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更新时间:2017-10-31 09:08:48本章字数:3999字

    她故意将自己回中山的日期说晚了一天,一来是不想展懿去机场接他,展懿前几天就开始嚷嚷着问航班的时间说要去接她机,她觉得其实机场就有直通车回中山,不必他大老远地走一个来回,她觉得很无谓,二来是半个月没有见面,真想给展懿一个惊喜。

    “我回来啦!”张若霏一边推开咖啡店的门一边喊。

    展懿在吧台里面,正在做咖啡拉花,闻声抬头,露出惊讶的表情问:“不是明天下午吗?”

    “给你个惊喜啊!”她放下行李箱和背包,走进吧台。

    吧台坐着两位熟客,其中一个说:“哟!老板娘回来啦!老板是天天都在念叨着你啥时候回来,可算是终于给他等着了!”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他们叫她张姐,住在咖啡店对面小区,有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读小学,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接送在读小学的孩子上下学,她几乎每天下午都会来喝咖啡,喝完才去接孩子。她看似自由,却哪儿都去不了。

    “是嘛?张姐,他巴不得我不在,好有机会跟其它漂亮女孩聊天吧!”

    “哟?原来不是惊喜,是突击检查啊?”张姐说。

    “我还能怕她检查?”展懿一副没在怕的样子。

    她将手搭在展懿的腰上,等着他把另一杯咖啡做好。

    展懿一把做好的咖啡放下,立马就抱住张若霏,连续用力地亲吻了她几下。换作是平时,咖啡店有这么多人在,她会让他收敛着点,但这次是他们半个月小别之后再见面,她也着实想念他了,就觉得也无所谓。

    展懿就这么抱着她,都不愿意放手了。剩下的单全交给了新来的咖啡师。

    “啊!你有记得帮我浇花吗?”

    “有,记得。”展懿抱着她说。

    “早晚都有浇吧?”

    “有!”

    “正中午的时候有没有记得要把它拿下来,不让它晒着?”

    “张若霏你等一下,你什么意思呢?人一回来都没有关心关心过我,就只顾着那盆前男友送的花,你什么意思呢?”展懿投诉。

    “哎哟,不要生气嘛,干嘛吃一盆花的醋?”她亲他的脸颊一下。

    “我早知道就趁你不在,偷偷把它给扔掉,全扔了,一片叶子都不剩。”

    张若霏用手捏他的脸,乐呵呵地说:“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那天夜晚,他们俩躺在床上,展懿抱着她,两人一直聊天聊了很久,谁都不愿意睡觉。展懿告诉她咖啡店的事,她跟他讲上海会展的事,还有,周颖伶的事。

    “你怎么没在电话里告诉我呢?”展懿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讲,就想着,等见面再说吧。”

    “你一个人去那小区,听到这个吓着了吧?”

    “没事,没吓着。”

    “那,难过吗?”展懿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嗯,有一点,毕竟跟她在信里也认识一段时间了。”她想不通,“你说,她不是说自己怕痛吗?怎么就有勇气跳下去了呢?掉地上的那一下,想想都得疼死的呀!”

    “也许,是看不到希望了吧。”

    她叹了一口气,说:“或许我应该再鼓励她多一些的,我最后写给她的那封信,她都没来得及收到。现在回想起来,她可能是给我寄出了最后一封信,然后就自杀了,其实当时看到那封信,我就应该要察觉出不对劲才对。”

    “就算你察觉出来什么,又能怎样?她远在上海,你也无能为力。”展懿安慰她说,“再说了,你已经很尽力,这里边没有你的责任好吗?宝贝。”

    如果一个人活着,时刻都是煎熬,没有方向,看不见未来,又或者,所看得见的未来就是充斥着痛苦,她觉得,结束生命,是解脱。你无法去阻止她,因为你没有立场,你并不能感受她的感受,她觉得活着很痛苦,而善良的人们却还一片好意地鼓励她活着,尽管痛苦也要活着吗?每个人,都有权掌握自己的生命是否要继续。如果她高兴这么做,那么,我们应该尊重她。展懿说。

    她静静地听着展懿在自己耳边说话,她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了解展懿。展懿比她所看见的,更有深度,只是展懿很成熟,他从不迫切地表现自己,以及表达自己的见解。

    “展懿,你说一个女人,就像周颖伶那样的一个女人,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但知道她一定是长得非常漂亮,在上大美院毕业,不论是继续画画,还是选择另外的职业,多看、多遇见一些人,然后在过程中找到自己喜欢的伴侣,更重要是,在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只有一个男人,一张婚纸,一所房子,哪天没有了,就一切都没有了。如果她一开始,把顺序换一换,能先拥有了自我,才是一个男人、爱情、婚姻,那该多好?”

    “不是所有女人都懂,她们所需要的一个男人、一段婚姻背后带来的安全感与稳定,如果她自己本身没有,那她以后都不会有,有也不能长久,只有她自己本身具有了,那么,想要给她婚姻的男人,就会有很多。”展懿说。

    “为什么?”她问。

    “因为,其实男人比女人更需要安全感,只是男人和女人获取安全感的方式不一样,男人通过事业、权力、成就、钱,而女人通过男人。”展懿说,“你想啊,如果男人能够从一个女人身上看见安全感,她能够带给男人坚定的力量,他就会想拥有这个女人。”

    她不完全明白展懿说的,但又似乎已经听懂了。

    “好了,不讲这些了,也别再想着不开心的事,你回来了就好。”展懿说。

    “嗯,我知道了。”她突然想起来,“啊!我忘了告诉范昕我回来了,她先前好几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别,先别告诉她。”

    “为什么?”

