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我的女人我调教

    更新时间:2017-11-30 20:00:40本章字数:3320字

    “以后,你不许跟倩倩抢任何东西,包括手链跟方城池,知道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阑珊就被赵璇推倒在地上了,还将自己的脚踩在安阑珊的手心上,疼得安阑珊一直盯着自己的手,都叫不出声音来了。

    “安太太好大的架势啊!”

    今天这后山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往着后山跑来凑什么热闹呀?一个接着一个的。

    “别多管闲事。”赵璇并没有回头看来者是谁,直接一句警告顶回去,她认为除了北宫家就是方家跟安家在这里的权利最大了。

    “是吗?”

    “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是听不懂人话吗?”赵璇听见身后的人还罗里吧嗦的,转身正要训斥身后的人,却发现来的人正是北宫辰,立马收回自己的脚,解释地说道:“辰,你怎么来了?”

    “安夫人,你还是叫我北宫少爷或者北宫总裁吧。”北宫辰冷冷地说道,按道理,安阑珊跟北宫辰订婚,赵璇叫他一声辰或者北宫辰都是可以的,可他却不想听这样的人喊自己的名字,都觉得这样很侮辱自己的名字,还会脏了自己的耳朵的。

    “这.......你和阑珊都订婚了,阑珊也进了北宫家住,我也算是你的长辈,理应叫你的名字。”赵璇将心中的不满压在心底,忍气吞声,笑面迎上。

    “是吗?”北宫辰一步步地向赵璇靠近,让赵璇都觉得有些寒冷,在赵璇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俩人能听清的音量说道:“安太太,你恐怕是忘了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安国怀只有安馨倩一个女儿,而安阑珊的来历,我想你也再清楚不过吧?”当他说到安阑珊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安阑珊,他从出生到现在可是从来都没被人胁迫过的。

    “你…….”赵璇深知自己的把柄已经被北宫辰知道,也没继续纠着这个称呼不放,语气也有所缓和:“北宫少爷,其实也就是件小事,姐妹俩争一个首饰,用不着那么认真的,都是小孩子吵吵闹闹的。”

    “既然安太太都说是小孩子吵闹,那么安太太有必要将阑珊打成这个样子吗?”

    “这…….”赵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安阑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作为长辈,晚辈有错,教育也是应该的。”

    “哦?那阑珊是我的女人,理应由我来调教,这就不劳烦安太太了。”北宫辰绕开赵璇的身边,走到安阑珊的面前,停下脚步,弯下腰,小心地将安阑珊扶起来,仿佛自己的稀世珍宝被人划伤了,小心翼翼的。

    “阑珊,我们走吧!”

    “嗯。”北宫辰在临走前还不忘再次警告赵璇:“安太太,阑珊现在是我的女人,日后阑珊做错了什么,尽管告知于我,我会调教好她的。”

    “是。”赵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宫辰在自己的面前将安阑珊给带走,却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心里十分的憋屈,这一口气她早晚都会讨回来的。

    安馨倩见她们都离开,只剩下她和赵璇两个人,走到赵璇的身边,一起望着安阑珊离去的背影,有些害怕地说道:“不过,妈咪北宫辰他会不会知道当年的真相?还有万一他告诉了安阑珊,她们在联手一起对抗安家来个里应外合怎么办?”安馨倩将自己心中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会的,你没看出来北宫辰很是在乎安阑珊吗?”

    安馨倩没听懂赵璇的话:“妈咪,你的意思是?”

    “他那么在乎安阑珊,为了不增加她的痛苦,是不会告诉她这些事情的,但是也不排除我们将他惹火了,他会直接出手对付安家,这些都是可能的。”果然姜还是老的来的辣,赵璇将局面告诉了安馨倩。

    在回北宫家的一路上,北宫辰一句话都没有说,安阑珊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辰,我…….”

    “阑珊……..”

    刚进门后,安阑珊跟北宫辰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两个人又同时选择了沉默,最终还是北宫辰先开口:“你先说吧!”

    “辰,今天的事情真的错不在我,是安馨倩说话不算数的,我…….”安阑珊着急地向北宫辰解释,可是话还没有说话,就被北宫辰拿食指堵着了她的嘴唇,示意她不用在继续说下去。

    “阑珊,我相信你,至于学校那个公告栏的事情你放心,我知道你的能力,学校也不敢跟北宫家作对的。”

    安阑珊一把扑进北宫辰的怀里,似乎只要他在,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她操心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辰,谢谢你。”这是她发自内心真挚的感谢。

    “少爷,少奶奶,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李婶从二楼走下来,向俩人点头笑着说道。

    “去洗下澡吧!”

