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遭遇地面突袭

    更新时间:2017-09-28 09:40:09本章字数:2965字

    艰难地穿过三个曲折而狭长的甬道,一只机器小猫跌跌撞撞地滚入了地堡的书房。这是一只黄色金属外壳的机器小猫,方方的脑袋、方方的身子,关节灵活的四肢,两只圆圆的大眼像探照灯,事实上这对眼睛的探测功能可比探照灯强多了,只是此时,这对眼睛没了平日的神采,空洞而无光。

    这只机器小猫名叫抓抓猫,当它噼里啪啦地摔倒在书房地板上时,它的主人宋明明正在研究一个悬浮在半空的三维全息投影地图,抓抓猫搞出来的动静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宋明明是个年仅14岁的小姑娘,面容苍白、身材瘦削,一双凤眸如点漆般熠熠生辉,一把马尾束在脑后,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又聪明伶俐。

    半年前,一场持续了三天的连环核爆毁灭了大半个地球,一些有先见之明的人及时逃入事先建好的末日地堡中才得以幸存。宋明明和抓抓猫也是如此。

    “抓抓!”宋明明望向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抓抓猫,皱起眉头:“你这是怎么啦?”

    抓抓猫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就像一只死猫......呃,准确地说,就像一只死了的机器小猫。

    宋明明感觉不妙,急忙跑去查看,只见抓抓猫的电量已在红色报警状态,随时可能断电,而它的一只胳膊已与肩部脱臼,仅凭几根极细的钢丝连在一起,浑身的金属外壳还有不少被重力撞击而成的浅坑。

    宋明明倒吸一口凉气,抓抓猫执行地面探测任务已有一个月,这是第一次负伤归来。

    宋明明立刻跑去把充电桩拖过来,给抓抓猫插上电。然后,她又跑去拿了工具箱,仔细查看抓抓猫的伤情。宋明明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心脏怦怦狂跳,好在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临危不乱的素质,越是紧张,越是能逼迫自己冷静并有条不紊地处理事务。

    一分钟的快充足以让抓抓猫恢复基础运行,于是宋明明点击抓抓猫的记忆回放按钮,快速浏览它这一天的经历,以此查明它受伤的原因。

    抓抓猫这一天的见闻投影在空气中,就像在播放一部第一视角的电影。

    首先出现的是一只到处乱跑的闹钟,以及抓抓猫呼哧呼哧的出气声和稀里哗啦的各种磕碰声。抓抓猫的每个早晨就从追逐这只闹钟开始,抓到闹钟才能关掉讨厌的闹铃声。

    闹铃关闭后,抓抓猫眼前出现了打着哈欠揉着眼睛的宋明明,她嘟囔着说:“抓抓,你今天用了5分钟才抓到闹钟。”

    抓抓猫奶声奶气地回答:“妙!不管花了几分钟,能抓到闹钟就是好猫!——今天早饭有银鱼干吃吗?”

    宋明明用食指敲了敲抓抓猫的额头:“大馋猫!当然有啦!今天的工作会很辛苦,你要多吃一点哦!”

    抓抓猫最爱吃的银鱼干其实就是能量块,即高能电池。

    宋明明的父亲是中国科学院环境研究所的所长,在那次规模空前的大核爆发生前,父亲把宋明明安排到老家宋家村生活,还送了机器小猫“抓抓猫”给宋明明作伴。

    宋家村有一个面积约6平方公里的银湖,沿湖花树似锦,风光秀美。湖中有零星几块滩涂,每逢春日,那是吸引水鸟、野鸭飞来繁衍休憩的地方。而到了夏天,银湖会被调皮的孩子们搅扰得热闹非凡,男孩子们最爱光着屁股跳到湖里嬉戏,惹得大人们经常不安地沿着湖岸呼喊这些小猴子早些回家。秋风乍起之时,银湖又是村里姑娘、大婶们的天地,她们划着小船笑着唱着在湖里采菱角,贪嘴的人将刚采下的菱角剥开生吃,鲜嫩清香的滋味比煮熟的口感好得多呢!萧瑟的冬季虽然是银湖最安静的时候,不过,偶尔极寒天气来袭,银湖的水面结下厚冰,那么,溜冰、打雪仗的人们又会把银湖变成一个喧闹的游乐场了。四季更替,物换星移,银湖是宋家村不变的快乐源泉。

