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7-10-12 10:36:40本章字数:3178字

    妲己让大媚给吉哥打的电话,帮我和米粒也请了假,她提议做为感谢要带着我们三个去旅游,费用妲己全包了。

    米粒想去云南,大媚想回老家看孩子,我去哪都行,妲己想去澳门,最后统一意见去澳门。

    我们四个人四个行李箱。我和米粒的箱子都是二十寸的,大媚的行李箱是二十四寸的,只有妲己的行李箱是二十八寸的。我问妲己,她的箱子里都带了些什么,妲己告诉我化妆品占了一部分,其余的都是衣服、衣服,坦胸漏背的衣服。

    妲己和其她做女孩的有些不同,在这一行里,公主在生活中穿的都很正常,可是无论是KTV、按摩院、洗浴的姑娘们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在上班的时候,能穿的越少就越好,下了班的生活中,多数是松松垮垮的休闲装,穿着普通又普通。

    这让我想到了,越是正当职业的姑娘们,越愿意在生活中展现自己酮体,穿的再像小姐,人家也都是世人嘴里的正经姑娘。越是小姐这样的职业,她们不知道是平时穿累了,还是很多人都有一个反向的思维,越是小姐的人穿的越像是一个邻家妹妹的样子。所以,如果你在街上看到穿着暴露,浓妆艳抹更或者是手里叼烟的姑娘,很大的可能就是她真不一定是做这行的。

    在飞机上妲己就认识了一个澳门的商人,年龄在三十多岁,带着眼睛,一身儒雅的气息。

    下飞机的时候,澳门商人主动帮妲己提的那个死沉死沉的二十八寸大行李箱,又叫人开车把我们送到酒店。澳门商人走的时候,把名片递给了妲己,说这几天有任何事情,都欢迎妲己找他,妲己为表感谢,用手抓住澳门商人的手放在自己一尺八的细腰上,对着商人的嘴深情的一吻“亲爱的,谢谢你哦。”我以为妲己还会叫他一声“哥哥”的,结果没有。

    我们到达酒店的时候,是晚上的十点钟,我还以为妲己今天会和商人在一起住,没想到她把商人给客气的赶走了,就告诉我们“快点,快点换衣服。我带你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两个标间,妲己和大媚一间房,我和米粒一间房。我和米粒刚要换衣服的时候,妲己已经站在门口急速的敲门了。大媚“哎呀,我都快被她给催死了。”

    澳门最大的特色就是赌博,这么晚了我能想到好玩的地方,不是赌场就是酒吧,再就想不到其他了。

    出租车上,妲己是用手机递给司机看的,司机看了一眼后,笑着点了点头。

    米粒“这地方还挺偏僻的呢,我们会不会遭到抢劫啊?”妲己“不可能。”大媚“你这是到底是要带我们去哪啊?”妲己“跟我走吧,保证过瘾,我还能把你们卖了不成啊。”

    门口不大不小,有两名健壮的男人站在门口的两边,妲己走到他们的身边抛了个媚眼,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

    再往里面走,只有地上的小夜灯,勉强的能看清楚路,大媚“你这是带我们来看电影吗?”妲己捂嘴笑着不回答。

    到达前台的时候,吧台里的两名金发碧眼的一男一女,用流利的中国话先和我们打了招呼。妲己“我们四个人,要A+的座位,记得一定是A+的位置哦,钱不是问题。

    外国人让两名帅气的男人带着我们往里面走,又是一段昏暗的小夜灯,最后眼圈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电影院”灯光明亮,很多人围坐在一起,大多数都是男人,一个个眼神呆滞,面色红润,他们在看着两个人----正在“啪啪”的两个人。

    丰满的黑发女人和金发碧眼的男人,女人娇 喘声回荡在整个“电影院”内,男人健硕的身体暴露在外,他们......

    两名帅气的男人把我们带到了A+的位置后,他们把号码报给了妲己,笑着离开了。妲己在其中一个男人转身的一刻,用手拍在了他的挺翘的屁股上。

    妲己、大媚,就连米粒都看的入神,死盯着两人不放。我看的心脏“砰砰”直跳,感觉心脏都快要到从嗓子里钻出来了。我没看过那一类的电影,更别说是这种现场版了。我看到右面的洗手间字样,弯着腰,飞速的跑了过去。

    洗手间的一幕更让我惊讶,一对又一对的男女,那效果不比外面的差。

    我喊站角落位置的服务生,让他带我出去,并指着妲己他们的位置,让他告诉她们我在门口等。

    我像逃一样的走出了“电影院”,里面给的冲击力不比恐怖片差。满脑子的问号:怎么可以这样呢?不怕出现什么事吗?那两个人怎么好意思呢?外国人是男人我还理解点,那个女人是怎么想的?看这个就那么有意思吗?这叫什么事啊这叫......”

