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7-10-08 12:56:12本章字数:3427字

    我常常会想,夜总会的灯为什么都是暖心的黄色,再一想,灯嘛,不是白色就是黄色,彩色的那叫彩灯,根本不适合照明。那夜总会为什么就不用白色的灯呢?也许是晃眼睛,太明亮了?最后觉得,就是应景而已。

    楚经理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办好,我自认嘴笨说不过他,可就是打死我,都不让跟他走,更不想让米粒再跟他去。我心里一直重复着,怎么办?怎么办呢?

    正巧公主领队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呢,我都找你半天了。忙不过来没人了,赶紧的跟我去包房。”我装做着急的样子,跟着领队就走出了门,心里嘻嘻的笑,先躲过一会是一会吧。熬到下班再说。

    我在人事办公室那呆了一会,就来了很多的客人,公主真的是不够用了。平时的小包房都是一个公主,大包房内是两个至三个公主,现在是无论大小包房都只有一个公主。公主领队给我扔在最大的包房内就要走,我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二十多人,央求着“姐,人太多了,我自己真的忙不过来。”公主领队“那我有什么办法啊,实在是没人,一会多要点服务费就是了。”“我怕太忙,会出错。”她也知道客人不能得罪的道理,我来的时间也不久,还真怕我惹出什么乱子来。公主领队想了一会“这样吧,一会我找个实习的,让她把实习的标志拿下来,过来跟你一个包。但是,你给我小心点,实习的也看着点,别惹出什么乱子。”“姐,那让米粒过来行吗?因为......”公主领队刚才听到了楚经理部分的话,多数的公主是不和客人过夜的,不管她是不是那些少数,能做领队的一定是在伯爵府呆过一段日子,对楚经理的为人是有些了解的。她想的是,来夜场上班的都是为钱,和男人睡可以,也得睡的出钱。和姓楚的没钱不说,他的手法也下三滥。公主领队愣了会神“行。”

    几分钟后米粒就来到了包房,我小声的告诉她一会躲着点楚经理,她表示明白。

    因为忙,多数包房的女孩和公主到了凌晨四五点才下班。楚经理知道我和米粒还在包房里,他当然不敢提前叫我们走。下班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又问了从房间出门的女孩还有多久,女孩说还早呢,他就走了。

    上午我还在睡觉的时候,米粒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大概的洗了把脸,简单的护肤后就出门了。自从在伯爵府上班,我就几乎没有白天出去过。熬夜很熬人,总是感觉睡不够,睡不醒,好久都没有享受过阳光了。我伸手让阳光落在我的手上,看着里面一点一点的东西,漂浮在阳光中,漂浮在我手上,心里很是高兴,虽然我知道那是浮尘。

    妲己订在了一家四川的火锅店内,她身边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大媚。

    我和米粒唯诺的坐在了她们两个的对面,大媚对着我们两个点头笑笑,她的长相不是特别的美,却长落落大方,笑容让人很舒服,性格更像是邻家的大姐姐的样子。妲己抽着烟,歪个头,不得不说她抽烟的姿势真丑,很放荡的感觉。米粒把两千元钱用红包包着放在了妲己面前,妲己瞄了一眼“多少?两千吧。”米粒点了点头。“看你长的挺单纯挺傻的一丫头,还挺懂事的嘛。”米粒“谢谢你妲己姐。”“谢谢昨天帮的米粒,我...我请吃饭。”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妲己,感觉她除了抽烟的样子丑以外,她真的很美,很妖孽。

    妲己“还挺姐们的嘛。”大媚用试探的眼神看着妲己“妲己这钱你收吗?”妲己一笑“媚姐你说呢?”米粒“妲己姐你就收着吧,真的很感谢你。”妲己“我也没说我不收啊,啊,哈哈。”大媚“别闹了,你根本就不差这点钱,你根本就没打算收,在这装什么啊?”妲己笑的很大声“因为我是婊子啊,我是婊子我骄傲,哈哈哈。”大媚“这钱,你们拿回去吧,有这顿饭就够了。我们赚钱比你们多,也比你们容易,不差这两千。”我知道她说的“我们”和“你们”的意思,大媚和妲己一样,也是女孩。

    米粒“不行,妲己姐必须得收着,我是绝对不会拿回去的。”妲己“你绝对个屁,你不拿回去小心我抽你啊。”“谢谢你们。”这是我说的话,妲己是真不会收这钱,才说出那样的话,可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妲己学我的声音和眼神“谢谢你们。哈哈哈哈,你俩可笑死我了。一个傻,一个笨,也不知道就你俩这样是怎么在伯爵府混的。”大媚“你就别吓唬她们两个了,我看她俩人还不错。”妲己“行了,以后就是朋友了,你可别再叫我姐了,都他妈的把老娘叫老了。”大媚“我也快去你们那了,以后就能常见面了。”

