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种预感

    更新时间:2017-10-24 10:56:32本章字数:3053字

    展懿下飞机后,接着又坐了一个半小时的机场大巴,来到了张若霏的城市。北京今天的天气不佳,飞机有些延误了,到酒店安顿下来之后,天色已晚,他给张若霏发了一个信息,告知自己已经平安到达。

    他们约了明天见。

    中山是一座小城市,但应该很少人会不晓得它。他曾经旅行去过的许多繁华大城都有一条“中山路”,如今却来到了中山路的中山本人,这种感觉挺奇妙的。(北京也曾有“中山路”,北京的中山路在东城区,现在已经并入了长安街。)

    一个月以前,他也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会来到这里。

    第二天早晨,张若霏到了展懿入住的酒店,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5分钟,没想到展懿比自己更早,远远已经看见他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展懿!”

    “Hi!你来啦!”

    再次见面,他们忽然感觉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第一个早餐她带展懿去吃了一个新派的广式早茶。

    “你来之前有想好要去哪些地方吗?”

    “没想,你有什么推荐?”他还真的一点都没想过,他来,纯粹是因为她。

    “说实话,中山我还真想不出个什么好玩的地方,但好吃的倒是能想出来许多。”

    “那是因为你从小住这儿,不觉得新鲜。”

    “说的也是。”

    “来了总得去去孙中山故居?”

    “可以,我们吃完早餐就去。”

    张若霏对于孙中山故居的印象只停留在小时候,她也只有在小学旅游的时候来过一次,后来就再没来过,连经过都没有。她记得当时在手信摊上买了一片蓝色流须的书签、一把带香味的小木扇,似乎还有一块什么石头之类的,她的记忆只有这么多了。

    再次来到,这里跟她记忆中的结构与模样完全不一样,或许是真的改变了,或许是她根本没记住,她不确定。

    展懿帮她拍了一些照片,仿佛来旅行的是她。

    展懿透过镜头看见展露出灿烂笑容的张若霏,她对着镜头笑,就像在对着自己笑一般,简直把他都给看傻了。好几次,他都故意用自己的手机帮她拍,就说是顺手,稍后再转发给她。

    午饭之后他们咖啡瘾起,两人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来,然后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谁都没愿意起身走。

    她特意选了一家单品咖啡可以无限续杯的店,但他们都实在没好意思续杯太多次,生怕被老板列入黑名单。

    咖啡机发出打奶泡的声音,两人像有职业病一样,同时望向吧台正在操作的咖啡师。他们颇有默契地相视一笑。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打出来的奶泡一定粗了。但他们没说什么。你不能因为自己懂得多一些,就可以随便去挑剔别人。

    她大多数时候去咖啡馆喝咖啡,都是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普通顾客,喝完就离开。似乎他也惊奇地发现了这一点。

    如果她在北京的时候,也只是安静地当一个喝咖啡的顾客,或许他们俩今天也不能一起坐在这里聊天喝咖啡了。

    “中山的咖啡馆多吗?”

    “嗯,这几年陆续开了挺多的。不过喝得懂的人还是不多,大部分人对咖啡的理解还停留在几家商业连锁店的咖啡。”

    “这也正常。” 展懿笑说,“去咖啡馆不是为了喝咖啡去的也都很正常。” 

    有的人去咖啡馆,是喜欢那个环境,以及那个环境能够带给他们的某些背后的东西。

    她刚开始深究咖啡的时候,有点过于执着,例如朋友到她家喝咖啡,一款很好的豆子,她会死活不让他们加糖奶。

    后来渐渐她就觉得无所谓了,当然好的豆子她会尽量建议他们先就这么喝一两口试试看,然后想加什么的再加什么,或者有一些必须得加糖奶的朋友,她会干脆给他们喝深烘焙的拼配豆。

    咖啡只不过是一种喜好,有人喜欢,自然就有人无感,甚至讨厌,这没办法强迫,就像如果有人强迫她去讲究该如何喝茶,她也同样高兴不起来。

    晚上,他们走在岐江河边。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

    “冷吗?”

    “还好,我的外套很厚。”

    “中山好像比我想象中的冷。”

    “呵呵,是不是大家对我们有些什么误会?以为我们南方都不会冷?”

    “我亲自感受过之后,确实是一个误会。”

    “你衣服有带够吗?”

    “够的。”

    “明天来我家坐坐?”

    “方便吗?”

    “当然方便,你上午睡醒就过来吧,我给你做早餐和咖啡。”

    “好,太好了!”

