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他们的事(2)

    更新时间:2017-10-18 21:17:05本章字数:2126字

    左默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乔时的话总是能让她脸红心跳。

    他说的没错,也是她的家。

    “我知道了。”左默回给乔时一个带着娇羞的浅笑。

    一路上李果姝还算安静,没有闹腾。

    一到家,左默和乔时将李果姝扶进客房。

    刚躺倒床上的李果姝舒服的翻了翻身。

    “现在怎么弄?”乔时为难的看了看左默。

    左默想了想,“你先出去,我给果儿收拾一下。”

    乔时点点头,骨节分明的手顺了顺她的头发,走了出去。

    左默放了热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给别人洗澡,所以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果儿,你说你有什么想不开的要一个人跑去喝酒。”左默给李果姝擦拭着身体,自言自语的看着李果姝红嘟嘟的脸。

    “哈哈哈……”李果姝突然大笑,到底是为什么?她搞不懂也不想懂。

    左默被她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果儿?”

    “恩。”

    “你没醉啊?”左默开心的抓住李果姝光溜溜的胳膊。

    “疼疼疼……”李果姝大声的吼起来,默默这也激动过头了吧,她这细皮嫩肉的。

    左默立马放开手,看着李果姝已经被抓红的手臂,左默满脸歉意。

    “默默,别那副表情,我逗你的。”李果姝朝她眨了眨眼。

    “那你到底醉没醉?”左默只想知道她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

    “醉完又醒了。”李果姝无所谓的耸耸肩。

    左默起身站在浴缸前,低头看着浴缸里的李果姝。

    “为什么喝酒?”

    李果姝抬头,默默这样居高临下的样子就感觉警察正在审问犯人一样。

    “默默,你能不能先出去,让我把澡洗完我再慢慢跟你讲,你这样我好有压迫感的。”她向左默投去一个谄媚的笑。

    “……”左默忍住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危机,“行,今晚你不跟我说清楚,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长官,一定如实汇报。”李果姝朝左默敬了一个无比虔诚的礼。

    左默出了浴室,虽然李果姝的样子看起来像没事一样,但她知道,她一定还在刻意隐瞒那些让她难过的事。

    “怎么样了?”乔时一直在客厅等左默。

    “没事,她已经醒了,今晚我和果儿一起睡,你先去休息吧。”

    左默说完走进卧室,拿着自己的睡衣进了客房,全程都没有看乔时。

    乔时愣愣的看着客房已经被关上的门。

    他这是被冷落了?

    怎么那么不开心呢?

    按理说他是不会做什么幼稚的行为,但他现在为什么很想做?

    拿出电话,找到卫扬的号码,编辑短信。

    “李果姝在我家,她喝醉了。”

    然后点发送。

    满意的看着手机上显示出‘发送成功’,乔时幽暗一笑。

    兄弟,为了你为了我,加油。

    李果姝洗完澡后坐在床上,想着要怎么和左默说。

    “所以,现在是你的招供时间。”左默首先打破这不该有的沉默,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李果姝眨了眨眼,脸上闪过一丝忧伤,她点点头,“恩。”

    “说吧,什么事值得你喝那么多。”左默打量着李果姝脸上的表情,那一抹忧伤又怎能逃过她的眼睛。

    “我爱上一个人,是卫扬。”李果姝低着头不敢看左默。

    左默皱了皱眉头,虽然在工作室也能有那么一点的察觉,可她却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了李果姝因为卫扬去喝酒这样的地步。

    “果儿,你爱上卫扬了,你的那个什么小亲亲怎么办?”

    李果姝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的一角,咬牙切齿的说:

    “小亲亲就是卫扬。”

    “什么?”左默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李果姝心心念念的小亲亲就是卫扬,这也太玄幻了。

    “对,默默,他就是小亲亲。”李果姝皱着眉,将那晚和卫扬在酒店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他喊只有我们俩知道的那个名字——姝知无味。”

    而她还是没敢把全部的事实告诉左默,比如那天晚上和卫扬睡在了一起。

    “可为什么之前你没有认出他来?”左默有好多的疑问。

    “默默,你相信缘分吗?”李果姝看向身边的左默,眼神开始变得忧伤,很明显的忧伤。

    “两年前,有一段时间我视网膜脱落,医生说比较严重,可能导致失明,所以我在医院进行了治疗。”

    “直到有一天,我自己靠着模糊的视力在医院的公园里散步,却被一块大石头绊倒,我摔伤了腿,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是他把我扶起来,然后送到了医生那儿,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他的样子,却只能听到他和医生的交谈,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有活力很阳光。”

    “我找他要联系方式,说等我眼睛好了一定报答他,他拒绝了。也许是因为当时我看起来真的太可怜,他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他的邮箱,说等我好了就发邮件告诉他。”

    李果姝说到这里,吸了吸鼻子。

    “两年了,我整整给他发了两年的邮件,可他一封也没有回,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每天都小亲亲小亲亲的,呵呵呵,原来我这么无耻。”

    她开始觉得自己做的事有多么讽刺,可她还是不后悔。

    左默听完只觉得震惊,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小?

    她也开始忧伤起来,想到了自己和乔时以后。

    “可果儿,卫扬他知道吗?”

    李果姝摇摇头,她想过告诉他,可每次刚鼓起勇气她就又退缩了。

    “他……今天问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

    “那你答应了吗?”

    左默在乔时那里也听过不少卫扬的风流史,卫扬是一个喜欢没有任何束缚,能够潇洒自由一辈子的人,这样的他值得果儿爱吗?

    “默默,你知道卫扬是什么样的人,我玩不了他喜欢的游戏。”

    “果儿,秘密总是会被揭穿的,除非你真的可以放下它,要不你就让对方知道。”

    “可是默默,你也有秘密。”李果姝看着左默,和她眼神相交。

    左默愣了一愣,李果姝的话直直的戳进她的心窝,她的秘密才是最致命的。

    她不敢想秘密被揭开的那一天。

    “果儿,很多事情我们不能左右,至少当下我们很好。不管是我对乔时还是你对卫扬”

    “算了,不想了。”李果姝把头塞进枕头里,哀嚎一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这样的生物,她们会不会生活的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