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历藏宝匣,宫女离宫

    更新时间:2017-10-03 17:55:21本章字数:2662字

    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五月初四,天气愈发闷热起来,日照时间也开始变长,有了入夏的迹象。久居深宫的明朝万历皇帝这几日喝了新药方配的药,精气神开始舒缓,这次重病不起,让他意识到自己时日不多。到了酉时(下午4点左右),天还很亮,但不那么闷热,有几丝微风。万历皇帝似乎同许多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想出去透透气,舒展筋骨。他跟当值的太监说:“朕在这榻上躺久了有些沉闷,你叫锦衣卫王虎过来,让他陪着朕去御花园走走,还有,不要跟其他人提起,尤其是太子。”太监有点好奇,但也只能照着办。

    宫女李紫入宫有三四个年头了,原本是皇后(万历第一任皇后)的婢女。入宫前是京郊李佃户家的孩子,光景不好便入了宫当宫女。平常百姓的女儿家很少给取个朗朗上口的名字,皇后有次看着她端茶时用的是紫檀做的盘子,就说:“你的名字着实粗俗拗口,你以后改叫李紫吧...... ”

    李紫入宫时十五岁,出落大方,被安排伺候皇后的饮食,几年下来深得皇后喜欢。直到前些日子,皇后薨逝,原先伺候皇后的的宫女们像没了主心骨一样,年老的给点银子打发出了宫殿,年轻的就看有没有给掌管十二监的太监好处、给多少好处了。李紫没有打算跟其他人一样也搞这一套,好在以前在皇后那伺候,多了些贵气,日常接触的太监多,就积攒了些许人缘,没有被安排到浣衣局这种干苦差事的地方,而是到御花园负责管理花花草草。这么大的皇家园林,但没多少人看管,活也很多,不过,一个女孩子在天真烂漫的年纪,整天跟花花草草打交道也算是得了个美差了。

    虽说皇帝没有吩咐端午节要在御花园举办啥活动,但是细心的李紫还是跟管事的说要在园子里种植摆放一些艾草、鲜花,一来有辟邪祈福之用,二来这皇宫已经沉闷了很久,恰逢佳节有皇亲贵胄来逛逛,也会舒心一些。就这样李紫三两天内在给园子添了一些艾草,也弄了一些鲜花应景。过了午时,园子的其他宫女太监都散了,但是李紫想着端午节到了,按着习俗也摘些艾叶回去焚香,就多逗留了一会儿,也许是天气有点闷热,李紫觉得有点头晕,看着忙得差不多了,提着篮子就到假山镂空的山洞里,喝了几口水,吃了块点心,歇一歇,但这么一歇,疲乏的眼皮自然而然的合上了。

    皇帝到自家公园散散心虽说不能像普通人做些扭扭腿,跳跳舞类似的有失体面的举动,但此时万历皇帝也不太像一个卸下工作担子,就想在园子里的莺莺恰恰消磨午后时光的游客。他忧心忡忡,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也似乎在检查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也在这园子里。皇帝胖胖的身子,步履蹒跚,侍卫即使矫捷也不敢放开脚步,紧跟其后。就这样过了一座石板桥,皇帝停了下来,望着一座太湖石堆成的假山,形状像只威严的狮子,三四个人高,他侧了一下头说:“你在这边守着,也不要让别人过来。”

    皇帝自己朝假山走去,绕到了假山后面,看了下周围,确定无人后,胖胖的身子慢慢地蹲下,摸到了一块薄薄的石头片儿,在假山的边沿刨起土来。咱们这位皇帝虽然在位多年,但是干起这个刨土挖洞的游戏,还是十分在行。他先轻轻的刮开表面又干又旧的沙土推在屁股下面,然后就开始挖坑,把下面的新土堆在自己的左手边上,过了一会儿,万历挖了一个半尺左右的小洞,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匣子,稍微打开检查了一下,又立刻合上放到洞中。然后盖上左手边的新土,填了差不多平了,又把原先比较干燥旧土铺在上面,抹平,尽量做得自然,没有痕迹。