    我想不出半个小时就能看到她们了,结果我整整等了一个半小时。

    出来的不止她们三个,大媚和米粒走在前面,妲己给我们领路的其中一个帅气的男人走在后面。

    大媚“小米,我们三个找了你半天了。”妲己“你不看真的太可惜了,越到后面是越精彩,你都不知道,后来又来了一个男人,他那个......”

    我听米粒和我说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真人版的,太刺激了,她被楚经理那什么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的感觉。大媚告诉米粒,回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换内裤。

    妲己已经问过大媚和米粒了,问需不需要一个她这样的帅哥,她们都说不用了。妲己又问我,我满脸通红的口吃的“不...用...真不...用。”妲己非说我是想说用,却又不好意思说。和我纠缠了好一会,还是大媚帮忙她才放了我。

    妲己让大媚不用另开个房间了,大媚不肯。她去前台又开了一个高我们两层的房间,让妲己去那,我和米粒还有大媚依然住在原来的房间里。妲己和帅气男人走后,大媚“要是和她同一个楼层啊,今天咱们几个都不用睡了。”米粒“大媚姐,你不觉得妲己比我们几个活的都真实吗?现在的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带着一张面具,很少向别人展示面具下真实的脸。”大媚“如果所有人都带面具,而你不带那是你有病。如果所有人都不带面具,而你带着,那还是你有病。妲己只是遇见了我们而已。”我觉得大媚姐的话有些道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做梦了。梦到利落的短发上面有淡淡的干胶香味,整个身体和我纠缠在一起,吻遍我的全身,手抚摸在我的每一寸皮肤上面,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我有一种欲罢不能,最后手指伸进了我的下体,出现了一抹红......

    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下体湿湿的,想起来大媚姐告诉米粒的那句话的重点,换内裤。

    米粒不在房间里,我就去隔壁找她们。门没有关,两个人坐在床上,看着就我就笑,笑的我直发毛。大媚“我还以为我们的小米,还是个孩子呢。哈哈哈哈哈。”米粒“小米,你知道你昨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吗?”“我...我怎么了?”我自己做梦,怎么会被她们发现呢?大媚“米粒昨天半夜来敲我房门,说你给她吵醒了,实在是睡不了觉。哈哈哈哈哈。”“我...我怎么了啊?”米粒“你叫了一个晚上的床,身体在床上扭的,床单都被你蹬破了吧,哈哈哈哈哈。”我的梦,的确是被发现了,我想自己真该死,我想现在有个能让我钻进去的地缝。

    她们两个人说应该让妲己给我安排个人,说我在伯爵府学坏了,说我比米粒可严重多了,说这是生理需要的正常反应,说春梦的感觉如何如何。我被笑了很久很久,时间好像过去了两年的样子。

    把我笑够了,大媚和米粒喊肚子饿了,要找妲己吃饭去。大媚“我猜我们四个人妲己和小米应该是最饿的。”“我还不饿。”米粒“春梦也是很耗体力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连续的“哈哈”声,让我有一种烦躁感,我有想把她们两个掐死的冲动。

    高于我们房间的两层的妲己的房间上面用五张便条贴在了门上,便条上面的字是这样写的:第一张上面写着“敲门没听到吗?那女的你能不能小点声啊。”第二张上面写着“声音太大了,我打开房门想提醒你们一下。正巧看到一个中老年人贴纸条在你门上,我就学他也贴了一张,我想说的是,你的叫声可真性感。”第三张上面写着“臭婊子,你是出来卖的吧,能不能注意点素质,素质!!!”第四张上面写着“对于听了您一夜的呐喊声,我表示很无奈。”第五张应该是酒店写的“尊敬的客人您好。昨夜我们收到了对于您的多个投诉。我们酒店本着客人至上的原则,希望每一名客人都能在我们酒店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为各位的出行带来美好舒适的回忆。只是,我们希望在您不影响其他客人的情况下,尽情的享受。接下来您在本酒店订的余下两天的房,本酒店决定将您的其他客房都并为黄金套房,您无须补差价的费用。我们酒店也实属无奈,还请您谅解。请您看到边条后,去前台确认房间。客房部:张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