看笑话的人,李果姝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昨晚也许她有错。

    心情很烦闷,她拉着卫扬。

    “走,姐带你喝酒去。”

    卫扬本来就是夜场熟客,有这样的事他又怎么会拒绝。

    “走就走,以为我怕你?”

    两人一起去了SK地下酒吧。

    最后李果姝醉如烂泥,连怎么去的酒店也不知道。

    其实她也不是怪卫扬怎么样了她,只是不喜欢他的乘人之危。

    终于在左默和乔时的努力下,工作室恢复了平静。

    乔时和卫扬回办公室的时候,他又突然调头在左默耳边说道:“晚上我们也回去试试。”

    左默不解的看着他。

    “——种——草——莓——。”

    左默一个反手拍在乔时的肩上:“工作!”

    乔时得意的笑着,被乔大总监撩了的左小姐有些脸红。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生闷气的李果姝,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她颈部的哪一点嫣红。

    “默默,看什么?”还在生闷气的李果姝被左默的眼神盯得不自在,也看的太赤果果了。

    “呃……那个……”

    左默有些不自在的装作四下张望:“我在想中午吃什么?”

    “是吗?”李果姝坏笑的盯着她。

    努力的点着头,证实着自己话里的真实性。

    “我刚才可是听见乔大帅哥说要回去试试……”

    “你听错了。”

    “我耳朵很好。”

    “上班……”

    “切……没劲。”

    “那你和卫扬怎么回事儿?”她左默还是知道反击的。

    “上班,认真点。”

    “切……没劲。”

    左默知道,李果姝不说自然有她不说的理由,就像她一样。

    ——分——割——线——

    种草莓啊种草莓。

    晚上的气氛很好,乔时和左默一起做了一大桌子菜,还点了蜡烛。

    乔时还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

    这顿饭,吃得有多不自在,只有左默知道。

    还是坚持让自己吃完,破坏气氛……她还是做不到的。

    饭后两人都有些微微醉,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窝在沙发里,乔时顺着左默的长发,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

    “今晚一起睡?”

    这也太直接了,左默咽了咽口水。

    “才不!”

    “说好的种草莓呢?”

    “我又没答应。”

    乔时低头又在她的唇上亲了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