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回忆初见,祸端初现

    更新时间:2017-10-22 16:04:30本章字数:2526字

    第四章 回忆初见,祸端初现

    (1)一进魔界,游览万方

    宁儿一直不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宝贝,一直以来都以调皮贪玩著称。所以后来在万般无聊之下,便自己一个人偷偷悄悄的去了秘密禁地,破解了封印通道的咒印,去了魔界一观。但公主却并不知晓,这里即将带她去向命运的最深处,而她,又将经历些经历什么。

    当宁儿进入魔界这种黑暗潮湿,阴森冰冷恐怖的地方时,不但没有像常人想象的那样害怕的落荒而逃,反而还像去丛林中探险了一番似的。但还是细心地封印了幽暗之门,怕有心怀不轨之徒偷偷逃出封印,危害神界。也许是因为宁儿年龄太小,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是因为宁儿经过母后的训练才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只是她却有些怀疑:这里,就是传说中百闻不如一见,“有趣”的魔界?但她继续在街上转悠着,并将自己的衣服换成在这里居住的魔妖们所穿的衣服和打扮,并一反常态,以脸上长东西为理由用黑纱蒙面遮住了自己的脸,却难掩那白皙又红润的脸颊及精致的姿色,才顺利地用自己的高级伪装魔法骗过了一众魔将,通过了层层审查。然后饶有趣味地欣赏着四周的布置风格,发现这里都是以妖红色、黑色与墨绿色等诸多昏暗的颜色布置组成。之后 一边观看,一边进行评价,口中时不时念念有词的自言自语出了声,并在脑海中想象着根据自己的改变后这里的样子,不知不觉竟入了神,又躲过了一切,并浅浅且得意的一笑,假装没有发觉自己从通道进来后一直紧盯着她身影、修炼级别很高却并不知晓她的新上任的魔君——宁羲的有趣的目光和严密的监视,但却从她的穿着和外貌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很有可能是神界索仙族的紫银公主白宛凝。因为此时的宁儿,不但冷静下来,发现了有人在看着她,而且这个目光恶狠狠地,似乎要将她吃了一般,这让她很不自在,但并不害怕,所以她用反监视咒看到了带了一面一半黑一半散发着金色属于王者的光芒的宁羲,看来他早有准备而没有让她看见他的真面目,却看见了他的整个身材及形体。于是她瞬间记忆记住了他的样子以免他随时会伤害到她。而后才缓缓的睁开了刚用完天瞳之眼的,一双水灵灵的,似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这样呆萌的表情,婀娜的身姿婷婷袅袅,却让久久不对其他生灵动过心的宁羲竟然被一时思考“入了迷”的宁儿动了心,搅乱了一池春水。

    当宁儿“如梦初醒”地从幻想世界中出来回到现实世界里时,被站在他身后易容了的的宁羲着实吓了一大跳。只是霎时,四目相对。很快地,她歪过头,迷茫地笑了一下,感觉很可爱的样子。而后就转过了头自己走开。但一向嗅觉灵敏的他一下子就被她身上的自然的瑾薰花香的香气所倾倒,更没有想到在他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宁羲便被她的容貌惊艳到了。顿时,心里像有一种久违的感觉似的,原来每个男性都会对自己的初恋难以忘怀,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她身上的那种活泼俏丽的样子,和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可爱的迷茫的感觉。而宁儿心里除了有一种久违的好奇之外,还有一种才刚刚见过的熟悉的感觉。忽然,她似想起了什么似的,原来他就是刚才监视自己的那个魔君。因为无论是怎样易容,他的眼神、身形和走路的姿势是不会变的。但她却并没有挑破他的伪装,只想看看他接下来究竟想要做什么。但他们很快便从对方身上的气味来判断,才发觉对方只是一个此前毫不认识,从无瓜葛的外族人,因而慢慢的清醒过来。

    之后的几天,他便以自己夏轻飏——白宛凝新认识的魔界朋友的身份陪伴在她身边与她慢慢相处,意外的与她慢慢相识,并从她的谈吐与做事方面看出她很有能力,并且思想不俗,便更加喜欢上了这个机灵活泼,天真无邪的“小丫头”了。

    (2)渐生依恋,突生变故

    他们每天在各色山洞里游览,有时也去沙漠里看海,有时也去五色湖泊去划船。但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外出一段时间,这很快引起了宁儿的警觉,但是她却不动声色,每天依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

    可是很快地,好景并不长。

    自从看见他熟睡后腰间漏出来的黄金面具时,她更加坚定了他的身份,但明知可能会有危险还却仍很相信他,是因为他因为他是自己的朋友,陪伴自己度过了一段在外乡的时光。

    这天晚上,上古以来魔界最神秘的从不说只言片语的预言之书却说话了:“本是女儿身,奈何伪装真。天命定万物,一切始净完。甘来此做客,何必放生还。一统大业即,机会在眼前。万事尽努力,不负一番计。愿君多把握,不负良机援。”最后,宁羲召集四方魔将商议,最终确定了预言之书所说正是宁羲的新好友——宁儿。于是一众打算假装绑架了她与他,然后再来一出英雄拼死救美女的戏码,这样他自以为天真的宁儿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走,并为他所用。一方面可以满足魔界一统四方的野心,一方面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留下宁儿。

    不料魔将们把自己的主上绑架了后,又被迫假装不知道他们计划的计划,结果意外地观看了一出美女救英雄的戏码。宁儿打退他们后。宁羲利用自己的力量治愈他们,这才无奈告诉了他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当他抬起头时,却发现她平静淡漠的眼神,这才明白原来她早已知晓一切,更加坚定了他们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以及这就是魔界的猜测。但他却仍不明白她为什么在知道他身份后仍不找机会脱身反而还愿意留在他身边,与一向孤独寂寞惯了的他互为知己。难道······她也喜欢我吗?但沉思还没结束。却听见宁儿的声音:“夏轻飏,我一直以为,宇宙中还是有善良的魔族的,本来我都对你们魔界的魔族改观了,还以为以前的一切都是我们不了解你们。可是,我错了。”她难过地闭上双眼,继续说道:“现在看来,果然没有善良的魔族。”低估了宁儿的宁羲以为她闭上眼睛便是妥协了,魔将们也都放松了警惕。谁知突然睁开眼睛的宁儿只用了自己半成的修为便打退了所有剩下的放松懈怠的魔将。于是他暗暗叹了一一口气,气愤的骂了一声,打算亲自出马。谁知早有预料的宁儿却还是将昔日的好友——一直不愿意伤害她的宁羲打成重伤,她却为了脱身开始与宁羲大打一场。在临走之前留下话来:“轻飏,不,你是宁羲,枉我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愿你不再执迷不悟,好自为之吧!”说罢,眸中带着高傲冷漠中带着一点失望的眼神。她失望地再次飞到出口处,打开连通之门出去了,再次及时封印住幽暗之门,没有让许多等待机会逃出去的魔将出去,还开启了更加强大的防御结界。而她却不知道接下来魔界的新动向,仍旧只是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来。殊不知,祸端初现,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