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7-10-10 12:05:49本章字数:3291字

    第二天晚上我们四个一起去上的班,化了妆,换完衣服。妲己不时的摸一下我们几个的胸部,摸完就说“大媚的胸够大,就是太软了,不像我的够挺拔,够上翘。米粒的胸虽然没有我和大媚的大,可是尺寸正好,是能让男人一手就能捂得住的尺寸。就是吧,这小米的胸,我靠,小的也忒可怜了吧,你不穿胸罩都行了,这要是把头发剪了,再换身男装,你他妈就是个T啊。”然后,妲己自己“哈哈”的大笑起来。

    听了妲己的话,我没有下意识的捂住自己胸部或者是去看她们的胸部做比较,就是心理有点不舒服,胸闷了起来。

    T,妲己懂的还真多呢。

    大媚“你最好,我们妲己的确什么都长的最好的。”妲己“那是,就整个的伯爵府,不是老娘我吹呀,衣服全脱了,谁敢跟我比?”她一边说话,还一边扫向了四周。我看到身边的其他女孩、公主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几个,我甚至听到了“看给她们嘚瑟的。”不过,我也并不在意,女人多的地方是非总是多的,这是常态。

    今天没有看到果果,如果看到她,我真的想问一句“为什么。”

    我在自己服务的包房角落里,站的笔直观察着客人的举动和门口的动向。每次看着这些男人花着大把的钞票,抱着或睡的都不是自己的女人,我就在想,他们真的就那么高兴?看不出来,女孩都是假笑,当然也包括我。看不出来,这里所有的女人都是看到红色的纸才笑的吗?他们傻,也不傻。

    我想的入神的时候,余光扫到门口,再一看到米粒焦急的在包房门口对我招手,我又扫了一眼客人,快步的跑了过去“怎么了?”米粒“小米,快跟我走,妲己和客人打起来了。”

    妲己能和客人打起来吗?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原来,今天米粒负责服务的包房,里面的女孩就有妲己一个,是客人点名叫的妲己,这也不奇怪,妲己是这里的头牌,名声在外,客人点她也属正常。

    可是,来的客人却不正常,妲己一进屋就有人问“你就是妲己?”妲己“是呀,哥哥,妹妹就是妲己呢。”等妲己做在中间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客人身边的时候,刀疤客人就很用力的把妲己搂进了怀里,逼着妲己喝酒。

    妲己连干了三杯纯洋酒后“哥哥,让妹妹歇会,歇会。要不妹妹都快吐了呢。”刀疤客人“你不喝也行,那在这给我"口"。”妲己瞪了刀疤客人一眼“在这怎么可能呢。哥哥,这样晚点的吧。”

    刀疤客人一个嘴巴就打在了妲己的脸上,打的十成的响“包房光在暗,你他妈当我瞎啊,艹 NI MA的你敢瞪我。”妲己坐在地上都没有捂脸的动作,她心里想到两点,要不就是装B犯,要不就是来找茬的。她瞬间变脸,又笑容满面“哥哥,你都把妹妹打疼了。哥哥,这今天是怎么了呢?”刀疤客人笑了出来“头牌就是头牌啊,是不一样。”

    妲己以为他是自己想到的前者,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就又坐到了刀疤客人的身边。

    接下来,刀疤客人不再打,会时不时的掐妲己一下,咬妲己一口,扯一下她的头发。妲己的大腿有些地方都被掐紫了,扯她头发的时候妲己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在刀疤客人约她出去说给五万,但是要玩SM的时候,妲己彻底爆发了。

    妲己“我艹尼玛的,回家跟你妈玩去吧。”刀疤客人拿起酒瓶就打在了妲己的头上,血液顺着妲己妖娆的脸庞流了下来,妲己咬住嘴唇像疯了一样的冲了上去,力气虽小,嗓门可不小,骂人充斥在刀疤客人的耳边。

    刀疤客人推开了妲己,躲过了九阴白骨挠,正要再上前动手的时候,女孩经理吉哥和保安冲了进来。

    我还没走到妲己所在包房,远远的就看到门口堵了一堆的女孩和公主,站在门口向里面看热闹。

    我和米粒越过人群,进入包房。此时的妲己正被大媚拉住,不服输的叫骂着刀疤男。一旁的吉哥喝令妲己闭嘴,妲己像没听见一样。吉哥对刀疤男张嘴闭嘴的叫大东哥,鞠了一个又一个的躬。一旁的站着五六个保安,他们的职责是安全保卫,但是他们保卫的只是伯爵府,哪怕妲己被客人打死,只要不涉及到伯爵府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大东也不依不饶“想让我不生气,很简单。让这娘们陪我一宿就行,她要是不同意,我明天就带人把你们这场子给砸了。”听大东说了这句话后,吉哥反而松了一口气,他阴笑着说“大东哥,这怎么能够呢?”妲己“我去你妈的,姐可以很贵,也可以免费,就你这种傻B,给老娘五百万,五千万老娘都不干,你他妈吓唬谁呢你......”

