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离奇死亡案

    更新时间:2018-07-23 15:08:56本章字数:2204字

    2011年4月23号,下午一点零四分,江淮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案,于江淮市渡江化工厂发生命案。接警后市局立即调配人手,前往案发地点,而领队人则是现任市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岩。

    当张岩带领警队众人赶到报案人在报警电话中述说的‘江淮市渡江化工厂’时,一进入发现尸体的命案现场,包括张岩在内的所有警队办案人员们,都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震慑住了。

    发现尸体的现场是‘渡江化工厂’里的一间主任办公室。办公室里整洁干净,想必它的主人经常打理,只不过如今因出现了尸体而打破了原本给人良好的印象。

    尸体一共为19具,为12男7女。

    两名男的卧倒在办公室里的一张长方形真皮沙发上,嘴角有呕吐物,变色发白且有发绀迹象。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则是趴坐在办公桌上,双眼微凸,双手手指僵硬成爪,显然是在死前剧烈挣扎过。

    三名女性以成品字形的姿态分别平躺在办公室的一角,每人都面色苍白,凸睁的眼眶中充血,布满血丝。

    另有四男两女仰面朝上平躺在办公室另一个角落,双眼都闭合,面部扭曲且苍白,恐怕是怎么死的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而其余男女分别像散乱的垃圾一般,全部躺在了宽敞偌大的办公室的中央地带,姿势多样,面部也统一的苍白,甚至有几人从口中吐出了大量的呕吐物,将地面上和自己的衣服沾染得脏兮兮的。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眼前的这19人,已经死亡,和这个世间再无任何瓜葛,唯一剩下的,则是19家充满痛苦与绝望的可怜家庭。

    张岩心情沉重的闭上了双眼,随后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睁开双眼,然后命令全体侦查员们展开现场勘察工作。

    经过大约两个半小时的勘察工作,最终得出以下结论:

    一、发现19具尸体的陈尸现场,主任办公室确认为第一现场。据法医对尸体的检查,死亡时间为警队到来前的十分钟内,说明这19名死者是短时间内死亡,而想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大量尸体转移现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二、法医根据19名死者的症状得出,死因疑是集体中毒,具体因何中毒,还需要将尸体解剖进行司法鉴定才能知晓。

    三、陈尸现场窗户紧锁,办公室门内侧的锁链有摩擦痕迹,疑是门被外力推动过,这也可以证明整个现场在警队到来前是呈封闭状态。

    由于此次案件死亡人数居多,并且案情离奇诡异,最终还是惊动了省厅。省厅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调配全省警界中的精英组成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侦破。

    因案发时间为2011年4月23号,所以专案组命名为‘4·23’专案组,案件也根据案发时间命名为‘4·23集体死亡案’。

    而张岩身为案件第一接手人,因此也被安排成为‘4·23’专案组的一员,并担任专案组小组组长,而专案组组长兼总指挥则是由现任江淮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支队支队长虞烔担任。

    专案组成立之后,各小组立刻展开侦破行动,从死因、死者的共同点、死者生前的交际圈、是意外还是谋杀又或者是集体自杀这一系列思路进行调查、走访取证,但是经过长达一周的时间,却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唯一的进展就是19名死者的死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至于是集体自杀还是谋杀,依旧没有直接证据去证明。只不过意外是可以完全排除的,因为不可能那么多人全部一起死在一个呈现封闭式的空间里的,没有那么巧的意外。

    侦破瞬间进入了死胡同,专案组对于一氧化碳的来源丝毫没有头绪,也就无法得知19名死者究竟是怎么死亡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虞烔受到了来自省厅公安领导的压力,要求他们专案组加快侦破速度,务必半个月内破案,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然而半个月过去,一个月过去,案件始终毫无进展,案情到达查找一氧化碳来源这一阶段彻底断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找到其他有用线索。

    而这之后,19名死者家属来市公安局大闹,虞烔作为专案组组长第一时间出现在死者家属面前,向他们道歉。

    可是难以平息众家属的愤怒与绝望,最终导致连虞烔在内的四名专案组成员被殴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

    而参与殴打者,则受到了公安机关的惩罚。至于‘4·23集体死亡案’则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在公众视线中,19名死者家属也在绝望中罢手。

    最终‘4·23集体死亡案’被公安机关改名为‘4·23离奇死亡案’,并列为悬案,收入档案。

    至于专案组,则被迫解散,各成员都回归到原单位的工作当中,尽管心中留下了这起悬案,但是也无能为力,成为专案组各成员在警界生涯中的一大遗憾和耻辱。

    张岩由于是‘4·23离奇死亡案’的第一接手人,同时也是专案组小组组长,因没有侦破此案,被上级领导降级惩罚,担任基层派出所刑警队队长一职。

    身为专案组组长兼总指挥的虞烔,则在此案之后,主动离职,消失在警界众人面前。在他离职的前一晚上,他邀请张岩来自己的办公室,彻夜长谈,具体他们聊了什么,无人可知。

    不过也就在这之后,张岩对‘4·23离奇死亡案’再也不曾提起。而虞烔他自己,在离职之后,也做回了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

    张岩被虞璿的话一下子拉入了回忆之中,没错,自己的确经手了那起案子,不过有一点,恐怕除了虞烔和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其实‘4·23离奇死亡案’并不是悬案,虞烔他和自己早就找出了真相,只不过那背后的真相,是他们两人无法承受的,因此才故意将此案变成了悬案,尘封在案件档案室里。

    可是没想到虞璿在这个时候又将这起案子翻了出来,看来这一切都是命啊。

    虞烔,你告诉我,该不该将这起案子的幕后告诉虞璿。

    告诉他,我怕他引火烧身,他毕竟是你的儿子啊!

    张岩望着面前一副冷冰冰模样的虞璿,心底陷入了两难的境况。

    还是算了吧,希望他不要插手那起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