    银湖特产一种银色的小鱼,宋明明常常带着抓抓猫去钓鱼,有时候能钓得满满一桶,一时吃不完就做成银鱼干。抓抓猫最爱帮宋明明剖鱼了。抓抓猫的胳膊是一个万能工具箱,需要什么工具就抽出来当爪子。抓抓猫会用一个锋利的小尖刀来把鱼剖开、剔除内脏,它的手法非常熟练和快速,不一会儿就能把一大桶鱼处理干净。宋明明用盐水把剖好的鱼腌上几个小时,然后用绳子把鱼串起来晾在屋檐下,三天后,银鱼干就做成了。每天早晨,抓抓猫看着宋明明就着银鱼干喝着热气腾腾的大碗白粥,别提多香啦!抓抓猫总是看得眼都直了,如果它有口水,一定会流得满地都是!为了安慰抓抓猫,宋明明就把它的能量块做成银鱼干的样子,这让抓抓猫非常开心,总是夸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银鱼干!

    这天,抓抓猫吃完银鱼干模样的能量块,穿上防辐射的工作服,穿过三个甬道,打开地堡的密闭舱门,进入了大核爆后满目疮痍的地面世界。

    半年前发生的大核爆不但摧毁了人类居住的绝大部分地面建筑,核辐射还通过空气和水循环在地球不断扩散。人类及其他地球生物的死亡不计其数。

    就在大核爆发生时,宋明明接到父亲的电话,让她带着抓抓猫立刻进入地堡。在院子的地下极深处,建有一个足以应付大核爆的末日地堡,里面的生活物资一应俱全,至少可以生活三年。

    幸存的人们在地堡中仍能通过计算机网络联系,大家虽然不能自由往来,却可以在社交网络上互通讯息。由于地堡里的物资终有耗尽的时候,幸存的人们迫切需要重回地面,或者起码要从地面获取未被污染的物资。于是,探明地面污染的确切状况,成了当务之急,而这样的任务只能委派机器人去做。幸存的人们身边有各种各样的机器人:看护机器人、管家机器人、伴侣机器人、宠物机器人等等,所有的机器人都被安排了地面探测任务,抓抓猫也被分派了任务。

    抓抓猫第一次回到地面的时候,震惊得几乎快要短路了,原本柳暗花明、鸡犬相闻的宋家村,已是一片死一般寂静的荒村。银湖不复往日胜景,深黑色的湖面漂满死鱼和藻类,风过处,湖面死水微澜,沉沉的恶臭随之飘来荡去。

    没有活的人,没有活的动物!——这是抓抓猫第一天的工作报告。

    宋明明观看抓抓猫当天的记忆回放时,不禁崩溃大哭。更糟糕的是,她和父亲也失去了联系,面对如此骇人的末日情景,一个14岁的小姑娘只能和一只机器小猫抱头而泣。

    接下来的日子,抓抓猫每天到地面执行探测任务。由于探测需要地毯式进行,收集每一寸土壤和草木的污染数据,一个月的时间,抓抓猫完成的探测范围只有宋家村的百分之一。

    而这天,当抓抓猫探测到一片小树林时,忽然感觉身后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袭来,还没等它反应过来,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呼啸着把它扑倒在地,随即开始死命撕咬它的臂膀。抓抓猫在慌乱中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拖着长长口水,呲着带血獠牙的大狗。狗的面部已经浮肿变形,两只眼睛布满发黑的血丝,如同两个生锈的铜铃。抓抓猫从来没有打过架,体内也没有植入打架程序,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大声呼叫:“要和平,不要打架啊!”而大狗根本不理会抓抓猫的大喊大叫,撕咬得越来越急躁。突然,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大狗应声倒地。抓抓猫趁机挣脱纠缠,奋力爬起来,只见大狗的面部被炸得血肉模糊,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原来,大狗咬到了抓抓猫的一块高能电池,引起了爆炸。惊魂未定的抓抓猫迅速修复好破损的辐射防护服,拍了拍胸脯,庆幸道:“还好我有世界上最好吃的银鱼干!”

    大狗的脖子上有个项圈,抓抓猫认出这是村里人家的狗,名叫大黑,原本是只很神气的德国黑背牧羊犬,平时虽然不太亲近陌生人,但是训练有素,从来不曾有过攻击行为。这时抓抓猫注意到手里的辐射探测器格格地叫个不停,原来,大黑已被辐射变异,而它的攻击性也许是变异引起的,也许是极度饥饿引起的,也许大黑并不是宋家村唯一存活的变异生物......

    此时天色已暗,冷风刮擦着树林,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鬼哭狼嚎,抓抓猫吓得喵呜大叫着向地堡方向拼命狂奔。

    跑到地堡入口,抓抓猫脱掉沉重的辐射防护服,用最后的力气打开密封舱,然后就像本章开头那样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地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