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他的温柔

    更新时间:2017-11-25 20:36:13本章字数:3046字

    晚上,北宫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安阑珊已经早早就躺进被窝里,扁扁的身子,远远地望去,还真看不出来床上躺着一个人。

    “这小家伙还在为他今天打了她PP跟他怄气呢!晚饭也默默地吃饭不理会他的。”

    北宫辰无声地笑了笑,随意地擦了几下湿漉漉的头发,便将毛巾随手丢到了一边,不紧不慢的步伐向床边移动着。

    卧室里铺着名贵的地毯,北宫辰赤着脚走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但安阑珊还是感觉到了北宫辰正在慢慢的靠近,她现在是高度紧张,不仅仅是听觉,所有的感官都在北宫辰缓缓靠近的时候,变得敏感起来。

    “他又要打我PP吗?”想到这里,安阑珊就紧紧地抓着被子,紧紧闭着双眼,俏丽的小脸看似很平静,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她。

    被子被缓缓掀起,身边的位置塌陷了下去,安阑珊猛地睁开双眼,感觉到背后的北宫辰一点一点靠近她,一双温柔的大手从安阑珊的背向前游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安阑珊的腰。

    “还在为今天我打你PP的事情生气?”起初北宫辰的语气里充满了温柔,见安阑珊没有反应,温柔的语气瞬间变得霸道起来:“转过来。”

    安阑珊知道他生气了,所有乱七八糟的思维都戛然而止,机械性地转身,生怕北宫辰再次打她,一副可怜巴巴地望着北宫辰:“你不要再打我了。”虽然北宫辰下手说重也不重,说不重也重的,但是,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家打PP的,叫她怎么能不生气呢?

    听到安阑珊这一说,北宫辰的心也跟着一软,心疼地说道:“好,我不打你了,乖。”

    “恩恩。”安阑珊温顺地靠在北宫辰的怀里,任由北宫辰抱着,不说话。

    忽然,北宫辰觉得怀里的人儿抽泣,似乎在哭泣,自己的胸膛有湿哒哒的感觉,北宫辰推开她,只见安阑珊捂着肚子,眼泪也跟着啪嗒啪嗒地流了出来,看到这样的她,他的心都揪在一起,温柔地抬起手擦掉安阑珊眼角的泪珠:“宝贝,你怎么哭了?我不打你了。”

    安阑珊抬起头,弱弱地说道:“辰,我……我很难受,不舒服。”话刚没说完,她的额头就布满了汗珠,一开始北宫辰还以为她是装的,现在看来真的不是装的。

    北宫辰幽深如潭的视线落到了她绯红甜美的小脸上,绝美的唇微启,声音充满了磁性:“哪里难受?”

    安阑珊犹豫了一下,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啊?她如果说自己胸部难受,这个可恶的男人一定会帮她揉的,可是她现在真的是胸痛外加姨妈痛啊!对啊!姨妈痛,安阑珊艰难地开口说道:“我…..我大姨妈痛。”

    “你等下。”北宫辰忽的翻身,下了床,直奔李婶的房间去,刚到楼下,忽然想起来李婶下午就请假去看她的大孙子了,而且都这个点了,估计李婶也睡了。

    又跑到衣帽间去,随便穿了一套衣服就出门了。

    “哇,这个男的好帅呀!”

    “是啊!快看,他拿那个是要给女朋友买的吗?”

    “好体贴啊!真想有个这样的男朋友。”

    “看着有点眼熟,难道是…….”

    超市里,北宫辰站在卫生巾的架子边徘徊不定的,他本来只是想静静地买完这些东西然后赶紧离开的,却没想到却引来这群花痴的注意,这个安阑珊每次都给他出难题,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的权威。

    北宫辰拿起一旁的篮子,将架子上所有的卫生巾每一款,每一种牌子都拿2包,直到满满的一个篮子。

    在付钱的时候,见收银员是个女的,悄悄地,小声地问道:“那个……请问你个事。”

    收银员见北宫辰长得那么帅,很乐意为他解答所有的问题:“什么事情?”

