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人间云隐,神劫到来

    更新时间:2017-10-02 14:45:52本章字数:1932字

    (1)人间云隐,神秘由来

    索仙族通往各界的路共有好几条,一条通往魔界,一条通往妖界,一条通往人间。为了防止野心十足的魔界与妖界导致的四方六界战乱,才分别把通往魔界及妖界的通道封锁起来,而云层下面通往人间的云阶却正好通往人间云南的云隐族。

    云隐族是那次第二次宇宙大战的时候一部分被紧急疏散到人间的索仙族人,为了区别和辨认,才给自己重新命名为云隐族,后来便一直没有回归索仙族。

    云隐族也曾被历届女王和国王们多次封印而封印住了此地,所以人间的人类都不敢光顾这个奇怪恐怖又树木茂密,总让人感觉寒毛直竖,阴森森的感觉的地方了。因为这里的人类一经过这里,不是失踪,就是失忆,要么就是死亡或者是遗忘自己来此地的原因。以至于此后这里便成为了野兽聚集的地方,使人更加不敢来此地了。使这里更添一份神秘的色彩,便被后来的人们称为“不可跨越之境”。而此地也就如同后来人类世界所称的百慕大三角洲或者是失落的玛雅王国与古埃及一样,只不过都是因为有魔法的干扰而已,此后便一并成为了人类不解之谜。谁知有一天竟让一个人不小心在结界最虚弱的时候无意中跑了出去,被魔法干扰而失去了记忆,又误食了有毒的野草改变了容貌,此后便一直流落在人间的人类世界,成为了一代美得不是人的帝王。而此人,便是我们故事中的男主人公沈一泽——也就是日后公主所称呼的夫君“妖孽”。

    (2)公主身份,神劫到来

    其实紫银公主不是没有名字的,而是随女王陛下——母后——索圣仙白玲莲姓白,名叫白宛凝,小名碧宁儿,因为公主深爱着绿色和蓝色,也许是因为母后给她所起的名字作怪吧,她有时喜欢游山玩水,有时又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自己专用的魔法图书室看书或者是修炼来提升魔法能力的能量,且玩性大,调皮贪玩,母后希望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听起来清凉安静,所以此后便称之为宁儿。此外,她还因为天资聪明,一点即透,宛若精灵,所以还是被誉为神界索仙族的神童呢。

    (3)公主的朋友们

    公主的人缘比较好,走到哪里总是有很多玩伴,又与自己的贴身侍婢十分客气友好与投缘,加之长相美丽可爱,私下里毫无高低尊卑之分,也不摆架子,所以许多人都愿意为她效力,但同样也招来了许多羡慕嫉妒恨,但最终,还是被她的善良所感动,成为了好朋友。其中与她最亲密的便是妹妹贺雅欢了。此外,与她关系最好的、最亲切的、年龄与之最相仿的便是姐姐白梓涵、白晓溪、孙献思、蓝雅乐与蓝雅月和妹妹贺雅欢了。而她们七个,便是此后人间流传的七仙女了。后来又相继有几个表姐妹来到索仙族,所以就渐渐变成了索仙族十一位公主,只是后来人间再也没有仙女下凡的消息,也就渐渐成为了不可说的传说......

    而平时,她们七个经常聚在一起,围成一圈,一边分享好吃的,一边谈论秘密、八卦聊天,很是友好亲近呢!不过此后便因为图书馆、密室的事情引发了一系列的纷争。

    (4)故事的开始

    故事开始于一亿年前,由于公主一天天的长大,大臣们的上奏,一项因为忙而著称的索圣仙也开始放下手中的事而急于关心未来将要成为女王的宁儿成亲的事情,来稳定朝政。因为在公主中,只有她是最优秀、最出色、最省心的公主,有些王子甚至还不如她的一半。但因为母后对自己尽管有些严格,却从未不疼爱自己的这个乖女儿,所以她还是希望宁儿能够自己选择自己的婚姻爱情与终生幸福,把握好自己的命运于心。但条件却是,不能够随便,也为了宇宙的和平与安全,不能够与外族的人结婚联姻。更何况,公主正值妙龄,又实在不愿意听从大臣们的意见随随便便就找一个人嫁掉,却是找一个爱她、只记得她信赖与托付的男人了此终生。而却殊不知,正是这些多事的大臣们的催促,才引发了祸端,改变了整个宇宙的安宁与公主自己的命运,让公主的神劫提前来临了。

    故事回到现代,在人间的人类世界的中国北晏市华兰城上兰区华殇镇第一小学二年级三班的讲台上等待着正要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蓝晶兰老师判自己的作业的孙可欣突然被老师刚刚抬起的胳膊肘一下子被点中了潜伏在她耳边的昏睡穴,在流尽耳朵中的血直至结了血痂后才看见一道白光朝自己射来后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醒来后,宁儿便已经在孙可欣的身体里住下了。而真正的孙可欣却因为受到惊吓和失血过多导致了死亡。于是身份尊贵的宁儿便来到了人间,开始了自己的另一段全新的旅程,存活在了人间,却时常忍不住为“自己”愤愤不平,因为她经常被人家欺辱而哭泣。

    (5)关于宁儿离开人间的原因

    其实很多人应该都会不解,为什么她一定要选择离开人间,因为她哪方面都不差,除了有一些人经常认为她人品不好,但也没有一定要逼她致死,所以其实一些人的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自责的。但其实,她真正选择离开的理由和原因便是这是因为时机已到,也是为了让他带着她在人间养了三十年的鲜血再次活下去,把她应该活下去的寿命延续下去所要付出的代价,她必须应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