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蔷薇

    更新时间:2017-10-23 08:20:21本章字数:2112字

    “还不回来呀?”范昕在电话里问。

    “再过几天吧。”此时她正在展懿的咖啡室喝咖啡,“怎么?想我啦?”

    “我都快忙死了,明天又是一连三天的研讨会,一想到你天天游手好闲地吃喝玩乐,心理极度、是极度极度不平衡!”

    “范医生,心理不平衡是个病,千万别畏疾忌医,自己要及时治疗自己。”

    “哈哈哈哈,你是在搞笑吗张若霏?不跟你啰嗦,我的猪扒饭来了,你快讲讲北京到底有什么好住的,还舍不得回来了是不是?还是有新男人了呀?”

    “没有没有,吃你的猪扒饭吧!挂了,在喝咖啡呢!”

    她说的是粤语,展懿应该听不懂内容。

    展懿递给她一杯咖啡,笑说:“你讲粤语的声音跟讲普通话的感觉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说不上,就是不一样”

    今天的店里除了咖啡香,还有一股淡淡的鲜花香味。她注意到了靠近门口小圆桌上多了一个花瓶,随意地插着一束她叫不出名字的红色花。类似于玫瑰,不是玫瑰。

    “那是什么花呀?挺香的。”

    “不知道,昨天一个老朋友带来的。”展懿抬头看她,“不是女人比较了解花吗?要送多少朵呀,还有什么花语之类的。”

    “其实哪有什么花语,都是人想出来的。”

    “那你喜欢什么花?”

    “呃…百合花吧。”她想了想说。

    “这花看起来有点儿像玫瑰,你说这是蔷薇吗?”

    不,这不是蔷薇。她语气坚定地说。如同爱情,你看过,就不会忘记它的模样,你看过,你就能一眼把它认出来。

    正当他们在谈论着那类似玫瑰又不是蔷薇的什么花,推门进来一位中年男子,手拿着几本小册子,是来传教。

    「若上帝欲制止邪恶却不能

    祂不是万能

    若祂能但不欲

    祂很恶毒

    若祂能够并愿意

    恶魔从何来

    若祂不能也不愿

    为何叫上帝」

    伊壁鸠鲁悖论

    她没有宗教信仰,如果世间真有一种力量始终主宰着人们的经历与命运,可能就是有些人会称之为上帝、安拉、神仙。只因我们本身以人的形相存在,所以人们自然把上帝、安拉、神仙也想象成接近人物的形体出现。其实,上帝可能是一道光芒,安拉可能是一阵清风,神仙可能是一滴清泉。有人说自己看见过上帝,被神拥抱过,然后神带着自己从低潮抑郁中走出来,重新获得积极向上的信念。那么,上帝真的现身了吗?

    心理学家M.Scoh Peck(斯科特.派克)认为,上帝是人类心灵的幻象——一种具有破坏性的幻象。也许对于上帝的信仰,其实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病态。具有怀疑一切的态度,我们就会意识到,笃信上帝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过分信仰上帝,容易使我们更加教条,也正是从这样的教条主义中,曾产生过无数战争、宗教裁判所乃至各种迫害。

    我们对信仰的定义过于狭隘。我们认为,拥有某种信仰,就意味着要相信神灵,加入某个信徒组织,举行某种宗教仪式。如果一个人从来不去教堂,也不相信超自然的神灵,我们就会认为他没有信仰。

    真的是这样吗?不。信仰也可以是一个人对这世界的道德观点、行为准则的认同。

    有宗教研究者认为,宗教利用人们的恐惧与负罪感来传教,而不是那个理论上最重要的东西——爱。

    也许这样的说法有点以偏概全,但又不无道理。就像战乱不断的贫苦落后国家,外战,内战,种族屠杀,宗教冲突,多少奋勇青年为着同一个理想,一个连他们自己也无法辨识清楚的理想而上战场、杀人及牺牲自己。这是一种集体无意识行为,着实可怕。

    不论形形色色的宗教当初发源的因素是什么,是为政治团结也好,是为军事服务也罢,如今它们门前各自挤满信徒已是事实。当然,随着时间推移,得以被接受、被发扬流传的几个热门的宗教,都具有极大包容性、向善、博爱慈悲、主张和平等教义特质。

    因为不管宗教以什么样的意义或方式存在,好的宗教都不偏激,不能为它们去杀人或献身。好的宗教里没有任何让我们去杀人的偏见或观念,绝不能因为别人不接受自己的宗教就去杀人。

    建基于此,人们才能够宗教自由。信徒们也应该先彻悟这一点,不盲目,不偏激,保持意识。

    你有一个愿望,要是实现,你愿意用某样东西去交换。你一定有过类似这样的想法。

    你的家乡不幸发生天灾,你与亲人失去联系,他们生死未卜,你默默恳求上天让他们平安,只要他们平安,你愿意折寿十年;你最好的朋友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要是他能够痊愈,你愿意吃素五年;你在等待公司的人事公告,这次升职你是大热人选,你暗自想,要是自己真能升职,你愿意拿出三个月的薪水捐去慈善机构……

    我们甚至真的有非常认真衡量过自己可以牺牲的程度或付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许下这样的愿望,就好像真的能交换一样。

    只可惜人生的遭遇从未给过人们谈判交换条件的资格。它可以给这个人全部,又可以拿走那个人的全部。没有公平,没有平均,没有交换。

    有人过分执迷及完全依赖宗教信仰,皆因我们的一已脆弱,对遭遇、变故、不幸、灾难或意志感到无能为力,才仰赖神佛的慈悲与奇迹。

    其实,无须苦寻神佛,若你能理解并接受人生无常这个事实,始终安乐祥和,那么你自己就是上帝,你自己就是佛陀,那么你就不必向外寻找你自己。

    她不信神佛,不信上帝,但她心中有信仰,她知道。

    “我明天走了。”张若霏喝了一口咖啡,抬头说。

    展懿楞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然后挤出一个字:“哦。”

    展懿显得有些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回家吗?”

    “嗯,先回趟家吧。”

    “先?接着呢?”

    “还不知道,接着的再说吧。”

    离开咖啡馆之前她在展懿那儿买了三包半磅豆子。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欢迎你来玩。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