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虚惊一场

    更新时间:2017-10-01 10:43:31本章字数:2739字

    佳佳,怎么了?” 

    梁浩书刚从图书馆出来,手机铃声响了,是何思佳的来电。 

    “梁浩书,我快要死啦!”思佳在那头哭道,“都怪你!” 

    “何大小姐,我又怎么了?” 

    “我——怀——孕——了!”何思佳用手捂住嘴巴,在电话那头小声说到。想到自己这次月经都延迟了半个月了还没来,私下里百度查了一番,感觉自己十有八九是怀孕了。 

    这话把梁浩书震住了,他环顾四周,赶紧避开人群,朝一条可以通往宿舍的林间小径走去,他有点语无伦次: 

    “怎么可能啊,我们才一次就……你就怀孕了?” 

    何思佳也不愿相信,可是自己从第一次来月经开始,每次月经都会提前,唯独这次延迟了块半个月还没来,百度上说这是怀孕的迹象,可是自己跟梁浩书都还读大四……想到这里,何思佳眼泪都快出来,她哭道: 

    “有什么不可能,我每次大姨妈都是提前,这次过了半个月还没来……百度上医生都说了,我这是怀孕的症状之一,呜……呜……。” 

    听到何思佳在电话那边哭地伤心,梁浩书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责,他安慰道: 

    “佳佳,听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先别急好吗?” 

    “你说我该怎么办,你离我那么远,我很害怕……”。何思佳擦干了眼泪,认真地问他。 

    怎么办?梁浩书还真不知道该怎办,他犹豫了片刻,想了想,说: 

    “晚上我去买火车票票,后天周五,下午刚好没课,我过去找你,我见面好好商量,好吗?” 

    “可是,你最近不是正在准备专业技能创新大赛吗?” 

    “那不是两周后吗,没事。” 

    “对不起,浩书,我……” 

    “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啊。” 

    何思佳破涕为笑,柔声道: 

    “好,后天我去接你。” 

    两人挂掉电话,何思佳站在宿舍阳台上看着远方,窗外新建的绿色橡胶操场,清新惹目。与梁浩书通话后,自己先前的担心,恐惧顿时消失了大半。 

    周五下午,在综合楼上完最后两节课,何思佳冲忙收拾书本,正要起身离开,坐在旁边的李颜颜问: 

    “何思佳,你这是干嘛去,吃烤鸭也不用这么急,人家老板晚上七点后才开门!” 

    吃烤鸭?何思佳从脑中搜索与烤鸭相关的记忆,突然想起周二的晚上室友们已约好周五晚上去夜市的周记烤鸭店吃烤鸭,自己把这事竟然忘了,忙解释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今天晚上我有别的事,你们三个人去吧。” 

    李颜颜很不满,道: 

    “你这人,真是重色轻友,我鄙视你!” 

    何思佳拉着李颜颜的手,赔笑道: 

    “我接受李美人的鄙视,谁叫咱俩是闺密呢,对吧,我先走啦!” 

    “切,赶紧滚,重色轻友的家伙,烤鸭要不要打包一份?” 

    “不要了,你们自己吃!”得到李颜颜的允许,何思佳快步走出教室。何思佳回到宿舍,把头发重新扎了个马尾,简单地化了淡妆,换了件浅蓝色牛仔连衣裙,脚上穿白色运动鞋,背上斜挎包出门了。 

    来到火车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在出站口站着等了半个小时,这个时间段下车的人陆陆续续都差不多走完了,还没见梁浩书出来,何思佳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通了,梁浩书很快接了: 

    “佳佳,你在哪?” 

    “我在出站口啊,你不是说八点下车吗?” 

    “对不起,佳佳,我忘了跟你说,晚上学校临时有点事,今天来不了。” 

    听到电话那头说不能来,何思佳的心凉了半截,自己推辞了和李颜颜她们的聚会,匆匆忙忙赶过来,得到的就是一句来不了,她既失落又有些恼怒,恼怒的是梁浩书没有提前告诉自己,先前一秒钟还是热情高涨,这一秒就像掉到了冷水里,心想: 

    他永远不会把我放在第一位,更看重的是他的比赛。 

    “佳佳?” 

