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走出丛林

    更新时间:2017-10-11 15:46:51本章字数:5093字

    甄重辉迷路了,不是在一般的地方迷路,是在辽阔的原始森林。

    甄重辉这个名字的寓意,可以理解为“真正的重视辉煌”,也可以理解为“真他妈的重视辉煌”。前者稍显高雅,后者有些狗屁不通。不管怎么说,甄重辉是渴望成功的,他想让自己的人生不一样,走向绝对的辉煌。

    事与愿违,虽然甄重辉的名字很牛,但他已然三十而立却一事无成。

    郁闷的情绪不祥的笼罩了甄重辉整整一个星期,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要发泄。无奈甄重辉虽然事业挫败,但人品尚可,说白了人老实,所以要发泄得有正当途径,找一个倒霉蛋扁一顿出出恶气行不通,那是黑社会的角色,甄重辉不能用。

    还是旅行散散心吧。

    如今旅行也是一种职业,职业旅行家也是吃香的喝辣的,纵享人世繁华。

    甄重辉不是职业旅行家,是业余旅行家。

    对旅行,甄重辉肤浅的认为就是四处转悠,没什么高大上的。这可能就是甄重辉无法甩掉业余旅行家的帽子从而阔步跨入职业旅行家的行列的原因。

    不过,甄重辉有一个优点,就是承认现实。这一点很多人乃至大部分人做不到。既然成不了职业的,就权且业余的。我走我路,我言我心,我道我真,我只做我自己。

    职业的旅行家都有著述问世,甄重辉是业余的,这一个方面可以省略,不过他经过权衡,还是决定成功旅行安全到家后,也把经过记录一下子,发在网上,大家给个赞,岂不快哉。

    谁知道他妈的莫名其妙的进了这片原始森林,这回也没心思抑郁了,还是琢磨着怎么走出去吧。

    甄重辉背一个背包,里面有一些吃的,真是万幸,还可以支撑几天,老天待他不薄。

    这片原始森林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天上偶尔有鸟儿飞过,甄重辉不知道都是什么鸟,也无暇顾及这些无聊的事。

    现在是中午,甄重辉有些饿了。从背包里扒出一包饼干一通狼吞虎咽,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透过树与树的空隙看看天空,甄重辉现在不是忧郁,是绝望。

    打起精神来,甄重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走了整整一下午,一直到天擦黑,甄重辉还在丛林里转悠。

    甄重辉停下疲惫的脚步,一种无奈的情绪油然而生。

    招谁了惹谁了,怎么好人没好报呢。甄重辉明白了一个道理,现实的世界的本质是不公平的,不公平是人类的本性。

    甄重辉想想这半辈子蹉跎人生,什么事也没干成,如今又困在这该死的原始丛林里,真他妈悲哀。

    天黑了,甄重辉也累的够呛,靠着一颗百年老树就睡着了。

    甄重辉做了一宿的梦,全是噩梦,醒来还心有余悸。

    今天是个好天气,稍微有些风,鸟儿叫虫儿鸣,还蛮诗意的。

    甄重辉无暇欣赏美景,走一步停三步的走着。

    整整走了一天,还是到处的参天大树。

    甄重辉不停的为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一定能走出去。

    真是屋破偏遭连夜雨船漏又遇顶头风,前面一条大蟒蛇横住去路。

    甄重辉吓了一跳,这种蛇他是听说过没见过,今天真是好运气,见着真物件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给甄重辉一万个胆儿,他也不敢跟蟒蛇斗。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甄重辉越来越迷茫,不知道还有没有出路。

    不会永远留在这片热土吧。甄重辉一声长叹。

    想想这失败的旅行,真是板上钉钉的失败。还写什么文章,见鬼去吧。

    晚上,甄重辉又吃了一包饼干,照例靠着一颗大树睡着了。

    半夜,甄重辉被大雨淋醒了。

    瓢泼大雨。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哪有避雨的地方啊。甄重辉浑身上下全湿透了,就差擦些沐浴露洗洗澡了。

