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可能就是最接近生命的意义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7-10-23 08:19:29本章字数:6063字

    展懿抬头,看见推门进来的人是她,掩藏不住眉眼之间瞬间扬起的一抹兴奋,然后又立刻压制下来。张若霏因为生病,隔了好些天没来。

    “早!”她热情地向展懿打招呼。

    “早!”

    展懿此时正在清洗咖啡机,她默默地看着他每一个动作。安静了几秒钟,展懿才又开口:“我还以为你离开北京了。”不知是否故意,他说话时没有看她,但声音中透露出一种类似愠怒的语气。

    “嗯,前几天生病了。”

    “生病了?”展懿递给她一杯温水,“看过医生了吗?”

    “看了。”

    “全好了?”

    “嗯。”

    “想喝什么?开水快烧好了。”

    “无所谓,挑一个你想喝的吧。”

    “行,我看看。”展懿从柜子上拿了好几包咖啡豆下来,“你要进来自己做吗?”

    最后还是喝了她挑的——哥伦比亚.圣奥古斯丁.慧兰(Colombia.San Augustin,Huila)——她说突然想喝这个。其实慧兰不是她特别喜爱的。

    “以前有一个朋友很喜欢慧兰,说是因为它的名字很美。”她喝完最后一口咖啡。

    “男朋友?”

    “不。”

    他们断断续续地聊着天。展懿又接着磨了豆子——也门.摩卡(Yemen.Mocca Sanani)。

    “我正想喝Mocca!”她笑说。

    “真的吗?”

    摩卡这个词在咖啡圈里应该算是使用得最为混乱的一个名字。一般人听见摩卡,会联想到在许多咖啡店都能喝得到的一种巧克力味浓郁,加了牛奶与奶油的花式咖啡饮料。而事实上摩卡这个词最初起源于阿拉伯半岛的一个港口,后来属于也门共和国——摩卡港——由该港口运输出口的咖啡豆命名为摩卡。

    上好的也门摩卡,具有浓郁的可可味道,还有类似红酒发酵气味,伴随淡淡坚果清香,酸度适中,口感均衡度高。当然,地道纯种的摩卡咖啡豆产量越来越少,所以价格也相对昂贵,后来美国人在浓缩咖啡中加入巧克力浆、牛奶及奶油,将它称之为“摩卡咖啡”,后被广为流传,但实际上这种摩卡咖啡饮料与真正的也门纯种摩卡咖啡并没有半点儿关系。

    展懿提出要是她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去吃午餐。她说很乐意。

    展懿带她去了一家具浓厚意大利格调的餐厅。餐厅距离他的咖啡店不远,他应该经常来这里吃饭,因此跟这里的服务生们都彼此认得。

    大部分食物都是展懿点的。她让展懿给自己推荐些好吃的,不想动脑筋。

    “展懿,够了吧?两个人哪吃得完?”她忍不住轻声提示展懿。这是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好吧,先这样。”展懿客气地向服务生点了点头,合上菜单。然后对她说,“这儿实在有挺多好吃的值得你吃吃看。”

    “也用不着一次全吃完,要是好吃我可以下次再来”

    他竟然会在意她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展懿说的没错,这家餐厅的出品的确颇有水准,她心中暗自想着自己哪天还要再来,试试其它今天没点的菜。

    服务生把餐桌的空盘子都收走,轻轻地放下一杯奶茶、一杯红茶以及两块蛋糕。他们都没有点咖啡。

    外面的阳光看起来很暖和,舒服,展懿提议可以移到室外去坐一会儿。她点头同意。她本想问展懿要不要先回去开店,但又觉得这么问似乎哪里不合适。

    “你的咖啡店开多久了?”她一口气喝掉了大半杯热奶茶。

    “差不多有个五、六年了吧。”

    展懿说,他大学毕业之后,花了两年时间,以游学的方式分别去了圣保罗、波尔多、罗马以及伊斯坦布尔这四个城市感受咖啡文化以及学习咖啡知识,在办理或等待签证的空档期,就去国内咖啡文化较为盛行的城市,比如上海、厦门、云南等,每个城市他都会逗留至少一个月时间。最后,他回到北京,回到自己的家乡,开了现在的咖啡工作室。

    “可是有时候我感觉,该怎么说呢,我的确很喜欢咖啡,喜欢它的一切,我每天能够做着自己这么这么喜欢的事情,我应该觉得很快乐才对,我也确实很快乐,可是,每天都这样,有时我竟然会质疑,自己是否在浪费时间,或者我是否应该做点什么,我意思是说做点其它的什么。”展懿不自觉地用大拇指与食指上下揉搓着茶杯的手柄。

    “什么呢?那你认为该做点什么,才不浪费时间?”