    这一顿饭,我们吃的很开心,妲己虽然张扬,嘴损,但是看起来心眼并不坏。只是不像一个大学生,倒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孩,好像几岁就开始出来做的样子。大媚不仅笑起来像大姐姐,做事更是个大姐姐的样子,让人很舒服很温暖。其实,她也就只比我们大了两岁而已。

    妲己和大媚认识了半年多的时间,大媚和米粒一样都是南方姑娘。大媚从小就是在单亲家庭下长大,父亲多年失踪不知是死是活。母亲独自把她带到十九岁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男人,一个大她7岁叫刘伟的男人,刘伟对大媚说自己的父母早就不在人事了,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大媚的母亲和大媚就是他以后的亲人和爱人。刘伟体贴、细心,对大媚非常的好。大媚因为那时候岁数小,不能领结婚证,就和刘伟简单的办了场婚礼,第二年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刘展鹏。又过了一年,大媚发现刘伟有些问题,他开始的时候失眠多梦,沉默寡言,后来就变成了专注在一件事情上,甚至开始出现了轻生的念头。大媚带着刘伟去了医院,种种症状表情刘伟得的是抑郁症。当大夫问到他的家族是否有病史的时候,他说有,父母都是自杀而亡的。

    医生对大媚说:抑郁症患者亲属中患抑郁症的概率,一级亲属为14%,二级亲属为4.8%,三级亲属为3.6%。 上述现象均说明抑郁症与遗传因素有关,但是这仅能说明抑郁症有一定的“遗传倾向性”,它与遗传还是有本质的区别。大媚如晴天霹雳,她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百分之十四已经让刘伟在年级轻轻的时候就如此了,刘伟没告知大媚的情况,大媚还和他生了儿子展鹏,她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开始的时候,刘伟不能在工作维持家里的生计,大媚就出去工作,可是她什么都不会,这个不会指的是不会手艺,没有学历,应聘份工作难。大媚就去饭店刷盘子,做钟点工。可是她的收入给家里做开销还勉强够,刘伟的检查费、药费,根本就不够用。更别说为以后的展鹏做打算了。

    大媚让母亲照顾刘伟和孩子展鹏,然后她做了女孩。大媚心里很清楚,刘伟需要用药物抑制病情,她不想看到刘伟自杀死掉的那一天,她更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展鹏也有这一天。所以,她需要钱。刘伟心里也清楚,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不可能赚出他的长期药费,和一家四口的生活开支。大媚不仅把这些都负担的起,给他们的零花钱还绰绰有余,刘伟想,是抑郁症让他的脑袋成一个整片的大草原,没有搁浅处。刘伟的状况就慢慢变的更糟。

    做公主的都不敢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做,怕别人说三道四,更别说是做女孩的了。于是,大媚来到了北方。她先是去按摩院工作,给男人做个正规按摩再被摸两下,就赚个几十块钱。后来就在身边女人的教唆下,开始接客。她在按摩院和第一个男人的时候,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说了句“对不起。”她的那句话是对刘伟说的,也应该是对自己说的。按摩院赚的还是少,客人的质量也不高,就经人去做了“外围”。外围的客人质量高一些,变态自然也会多了一些。大媚常常伤痕累累。

    妲己不满于学校路边前机盖的饮料后,就加入了一个外围群,群里就有大媚。有一次,妲己抱怨着客人的变态,群里的人不冷不热的说几句后,大媚加了妲己的号码。她把自己的经历和怎么尽量不让自己受伤的技巧都告诉了妲己,妲己觉得这人还行。

    大媚接到了一个国外的客人,听说很有钱,只是要两个人,大媚就问妲己去吗。妲己二话没说的就答应了,她是想自己还没玩过外国人呢。谁知道这个外国人变态的程度在中国女孩的心里实在让人受不了,也许某个岛国的女人会很愿意接受。大媚想带着妲己走,外国人阻拦抓住了妲己,大媚狠狠的咬在外国人的胳膊上,带着妲己像逃一样的离开了那。事后妲己对大媚说“老娘交下你这个朋友了,以后有我妲己的吃,就不缺你大媚的穿。”大媚“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二呢?”

    妲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她知道大媚的条件不好,就经常以个种理由说自己的零食买多了,衣服买了不喜欢穿,妲己出去吃饭总是约着大媚一起去,却从来不让大媚花一分钱。妲己听说伯爵府的客人非富即贵,那的小姐赚得多,就和大媚说自己先去探探路,如果真有那么好的话,就让大媚也去。

    这次,妲己帮米粒也不过是想让米粒说一句谢谢,或者请吃顿饭而已。她打心眼里就没想要米粒的钱,她觉得这一行的女人都各有各的难处,不像她纯粹是“爱好”而已,当然钱越多也越好。认识半年多,大媚了解妲己,妲己对她的好也都记在了心里,只是不知道能用什么去偿还妲己的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