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7-10-11 11:27:36本章字数:3335字

    我看着妲己和大媚特别的心疼,又不明白米粒要做什么。我手里的拖布杆抓的紧极了。

    其中的一个男人“大东哥,你看这小娘们是不是傻,拿把拖布,还是个木棍的,当自己是孙悟空呢是不?”

    大东哥“哈哈哈哈哈,那我们今天就玩这个孙悟空,你今天给我一直抓着这棍子,你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这还有,我兄弟还有。”

    我看到大东哥吸食的动作,才知道床上的那些东西是什么。我想“完了完了,今天我们四个死定了。警察怎么还没来呢?”

    大东哥吸了一口,抬起头,满意的笑了,兴奋的对妲己说“我他妈的今天有你好看的。”

    米粒下了床,对大东哥说“东哥哥,让我们四个一起给你跳舞吧。”说着,她就拉过来大媚的,又拉过来我,挡在妲己的面前。米粒站在最前面,她身上的背包一直没有放下来,快速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东西,摔在了地上。玻璃碰到地砖,瞬间碎裂开来。

    玻璃瓶破碎的那一刻,我才闻出来那是酒精。

    不知道什么时候,米粒手里还握着一只防风打火机,开盖点燃的动作一气呵成,也扔在了地上,打火机落在了酒精上瞬间燃烧。不一会烟感器发出了大声警报,充斥在整个酒店内。

    米粒扔下打火机后,在酒精点燃前,就从包里又掏出了一把服务包房要用的二十多公分的水果刀握在手里,米粒“你们快走。”她把我们几个往外推。

    吸了那东西的人明显反应会迟钝的些,还没吸到嘴的几个人先是一愣,就向我们四个冲了过来。

    妲己拉着米粒的手不肯放,大媚夺过了米粒手里的刀,我冲出去站在她们的前面,我举起了拖布,胡乱的挥舞着。就在我以为只要停一会,一会酒店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会到的那一刻,听到了门外有个男人大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听到警察来了,我松了一口气,否则今天一定会被打死在这里。

    大东哥的其中一个小弟拉开了窗帘一角,偷偷的向下看了一眼“大东哥,楼下至少五辆警车,好像还有特警的车。”

    大东哥从吸了那东西以后,就一直满脸满意的笑容“啊,来了。”

    大媚看到窗户被拉开后,警车的红蓝灯。趁着这时候,打开了房间门,把妲己推了出去,自己也跟着跑了出去。米粒要把我拉出门外,我顺着米粒的拉扯身体跟着走,我倒退着出了房间的门口,却再走不了了——拖布卡住了。米粒“你快把那玩意扔了啊。”

    不是米粒说了那句话,我没到要扔掉拖布,我还想着自己要怎么出去呢,卡这了,怎么办啊?

    大东哥和吸了东西的小弟们,痴痴傻傻的样子,反应会慢一拍。还没来的急吸的清醒的人,分工明确,有忙着收拾那些东西的,有扶着大东哥向外走的。

    我和米粒跑出房间的时候,妲己和大媚已经不见了。米粒拉着我“小米镇定”。我们从楼梯间向下跑。跑到了一半的时候,遇到了几个警察“你们两个是哪个房间的?”米粒“我俩是过来借厕所的...酒店警...报响了,吓的我们还没上厕所呢...不敢坐...电梯就从楼梯...往下跑。”米粒单纯的模样,惊慌失措的眼神,让警察信以为真“你们两个快走吧。”

    我们两个一直跑到酒店的街对面的胡同,才停了下来,大口的喘气。“妲己和......”米粒“我刚才看了扫了一圈的警车,没看到她们两个。我们偷偷的在这看着,看一会能不能看到她们两个。”

    我脑子里像刚煮了一锅粥一样,点了点头。

    我和米粒一直到警察都走了,也没有看到妲己和大媚。倒是看到大东哥和他的几个小弟满脸笑容的被抓紧了警车里。大东哥还对警察说“兄弟,你来两口啊。”

    我看着米粒“这得是多大含量的啊,没几口能就能给整这样?”米粒“哼,估计是很经常,今天可能还不只这一回。这东西,能让人会飞,能让人看到大量的黄金,长时间后能让人呆滞的就跟傻子一样。”“米粒,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米粒“都是在伯爵府听他们说的,走吧,我们回家,给她们打电话。”“那我咋不知道这些呢?”