    老皇帝觉得一切都做得得体后,双手拍去尘土,徐徐地站了起来。不料这时李紫也蒙蒙初醒,想伸下腿试图站起来,但是曲太久了实在太麻了,脚不受控制地踢翻了篮子,艾叶撒在了地上。这一动,闹了点动静声响,引起的皇帝警觉,他转向身后,朝洞口喊了一声:“谁!谁在那?”情急之下,李紫只能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只见是皇帝站在眼前,两人都一脸煞白,面面相觑。

    皇帝说:“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李紫立刻跪下说:“奴婢是御花园打理花花草草的宫女,明天是端午节,给院子添置艾草,身体突感不适就在洞里小憩,不料睡过去了。”

    皇帝若有所思地问:“朕好像在哪见过你? ”

    李紫答道:“我原本是孝端皇后身边的婢女,皇后薨逝后才来御花园,皇上可能是在坤宁宫见过奴婢...”

    皇帝提高了嗓门问:“你知道朕来这里了吗,知道朕做了什么吗?”

    李紫有些惶恐,连连磕头:“奴婢睡着了,怠慢失职...大不敬...请皇上恕罪。”

    皇帝稍微放松了警惕,觉得这宫女并不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而且转念一想,即使知道也没事,要是真没人知道,这所做的一切,没有线索,也没什么意义。皇帝故作威严地说:“朕就不罚你了,领点银子也遣散出宫了吧,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能轻易跟外面的人说,除非有人带你进来皇宫,不然便有人取你性命!”另外,皇帝把随身带着几颗鹌鹑蛋大小的金珠子送给了李紫,每个珠子都刻着一朵牡丹。

    李紫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过失,也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帝的话有些令人不解,但也只能领命,收拾了一下东西,隔了两三天就这么离开了皇宫。或许离开这是非之地是很多宫女梦寐以求的愿望,但李紫并没有意识到,跟万历皇帝的这次奇遇,让她日后跌宕起伏的命运跟这个皇宫里面的勾心斗角紧紧粘连在了一起。

    而万历皇帝回到宫里,回想着那天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于是招来锦衣卫王虎,说:“今天在御花园见到的那个宫女,知道朕的一些秘密,你暗中去对她监视,两年内......还是一年吧,一年内要保全她性命,一年后带他入宫面见太子和百官说出这个秘密,你不许多问,也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王虎领命。老皇帝望着门外,随口说了一句:“倘若一年后天命机缘成全了朕,到时你护送她入宫,我大明还要靠她应承天意。”王虎出了宫殿,虽不清楚这个宫女跟皇帝有什么关系,但皇上竟然说她身系大明朝命运,自然也不敢怠慢,收拾一下即可动身。

    出了皇城门,李紫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到京郊老家,要么靠这些钱银跟唯一的亲人,自己的老爹过一阵子安稳日子,要么找个好人家嫁了。翻过一座小山,几亩庄稼,李紫就回到了李家村,快到晌午,总算回到了自家屋子,父女三四年来又见上了面,抱在一起李老汉忍不住眼睛湿润了,李紫也跟着泣不成声。

    李老汉问:“娃子,在宫里呆的好好的,怎么就回来了?”

    李紫擦干眼泪说:“皇后去世了,我们这些伺候皇后的宫女就被遣散了。”

    李老汉说:“胡说,听说不是老宫女才会被遣散吗,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也被遣散了。”

    李紫回道:“宫里的事情,小老百姓哪里知道那么清楚,没被遣散,我咋能出得来。”

    李老汉觉得也是这番道理,没有再多问什么,准备生火做饭去了,李紫也到了院子帮忙。

    就在这时村头东边的地主李贵带着两个地痞,狠狠地甩开了院子的柴门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