    这个北宫辰真的是正经不过三秒钟,她今天都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难道还要欺负她吗?这是打算一起洗鸳鸯浴吗?

    想着想着安阑珊就捂着自己的胸前,一脸防备地看着北宫辰:“我自己去洗澡,你不可以进来,不然我就……..”

    “你就怎么样?”北宫辰压根就没打算跟安阑珊一起洗,怕不小心就碰到她的伤口,但是听完了安阑珊的话后,又忍不住想去逗逗她。

    “我……我…….我就跟你来个玉石俱焚。”安阑珊紧张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话,想也没多想就来了句这个,她没了底气,语气里带着丝丝的请求,往后退了两步,见北宫辰没动弹的意思,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跑上二楼,一进去就将门给反锁起来。

    北宫辰转身对李婶说道:“等会拿个药箱给少奶奶,她肩膀上应该有些伤口,小心点给她包扎。” 

    “好的。”

    吩咐完李婶北宫辰看了一眼二楼紧闭的房门,先让她好好洗个澡吧!今天她也够累的,等会到床上,可由不得她说不了,之后北宫辰就转身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一个小时之后

    北宫辰看了下时间,也差不多洗澡好了,便放下手头上的事,向二楼走去,从口袋里悄悄地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这个傻丫头就没认清楚现实吗?这里可是北宫家,他的地盘,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更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得了他的。

    刚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安阑珊的小脑袋瓜从浴室的门口探出头来,紧接着就看到安阑珊走了出来,虽说这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但是还是被惊艳到了。

    只见她头发吹得半干,身穿浅粉色吊带睡衣,俏丽的鹅蛋脸上未施粉黛,但却显得更美丽,尤其是那一双大大的星眸,在灯光的照耀下,莹然有光,神彩飞扬,简直撩人心怀。

    北宫辰的喉咙发紧,幽暗的视线顺着她甜美的小脸一路向下,掠过她发育还未完全成熟的胸口,平坦的小腹,一路来到了她暴露在空气中的嫩白双腿上,她个子矮,腿却很长很直,美得令人心颤。

    北宫辰缓步向她走去,深邃的视线紧紧绞着她,仿佛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风光。

    安阑珊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吞了口口水,很是奇怪,自己明明已经锁门了,他是怎么进来的:“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可别忘记了,这里是北宫家。”说着说着北宫辰向安阑珊显耀他手中的钥匙。

    “那个…….你先去洗澡吧?”她往旁挪了一步,趁北宫不注意,“嗖嗖”跑到了床边,爬上床钻进被窝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北宫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默默地清了清喉咙,才进了浴室。

    看到北宫辰进了浴室,听到“哗啦”的流水声后,安阑珊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暗骂自己是笨蛋。

    安阑珊你是白痴吗?干嘛跑上床啊?

    好像她有多么着急跟他那个似的。

    抬手揉了揉有些胀胀的小胸脯,安阑珊又环看了一下四周,没忍住叹息了一声。

    她还要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直到北宫辰同意她离婚,可怎么熬过去?

    十几分钟过去,北宫辰这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还未擦干的头发时不时的还有水珠滴落,整个人都散发着他特有的气息。

    “过来。”

    不会洗完澡就要办了她吧?她现在可是浑身疼痛,到处都是伤口,就不能照顾下病人吗?

    “不去。”安阑珊听到北宫辰叫她过去,撇头,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了他,紧紧地抓着被子。

    “不过来?是不是要我亲自过去抓你?”北宫辰略带威胁地说道。

    “别别别,我过去我过去,还不成吗?”安阑珊这才乖乖地坐到北宫辰的身边:“你要我过来干嘛?”

    “帮我吹吹头发吧!”北宫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吹风机,递给安阑珊,背对着她坐下。

    “就这样?”

    “怎样?难道你还想跟我……”北宫辰突然坏笑地回头看着安阑珊。

    “没,你转过去,我帮你吹头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她能够感觉自己的脸很滚烫,想必脸也很红吧?温柔地给北宫辰吹了吹头发,顺便也调整下自己的思绪,被他看见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指不定又要怎么逗她呢!

    不一会儿就将头发给吹干了,安阑珊的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找了个借口开始拖延时间:“我去把吹风机收起来吧!”

    “时间到了,该睡觉了。”

    “好的,”

    收好之后,向床走去,安阑珊在心里一直给自己加油打气:“阑珊,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睡过,不怕不怕的。”

    刚碰到床就被北宫辰一把给拉到怀里,跌进床上:“辰,我身上还有伤呢!”

    “我知道,放心吧!我不动你,睡觉吧!”

    一开始安阑珊还很不放心,直到后面听到北宫辰平稳的呼吸声,安阑珊这才放心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