    “女孩子来大姨妈很痛,怎么办?”北宫辰见周围都没人了,这才开口问道。

    “你去那边货架上拿包红糖,还有暖宝宝贴,记住千万不能让她着凉了,不可以碰凉水,不可以淋雨……”收银员将自己知道的都全部教了北宫辰。

    “谢谢。”北宫辰礼貌性地说了一声谢谢,之后提着大包小包地回了北宫家。

    一放下东西,拿起红糖就直奔 厨房去了,厨房里发出微微碗碰撞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佣人:“少…..少爷,你饿了吗?想吃什么吩咐下。”

    北宫辰一回头看到那么多佣人,显得有些尴尬:“不是,我就是帮阑珊倒杯水,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是。”

    几分钟不到,水就烧开了,舀起几勺红糖放在杯子里,在用开水冲了下去,红糖在开水的冲刷下瞬间融化了,北宫辰怕烫到了安阑珊,还特意吹了吹,知道红糖水温温的才端了上去。

    躲在楼梯口里的佣人们都看到了,偷笑着:“少爷还真是疼少奶奶。”

    “我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少爷急冲冲的出去,你们说会不会是给少奶奶那那个东西呀?”

    “嘘嘘嘘,你们都小点声,别让少爷发现了,否则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对啊对啊!”

    北宫辰一手端着红糖水,一手一推开门,就看到安阑珊已经睡着了,看样子疼得直哭,直到哭累了才睡着的吧!将红糖水放到一边,枕头已经被她哭得湿漉漉的了,他想起收银员的话,不能让安阑珊着凉了,小心翼翼地将安阑珊湿了的枕头给换掉。

    又轻轻地掀开被子,给安阑珊的小肚子贴上一帖暖宝宝,还给她换上干净的卫生棉。

    刚做好这一切,安阑珊的睫毛动了动,紧接着便睁开眼,感觉肚子暖暖的,手在肚子摸了摸,瞬间明白了过来。

    “醒了?来,喝几口这个会好受点。”北宫辰扶起安阑珊,拿起桌子上的红糖水喂了她几口:“感觉怎么样?还男生吗?”

    安阑珊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北宫辰刚把杯子放回去,感觉自己的腰被人抱着,回头看去,正是安阑珊,笑了笑,抱着安阑珊一起躺下。

    一向对女人有洁癖的他,居然娶了个老婆,还是安国怀的女儿,想想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当时,是为了躲过父母安排的相亲,一早晨一时冲动做下的决定,看来他还是不够从容,他居然还有冲动的时候。

    那现在后悔吗?

    他抬手,捏着安阑珊小巧玲珑的鼻尖,邪恶地晃了两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像没有后悔。

    “嗯……”怀中的安阑珊嘤咛了一声,无意识地咂了咂嘴,又往北宫辰的怀里钻了钻。

    当安阑珊再次醒来时,北宫辰已经换好了衣服。

    他依旧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裤,上衣是白色的衬衫,没有搭配领带,黑色的西装外套随意地搭在在手臂上。

    “辰,我觉得你还是穿休闲服更帅,会比这套看上去有点冷冰冰的西装帅气多了,也温暖多了”安阑珊鬼使神差地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这句话,她说完就后悔了,又立刻尴尬地岔开了话题:“你的衣服也是造型师给你搭配的吗?”

    北宫辰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衬衫袖口,绝世俊美的容颜之上没有一丝表情,“我的审美没有缺陷,用不到造型师。”

    安阑珊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他的审美没有缺陷,不用造型师……等一下,要是她没理解错的话,这个可恶的男人是拐着弯说她审美有问题了?丫的,安阑珊当即就要炸毛,可北宫辰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把她自己留在了卧室内。

    安阑珊感觉自己像是一座将爆发的火山,却被突如其来的洪水浇灭。

    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是不是得了一种“不气死她就浑身难受”的病啊?安阑珊简直气傻了,恨不得将北宫辰碎尸万段,那也不一定能解恨!

    门口,再次传来了北宫辰。

    安阑珊的怒气被打断,做了个深深的呐吐,才过去开门。

    敲门的正是一个女佣人,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的东西,毕恭毕敬地说道:“少奶奶,这里面的都是卫生巾,少爷说不知道你用的是那一款,让我都给你拿上来,我帮您放卫生间去。”

    “好。”

    安阑珊心里想道:“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穿纸尿布了。”她跑下床,跟着女佣人进了卫生间

    女佣人临走时还似笑非笑地说道:“少爷,他还说了,让你现在去趟卫生间。”

    “哦。你先出去吧!”

    “是。”

    没多久,北宫家的某间卫生间里传来一声杀猪的声音,哦不,是一声气得要杀人灭口的声音。

    安阑珊刚开始还奇怪,为什么北宫辰要让她去洗手间?原因有两个,其一刚路过镜子,安阑珊就看到自己可爱的脸蛋被北宫辰画了一只猪,其二,她刚想上厕所,顺便将纸尿布换成卫生巾,当她脱掉自己的小裤裤,发现自己原先穿的纸尿布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北宫辰换成了卫生巾,还在自己小肚肚的位置上贴了个暖宝宝,难怪她昨晚能睡得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