    “地址还有在吗?”

    “有。”

    “对了,前边有摩天轮,你要不要坐?”她指向前方。

    “你坐过吗?”

    “没有,我有点怕高。”

    “怕高是个什么感觉?”

    “你不怕?”……

    次日上午,展懿按约来到张若霏的小区,走到楼下正要按电铃时刚好有住户开门进去,他就直接跟着进去了。

    来到她家门口,没有门铃,他敲了敲门,等待,再次用力敲了敲门,听见张若霏从里头传出来的答应声,莫名有些小紧张。

    他坐下来的同时,快速地环顾了张若霏的家,简单的黑白灰蓝作为主调的设计,有一片很大的角落布置成咖啡馆的视觉,旁边是一应俱全的咖啡工具。有些别致的小件艺术品,有几幅油画,还有些照片,照片大部分是她自己的独照,另外出现最多的是一个女人,估计是她的闺蜜好友。

    “饿吧?我现在做早餐,很快的。要不你来做咖啡?”

    “好啊,在那做吗?”展懿往咖啡机那边指了指。

    “对,你自己看看想喝什么就做什么吧。咖啡机应该热机有差不多20分钟了,顺手给我再做杯卡布吧,奶在底下的小冰霜。”

    “OK!”

    “若霏,你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咖啡馆的配置了。”

    “对啊,什么都有,所以我其实已经不常出去喝咖啡了,都在家喝,平常朋友们也喜欢打包点东西来我这儿下午茶。”

    “你这个机还挺好用的。”展懿开始帮她做卡布。

    “是吧?我当初买机的时候本想选个单头的,想说放家里用小点不那么占地方,但没看中,结果选了这个双头的。”

    “还是加底Double espresso对吧?”展懿记得她在北京的时候也是这样。

    “嗯,是。”

    “哗!你这早餐做得也太好看太丰富了吧!你平常也自己做早餐吗?”展懿忍不住赞叹她的手艺。漂亮的摆盘,有鸡扒、炒蛋、香肠、蘑菇、烤吐司,还有切粒的撞色水果。

    “偶尔吧,通常还是出去吃,比较省事。”

    早晨的日光透过玻璃窗,又映过窗帘,若隐若现地洒在餐桌上,他们俩相对而坐,慵懒、随意,也不会觉得拘谨。

    张若霏化了一个很淡的妆,画了眉毛,嘴唇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嫣红色,头发全扎起来了。晨光之下, 她的眼睛仿佛在闪烁。

    展懿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电视机开着,灯开着,举着手机,来回重复地看着张若霏在自己手机里的那几张照片。

    他被她吸引住,他动了心。展懿自己很清楚。

    爱是什么呢?

    他第一次在北京的工作室看见她的时候,就有一种预感,自己会爱上她。或许根本说不清是预感,还是那个预感本身就已经是爱。他们相见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不知道她几岁,他只能从聊天的信息中判断出来一个大概,不过显然年龄一点都不重要。她之前从未提及过自己感情方面的事,在他来中山之前,根本不确定她有没有男朋友,甚至是否有家庭和孩子。但是,他竟然就这么跑来找她了,一切都来不及自制,就来了。

    他竟然在思考“爱”,他笑自己一个三十几岁的北京大老爷们未免有些矫情。

    范昕听说展懿来了,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小霏霏,还说没什么呢!你才走几天呀?人家都从北京追到这儿来了!”范昕打趣她说。

    “哎呀,行啦行啦,他就是来玩几天的。”

    “我是讲真的张若霏,如果感觉还行,就试试看呗!”

    “别闹了,他北京人。”

    “北京就北京,我说你们在这大老远的北京不也碰着了吗?老土点说这就是缘分呀!有什么不行的?”

    “我跟他,不可能吧?”张若霏这句话是在问自己,她突然间在想,对啊,怎么就不可能呢?距离真的是问题吗?

    “你问我,我就觉得有可能。要不,带出来我见见?”

    “行了范医生,你还真来劲了是吧?还见见咧!”

    “得得得,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也没空管你的闲事,我明天马上又要到上海开研讨会去喽。对了,还有那个苏维还有找你吗?”

    “最近没有了。”

    “他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吧?”

    “不知道。”

    “行,那就好。别回头了,往前看张若霏,前面扎堆扎堆的好男人等着你知道吗?”

    范昕以前就一直不看好她跟苏维的感情,也不喜欢苏维,虽然她始终不肯讲出原因,也尽量不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