    听到电话那头喊自己,何思佳回过神来,冷冷地回答道: 

    “哦,没事,你有事就先忙吧,那我自己先回去了。” 

    没等电话那头回话,何思佳掉了电话,悠悠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朝出站口外走去。 

    “何思佳!” 

    走到十几米远,清晰得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难道碰到同学了?何思佳正好奇,回头一看,那人正站在在离自己大约十米的距离,穿着灰色T恤,黑色运动裤,蓝色球鞋,背着双肩包,手机还在手上拿着,那人正是梁浩书。 

    何思佳又惊又喜,喊道: 

    “梁浩书,你这个坏蛋!” 

    梁浩书面带微笑,张开双臂,准备给何思佳一个大大的拥抱。何思佳兴奋地飞奔过去,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这他,嗔怪道: 

    “你就会欺负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了!” 

    梁浩书笑道: 

    “笨蛋,很明显逗你玩得嘛,什么时候你这智商能有点长进?” 

    何思佳注意到旁边人来人往,自己这样和梁浩书抱着。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然后松开自己的手臂,拉这梁浩书的手,说: 

    “走,吃点东西去!” 

    两人来到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面馆里面,点了两份牛肉拉面,何思佳心想自己学校里面有也拉面馆子,是地道的兰州人开的,放的牛肉片比今天的分量多,但是感觉今天这拉面的味道比学校好吃多了。 

    吃完拉面已经晚上九点了,然后两人走出面馆,手拉手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都不说话。梁浩书说: 

    “佳佳,我们先找个旅馆住下,明天一起去医院检查怎么样?” 

    何思佳默默不语,只回答一个字: 

    “好。” 

    两人在附近找到一家名叫旭日旅租的家庭旅馆。

    办完住房后,两人上了楼。 

    楼道里灯光很暗,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还有一股潮湿的发霉的味道弥漫在周围。如果让何思佳平时一个人走这楼道,她肯定觉得阴森恐怖。而此时,她却觉得无比的浪漫,因为站在身边的,是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梁浩书,是此生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梁浩书啊。 

    走到3楼,何思佳突然觉得小腹隐隐作痛,梁浩书也感觉有些异样,问: 

    “佳佳,怎么了,要不我背你?” 

    “肚子有点疼,可能拉面吃坏肚子了。” 

    “我背你!” 

    梁浩书蹲下身,把何思佳背了起来,沿着楼梯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到了5楼,找到503房间,梁浩书打开房门,让何思佳放在床上躺着。何思佳脸色发白,肚子疼的厉害,她说: 

    “我想上个厕所。”然后迅速从床上站起来,冲到卫生间。 

    “啪!”重重地关上卫生间的门。 

    过了半个小时,何思佳从卫生间出来,坐在床边,梁浩书递过一杯白开水水,关心问道: 

    “好些了吗?” 

    何思佳不理会,轻轻地抱住梁浩书。 

    “水……水要撒了。”梁浩书任由何思佳抱着自己,小心翼翼地把水放在床头边柜子上衣。 

    “怎么了,佳佳?” 

    “浩书,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许生我的气,好不好?” 

    “那要看什么事了,如果是你背着我跟别的男生交往,我肯定会生气!” 

    “跟你说正经的,到底要不要听!” 

    梁浩书我紧紧抱着何思佳,柔声说道: 

    “好,你说吧,只要不太过分,我不会生气。” 

    “我……我……我还是不敢说。”何思佳吞吞吐吐,把头埋在梁浩书的怀里,像做错事的孩子。 

    “那我现在就赦你无罪,说吧!” 

    “我……我……我大姨妈刚刚来了……”说完这,何思佳很不好意思,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梁浩书又惊又喜,故意责怪何思佳,说: 

    “你能不能靠谱点,大老远的把我骗过来,为了来找你,我把比赛的……” 

    “对不起……”没等梁浩书说完,何思佳从床上坐起来,满脸歉意深深地吻上他的双唇,发丝还中夹带这淡淡洗发水的香味,房间的淡紫色的灯光下,梁浩书觉得眼前的何思佳特别娇羞迷人,他捧起她的脸,深深地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