    甄重辉精神更加沮丧了,一边诅咒一边祈祷。诅咒这鬼天气,祈祷雨快些停。

    苍天有眼,大雨停了。

    但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天还没有亮。

    甄重辉困意袭来,也顾不上衣服湿透了,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的噩梦少一些,醒来,甄重辉打开背包一看,食物有些潮了。

    还好只是有些潮,幸亏甄重辉未雨绸缪买了防雨的背包,如今保护了食物同时等于保护了生命。

    甄重辉深呼了口气,踏上漫漫旅程。

    突然,甄重辉发现前面好像有人踩过的痕迹,他欣喜若狂,快步走过去,发现真的是有人踩过。虽然并不明显,但仔细辨认还能看出来。

    甄重辉按捺着内心的激动,循着痕迹小心的走着。

    渐渐的,他看到了前面不远有阳光,那里肯定是出口。

    事实证明甄重辉判断正确也不正确。正确的是,那里确实是个出口,不正确的是那不是丛林的出口,而是通向一个开阔的地方。

    甄重辉站在出口,发现了一个被四周参天大树围住的一个空地。

    这里有一个大湖,湖边有一个房子。

    甄重辉走向房子,希望能把湿衣服烤一下。

    甄重辉敲了无数遍门,门终于开了。

    是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开的门。

    甄重辉一愣,琢磨是不是这里是个剧组,在拍浪漫主义作品。

    “你好。”狗头人身向甄重辉问好。

    甄重辉一时没有回答。

    狗头人身又问候了一遍。

    甄重辉缓过神儿来,接受了现实,也问候了一句。

    狗头人身把甄重辉让进屋里。

    屋里乱七八糟的,真是狗窝。

    “我叫迈克。”狗头人身说。

    “我叫甄重辉。”甄重辉还礼说。

    两个人,或者准确的说一个动物一个人寒暄了几句,迈克拿来一套干衣服,给甄重辉换上。

    甄重辉说了句谢谢,迈克笑了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甄重辉换上干衣服,感觉心情好多了。

    “我的地方。”迈克说。

    甄重辉表示不明白。

    “你不用搞的一清二楚,有些事情无需答案。”迈克诡秘的说。

    这句话本身没什么不妥,但甄重辉搞不明白为什么迈克要回避这个问题。

    强人所难不是甄重辉的一贯作风,既然迈克不愿意说,他也不再强求。

    “说实话,你这里很乱。”甄重辉换了个话题。

    “忍一忍吧。”迈克有些不好意思。

    甄重辉无奈的同意了。

    “在我这里住几天吧,咱俩也算有缘。”迈克说。

    甄重辉想想,既来之则安之,遂首肯。

    天很快黑了,迈克拿出一根蜡烛点着。也是,这鬼地方哪有电灯呢。

    甄重辉和迈克坐在一起,秉烛夜谈。

    “你在这里寂寞吗?”甄重辉问。

    “寂寞是天才的专利,我寂寞,板上钉钉的寂寞。”迈克说。

    甄重辉笑了笑。

    “其实,一个人寂寞不寂寞,全在心,不在外界。心中寂寞就是真寂寞,不管外界灯红酒绿。心中不寂寞就是不寂寞,哪怕孑然一身。”甄重辉发表议论。

    迈克点头同意。

    “你是一只狗,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家对于任何物种都是举足轻重的。”甄重辉说,“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可是是奢求。”

