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病入膏肓

    更新时间:2017-10-12 17:04:15本章字数:5192字

    钱在人类历史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吃在人类历史上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典型的概括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对于甄重辉来说,没钱,吃的也不怎么样。

    这很残酷。

    这次旅行惊心动魄,必将载入史册。

    其实,没钱不代表不幸福,吃的也差不到哪里去。全在心。心静则万籁静,人生静,岁月静。

    这是甄重辉在这次生死历险后悟出的道理。

    最近,甄重辉读到一个短语,短语用中文写就:

    早秀不如晚成。

    甄重辉很震撼。早秀已经板上钉钉的不可能了,已经得到了历史的检验。晚成聊可期冀。

    这么说未来还有梦。

    甄重辉倍感振奋。

    甄重辉想起了曾经的无数个理想。说无数个一点也不夸张。他既想过成为像黄家驹那样的摇滚歌手,又想过成为郑渊洁那样的作家。既想过成为医生悬壶救世,又想过成为政治家达济天下。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样问题就复杂化了。需要去粗存精去伪存真。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甄重辉决定,还是成为像郑渊洁那样的作家。之所以这样,有一定的原因。黄家驹死的太早,不吉利。医生专业性太强,自己不是这块料,想想算了。政治家太危险,容易腐败,一只脚始终在监狱里。唯有郑渊洁,名利双收。所以,最终拍定郑渊洁。

    说起写作,谁都不陌生。漫漫求学生涯中,写作伴随始终。甄重辉也未能免俗,从小学一路写到大学。

    甄重辉回忆起一件事来。不是发生在小学,是中学。有一次,英语老师找到他,开门见山的要他帮忙写一篇文章。甄重辉受宠若惊,挥笔而就,交给英语老师。那篇文章干什么用甄重辉已经无从知晓,但事情是有这么回事。这件事说明一个美好的问题,就是甄重辉写作不弱。

    事实就是事实,甄重辉花时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创作历史,发现情势很是乐观。自己还是有写作细菌的。

    希望就这样被甄重辉寄托在写作上了。

    甄重辉制定了一些基本原则。诸如文学经典阅读计划,文学理论学术阅读计划等等。另外为了打开脑洞,还抽时间看好电影电视剧,全方位铺开。

    这天,甄重辉正在家里装模作样的看闲书,有人敲门。

    甄重辉一开门吓了一跳,是爹地和妈咪。

    “你们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甄重辉赶紧迎接二老。

    “过来看看你。”爹地说。

    二老突然不期而至令甄重辉措手不及。也不知道老头老太太作何打算。

    “听说你出去旅行了一趟?”老爷子一屁股坐下问。

    也不知道谁告诉老人的。事儿妈。

    甄重辉点头。

    “真旅行了?”老母亲想确定一下。

    甄重辉再次点头确定。

    “怎么想起出去的?”老爷子如临大敌。

    “散散心。”甄重辉实话实说。

    “这么简单?没别的事?”老母亲一脸怀疑。

    “没有。”甄重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

    “那就好。”二老舒了一口气。

    “你们别老操心我,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甄重辉说。

    二老笑了笑:

    “再大也是我们的儿子。”

    甄重辉也笑道:

    “绝对的亲生的。”

    甄重辉起身拿水壶给两位不远万里的不同寻常的客人倒水。

    老爷子喝了一口,想起什么的问了一句:

    “感情的事有着落了吗?”

    老母亲几乎同时瞟向甄重辉。

    “没有。”甄重辉回答的很干脆。

    “要抓紧。”老爷子下命令。

    甄重辉点点头。

    说起感情,甄重辉也很无奈。他不仅仅是事业无成,还是感情无成,全方位的无成。

    以前,也不是没人介绍,但每次交流过后都是人家女方拒绝他。原因甄重辉也很明白,他根本就不主动,也不联系人家,晾着,你说这不就是表明您不愿意吗,那人家女方还凑那个热闹干啥。但这并不是甄重辉的本意,他想恋爱想疯了,可是不管用,谁叫他性格使然呢。

    这一次家里老人过来,明显是担心他。感情问题是重要的一个方面。

    但是,没有就是没有,前赴后继吧,明天会有的。

    甄重辉唯有再次燃起希望之火。

    “对了,”老爷子换了一个话题,重新回到这次旅行中来,“你去哪旅行的?”

    甄重辉一五一十的告诉老爷子和老太太这次奇幻之旅。

    “差点就回不来了。”甄重辉心有余悸的说。

    “在原始森林有一片开阔的空地?”老爷子不太相信,“还有一个狗头人身的东东?”

