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全靠演戏

    更新时间:2017-11-29 22:57:12本章字数:3140字

    “哼”安阑珊闷哼一声,双手叉腰,对着安馨倩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不多不少正好是第九名,让你失望了。”

    “.......”安馨倩根本那就不相信她的话,拨开人群,向公告栏的方向走去,白纸黑字看得清清楚楚,安阑珊真的考进了第九名,转身走到她的面前:“也许,你是偷看了,或者......是你作弊了,这次就不算数,下次重新来。”

    “你怎么这样?说好的我进了前十你就把手链给我的。”安阑珊上前一步伸出手向安馨倩索要兑现的承诺,有些生气地说道。

    “阑珊妹妹,你要什么姐姐都可以答应你,可是这手链真的不可以,那条手链是我生日的时候,城池哥哥送给我的。”安馨倩突然后退几步,捂着自己的手腕。

    安阑珊很是奇怪,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安馨倩怎么就瞬间变了个人似的,还一副受尽欺负的表情。

    “可是你答应我的,你说会还给我的。”安阑珊一时生气,上前去,强行要把手链从安馨倩的手里摘下来。

    在安阑珊跟安馨倩推拉的同时,忽然出现另外的一道力量,将她推倒在地上,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了,看着安阑珊倒在地上的丑样,紧接着响起一声暴怒的声音。

    “安阑珊,你干嘛?”

    “城池哥哥,你推我......”安阑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她心里那个温柔善良的城池哥哥,居然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将她给推倒在地上,脸上流露出委屈,眼瞳里微微闪着泪珠,原来,这就是安馨倩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温柔,可怜的原因。

    “我.......阑珊,我不说故意的。”方城池愧疚地看着地上的安阑珊,他只是想把她们俩分开的,并不想伤害安阑珊的,真的只是一时失手。

    “城池哥哥,你讨厌,阑珊最讨厌你了。”安阑珊丢下一句话就起身,转身离开,她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更不想安馨倩看到她哭了,露出得意的表情。

    “阑珊.......”

    安阑珊离开前说过的那句话让方城池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觉得那句话,好像在什么时候有听说过,脑海里闪现过断断续续的片段,画面里好像有个小女孩也是这样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当时他还耐心地去哄这个小女孩,只是他看不见那个小女孩的脸,也记不清楚她的名字,他想去追安阑珊,可怀里的人儿......

    “城池哥哥,倩倩的手好疼。”安馨倩为了不让方城池去找安阑珊,抬起自己被安阑珊捏肿的手腕,委屈地说道。

    “倩倩乖,城池哥哥带你去用冰块敷下好不好?”方城池看了看安阑珊早已消失不见了,握着安馨倩的手,心想算了吧?也许是安阑珊跟倩倩在一起久了,说话的语气都很像吧?所以她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恩。”

    方城池温柔地搂着安馨倩向学校的医务室走去。

    “没什么事,敷一会冰块就会消肿了。”医务室的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笑着对安馨倩说道。她在这里呆了也有两年多了,这学校里的学生她也早就见惯不惯了,一点小伤小病都得来医务室,还得请上好几天的假,都是一群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可她又不好说什么。

    “谢谢老师。”方城池礼貌地说道,心里却还在想着安阑珊的事。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方城池见安馨倩的手也好得差不多了:“倩倩,我爸刚说公司有点事情要我去处理,你等会可以自己回家吗?”

    “可以呀!城池哥哥你有事情就去忙吧!我没事的,还不至于那么娇弱。”安馨倩调皮地在方城池的面前活动着手腕:“等会我跟我妈咪一起回家,她今天刚好在学校附近。”

    “那就好,等会到家了记得跟我说一下。”

    “好。”

    方城池温柔地摸了摸安馨倩的头,然后转身就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放心,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安馨倩一眼,只见她对着自己示意“快走吧!快走吧!”的手势,他这才大步地离开医务室,一离开医务室他就到处在寻找安阑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特别想跟她解释。

    一见方城池前脚刚一离开了医务室,安馨倩后脚就将冰袋给扔一边,一副算计的表情,也跟着离开了医务室。

    “这位同学你的伤肿还没........”医务室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安馨倩的人影就消失在医务室的门口。

    “唉,现在的学生一个个沉迷于红尘,什么时候会有个因为学习很累倒进医务室呢?”医务室的老师一边收拾一边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

    圣樱兰贵族学院后山上的一棵大榕树下,安阑珊环抱着自己,高处看的风景果真很美,坐在高处原本高楼大厦都变得矮小,偶尔有几架飞机从头顶飞过,都觉得像是模型飞机,有种远离城市的喧嚣和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这样真的很好。

    “原来你在这里啊!”

