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过了头的感伤

    更新时间:2017-11-03 09:04:28本章字数:3601字

    展懿再没有提过孩子的事,但她却总好像有一件未完成的事悬在心头上,她向来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不过,她的书马上就要正式出版上架了,就在三天后,跟品牌公司合作的秋季新品发布会一起办签售,一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检查发布会的新品,还有模特的服装分配,以及模特的走台的展示顺序。她每天都很忙,已经无暇顾及其它,展懿也是给了她绝对的支持,让她只要安心做好这些。

    她的书在两个星期以前就拿到了几本样板,她给了范昕一本,然后给Benson寄了一本。Benson问了她发布会的时间,但没说要来。

    Benson的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幅画,她平常不怎么浏览朋友圈的,就今天突然点进去看了几条,就刚好看到了。是一张素描,上海和平饭店。她在底下留言了一句:突然想吃蟹粉豆腐了。

    服装新品发布会和新书签售会当天,她很早就来到了现场,做最后的准备。忙碌中她经过自己那些堆砌成墙的书,心头忽而有些激动,一股强烈的满足与幸福。

    展懿本来想陪着她一起到现场,她让他别,自己忙起来也顾不上他,让他在下午发布会差不多开始之前过来就行了。

    模特在彩排走台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Benson竟然来了。

    “你怎么会来了?”她惊喜地问。

    “我不能来吗?我收了你的书,又收了你整个列系的Blue猫猫衣服,怎么都得来捧你一个场吧?”

    “谢谢你来!不过发布会是下午三点才开始,你是不是来太早了?”

    “那你有空一起到附近吃个饭吗?”

    “我怕是真没有这个空了,只能留在这里吃盒饭。”

    “好吧,其实我也猜到了。”他说,“那我先到处去走走,下午再来看你的发布会。”

    “嗯,好。”她问,“对了,你会留几天吧?”

    “应该会。”

    “那明天来我的咖啡店坐坐?我请你喝咖啡。”

    “当然好呀!”

    新品发布会正式开始了,一切都在有序地进行着。她给展懿和范昕留了前面第二排的嘉宾位置,而她坐在第一排,跟品牌公司以及发布会相关的重要嘉宾坐在一起。

    她有一个15分钟的讲话,关于她书里的设计概念,以及新品的搭配概念。

    展懿凝望着台上穿了一袭黑色高领蕾丝长裙,正在拿着麦克风讲话的张若霏,如此灯光之下,他忽然对她生出了一丝陌生感与距离感。仿佛,他并不是她的丈夫,并不是她什么重要的人,而只是一名仰望她的普通观众而且。他对自己这个不明来历的错觉,感到了恐惧。

    Benson也观看完了整场发布会,看到她又紧接着开始新书签售会,他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整场看完了,你的设计真棒!我先走了,明天你的咖啡店见。”然后就默默离开了。

    展懿和范昕一直留在现场等到她整个活动结束,才一起离开。

    三个人坐下来吃晚餐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大家都实在饿到不行,一下点了满桌子的食物,等都端上来以后才发现好像点多了。

    “我们有点了这么多?”范昕一边往嘴里塞着烤鸡腿肉,一边疑惑地问。

    “没关系,吃不完就打包,不会浪费食物。”展懿将剥好的虾仁悉数倒进张若霏的碗里。

    展懿看见范昕立马往她碗里抢走了几个虾仁,冲她说:“我剥虾的手指都舔过!虾上面全是我的口水!”

    “嘿嘿!我不怕!怎么样?”范昕得意地吃一个给他看。

    张若霏已经很习惯他们俩这样的日常斗嘴,用他们自己的话来形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情敌。

    “张若霏,你这一季下来,赚不少吧?”范昕问。

    “还不知道,分红又没到手,不过应该会卖得不错。”她回答。

    “书呢?书也能赚钱吧?”

    “你怎么就知道钱钱钱呀!”她嫌弃地说,“我写这本书又不是为了赚钱写的。”

    “行行行,你有远大的理想,你是个生活艺术家,行吧?”

    “生活艺术家,我喜欢你这个词!”她乐呵呵地说。

    “我今晚去你家睡好吗张若霏?”

    “不好!”展懿抢先回答她,“干嘛要来我们家睡?”

    “我又没问你,我是在问你老婆!”

    “反正我不同意。”

    “我去张若霏家还要你同意?没有你之前,我们都是两个人的家随便住的,我家小霏霏没告诉你吗?”

    “你也说,那是在没有我之前,现在她有我了!范医生你清醒一点好不?她已经有老公了哦!”

    “我不管,张若霏你自己说!”

    “好啦,你们两个,说说,为什么要来我们家睡呢范医生?”

    “我们好久没有看电影聊天到天亮了,我明天休假,你不也说明天要休息一天吗?那正好呀!两人都满足了通宵的条件!”

    张若霏用可怜的目光投向展懿:“老公可以吗?”

    “你不是已经很累了嘛?还通宵?”