    米粒躲在我们的身后,我走进妲己的身边“妲己,别再说了。”这时候的妲己才注意到我的出现,还问了我一句“呀,你是啥时候过来的?”

    大东“小娘们,你不跟我走是吧,那我就叫人来带你走。”说完话,大东就掏出了电话“你们几个现在就进来。”

    两分钟后,从伯爵府的门外,冲进来四十几个拿着大片刀和铁棍的人。一层一层的把包房堵了个严严实实。吉哥刚想说话,大东“你给我闭嘴。”吉哥看了一眼大东把话咽了回去,转身走出了包房。五六个保安原地不动。

    妲己看到这么多人,手里都拿着家伙,瞬间气焰下去了不少。大媚看吉哥也走了,她想到了两个结果,要么吉哥就是在等大东动手,要么就是他要坐视不理了。好在这次是后者。

    大媚“大东哥,妲己还小,没有我耐玩,这样吧,今天我陪您,她得罪您的地方都有我大媚给补回来。”妲己看着大媚,眼泪瞬间含在了眼圈里“我妲己一人做事一人当,陪你就陪你,走,我就不信你今天敢玩死我。”大媚对妲己摇了摇头。

    大东走在前面,妲己和大媚跟在他的身后,再在她们身后的是那四十来号手持家伙人。我跟在了四十来号人的身后,米粒跟在了我的身后。

    妲己和大媚被一个男人压在了后座,大东坐在副驾驶,车上的司机回头看着妲己和大媚“真他妈的像样。”

    我刚要上出租车,米粒就跟着上了车。“米粒,我们......”我话刚开个头就被米粒打断了“小米,一会有事,你们先跑,别管我。”听了米粒的话,我有点不知所措,她能怎么办呢?看了看她的背包,我想米粒不会是身上带上个炸药包了吧?

    大东带着妲己和大媚把她们带进了一家快捷酒店,大媚一直紧紧的搂着妲己的肩膀“别怕,有我。”我和米粒悄悄的跟在他们的身后,他们上电梯后,我和米粒看完了楼层,坐了第二部电梯。接着就是寻声音,找到他们所在的房间。

    我和米粒把头爬在门上,仔细的听。大东“脱,赶紧的,自己脱。”大媚“大东哥,要不让我们先洗个澡吧?”大东“洗个屁。”

    我们正听的认真的时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回头看到了身后的七八个男人,他们阴笑着盯着我和米粒。“听什么呢?也想进来玩玩是不是?”米粒“不,不用了。我们这就走。”米粒拉着我就跑,一直跑到这层楼的楼梯间,又下了两层后才停了下来。

    米粒“你在这,你在这报警,记得一定别出去啊。”

    米粒的话我明白。如果只是一个大东房间里的妲己和大媚,我并不是很担心。顶多就是多挨几巴掌,受些伤而已。看到那七八个男人后,我就想事情糟透了。

    米粒说完话,就又从楼梯间往上跑,我掏出了电话,报了警。我说的是:我看到有两个女人被挟持的进入了酒店内,他们有十几个人。挂电话的瞬间,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算报了假案。

    我没有去找米粒,先是跑到酒店的前台要了个打火机,再坐电梯上了她们所在楼层。我没有听到大喊大叫的声音,这样我很安心。同时我也没有看到米粒,她去哪了呢?先不管了,我没有时间再找她了。现在妲己和大媚的安危才最重要。

    我把楼层的红色地毯拿起一个边,就用打火机点,可是怎么都点不着那厚地毯,微弱的火光,一会就灭了,我想该死的地毯,你还防火呢。我又跑进酒店楼层的杂物间,门是半开着的,要不然我就打算用脚给踹呢。

    我看了环视了一圈的杂物间,毛巾、一次性牙刷、床单被罩,最后就觉得只有拖布才最有用。

    我站在她们的房间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然后敲响了房门大喊“开门,开门。”

    开门的是那七八个人中的一个,他看到门口的我,回头又看看大东“东哥,你看又有一个送上门的,咱们是不是再叫些兄弟过来玩玩。”

    快捷酒店的能有这么大的房间,还真让我有点不相信,这比星级酒店的套房都大,而且除了一台麻将机,再没有任何的阻碍物。

    妲己在大家的对面正跳着艳舞。大东坐在大床上,一手扯着大媚的头发,坐在大东的旁边,床上还坐了几个人,谁都能随手摸大媚一下。米粒坐在大东哥的身后,她像是主动将自己的身体主动靠在大东身上,还不时主动的亲大东一下。

    床上摆着很多的吸管、粉末、饮料瓶、锡纸。

    大东扯着大媚的头发一只手,一直没有松手。对身边的小弟用另一手指着床上的那些东西说“你们几个他妈的整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