    看来不管自己躲到哪里,想找麻烦的人掘地三尺都要把你挖出来的那种,安阑珊闻声望去,这次来的人是赵璇,安阑珊站起身,喊道:“妈咪.........”

    “你这次考得很好,妈咪带你去买些首饰吧?妈咪都没有发现我们的小宝贝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也长大了。”赵璇走到安阑珊的身边,温柔地将前面垂下的头发给挽到耳垂后,拉着她的手。

    这画风有点变了??难道她是把自己当成了安馨倩了吗?可是自己跟安馨倩根本就没有一个地方长得像的。

    安阑珊有些不自在,将自己的手从赵璇的手里抽回来,指着自己的脸:“那个......妈咪,你看清楚,我不是姐姐,我是阑珊。”

    赵璇温柔地笑了笑:“傻孩子,我当然知道你是阑珊了。”

    “可是,妈咪你.......”既然不是认错人的,那就是有事想要找她帮忙咯?可是她能帮什么呢?像前世那样卖了她吗?

    “阑珊,天底下哪里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子女的,走吧!”

    就这样安阑珊被赵璇连哄带骗地手挽着手拉走,边走赵璇还边说:“阑珊,姐姐的那个手链是城池送的定情信物,如果你要是喜欢得很的话,妈咪也让人去给你定做一条一模一样的来作为你跟北宫辰的新婚贺礼好吗?”

    听到这里,安阑珊抽回自己的手,坚决地说道:“妈咪,手链是姐姐答应我说这次进了前十名就还给我的,况且,当年还是姐姐......”

    “妈咪,阑珊,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害我找了个半天。”安阑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安馨倩给打断了,一副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还跟安阑珊有说有笑的。

    “倩倩,你刚好也在啊!咱们一起给你妹妹挑选首饰吧!”

    “好呀!难得咱们可以聚在一起逛街真好。”安馨倩走过去,一手挽着安阑珊的胳膊,一手挽着赵璇的手腕,开心地说道。

    赵璇无意间发现了安馨倩还有些红肿的手腕,问道:“倩倩,你的手怎么了?疼不疼呀?”

    安馨倩笑了笑:“妈咪,不疼的,这个是我下课不小心被课桌磕到的。”

    暗处:

    “倩倩那么善良我怎么可以怀疑她呢?看来都是我想太多了。”躲在树林边的方城池看着不远处的他们,将安馨倩抢走安阑珊手链的想法再次灭杀在摇篮中,摇了摇头,笑自己不相信安馨倩,她那么爱他,又怎么可能会欺骗他呢?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是吗?这个一眼就是被人捏出来的吧?”方城池这一离开,赵璇就甩开安阑珊的手,突然被甩开,安阑珊愣住看着赵璇不解。

    “妈咪.......倩倩当时可疼了。”安馨倩扑进赵璇的怀里撒娇式地说道,可并没有说是谁伤她的。

    “阑珊,倩倩手上的伤是你伤的吧?”

    “妈咪,我......”

    赵璇不去看安阑珊,更不想听她的解释:“我就问你是或者不是,其他的你不用多说。”

    安阑珊咬了咬唇:“是我弄伤了姐姐。”

    在安阑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赵璇就对她动起了手,一把扯过她千丝如墨的黑发,疼得安阑珊直叫:“啊——是姐姐说话不算数的,不是阑珊的错。”

    每次对着赵璇喊一声“妈咪”无意都是在安阑珊的心里狠狠地扎了一刀,还狠狠地撒了一把盐,明明知道赵璇是伤害自己父母的凶手,可是她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去复仇,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

    “你还敢说,倩倩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怎么可以忤逆她?还有这次考试我已经跟你们班主任说了,取消了你所有的考试成绩,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会赢了倩倩。”

    原来,赵璇来学校是为了取消安阑珊这次考试的所有成绩。

    “我没有......我没有.......”安阑珊疼得眼泪很不乖地眼眶流了出来,只为自己辩解,却不求饶。

    “你还敢说没有。”赵璇听完后更加的生气,扯着安阑珊头发的手力道不由加重了几分。

    而安馨倩躲在一边看着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