    展懿没有回答,轻声叹了一口气。

    “这像不像是有一些人,应该是许多人都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了,又好不容易在一起,每天共处,然后一些时间之后,感情冷了淡了,其实就是每天对着一个东西,再喜欢的东西都不可能对它时刻保持炙热,会变得平淡,没有新鲜感,说成那是不喜欢了,倒也不是。譬如你很喜欢吃蛋糕,有一天你吃到一块前所未有美味的蛋糕,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可能是激动,雀跃,或惊艳,发现之后你每天都吃,而且随时都可以吃得到,心情总不会每次都是激动雀跃了吧?虽然没有了第一次吃到它时的惊艳,但你还是喜欢它,这是事实。有人误会了把这当成是已经不喜欢,告别后,继续去找‘其它的’,只不过是重复一次新鲜与平淡的过程,再一些时间之后,才开始觉得还是以前的好。到了明白的时候——也有人一辈子都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感慨心内想念的人怀念的事,但觉得现实情况不一样了,或许是年纪耗不起重头再来了,只能这么着吧,尽管怀念以前的,可是,就这么下去吧!”她用小叉子切了一口蛋糕放进嘴里,才继续说,“不过,你当然可以做点其它什么,这又不表示你得放弃做咖啡。”

    “也许我该像你这样,先做点其它什么,然后再开咖啡店。”

    “为什么呢?”

    “以前一心想着要学咖啡,做工作室,开咖啡店,那时候觉得有梦想,并且付诸了行动,这样很了不起,因为那时候很年轻。现在呢,如此做了好些年,有时候一个人在店里,便觉得自己过得也太安逸了。开咖啡店是年轻时候觉得了不起的事情,现在人大了,不但不是什么了不起,守着一个咖啡店,看起来好像很大志。”

    “怎么会?我觉得开咖啡店很好呀,而且你烘的豆子这么好喝!不过,我倒是搞不懂了,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大志呢?”她轻声笑了一下。

    展懿一时回答不上来,接着也笑了起来:“你这么一问,人倒是好像没有一定要有大志的理由。对了,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服装设计,就是画画设计图。”

    “哦,服装设计师,真好。怪不得,你穿的衣服都很好看。”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一个工作狂,不停工作,不停画设计图,获得称赞,然后又继续埋头不停画画画,我最后得到的,不过是虚荣心的满足和户头多一些的收入,但我却失去了所有时间,我完全不快乐。”

    “后来呢?”

    “我原本不是想要这些的,所谓的成就和钱。但别人似乎很欣赏,当你拥有这些时他们会羡慕你,称赞你,鼓励你这样做非常棒,当大家都这么看着你的时候,你难免不得不照着他们的期望继续做下去。”她说,“有一个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房间赶设计图,就是这么忽然一下子,发现自己仿佛是一个被囚禁、不自由的人。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过日子呢?”

    “那么,你得到答案了吗?”

    “是的,我有了答案,我可以不这么过日子。”

    “然后呢?”

    “然后我就自由了,时间上和意志上都变得自由了,虽然这样收入变少,但这不过是银行户头的数字在改变,事实上这并不影响我的实际生活,做能让我快乐的事情用不着很多钱。人生就是要把时间浪费在你喜欢的事情上面,不是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一直是,现在还是这么想。可是……”展懿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可是就像你说的,别人觉得你可以有更好的成就,即使没有说出口,你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然后偶尔会思考,要是当时大学毕业之后,选择了自己的专业去做金融而不是咖啡,自己是否有更好的成就。”