    展懿咕哝着说:“先让我独自霸占你几天。”

    “真是小气,是范昕,又不是谁。”

    “范昕一直就是跟我抢占你的最大对手你不知道吗?”

    “哈哈,有这样的事?”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了几分钟。

    “张若霏。”

    “嗯?”

    “你困了吗?”

    “有点。”

    “不如,我们结婚吧?”

    “啊?”她抬头看向他。凭借着窗户透进房间的微微弱光,她仍然看见展懿深情而坚定的目光。

    展懿也转过身,调整到两人能够面对面地对视。

    “张若霏,我爱你,我们结婚好吗?”展懿再说一次。

    “什么时候?”

    “立刻,马上,就明天也行。”

    “你说认真的?”

    “十分认真。”

    她不说话,是在想。这实在有些突然。

    “你有想过会跟我结婚吗?”

    “有,但没想到这么快。”

    “对于我来讲,不快了。”展懿说,“我从北京来这里找你的时候,我就想要娶你。”

    “那个时候?”她惊讶地问,“那时候你就已经喜欢我了?”

    “呵呵,你傻吗张若霏?我不喜欢你,我能大老远地从北京追过来找你?”

    “啊!”她恍然大悟,她真的没想过,“那你说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呃……我想想。”展懿认真回想了一下,“应该是,你第三次来我店的时候。那次,你生病了,隔了好些天都没有来,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北京。不知怎的,我心绪不宁了起来,甚至都开始琢磨起各种各样有可能找到你的方法,幸好,你又出现了,就那一天,我约了你吃饭,记得吗?”

    “嗯,我记得。”

    “其实,如果我说,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预感自己以后会爱上你,你信吗?”

    “我信。”她笑。

    “那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展懿问。

    “我啊?我不记得了。”

    “哪有你这样的,你好好想一想。”

    “我真记不起来,反正我说喜欢的时候,就是喜欢了呀。”

    “这么晚?你说喜欢的时候,就是你接受我那天啊!总得提前一点吧?”展懿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张若霏又仔细回想了一次,回答:“是咖啡店开张之后,应该是,苏维来过的那天。”

    “那个前男友来你家找你那天?”

    “对,就那天。”

    “为什么是那天?”

    “反正就是那天,哪来这么多为什么!不说了,睡了睡了!”

    “睡什么睡?你是不是扯开话题了啊?结婚!我刚才明明是在讲结婚的事。”

    “哪是我扯开的,明明是你自己。”

    “好,那我现在扯回来,你还没回答我,我们结婚,好吗?”

    “你让我想想。”

    “你爱我吗张若霏?”

    “爱。”

    “爱不就行了吗?”

    “反正你让我再想想。”

    “行,那我明天再问。”

    “徐展懿,你又来这个?”

    “睡吧,不然明天咱俩都要起不来了。”

    “嗯,晚安。”

    “老婆晚安。”

    “谁你老婆不要脸!”

    咖啡店里多了一个咖啡师阿超之后,他们就显得轻松多了,展懿基本就不用怎么做咖啡,主要是负责订单烘焙和几个咖啡课程,而张若霏就是个自由人,哪里忙、哪里需要人手,就往哪里顶上。

    “我想写一本关于设计的书,你说好吗?”她对展懿说。

    “你就是想伸一百只爪子,对吧?”展懿说,“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支持。”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写了。我去年在北京的时候,就已经写了个开头的,只是回来之后,不就是你跟着来了嘛,接着又开了这个咖啡店,然后就没有时间继续写下去。我这次去完一趟上海回来,灵感是砰砰砰地涌出来,我想要一气呵成把它写出来。”她说。

    “你这还能懒我啦?”展懿抱着她说,“好好好,你趁着灵感砰砰砰的时候赶紧写,反正现在咖啡店有阿超也轻松了许多,等又忙不过来了,我们就再招一个,老婆你呢,就好好写你的书,行吗?”

    “真的?”

    “当然真的!”展懿指了指进门的左侧位置,“我给你在那边角落,加一张小圆桌和一张椅子,以后就是你张大作家写书专用的,好不好?”

    “好好好!那我要红色的!”她兴奋地说。

    “什么红色的?”

    “小圆桌和椅子呀!”

    “看把你心急得咧!行,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买,好不好?”

    兼职店员小芳和佩佩经常看着老板和老板娘打情骂俏、腻腻歪歪的恩爱模样,真是羡慕至极。

    小芳说:“哎,我们每天在这里吃狗粮,晚上回去宿舍都用不着吃饭。”小芳和佩佩都是大四学生,已经可以出来实习工作,就差等着拿毕业证。

    “怎么?你俩都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张若霏笑话她们,“可不就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老板娘你还说呢,看到了老板这种超高标准的,感觉我以前谈的恋爱都白谈了。”佩佩说。

    小芳也感叹说:“对啊!都不知道去哪儿找,才能找到像老板这种超疼自己的,能有一半也够了,真是羡慕啊!”

    “你们才多大?大学都还没毕业,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们还会遇到很多很多人。”她说,“不过,能不能找到像你们老板一样这么好的,那就不好说了。”

    “是吧?你也知道我好吧?那你今天要不要嫁给我?”展懿抓紧机会问。

    “你烦不烦啊一天来几回,还没完了是吧?”她推开他。

    对于爱情,我们每个人,都向往而渴望自己能够遇到一个彼此钟情,同时对方又能毫无保留对你好、宠溺你的另一半。可是,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光是彼此钟情,就很难。你以为每一对夫妻都彼此钟情吗?并不如此,只是刚刚好,时间对了,条件对了,刚好,就这个吧。

    我们老实一点抚心自问,抛开一切的“条件”,当初、现在,你还是热切地想要嫁给他吗?你还要拼尽所有把她娶到吗?希望你的答案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