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10-09 12:05:16本章字数:3466字

    那个陈哥果然说话算数,第二天晚上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说是陈哥让他来的,在前台叫来了米粒和妲己,给了米粒两千,给了妲己五万。妲己挎着男人的胳膊,摇曳着一尺八的小细腰,将男人送出了门外。男人只是一个代劳者,可是妲己给的待遇也不浅。男人临上车的时候,妲己踮起脚尖,吻向了男人的侧脸“谢谢帅哥哥呢。”男人看着穿着淡黄色修身吊带裙的妲己背景,细腰、翘臀、大长腿,嘟囔了一句“有钱真好。”

    米粒偷着跑出夜总会,打车去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很多的零食。回来后就去各个包房找到我和妲己要换衣柜的钥匙,然后把零食塞进了我们各自的柜子里。米粒的柜子里有两份零食,她自己的还有一份是留给大媚的。后来米粒对我们说,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吃到零食。妲己因为她的这句话,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天都会买两种零食给米粒,走的时候会说“不用谢老娘了。”

    大媚在一个星期后也来到伯爵府,一个月后在这里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两个月后大媚成了伯爵府的头牌。大媚没有米粒清纯,没有妲己妖孽,她以自己独特的邻家气质赢得了很多男人芳心。大媚陪过的客人对大媚的评价是:她的外表是他们见过的最不像小、、姐的小、、姐,能给人一种恋爱的感觉。在床上的时候,又能让男人出现一种错觉---大媚是从日本来的。

    这段时间我们几个经常混在一起,最后决定在附近租一个大一点的四室一厅的房子,住在一起。房子是妲己租的,她和大媚不常住。开始的时候说的是房租平摊,可是妲己却没收过任何人的房费。给她钱的时候,她总是说“吃饭的事,就交给你们几个了,房租的事我就负责了。”女人的食量并不大,每天一顿正餐,一顿夜宵。每次花钱的人问其她三个人吃什么的时候,那三个人总是说“吃什么都行,能吃饱就行。”多数的时候也就是我和米粒一起吃饭。

    楚经理现在不会再打我和米粒的主意了,大媚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把心思都放在了妲己的身上。楚经理心里就一个想法“和一个妖孽一夜那得多爽啊。”妲己不会义正言辞的拒绝楚经理,但也不答应,她喜欢钓着男人的胃口,尤其是楚经理的胃口。我把米粒被楚经理糟蹋的事和妲己、大媚说了,妲己“鸡不当鸡,还强按头啊?”惹的我们三个人“噗嗤”的就笑了出来。大媚“大学生果然是大学生啊,牛不喝水强按头的话,都能让你改成这样。”妲己觉得大媚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夸她。

    妲己信誓旦旦的对米粒保证“你老娘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米粒“你别因为我出什么事了。”妲己“放心吧,你们几个就等好吧。”

    夜总会总会有单独去包房大跳艳舞的女人,伯爵府以顾客就是上帝的宗旨,也从来不拒绝,甚至都不会抽取佣金。当然但凡懂事的女人,都懂得给管事人一些好处。

    我在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十六七岁背着双肩书包,穿着肥大T恤,绿色校服裤子,已经发黄的白球鞋,鞋子边缘处还沾着少量的泥。素面朝天,皮肤又黑又粗糙,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辫。叫她女人,还不如叫她女生。妲己过来找我,也注意到了这个女生问我“这谁家孩子啊?”我摇了摇头。女生听到了妲己的问话,走过来满脸笑容的伸出右手摆动“你们好,我叫果果,是来跳舞的。”妲己轻蔑的笑了一下“就你一小屁孩还是过来跳舞呢?太阳天空照啊?”我用胳膊轻轻触了一下妲己,妲己又一笑“那是第九套广播体操?”我觉得头疼,任何人处于妲己都会觉得她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这要归功于她那张嘴。

    果果笑了笑“姐姐们,我去化妆换衣服了。”说完话,她转身就进入了外来人员专用的化妆间。妲己在果果的背后喊“果果,穿好肚兜啊。”然后自己“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想说妲己,让她改改这毛病,怕她因为这张嘴得罪人,给自己惹麻烦。毕竟,人生的初见,就是你的第一印象,第一印象不好,没有人会想和你继续的相处下去。那妲己的重情义,自然就没有人再知道了。

    今天我的包房里来了三个男人,在一个男人对另一个人的恭维下,我猜他们一个生意人请客,一个陪同,一个官场人。官场人的笑容,我总觉得可以用道貌岸然来形容。他身边坐着女孩呢,可是还是有意无意的看着我。最后是生意人走到了我身边“美女,我看我哥对你好像有点意思。那什么,我知道规矩,但是也有例外。我就想说,你看两万陪我哥一晚上行不行?”我笑回应他“您和哥哥抬爱了,我去叫一个值两万的女孩吧。”换做过去,这样的说话方式我是不会的。最近的这几个月和大媚学了不少,妲己的那一套我是真的学不来。