    “还不都是一样的问题吗?大志和成就,人必须要有这些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有很多人,得先努力上五年、十年,才开得一家咖啡店,那么对于那些人来说,咖啡店是一个成就。你没有这个过程或者过程不明显,所以你不认为它是成就。你没有做得很商业化,其实你可以这么做的,这样可以赚更多的钱,你了解赚钱的多少是别人对你成就大小的重要标准,可是你本来就喜欢悠闲自在的生活,我记得你有这么说过。为什么要质疑呢?你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东西,没有浪费时间去追逐别人认为重要而你并不需要的东西,你很理智,很勇敢,我羡慕你,展懿。但如果你真想做点别的什么,而这么做会让自己快乐,那就去做吧!我分出更多时间享受生活中其它我想做的事,但我依然爱设计,这个不会改变,你也一样,尽管你要做点其它什么,你还是一样爱咖啡,两者并无冲突。”

    展懿今天第二次听见从她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

    正当她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没有乘胜前进,而毅然选择了由大公司的首席设计师转成了自由职业者。身边所有人都表示出极度不理解。这时的她已经恢复单身一年有余。

    “张若霏你真想清楚了吗?确定你真不是疯了?”厨房传出正在搅拌色拉的范昕的叫声,“名气这东西可是说没就没了,你可别后悔!”

    “后悔什么?”她大字型地摊在范昕家的客厅沙发。范昕一个人住。

    “什么什么?我怎么知道,我也就是循例这么劝你一下。”

    范昕是一个什么都无所谓,随遇而安,爽朗的女人,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她工作时专业、稳重、认真,跟现在正于厨房里大呼小叫的她是完全两个不同模样。范昕与张若霏在许多方面的价值观都是相似的,或者正是因为这些相似她们能成为好朋友,又或者是成为了好朋友,许多想法会越渐相似。

    “Oh不!张若霏!重点是这会少赚很多吧?”范昕双手捧着一盘做好的色拉走出客厅。

    “我多赚少赚又不影响你,你着急什么呢。”

    “你对,我着急个屁呀!好吧,你现在不忙了,快计划一下我们去个旅行如何?”

    “行,我们去哪儿好呢?”

    ……

    她把剩下的半块蛋糕吃完。展懿向服务生招手,想换一杯热的红茶。他问她是否要点什么,她说不,于是他改成要一壶水果茶,让她也可以一起喝。

    他们彼此会意地笑了。接着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她并没有说出全部,关于她工作那部分。她成为工作狂,不停工作,不停画设计图,准确地说,这一切都是在她结婚之后。她害怕被家庭、丈夫、孩子改变,她由始至终都在回避与抗拒,拼命想保存结婚前一模一样的自己,于是,她变成了工作狂。她终究被婚姻改变了。

    “你不回去开店吗?”她打破沉默。

    “不要紧的。你呢?是不是还有其它事情?你有事可以先走没关系。”

    “我没事,在北京我能有什么事。”

    他们默契地又继续这么坐着。太阳改变着方向,慢慢淡出他们的脸、脖子、肩膀。

    有一个故事,一个企业家在海边遇到一个渔夫,渔夫正在休闲地坐在船上的摇椅钓鱼。企业家问渔夫:“你这样能钓得到鱼吗?”渔夫回答:“能钓到一点。”企业家又问:“这点鱼能赚到钱吗?”渔夫又回答:“不能,但足够我生活了。”企业家用嘲笑的语气说:“只勉强够生活有什么用?”

    于是企业家教渔夫,如何贷款、投资工具、扩大经营、怎么用人、营销、策略合作、上市……

    渔夫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企业家:“赚钱呀!”

    渔夫:“可是这样我就没有时间来钓鱼了!”

    企业家再次嘲笑:“等你有钱了,你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渔夫:“然后呢?”

    企业家:“你傻呀,然后你想钓鱼就去钓鱼!”

    渔夫:“可是,我现在就在钓鱼了呀?”