    “没事的老公,我明天再睡它十二个小时,好不好嘛?”她扯扯他的袖口。

    “好,好好好。”

    范昕给了展懿一个胜利的笑容。她们俩立刻开始商量今晚挑什么电影看,开哪瓶红酒,家里还有没有爱吃的那个薯片。

    展懿进房间睡觉之前,已经帮她们铺好了通宵的“阵营”,开好红酒,摆好她们喜欢的零食,烤了几只鸡翅和香肠,以及备好了一壶暖水。

    “我家小霏霏的老公,没想到你这么贤惠啊!”范昕说。

    “我真是谢谢您!第一次夸奖我。”

    展懿和她难舍难分地抱在一起,展懿叮嘱她红酒别喝太多,如果实在太累了就睡觉,要睡觉的话记得调高一点空调的温度。

    范昕调侃他们俩,不就是隔了个房间门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谁要出远门,而且是几十年不回来的那种!

    “干杯!”她和范昕举起红酒杯。

    “呵!张若霏你老公我是真的服了,连热水都装好了一壶?”

    “是啊,他知道我半夜有时候会想喝热水,平时睡觉前他都会用保温杯装一杯放在我床头的。”她甜蜜地说。

    “不得不说,他是对你真的好。”

    “那是!”她自豪地说。

    “你看看你,现在都幸福成个什么样了?你还记得,前些年你心情跌到谷底的时候,我当时就说过什么啦?我说都会过去的,这些算不了什么,只要你的人好起来了,一切就会好起来,看吧,我没说错吧?”

    “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

    “你现在应该很满足了吧?做着你想做的职业,身边是你喜欢的东西,还有一个这么爱你对你好的老公。”范昕说,“你说,要不我也去一趟北京,或者南京东京之类的都行,去转转运?”

    “转运?你不都说你自己是靠实力的吗?”

    “说真的,我是真羡慕你,就拿男人这事吧,怎么你就永远运气这么好,轻轻松松就能遇到个好男人,而且是对你好到不得了的好男人。”

    “哟,你这话要是给我老公听见了,可不把他给乐死才怪!”

    “我就是受不了你俩整天腻歪腻歪的,虐谁呢!”范昕翻她一个白眼说。

    “怎么,你的阿晖呢?”

    “别提他,分手了。”

    “分手了?为什么?什么时候?”

    “对分手了没有为什么两个月前。”范昕一口气回答她的问题。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讲讲嘛,为什么分手?”

    “上回不是参加完你北京的婚礼回来嘛,我就想试试他,跟他提结婚的事,你猜他怎么着?他竟然敢回避我的问题,他竟然不想跟我结婚!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我?我就直接说分手了,他居然就做做样子地哄了我几次,然后人彻底消失了。”范昕说,“呵!我想他一定是怕我逮住他结婚吧,跑得比什么都快!”

    “会不会,他不是不想跟你结,而是他跟你一样,是个不婚主义者?所以跟你没有关系?”

    “不,我能知道,他就是不想跟我结婚。”范昕喝了口红酒继续说,“那他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呢?骑驴找马?去他的!我居然还成了驴?张若霏,你说我怎么就遇不上个好点的男人呢?”

    “你遇过啊,都是你自己不要的!你数数,你先前的那些,都几个了?”

    “那些?”范昕苦笑,“那些,不是他们不好,是他们对我不够好。我从来没跟你讲,其实他们都没那么爱我,或者,是我感觉到他们不爱我,所以我就先提分手,宁愿做看起来比较洒脱的那一个。”

    她从来没听范昕说过这些,她一直以为,范昕是有绝对自信的一个人,因为她值得拥有自信,甚至骄傲,可是,她今天竟然告诉她,她也自卑,也害怕自尊心受到伤害。

    “所以我才说我真的羡慕你。”范昕对她说,“每一个男人,都那么爱你,你以前有谨葑,然后是崔敬、苏维,还有现在的展懿,他们每一个人,都那么爱你。而我呢?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你说我怎么就遇不着呢?是我不值得被爱吗?是我的问题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陪她喝酒。她知道,要是她以一个成功者的角色帮她分析原因到底是什么,那听起来只会像是自己在对她说教,而这种说教方式会让她更不舒服,并且对她并无实际帮助,因为,她不会改变什么。

    有的人不断地换工作,不断离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公司、上级对自己的不满意,或失望,心理产生了压力,于是就自己率先主动提出辞职,如此一来他就能自欺欺人地认为是我自己要走的,而不是我达不到你的期望。这样至少,他保存了自己脆弱的自尊心。有些人对于情感关系的处理,也是如此。

    她们今晚准备了两出电影,结果两出都没看成。范昕红酒喝多了,倒在沙化上睡着了。她却没有睡意。

    差不多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展懿从房间里走出来。

    “老婆你要不要回房间睡?”展懿看到范昕已经睡着了,压低声音问她。

    她摇摇头说:“不了,我今晚就陪她睡这里吧。”

    展懿走过去抱抱她,陪她在沙化上坐了一会儿。

    当她靠在展懿的怀中,望着窗外的闪烁夜色,她觉得自己很幸福,无比的幸福。她有源源不断的设计灵感,她出了自己的书,她跟展懿一起有一家咖啡店,她可以随时去她想去的地方,有一些积蓄,她有范昕这个十几年的好朋友,她有展懿……一切都如此美好。而这种幸福的感觉似乎已经到达了极致,幸福过了头,感伤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