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礼,书,平静生活

    更新时间:2017-11-02 08:57:09本章字数:3253字

    婚礼前的一个星期,她和展懿就先回北京了,范昕和几个朋友会在婚礼举行前一天到达北京。

    出发前,他们回了一趟咖啡店,她趁着展懿在跟咖啡师和店员交代店务的时候,自己跑出去门外,给那株蔷薇浇水。

    上个月,四月末的时候,枝上那些先前隐隐待放的花蕾,突然之间就全部绽开了,纷纷开出浅红色的花朵。她仔细数了一数,十一朵。花开那天,她兴奋得像个小孩,一天什么都不干,就盯着它一直看、一直看,给它拍照,为它作画。

    她想,从北京回来的时候,花期应该已经结束了。漂亮的蔷薇花儿,明年再见。

    他们办的是西式婚礼,在一个酒店的户外花园中举行,尽可能地省去一切繁文缛节。范昕还是她的伴娘。她第一次结婚的时候,也是范昕。

    “哎呀,张若霏你可真行啊,像我这种天生自带主角光环的人,竟然都给你当第二回配角了!再有第三回我可不干了啊!”范昕在新娘休息室帮她补妆和整理头饰的时候说。

    “你会不会讲话?什么第三回呢!”她翻了一个超级大的白眼。

    “你这件白纱真好看,是在中山挑好带过来的吗?”

    “对啊,就在我们拍婚纱照那里看中的。”张若霏说,“范医生,就算是为了可以穿穿这么漂亮的婚纱,也不值得你考虑一下结婚?”

    “疯了吧?我为了穿婚纱结婚?”

    “无所谓啦!结婚不就是你爱他,然后刚好有个理由,比如说他向你求婚了,那就可以结了啊!”她问,“你那位建筑师男朋友呢?你跟他好像也挺久了吧?两年?他有跟你提过结婚没?”

    “没有。”

    “完全没提过?”

    “没有!”

    “会不会,是你平常动不动就透露出你不要结婚的气场?”

    “不会啊,我们压根就没聊过这个话题啊,他怎么知道我不想结婚?”范昕仔细想了一下,“你说,他是不是,也没想要跟我结婚呀?”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她笑说,“怎么?你不是不要结婚的吗?现在他不提,你还不乐意啦?”

    “嘿!那不一样!”范昕说,“我不想嫁,那是我的事,他不想娶我,那就有问题了!”

    “我有一种预感,风水轮流转啊!”

    “就你有张嘴会说话!”范昕用手指弹了一下她嘴巴。

    “范昕!我的口红!别弄花了!”她大喊。

    “老婆?”展懿进来了。

    “欸?”

    “怎么?老婆你是打算躲在这里不出去啦?是不是累了?”展懿走到她身旁问。

    “嗯,我脚都站累了。”她撒娇。

    “再坚持一下哈老婆,大概还有大半个小时,然后就过去饭店了。”展懿抱抱她,安抚说。

    “去到饭店不还是要站嘛!”

    “不用,到了饭店你就坐下来休息,啥都不干了,等吃饭,好不好?”

    “老公,我换了这个头饰好不好看?还是先前的头纱比较好看?”

    “都很好看呀!主要是,什么到你头上都好看。”展懿亲了亲她。

    范昕实在听不下去了,催促他们说:“得了得了,咱们都出去吧,这狗粮要大伙儿一起吃,别净噎死我一人。”

    婚礼结束之后,他们回到中山,生活又重新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展懿正式开班教学咖啡豆烘焙,也希望在当中挑选到合适的人聘用留店,如此一来,咖啡店就可以开放接收更多的订单,不必像现在这般每天限量,而且展懿也会没那本困身。

    而她的书,也创作到了收尾部分。她所在的服装品牌公司找她商量过,希望她的书能够以合作形式出版,她答应了,毕竟书里面还没做成成衣的那些设计,她本来也是打算交给公司用的。她跟品牌公司的合约上有注明,除非是她自己要生产和出品售卖,不然她的设计图只能独家提供给它们,不能以任何形式提供给别家公司。

    跟品牌公司合作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宣传的部分用不着担心了,而且关于书出版的一切事宜,她也可以摊一摊手全部交给品牌公司去负责。

    “老婆,你的书是不是写得差不多了?”她和展懿习惯每天睡觉前都会躺在床上聊一会儿,一起说说话。

    一开始他们两人的生活作息是完全不一样的,展懿相对早睡,基本十二点前会睡觉,而她是没有个两、三点都不会去睡的人。两人在一起之后,就各自都调整了一下睡眠时间,取了个中间,准时一点钟睡觉,早上八点三十分起床,十点出门去咖啡店。一开始的时候,要她一点钟睡觉,她根本就睡不着,所以才有了现在睡前聊聊天的这个习惯。

    或许,婚姻生活,就是将两个人同步,互相作出一些改变,是好的改变。

    “对啊,差不多了,过几天就能完稿。”她回答,“公司那边是天天都在催,想不快点都不行。”

    “它们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想赶上九月秋装上市啊!不然就要等到冬季了,而且我这本书里的设计大部分是春夏款和秋款居多。”

    “原来这样。”展懿说,“可是来得及吗?现在都七月底了,还能赶上?”