    成就与快乐,有人、大部分的人都误以为是有了成就才能得到快乐。

    大家都簇拥着朝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目标拼命追赶,有人告诉你,追逐成功的过程是艰辛的、是要受苦的,又有人告诉你,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不断追求、不断突破。你或许想都不想就相信了,于是一生都在追逐成功,但是,到底怎样才算成功呢?成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无论如何,追逐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你永远都觉得不够,你永远都有下一个目标,所以大部分人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依然是在过程中。还记得吗?过程是艰辛的、受苦的——因此你大多时候都不快乐,尽管快乐,也不能持久——满足了一个目标的快乐很快又会被另一个欲望的痛苦所取代,一生循环,直至衰老,直至死亡逼近。

    尝试坦白地总结人们能看得见的、有关于拥有什么等同于获得成功——钱财、名誉、自尊、尊敬、认同、享受、社会地位——钱还可以有更多的钱,地位还可以有更高的地位,一旦尝过甜头,便更容易沉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不是叫你鄙视物质,相反,人人都需要物质,我们都需要钱,需要居住的房子、交通工具、服装、电器、精致食物、化妆品等,这些都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舒适。人类的智慧创造了物质世界,我们应该尊敬物质,而不是鄙视它。可是,假如你试图从物质中寻找自我、寻找个人本质价值、加强如何被别人看待的良好感觉——那么,物质就脱离了它本身值得尊敬的本质。

    所以,我们正在说的是,让你学会如何适可而止地、平和地、快乐地,甚至享受地看待并获得物质,而并非——更多——无理由无意识地“要更多”。

    当然,没有人会把健康看作是一种成就。因为某程度上,健康是天意,而非人为努力追逐就能百分之百获得,自然无从炫耀成是一种能力及本事。但是,又正正是生理上的明显衰老,或突如其来的严重疾病,才瞬间将人们在欲望的深渊中揪出来,狠狠来一个当头棒喝。试想一下如今你得知自己是一名癌症末期病人,剩下屈指可数以“天”为单位的日子,你念的挂的是什么?绝不会是再赚个几百万!即使你已经做过心灵层面上的功课,面对自己的死亡也未必能够处之泰然,更何况你一直只专心于追逐物质成就的过程,而这些东西又即将在你生命终结之时一同随之瓦解,如今突然要面对自己死亡这一事实,恐怕你只能在终日惶恐不安之中渡过最后剩下的日子。

    事实上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必须忍耐,现在受苦不重要甚至是应该的,等到日后我成功了,这一切都会值回票价!这是个极其可怕的想法,因为有这个想法的人,都是更多之后还要更多,你将永远处于忍耐与压抑的过程中,绝不是你所以为的——只要得到了这个(等到我的公司上市了、等到孩子长大成人了、等到我与心爱的人结婚了、等到升职当上主管了,等等)我就能得到永恒的满足和快乐。请现在就重新审视你自己,真的值回票价吗?如此,你生命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抓住当下的时光,是你揭开“生命价值”到底是什么的第一步。因为,你除了“当下”,你永远不可能生活在其他任何时刻——你所惋惜的往日和你所期盼的未来。人们习惯将未来理想化,甚至认为只要完成某一项事件——比如通过了某个技术资格考试、大学毕业、结婚、生孩子或晋升当经理,就能得到美好的生活。然而,事实往往不是这样。将来那一刻一旦到来,也就成为当下,而我们到那时又要利用那一个当下为将来做准备。所以,回避当下,事实上是永远回避了快乐和幸福。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回避当下?当然有它的好处,其中一个是,如果某件事并没有达到你期望的样子、目前的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你可以通过对未来的期盼而从消极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千万别让它成为你固定的思考方式,而是应该从当下行动起来,具体做什么都不重要,关键是能享受当下的这一刻。

    所有之所以会问“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的那些人,都是对于自己现状感觉不满足、不快乐的。而这么问的人,始终找不到“意义”。

    人得以来到这个世界走一趟,或短或长,一年生命与一百年生命,你都能够以一样的心神态度去过完——欣然接受变化,当下立即行动,始终保持发现快乐的本能——这可能就是最接近生命的意义的真相。

    「那些没有找到他们的真正财富——存在的欢乐以及与它紧密联系在一起、深深的宁静——的人,即便已经拥有很多物质上的财富,人们依然在四处寻找快乐、成就、安全或爱情的残余。他们不知道,自己不仅已经拥有了所有这些,还拥有了更为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当下的力量。」——摘自《The Power of Now》-[德]Eckhart To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