    我给三个客人倒好了水,备好烟灰缸,切好水果后,就匆忙的去前台问妲己和大媚都在哪个包房里。我和米粒自然不行,但是好处也不能随便的便宜外人,我是想她们两个谁觉得自己的客人不喜欢,或者给的钱又不多,就让她们自己和管女孩的经理想办法,串换个台子和我服务的包房内的女孩换一下。毕竟那个生意人懂这一行的规矩,也提出了两万的价格,我能想到的是凭她们两人的本事拿到的钱,只会只多不少。

    我先跑去了妲己在的包房内,透过小窗户就看到正站在茶几上大跳艳舞的妲己,茶几四周站满了男人,其他女孩一脸怒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幕。酒水撒了一地,男人们不停叫好。我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麦里传出妲己的声音“哪个哥哥对我好,给的钱多,妹妹今天就是谁的人了。”包房内的男人七嘴八舌的喊了起来,我听不清。看来妲己今天是没戏了。我又快速的跑去大媚的包房,她正被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客人挽着腰,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唱着“勇气”的歌,一听到这首歌,我就瞬间打了个激灵。我悄悄的进入包房,躲在拐角处,用手对公主比划,意思是把大媚叫出来。我在门口等着,歌曲停后大媚走了出来“小米,怎么了?”我简短的对大媚说“大媚姐,这包房的客人满意吗?我那屋客人给两万。”聪明的大媚自然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我这屋客人挺好的,答应我除了小费,过夜三万,我就不换了。”“好。”出来服务的包房太长时间了,我对大媚说了一个好字后,就着急的往自己服务包房跑。

    本来想,我回去一定会被生意人骂,赚着钱不服务,没答应两万的事,还失踪了这么久。没想到包房内竟然沸腾起来。

    一个带着皮质黑色帽子,大卷发,穿着皮质胸衣,黑色丝袜,皮质黑色短裤,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脖子上布满亮晶晶珍珠、水晶项链、浓妆艳抹的女人,在我服务的包房内。她很美,一种御姐风范的美。舞曲放了很大的声音,她双手挂着官场人的脖子上,晃动的身体。突然把官场人推开,官场人被推坐在沙发上。女人“你摸我的腿,另一只放在这里。”官场人不但没有生气,还听话的把手抚摸着女人穿着丝袜的腿,另一只手放在了女人的下体处。女人发出娇喘的呻吟声,又把胸部主动的贴在官场人的脸上。

    生意人看到我,“呵呵”一笑,“你找的人不错,确实值两万。”我有点蒙了,我都不认识这个女人。半夜一点钟,他们带着另外一个女孩,和那个女人走出了我服务的包房。临走前,生意人塞给我一沓钱“在我这钱不是问题,能让我哥高兴就行,美女谢谢你了。你的服务费我会另在前台算的。”我手里的消费至少小两千,一定是比公主正常的服务费多。女人也走到了我的面前“姐姐有时间再见。”我真的是认不出她是谁,就呆滞的看着她。“姐姐,我是果果。就这么一会就把我给忘了?”“我......”眼前的女人就是我刚才见到的果果吗?果果“姐姐,我一化妆你就认不出来了?哈哈哈,也正常。我先走了哦。”我看着被官场人搂着肩膀快到电梯口的果果喊“你自己小心啊。”果果没有回头,右手抬高,向身后的我摆手。

    我的那句小心,的确是希望她自己能小心点。毕竟觉得广播体操的年纪,却做着不同于年龄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又有着什么样的经历故事,我只知道她还是个孩子,穿着校服的孩子。

    妲己和大媚是相约吃完午饭回来的,妲己还给米粒带回了零食。

    只有我和妲己见过果果的真实样子,更只有我见到了装扮后的果果,我把果果在我服务的包房内的种种讲给了她们听,米粒“下次我一定要见见这个神奇的果果。”大媚“这孩子一定是有很大的难处,要不然怎么会呢,哎,多可怜啊。”妲己“哎呀我去,你们可别闹了,一副她是被你们逼良为娼的样子似的,最重要的是,能把良家妇女改造成鸡的人,才不会内疚。没准她和我一样,存他妈是爱好,也说不准。”

    大媚“你们说上帝创造了人,想过给人解决过苦难吗?”妲己“我猜上帝应该是想过的。”看着妲己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猜她一定不是又要胡诌八咧的说话。

    妲己“你们说,上帝都能想到给人们创造出性、、器官呢,怎么能没想过解决苦难的事呢?哎你们说,上帝是咋想的,给男人设计的那么‘励志’给女人设计的那么‘丑'?我要是上帝呀,我就雕出花来,那多好看啊。没事互相再比试一下,谁的花长的好看,就跟比脸一样,那多带劲呀。”

    ......

    每次在妲己口若悬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时候,我们几个就会,只笑,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