    “应该能,我书里的设计图都是分批先发给了他们去打板和生产,只要我完稿了,书来得及印刷出版就行。他们跟我谈过,想让书和秋季新品发布会搭起来一块做宣传。”

    “那你忙完这一轮,就赶紧好好休息,我看你这样没日没夜地赶这本书,都要心疼死我!”

    “没事老公,累是累了点,不过要不是公司这样每天催着我,这书怕是再多拖个三四个月都写不完,现在倒好,搞定了。”

    “老婆你知道吗?那时候在北京,你告诉我你是一个设计师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厉害。总觉得会画画的女人都特别有气质”

    “气质?你不是贪图我美貌的吗?”

    “美貌与气质!”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可是很快就发现自己没那个天分,硬写也写不出东西来,就放弃了,后来学了画画,觉得还行,就读了服装设计,不一样是拿笔嘛!”她说。

    “你现在就是作家啦!”

    “算个什么作家,我那本书,总共就没几个字。”她笑说,“不过,倒是圆了我出书的梦。”

    “老婆,你还有什么梦想吗?”

    “嗯……”她想了想说,“如果是指一些具体的东西或事物,那我的梦想都实现得差不多了,我后来,都不把那些叫梦想了,因为我觉得,每一天都能过成自己想要过的样子,比所谓的梦想重要。”

    “你想要什么样子的生活?”

    “这说不准啊!人的喜好或者观念都是会改变的呀,如果哪天我发现了一样新事物是我从前不知道的,而我接触之后又很喜欢,那我就跟它在一起。但我能够确定自己不想要的是,每天每月每年,都干着一模一样的事,就这么安稳度日,等着日子过去,也不知道到底想等来什么。”她想到每天接送孩子上学下学每天来咖啡店喝咖啡消磨时间的张姐。

    前几日,咖啡店的小芳跟她说,如果当初不是来了这里当兼职,那她可能会一辈子错过了自己喜欢的事。小芳毕业之后在咖啡店留了下来,因为她想当一名咖啡师。她告诉小芳,不会的,如果没有来这里,你还会遇到另一个别的喜欢的事或工作,只不过它不是咖啡而已。

    生活中,许多人以梦想、理想的名义去逃避沉闷的工作,有人不断地换工作,理由是,这不是他想要的。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远大的梦想或理想需要去实现的,如果你想要的,说穿了只是富足安逸的生活,那么,通过努力经营现在的工作就可以达到。

    “你呢老公?你总是问我的,从来都不说你自己的,你想要什么样子的生活?你有什么想做、想实现的吗?”

    “我?”展懿想了想回答,“遇见你之前,经营了五六年的工作室,我也没弄懂自己这么活着是为了什么,在我最迷惘的时候,你出现了,你的想法,你所说的一切,都让我很感兴趣,都吸引着我。真的,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就再没有想过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觉得都很有意义,很舒适,自在。”

    她突然发现,展懿对自己竟然有着强烈的依赖。

    “如果有一天,我的一切对于你来讲已经不再新鲜,你不再感兴趣呢?”她说。

    展懿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不会的。”

    “老婆,我们什么时候生孩子?”

    “啊?”黑夜中,她抬头看他。

    “你会想要孩子吗?” 

    “你呢?你想要吗?”

    “我当然想啊!我和你的孩子。”

    她没有说话。

    “老婆你不想要?”

    “我不知道。”

    “是因为之前那个孩子的事?” 展懿小心翼翼地问。

    “不,不是的。”她告诉展懿实话,“我只是觉得,生养一个孩子,责任很重很大,我未必能做好,也并没有很想做。”

    “你怕有了孩子之后,不自由了?”

    “我不知道。”

    “我们有了孩子,你还是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我保证,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

    不会有什么不一样?虽然她知道并不可能,但她仍然感激展懿这么说。

    “你让我的书和发布会结束之后,我们再商量要孩子的事,可以吗?”

    “可以。”展懿吻了她一下,“睡吧老婆。”

    “嗯,老公晚安。”

    要孩子的事,她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好好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