    我和米粒还没到家,就接到了大媚的电话,她说她和妲己已经安全的到家了。

    刚一开门妲己就哭着跑过来抱住了我们两个“谢谢,你们是我亲姐们。”大媚也红着眼睛,看来是刚哭过了“你们两个不怪我和妲己先跑了吧。”米粒“不怪你们。我和小米被抓到没事,你们两个就有点麻烦了,我懂。”我的脑子还是乱乱的,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

    在我和米粒看到七八个大东哥的小弟,逃跑后,他们进入了房间。这时候的妲己和大媚还没有脱衣服。妲己“你到底想把我们怎么样啊?”妲己的口气几乎是无奈的哀求。大媚依然搂着妲己的肩膀,没有松开手。

    在米粒把我放在楼道,让我报警,她返回房间之前,大东哥的小弟们进入了房间,把那些东西摆了一床。他们走到妲己和大媚身边动手动脚“哎,大哥,这俩妞还真不错呢,怪不得能当头牌啊。”

    在我去前抬要打火机,米粒已经进入了房间。她学着妲己平时的样子的对大东哥说“哥哥,妹妹早就听说过你了呢,你说你带着她们两个来,也不叫妹妹进来一起玩的。”大东哥“哎,这又来个骚货,挺好。”

    在我试图烧地毯想触发烟感器惹人注意,帮大家逃脱的时候,米粒提议说妲己舞跳的好,让她跳艳舞给大家助兴。大东哥看着大媚傲人的胸部“你过来,坐我身边来。”大媚轻拍妲己的肩膀后,坐了下来。米粒主动坐在了大东哥的身后,把自己的身体紧贴大东哥的后背,还扭动了两下。

    大东哥享受着背后的米粒,却看着大媚出了神。他一笑,一只手扯过来大媚的头发“我就喜欢这样玩。”另一只手不停的大媚身上游走。大东哥“哎,弟弟们,今天这几个你们随意啊,别跟大哥客气,就是这个我先来。”他指的是大媚。

    喊警察来的男人,喊完后就站在了房间的斜对面。妲己和大媚一走出来,他拉着她们就坐上了电梯。男人在电梯里叮嘱,一会有警察问起来,你们就说是酒店前台刚下班的去楼上换衣服的服务员。

    男人把妲己和大媚顺利的送进了酒店后面的一条马路上。马路边停着一辆私家车,后面还有三辆面包车。男人告诉她们两个上车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和车里的人打招呼。

    妲己和大媚看着男人的离去,私家车的车窗摇下来“还不上车”,是吉哥。

    吉哥嘱咐她们“回去了别乱说话,警察那边应该不会再找你们了,不过这几天你们也不用去上班,老实的呆在家里。大东今天那样,招呼了那么多人进咱们府里,如果不给他点教训的话,那以后所有人都会当咱们伯爵府是吃素的,所以他的事,也不用你们管了。等我处理完事,再给你们打电话。”

    妲己“那小米和米粒也会没事吗?”吉哥“她们两个怎么也卷进来了?我说小米服务的包房遭到客人的投诉了呢。”大媚“吉哥,她们是为了救我们两个。”吉哥“那俩小公主还挺仗义的呢。她们也会没事,就是我不知道警察是怎么来了。要不离老远就看到了警车往这边赶,我早就带人上去了。米粒的包房服务费我会给她从大东那要回来的,那个小米拿不到服务费,还得罚款五千。”

    妲己“谢谢吉哥,小米的罚款我出了,等我去上班的时候,我就交了。吉哥,你就别跟小米再提了。”吉哥“行。再有,都这时候了,妲己你得跟我说实话,今天你是怎么和大东闹这样的?”妲己对天发誓的把整个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她讲完后吉哥就说了一句“你一定是得罪人了。”

    妲己一直在哭,也许是被吓的,但是我相信更多的是感动。她一直用双手拉着我和三个的手,五只手叠加在了一起。妲己“我妲己这辈子欠你们三个的,这辈子我妲己都还不清。”大媚“别再说这些话了,整的我们几个心里怪难受的,都是姐们说什么呢。”妲己“我不后悔认识你们三个,真的。今天要不是你们,那些男人再吸了东西,我一定费了。”米粒“我也不后悔认识你们三个,真的。”

    本来此情此景的姐妹情谊应该继续下去,脑子刚反应过来的我却给打断了。我好奇的是米粒“米粒,你咋有那速度的?”米粒“啊?什么速度?”大媚“对呀,你又拿酒精,又扔打火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刀都握在手里了,你速度快到搞的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米粒“哈哈”一笑“你们忘了,我家有地,是种水稻的,我大概是平时插秧和收割的速度练出来的。”我和大媚被米粒的话给逗笑了,妲己也是。不过她更夸张一些,这一笑,把哭的时候产生的鼻涕给崩了出来,弄了我们三个一脸。

    大媚“哎,米粒,酒精和打火机,还有水果刀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米粒“就是包房你拉着妲己的时候,我趁着你们三个不注意,拿了包房里用来消毒的酒精和水果刀,打火机是我在包房的茶几上顺过来的。”

    大媚“小米,你那拖布啊。”

    米粒“大媚姐,你还没看到她把拖布横在门上,就不撒手,卡在那的时候才搞笑呢......”

    ......

    妲己又哭又笑的和我们聊到了凌晨,最后我们四个相拥的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