    迈克安慰了两三句,夜已深,两人渐鼾声如雷。

    第二天,是一个明媚的好天气。

    迈克和甄重辉起床后,又聊了一会。

    迈克说自己一个人很多年了云云,甄重辉也发出一番感慨。

    “我帮您收拾收拾屋子吧。”甄重辉说。

    迈克首肯。

    两个人一阵子忙碌。

    突然,甄重辉发现一面镜子,很古老的镶边,他把镜子拿在手里,反复把观。

    “你喜欢这面镜子吗?”迈克问。

    甄重辉点头。

    “那送给你。”迈克大义凛然的说。

    甄重辉露出感激的表情,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小心的放进背包里。

    整整两个小时,终于把屋子收拾干净了。甄重辉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来。

    “以前,我就是懒,你来了,把我同化的勤快了。”迈克开玩笑的说。

    “勤快是一种态度,唯有从理想的角度出发去理解才正确。”甄重辉论述道。

    迈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明显很茫然。

    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的景色,美极了妙极了,甄重辉一饱眼福。

    住了几天,甄重辉心情也开朗了,感觉人生也有希望了,就表示要告辞的意思。

    迈克依依不舍的问:“要不再住两天?”

    甄重辉表示已经好几天了,他该回家了。

    迈克只好同意了。

    甄重辉整理了一下行李,尤其那面镜子,他小心又小心的用衣物包上,放进背包。

    整理完,甄重辉起身告辞。

    迈克指给他出去的路。

    甄重辉风雨兼程,到底路上天气还算好,真是天助他也。

    终于,甄重辉看到了远处的出口,他快走了几步,终于到了出口。

    甄重辉站在出口,脸上泪水泗流。真是生死一劫。

    这里是一座山,远处隐隐约约有人家,甄重辉精神抖擞的向前方走去。

    终于走到了一个村子。

    甄重辉拖着已经像铅块一样的腿爬一样的走进这个村子。

    奇怪的是,村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甄重辉看一家的门开着,就径直走了进去。

    “有人吗?”甄重辉大声的问。

    里面有人答应,接着,走出来一个老太太。

    “你找谁?”老太太问。

    甄重辉耐心的解释了一番,把来龙去脉告诉了老太太,表示自己想回家的意愿,想在这里歇个脚,然后帮忙指引一下方向。

    老太太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把甄重辉引入屋内。

    甄重辉一屁股坐在了一把破椅子上。

    “怎么这个村子的街上没人呢?”甄重辉不解的问。

    “都到城里打工去了。”老太太边倒水边说。

    原来如此。这个时代,村里的人往城市跑,小城市往大城市跑。

    “你们村叫什么名字啊?”甄重辉接过水问。

    “甄家庄。”老太太一字一句的说。

    甄重辉把喝进去的水吐了出来。

    老太太一时诧异,忙问缘由。

    “我就姓甄,咱们真有缘分。”甄重辉说。

    老太太也笑了。

    感觉那种无边的累烟消云散后,甄重辉告辞上路。老太太把路指给他,告诉他到最近的县城不通车,要走一下午。

    甄重辉义无反顾的踏上归途。

    到了县城,已经是晚上了,甄重辉身无分文,只能打听着找到公安局,希望得到帮助。

    执勤的李警官接待了他。

    甄重辉把来龙去脉又解释了一番,他唾沫子飞溅,说的风生水起。

    “有一个狗头人身的生物在原始森林里?”李警官脸上写满了怀疑。

    “是的。”甄重辉肯定。

    “感觉您精神不太好。”李警官明显不信。

    甄重辉急了,对天发誓绝对的狗头人身,“叫迈克。”

    “还是个美国名?”李警官笑了。

    甄重辉一时语塞。

    “什么美国名?”另一个警察走过来。

    “奥,张队,这位先生精神不太好。”李警官又笑了笑。

    李警官的笑不是嘲笑,是有些无奈的笑。

    被唤作张队的警察也坐了下来:

    “怎么精神不好?”

