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你懂了吗

    更新时间:2017-11-28 21:20:07本章字数:3269字

    安阑珊听完了之后,死的心都有了,她这样怎么听得进去啊?他还好意思问她听得懂吗?

    安阑珊深知道北宫辰的套路深,他不可能轻易地放过她的,所以在回答北宫辰的每一个问题她都得三思才回答,不然这个臭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盯着练习题,点点头,咬着下唇,艰难地发出一个字:“恩。”

    北宫辰将练习题塞进安阑珊的手中:“既然听懂了,那你就重新给我讲一遍。”

    “啊?我…….”安阑珊差异地看着北宫辰,真没想到他居然来这招,难道她说听懂了,他就不应该继续下一道题吗?怎么还来一次复习了?

    “说。”北宫辰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冷冰冰地说道。

    “我…..我……我不会。”安阑珊小声地说道,低着头,想是上课没认真听讲走神,而被老师发现叫起来训话的学生,反正她会不会,最后怎样还不都是北宫辰说的算。

    “不认真听讲,还敢骗我,看我不惩罚你。”说着说着,北宫辰真的用力了,安阑珊想叫出来,喉咙却发紧,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感觉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却还想要更多,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手指紧紧地抓着北宫辰的手臂,指甲都深深掐进他的肉里。

    北宫辰忍着笑和下腹的难受,再次拿起练习题:“我再给你讲一遍,要认真听,不然我还是会惩罚你的,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北宫辰你不要脸。”安阑珊好气地说道,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可又死不掉的感觉,快把她给折磨疯了。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安阑珊在北宫辰的折磨与逼迫下,终于弄明白了四道题型,北宫辰很是欣慰,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抱着安阑珊回到卧室。

    “我去洗澡了。”安阑珊虽然很累,可还是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要去浴室冲个澡。

    “那就一起省时间吧!”

    “省时间??”安阑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北宫辰一把横抱起来,她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了,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任由他抱着想浴室走去。

    洗过澡后,北宫辰将安阑珊抱到床上,刚一到床上她就呼呼睡着过去,北宫辰收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下巴抵住了她的头顶:“今晚的收货不错,明天我们再换一个地方,这样你还可以懂更多的题型,而我们还可以换各种的姿势对不对?”

    “阑珊……”见怀里的人儿没有动静,北宫辰再次轻声地唤道,只见怀里的人儿早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

    安阑珊早早的就起床了,刷牙洗脸就下楼吃早餐,然后坐着北宫辰给她安排的司机车去了学校。

    从起床到出门,她一句话都没跟北宫辰说,甚至连抬头看他一眼也不敢,只要看到北宫辰,就想到昨晚在书房发生的一切,那太……太丢脸了。

    进了教室,班里的同学还在上早课,安阑珊将书包放好就趴在桌子上,一脸困倦。

    “阑珊,你这是昨晚加班加点的复习吗?还是……还是你搬进北宫家,新婚燕尔,难免会寂寞难耐的,但是北宫辰也真是的,知道你快要考试了,还这样的折磨你。”安阑珊眼睛敢一闭,耳边就想起了安馨倩的声音。

    安阑珊并没有睁眼,很是赞同安馨倩的话,软绵绵地说道:“可不是嘛!那北宫辰他……”“就是个混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安阑珊里面就意识到说错了,立马反驳,恼羞成怒:“我啊就是学渣一枚,不努力怎么能够打败你?”

    她昨晚的的确确是在很用功的在学习,只是北宫辰的教学方法有点…….她越想下去就越觉得自己的脸很烫。

    “阑珊,你说你想打败倩倩,你没发烧吧?”她的话刚说完,有个同学就从安阑珊的座位边路过,就听到她说的这话,将手搭在安阑珊的额头上,说道。

    安阑珊拍下自己额头上的那只手,语气里充满着自信:“我没发烧,这是我跟她的赌约,你们就看着吧!”

    其他同学也都听到了,几个聚集在一起,起哄说道:“来来来,买定离手了,赌安馨倩赢买这边,赌安阑珊赢的买这边啊!”

    “我赌安馨倩赢,她在我们班都是前三的。”

    “对对对,我也赌安馨倩赢。”

    安馨倩笑安阑珊自不量力,就凭她在班里是垫背的,还想打败她,真是可笑极了,转身从一旁桌上拿了一本习题丢在安阑珊的面前:“是吗?那我考考你,就这道题,你做过的,给我讲一讲吧!”

