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隐秘的缝合痕迹!

    更新时间:2017-11-27 13:07:42本章字数:2617字

    看着眼前张晓莉所残留下来的头颅人皮与器官组织,虞璿神情依旧淡漠,只不过他的大脑仍然在高速运转,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依照自己之前所看到、亲身经历的画面,虽然在中途断片,但是从那真凶的心理与行为来看,既然他不甘寂寞的选择了挑衅警方,想找一个真正的对手,那么他必然会留下一些东西,来证明他的行为举动。

    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想追寻完美,一丝不苟。

    然而在发现张晓莉的人皮与器官组织的现场,并没有找到真凶给警方留下的东西,那么只能说明一点,真凶不仅心思缜密,智商超群,更拥有着一颗胆大却又细腻的心。

    因为想要证明真凶挑衅警方的举动,除了把他想留给警方的东西放在发现尸体的现场以外,还有一个更容易被警方发现的地方。

    那就是,尸体本身。

    “程浩,这些东西你有没有解剖过?”

    在看了张晓莉那连接着头颅的人皮与器官组织许久后,虞璿指着它们对一旁的程浩问道。

    程浩一愣,随即尴尬地说道:“还没有,因为没有完整的躯体,所以我想应该也没什么解剖的必要,毕竟死者真正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推定时间都已经出来了。”

    虞璿一听,原本冰冷的脸庞显得更加的冷峻,道:“不管尸体的毁坏程度如何,你身为市局的主检法医师,理应秉承自己的职责,哪怕只是一丝的小细节,你都不能放过。”

    “而且如今死者张晓莉的尸身被破坏严重,再加上目前还没联系到她的家人,我们警方有权对尸身进行解剖。”

    程浩听了虞璿的话后,原本尴尬的神情愈发的变得不自然起来,看向后者的眼神中,也有了一丝的怒意。

    虽然虞璿是程浩的顶头上司,但是对于这个顶头上司,程浩一直以来尽管表面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极其的不服,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凭什么踩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的能力也不见得真的比他差。

    不过虽然心有怒意,但是程浩他也是有分寸的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真的冲虞璿发泄自己心中的那团怒火。

    不管怎么说,虞璿毕竟是他的领导,有权对自己进行任何惩罚,自己可不想因此毁了大好前途。

    虞璿从程浩的眼中察觉到了那一丝怒意,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神色冷漠,只是看了后者一眼,之后不再说话。

    程浩看到虞璿冷漠的表情,虽然心有不愤,但是还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虞队,这次是我的疏忽,绝不会再有下次。”

    虞璿微微颔首,道:“知道就好,不过我也知道这种情况下解剖也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既然接手了这起案子,那就必须做的完美。”

    看着程浩顿了顿,虞璿终于切入了正题,“而我之所以问你有没有解剖,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些器官组织和人皮里有没有东西,不过……”

    虞璿欲言又止,然而程浩听了他说的话后,却是一愣,随即立马拿起一旁的解剖刀,朝着台上那些人皮器官还有组织切割了下去。

    看着程浩那娴熟的解剖手法,虞璿微愣,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原本冰冷的脸庞突然有些缓解下来。

    程浩专注着用手中的解剖刀将眼前张晓莉尸体的每个部位细细解剖开来,但是如他之前所想一样,里面什么都没有。

    虞璿看着这一幕,剑眉皱了皱,说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吗?”

    程浩看了一眼虞璿,点了点头,眼中透露出了一抹困惑,虞璿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他到底是想找什么东西?

    难道那些器官组织当中还有蛛丝马迹不成?

    “你确定将每个部位都仔细的检查过了?”虞璿冰冷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愁容,难道真凶和自己的推测背道而驰?

    就算之前脑海中的片段并不完整,但是从自己体验的那种种犯罪过程来看,再加上自己当时的心理活动,真凶应该会和自己推测的一样,留下一些东西证明他的意图。

    不然以真凶的反侦查意识与严谨程度来看,绝不可能在杀了张晓莉之后,还将她的头颅人皮还有被剥离的器官组织折回来,放回到她的卧室中,这不仅多此一举,更容易被警方提前发现那些从人体内剥离而出的器官组织。

    他既然敢这样做,只能说明两点:

    一、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就算被警方发现那些他手下的“艺术品”,也抓不到他。

    二、那么做有着他的特别用意,他必须那么做,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比方说,挑衅警方。

    而以虞璿脑海中的片段来看,真凶无疑是一个智商超群,比较喜欢刺激,甚至有点心理变态的那样的人,所以以上两种假设,都有可能成立。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他应该会留下挑衅警方的东西,不然恐怕难以挑起真凶的兴趣。想要追寻刺激,只能让警方按照他特地留下的线索去抓捕他。

    只是,为什么在张晓莉的人皮与器官组织内没有发现真凶为了挑衅警方而留下的任何东西呢?

    难道他另有想法,亦或者是藏在了其他地方?

    能藏东西,并且能够让警方第一时间察觉到的只有那人皮与体内的器官组织,其他根本不可能还遗留下来。发现张晓莉人皮与器官组织的房间并非案发第一现场,而且也进行过地毯式搜查,也并无任何可疑的东西。

    等等!

    虞璿脑海中突然间灵光一闪,一道他之前所遗漏掉的念头瞬间爬进了他的脑海之中,既然人皮与被剥离的器官组织中没有任何发现,那么只有……

    “程浩,解剖头颅。”

    虞璿淡淡的声音突然间从这气氛略显诡异的技术科里传出,让程浩整个人浑身一颤,随即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虞璿。

    “虞队,这……这恐怕不好吧,死者已经没有完整的尸体了,如今也就剩下这连着人皮的头颅还算完整,如果将它解剖了,恐怕到时候难以和死者家属交代。”

    “况且该找的都在人皮与器官组织内找过了,什么都没有。”

    看了一眼振振有词的程浩,虞璿只说了两个字,随后不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一旁。

    “动手。”

    看着虞璿那不容置疑的神色,程浩虽然心有顾虑,但是最终还是按照虞璿所说,开始解剖张晓莉的头颅。

    当程浩拿起那连带着人皮的头颅时,一旁的虞璿双目犹如鹰隼一般锐利,紧紧地注视着那颗头颅,生怕遗漏掉有用的线索。

    “嗯?!”

    就当程浩准备把张晓莉头颅上的长发剔除掉,准备开颅的时候,一道惊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听到这声惊疑,虞璿立马上前问道:“怎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虞队,你自己看吧。”程浩说道。

    虞璿眉头微皱,随即视线看向那才剔除掉不到一半头发的头颅上,原本皱起的眉头瞬间舒展看来,目光之中一抹果然如此的精光悄然乍现。

    在张晓莉的头颅外皮层上,一道处于天灵盖下方,脖颈处上方,大约5公分左右的缝合痕迹暴露在那儿,这说明死者的头颅也曾经被解剖过,并且又精细的缝补过。

    而在那块有着缝合痕迹的外皮层的位置周边,头发覆盖程度比之其他地方略显稀少,若不是程浩剔除掉了一部分头发,恐怕真的是难以察觉,毕竟张晓莉的头发的确比较密。

    对于这一惊奇的发现,程浩有些意外,而虞璿,则是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