    李警官示意张队看甄重辉。

    “我精神很好,确实是狗头人身。”甄重辉再次表示自己是诚实的人。

    “是需要休息。”张队也笑了笑。

    甄重辉突然想起了迈克送自己的那面镜子,也许可以证明一下。

    “你们等一下。”甄重辉打开背包,把包镜子的衣物一层一层揭开,拿出那面镜子,递给张队。

    “这是什么?”张队和李警官不解的问。

    “这就是迈克送我的,就在原始森林里。”甄重辉说。

    张队翻来覆去看了一会,递给李警官。

    “这不就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吗?”张队问。

    李警官表示赞同。

    “这种镶边您二位见过吗?”甄重辉自认镜子的镶边独一无二,除了原始森林哪都没有,孤品。

    两名警察再次把玩镜子。最终还是一致认为这什么也证明不了。

    甄重辉变得垂头丧气。

    “先让他到我宿舍睡一宿,我今天睡沙发,狗头人身的事,明天再说,今天不早了。”张队冲李警官说。

    李警官点头,甄重辉感激涕零的同时还是有些失望。

    安顿好甄重辉,李警官回办公室继续值班。

    甄重辉放下背包,躺在床上,但总也睡不着。他想起迈克。

    迈克究竟是什么生物,自己虽然接受了现实,但迈克的来历却是扑朔迷离。

    甄重辉起身,坐在桌子旁。

    桌子上有纸和笔。

    甄重辉想起了在出来旅行之前的承诺,要写旅行文章。

    甄重辉拿起笔,写到:

    这几天是我人生的转折,我经历了不可思议的事。

    在旅行之前,我有些自暴自弃,但现在我要探寻人间的真理。

    进入原始森林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之前并没有长期策划,我是误打误撞。

    进去后,我一度以为再也出不来了,可是事实是让人感动的,我还是平安出来了。

    在原始森林里,我遇到了一个狗头人身的好朋友,我们彻夜长谈,相见恨晚,告别时依依不舍。他告诉了我怎样走出原始森林,并送给我一面镶着古老的边的镜子,那正是我爱不释手的。

    在甄家庄,我碰到了好心的老奶奶,老人家指引我走到县城,我在县城碰到了好心的警官,他们把宿舍让给我住,自己睡沙发。我很感激他们。

    可是,两位好心的警官都不相信世界上存在一个叫迈克的狗头人身的生物,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相信。

    只好明天再说了。

    第二天,甄重辉还在睡梦中,就被李警官叫醒了。

    “醒了吗?”甄重辉笑着问,“是个懒蛋。”

    甄重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太累了。”

    “你早餐吃什么?”李警官问,“有肉夹馍和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吧。”甄重辉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我身上没钱,让您破费。”

    李警官继续笑:“知道你没钱,不然也不会找我们。”

    说完,李警官出去买早点了。

    甄重辉洗漱完毕,回宿舍等了一会,李警官手里拿着早餐,张队伴他同行,边走边吃。

    吃完早餐,甄重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眼神瞥向两位警官:

    “真的有狗头人身的生物,叫迈克。”

    张队和李警官面面相觑。

    “你需要回家好好静养。”张队说。

    李警官赞同得点了点头。

    甄重辉泄了气,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李警官开车带甄重辉来到火车站,给他买好票,又给了他一百块钱:

    “在家好好休息。”

    甄重辉点了点头,五味杂陈。

    上车后,甄重辉通过窗户向李警官挥了挥手,忽然想起连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人家大恩大德该怎么报啊。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甄重辉到家了,安全的到家了。

    家里已经是尘土皑皑了,甄重辉一通收拾。

    人不可能没有忧郁的时候,即便国家主席也有烦心的事。甄重辉郑重决定以后改头换面从新做人,快乐闯天下开心向人生。

    这一次生死之旅刻骨铭心,甄重辉不由的潸然泪下。

    想想这人间的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活着就好。

    忽然,甄重辉又想起了迈克送自己的镜子。

    他把镜子取出来,翻来覆去的看,越看越觉得不一般。尤其是古老的镶边,让他遐想万千。

    也许,答案就在镜子里。

    2017年10月11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