    安阑珊的头从桌子上离开,立马就清醒过来,这道题她还是有印象的,昨晚北宫辰用最传统的姿势给她讲的,安阑珊一边回忆着昨晚的过程,一手捂着脸,脸很滚烫:“这个简单,先…….”

    真没想到北宫辰教的方法很好用,每一个字在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怎么感觉都不对劲。

    距离考试还有几天时间,安阑珊在北宫辰特殊的教学下,懂得更多麻烦的题型,当然,其中北宫辰是最有收获的,创下很多新姿势。

    时间一晃就过去,考试的时间也到了。

    第一场考的就是数学,是安阑珊的死穴。

    试卷一到手,安阑珊将所有的题目都看了一遍,试卷上的题目,她不能说全部都会也不并不是都不会,至少在她的心里有五成的把握,只要数学提上去,她就有把握进前十名,虽说她的成绩是在班级里垫底的,也就是偏科比较严重了点。

    第一道题是抛物线y2=2px(p>0)上的动点Q到焦点的距离的最小值为1,则p=…….让她想想,当时北宫辰给她讲这类题型的时候,应该是在…….在厨房!

    没错,是在厨房。

    安阑珊兴奋地无声笑出来,这个题型她会,可是,下一秒,她的思绪便犹如脱了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地想到了当时她和北宫辰那个的时候,她的感觉。

    一张白皙干净的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从脸颊到耳根子全部变得滚烫,虽然北宫辰研究的这个方法很好,但也是利弊共存啊!她是对每个题型都印象深刻了,可是也无法忘记北宫辰对她做出的那些流氓行为啊。

    “同学,你是不是不舒服?发烧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一道温柔的声音忽的在安阑珊的头上响起。

    安阑珊猛地收回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一抬头,便对上了监考女老师关切的视线,尴尬地笑了笑:“没………没有,我只是……..有点热,谢谢老师关心。”

    监考老师笑了笑,温柔地说道,“那你继续答题吧。”

    安阑珊点了点头,立刻低下头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能再想那些事情了,快点认真答题吧,不然就算她全部的题都会,胡思乱想也会把时间都浪费掉,最后还得交白卷。

    安阑珊做了一个深呼吸,整颗心这才才静了下来,认真地答题。

    可是每继续写下一题,她还要继续回想北宫辰给她讲题时的场景,然后,小脸又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真是要命啊!

    终于,交卷铃声响了起来,安阑珊信心十足地放下了手中的笔,刚才答题的时候,她将自己不会的题全部直接略过,专心答自己会的题,这样,虽然卷面没答满,不过,会答的她都会答对的。

    心情还不错地出了考试场,却遇到了不想见的人:“阑珊,你考得怎么样了?别到时候哭着让我把东西还给你。”

    安馨倩的考场就在安阑珊的隔壁,两个人几乎是一起出了考场的。

    “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哭着求你的,我说会赢的就一定会的。”安阑珊自信满满地走到安馨倩的面前,开心地说道。

    “是吗?那到时候可别哭鼻子哦。”

    “你们在聊什么呢?谁哭鼻子了?”这时方城池也考完试了,抱着下一场考试的书,向她们俩走来,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在和阑珊聊一个电视剧呢!是不是呀?阑珊。”安馨倩可真会装,为了不在方城池的面前露出自己咄咄逼人的样子,瞬间变得像只温顺的小猫咪,挽着北宫辰的手,说道。

    “哦,是啊!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安阑珊她见到方城池都有种心虚想要逃走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北宫辰吧!

    圣樱兰贵族学院考试一天半就考完了,在第三天的时候,所有的试卷都会改好,成绩也会立马公布在圣樱兰贵族学院的公告栏里。

    第三天一大早公告栏的地方早就围得水泄不通了,很多人都在看自己这次的排名是多少。

    “看到我的了吗?”

    “你这次考得可真好,不像我,回家又要被男女混合双打了。”

    “咦,这个是新来的吗?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安阑珊,这个好像是上次的校服设计比赛的冠军。”

    安阑珊也挤在人群当众,她紧张极了,真担心自己太过自信,打击会更大,她立刻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着:“一定要进前十,前十…….”

    然后安阑珊再慢慢地睁开眼,在一百个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太好了,她的排名是正好是第九名,真的是好险啊!

    “阑珊,你这次考得不错。”王宇从安阑珊的身边路过,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谢谢。”安阑珊心下一喜,正转身要离开时,遇到了安馨倩。

    “怎么?别哭着鼻子求我。”安馨倩依旧还是一副高傲的看着安阑珊,她从来都不需要挤进去看成绩排名,她对自己的成绩信心满满的,绝对可以超过安阑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