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凶手真的不止一人

    更新时间:2018-06-26 15:01:48本章字数:2421字

    凤阳管辖区派出所群众休息室。

    偌大、宽敞的群众休息室里,此时正坐着一名光头青年,只不过他显得有些焦虑,因为从他被传唤到派出所后,到现在都没哪位民警接待他,这让他的耐心渐渐的消失殆尽。

    光头青年名叫陈强,现年22岁,是一名夜场的服务人员,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的人脉关系非比寻常。而他也正是发现戴军尸体的第一报案人。

    “怎么回事?把我叫过来却不见有人接待,难道那件事情被他们查到了?”

    陈强越想越后怕,越想越忐忑,如果真的是那件事情暴露的话,那么自己恐怕要将牢底坐穿了,可是自己还年轻啊。

    仔细回想一下,陈强又发现自己处理的还算得当,按理来说根本查不到自己头上才对,难道会是因为其他事情?

    对了!好像我是报案人,应该是有问题要询问我吧。

    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后,陈强的心才算放松下来。

    就在此时,一身警服的张岩走进了群众休息室,对着里面等的有些不耐烦的陈强说道:“陈强,我们找你来是想再和你了解下你发现尸体时的情况。”

    果然是这样,陈强心中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好的,有什么需要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哪怕之前做笔录时已经说过的话,我也可以再说一遍,警民合作,我很乐意效劳。”

    陈强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的看了一眼张岩。

    张岩对陈强这个人也有些了解,由于他是在夜场上班的,因此每次打架斗殴被带回派出所里的人之中,肯定会有他的存在。

    “好了,别说的那么好听了。这次并不是我们来问你,而是上级领导需要见你。”

    “啊?”陈强一愣,自己只是一个报案人而已,没有必要警方的高层领导亲自来问自己啊?难道这其中还有事情?

    原本已经彻底放松下来的陈强听到张岩的话后,再一次忐忑起来,总有一种要被抓个现行的感觉。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看看这些条子会耍些什么把戏。”陈强心底暗自道。

    在张岩对陈强说明后,他就转身离开了群众休息室,又只剩下了后者一人。

    与此同时,在戴军的家,金禾公寓3-308室里,虞璿对着柳翊和沈斌二人说道:“我想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之前为什么说凶手并不是一个人的原因了吧。”

    柳翊和沈斌互相看了看对方,随后一起点了点头。

    从尸体上发现的痕迹,再结合对陈尸现场和戴军卧室的一系列案情推演、线索的采证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个最终的结论:凶手有两人,分别为一男一女。

    而至于这两人是什么关系,认不认识,这还需要深入调查才能知道答案。

    对于虞璿的话,身为得力助手的柳翊他非常清楚,这是要他和沈斌两人对凶手是两个人这一结论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分析。

    柳翊看了眼还没准备将自己的推论说出来的沈斌,不着痕迹的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率先说道。

    “从之前虞队你在蜡烛巷里推演的案情重演可以得出结论,将戴军的尸体扔进垃圾桶里的人是一名男性,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身高只能比戴军高,但是不能高太多,不然在搬运尸体时会因为人体的不平衡,无法将尸体以面部朝上的姿势扔进垃圾桶里。”

    听柳翊突然如此说到,一旁的沈斌这才恍然,于是他接着柳翊的话,继续说道:“对于将戴军尸体扔进垃圾桶里的是一名男性这点,我和柳翊没有任何歧义,完全认同。”

    “而至于另一名浮现出的神秘女人……”沈斌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柳翊,对方微微点头,然后沈斌继续说了下去。

    “我和柳翊也已经确认,的确有这个神秘女人的存在,这还多亏虞队的提点,不然我们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知道案情背后的真相。”

    “别拍马屁了。”虞璿说道,“关于那个女人,我想身为分局主检法医师的你,应该比柳翊说出的分析更加可靠。”

    沈斌被虞璿这么一夸,瞬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将自己对案情的分析道了出来:“从戴军的尸体上的痕迹和戴军卧室里的血迹,再加上有过女人的存在,这三点结合起来,我就对戴军身上的右手掌心处那道长约3公分、呈斜线状的划痕有了更加清楚的轮廓。”

    “按照那道划痕来看,是被尖锐的锐器所划,深度并不是很深,长度也仅有3公分。而在戴军的卧室里发现了血迹,而且血迹分布均匀,也说明流血量并不多,这可以推断出造成那道划痕的锐器大小并不大,甚至可能比手掌还要小,整体长度可能不超过5公分。”

    “柳翊他在厕所里发现的卸妆水可以证明有女人曾住过这里,再看地面上的血迹,每个血迹的边缘就有一个圆润的残缺,联想到曾有过女人住过这里,那么大致可以推测出,那边缘有圆润残缺的血迹痕迹,应该是由于踩踏而形成的,可是想要光凭踩踏就能形成那样的痕迹的话,一般并不容易,但是如果是经常穿高跟鞋的女人的话,那就可以说得通了。”

    沈斌继续说着自己的分析:“根据戴军尸体上那道长约3公分、呈斜线状的划痕伤口的愈合度和新鲜度情况来看,是在戴军被杀前后的时间段里所造成的。而在卧室里发现了血迹,结合造成伤口的时间段,那么戴军右手掌心处的划痕,就是在他的卧室里被人用锐器划伤的,而那个人从以上种种的线索和结论总结得出,是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是和戴军有了争执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所以才会用锐器想伤害戴军,结果却只是划出了一个伤口。至于形成那道伤口的锐器,很有可能是类似于剪刀的东西,毕竟从现场情况来看,并不像是蓄意谋杀,而是冲动行凶,既然是冲动下所产生的行为,那么她应该会顺手拿起身边的东西进行犯罪。”

    “不过由于戴军长期不居住在这里,因此除了灰尘之外,也有不少生活用品也被放好,一时半儿也找不到可以行凶犯罪的工具,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女人随身会带着一个包包,而在她的包里,则有着比如是剪刀的锐器。”

    沈斌看了一眼柳翊,让柳翊接下去他的分析。

    柳翊笑了笑,说道:“这就是虞队你之前和我们说凶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的结论。只不过那个神秘女人和将尸体扔进垃圾桶里的男人认不认识?有没有关系?这还不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女人先下的手,之后再出于不知道什么的原因,另一个隐藏在幕后的男人对戴军也下了毒手。”

    “不过对于是谁割去了戴军的生*殖*器,这恐怕还需要找到这两个一男一女的嫌疑人才能知道答案,至于凶器,也是如此。”

    听完了柳翊和沈斌的分析,虞璿很满意,自己只是给了一些提示,没想到他们竟然根据现实所找到的情况推理出最接近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