    甄重辉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在开玩笑!”两位老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货真价实。”甄重辉拍板。

    老爹地和老妈咪面面相觑,脸上显出担心来。

    “你把狗头人身送你的镜子拿来我们看看。”老爷子有些紧张的说,但不是相信确有其事,他想缓和一下气氛。

    甄重辉起身把镜子拿来递给二老观摩。

    “没什么特殊的,就是镶边比较古老。”老爷子说。

    老太太点头同意:

    “很普通的镜子。”

    实话说,到现在为止,甄重辉也看不出这面镜子有什么奇特的功能,但是,它的来历不同寻常,因此,它一定不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甄重辉立志解开这款秘镜之谜。

    “我有生之年一定解开秘镜之谜。”甄重辉坚定的说。

    “秘镜?”二老异口同声的齐问。

    “对,秘镜。”甄重辉肯定。

    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再一次面面相觑。

    “你精神不大正常。”老爷子把镜子放在桌子上,“这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不是什么秘镜。”

    老太太一脸的担心。

    甄重辉知道现在他说什么两位老人也不会相信了,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把秘镜之谜公之于众。

    “你见到的那个狗头人身的生物肯定是假的,也许你看错了。”一阵沉默后,老爷子打破僵局说。

    “我看的清清楚楚。”甄重辉说。

    “好了,这样,晚上你买好食材,我和你妈给你做一桌丰盛的晚宴,让你饱饱口福。”老爷子换上轻松一些的神情,但仍掩盖不住的担心。

    甄重辉点了点头,出去买食材了。

    晚上的饭虽是美味佳肴但几个人吃的平淡无味,各怀心事。

    吃完饭,甄重辉回他的房间,二老回另一间房。

    “你说小辉是怎么回事?”老太太问老爷子。

    老爷子顿了一会,沉重的说:

    “我觉得咱孩子精神出问题了。”

    “不会吧,精神分裂可不是轻易就得的。”老太太吓坏了。

    “这次旅行他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肯定是受刺激了。”老爷子说。

    一阵沉默。

    “那怎么办?”老太太打破沉默。

    “有病治病,咱明天带孩子看医生。”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说。

    老太太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甄重辉起床后发现二老双双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

    “你们怎么这么早?”甄重辉问。

    “等你。”老爷子说。

    甄重辉坐下,问:

    “什么国家大事?”

    “孩子,爸爸不跟你绕弯子,直说。你跟我们去看医生。”老爷子说。

    “我很健康,不感冒不发烧的,看什么病?”甄重辉笑道。

    “咱看精神科。”老爷子说。

    老太太难受的看着甄重辉,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这么大的病,他心里舒服不了。

    “我这不精神很正常吗?”甄重辉又笑了笑。

    “你说在原始森林里看到狗头人身的生物,又说揭开秘镜之谜,正常人会这样吗?”老爷子问。

    甄重辉一时语塞。

    二老焦急的看着甄重辉。

    索性从了二老,去了医生肯定判自己没病,这样二老也就放心了。

    “行,咱们去看医生。不过我得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医生说我没病,您二老可不能再瞎怀疑了。”甄重辉说道。

    二老点头: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到了医院,两位老人挂了最贵的专家号。

    似乎等了一万年,到甄重辉了。

    甄重辉和二老进入诊室,一个中年男性医生示意甄重辉坐下:

    “小伙子哪里不舒服呢?”

    “我没不舒服。”甄重辉实话实说。

    医生似乎身经百战: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没病,是我爸妈非要来。”

    医生点点头,转向老爷子:

    “你说一下。”

    “他出去旅行,说误入原始森林,在原始森林里发现了一个开阔的场地,在那里认识了一个狗头人身的生物,那个生物还送他一面镜子。”老爷子说。

    “恩,这样,让小伙子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医生一边说一边奋笔疾书,“先把手续办了。”

    甄重辉没想到医生也认为自己有精神分裂,有些哭笑不得,就说:

    “医生,我真没病,我很正常,我说的都是事实。”

    “好的,小伙子,先不用药,住院观察几天。”医生说。

    甄重辉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随后办完手续,被安排在第一病区。

    这个病区总共有四个病人,加上甄重辉。看起来病的都不太重,甄重辉心情有些好转。

    “你是哪的人?”一个病友走到甄重辉床前,问。

    “本地的。”甄重辉如实作答。

    “怎么进来的?”病友不依不挠的问。

    “一言难尽。”甄重辉突然觉得自己很搞笑。

    “我是老师,有一次学生打架,有一个学生砍了另一个学生一刀,血喷了出来,我吓坏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失眠了。”病友自顾自的说。

    看来,这里不全是精神分裂,还有失眠。

    “失眠很痛苦,晚上睡不着白天没精神,你没有经历过,难以体会。”失眠的病友说。

    甄重辉觉得这个病友还算正常,就又把自己经历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我相信你,我有想象力。”失眠的病友说,“但是我劝你一句,你最好闭口不言,别再提这些离奇的事,否则你永远也出不去。还有,出去后也别提,不然你还会进来。”

    甄重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接受现实了,决定不再提自己的伟大历程。

    观察了几天,他顺利出院了。

    二老高兴的像过年一样,拉着甄重辉不放:

    “幸亏没事,幸亏没事。”

    一路上,甄重辉都在想这几天的精神病院之旅。

    甄重辉所在的病区症状都轻,除了那个失眠的,还有一个焦虑,两个是轻度精神分裂。

    焦虑的那个遇事就不安分,难受的无法排解,但他是个才子,会写诗,还给甄重辉背过他的大作,甄重辉记得当中有一句:

    “我不记恨世界 我只步向未来”

    这句诗给了甄重辉很大的触动,甄重辉自此下定决心,不论碰到什么事,他一往无前,落实到实处,就是终其一生揭开秘镜之谜。

    两个精神分裂也像天才一样,说出来的话句句哲理。

    由此,甄重辉产生一个错觉,精神病院里都是高智商的人,他们之所以进来都是阴差阳错。

    回到家,甄重辉思绪仍在飘。

    这个世界上得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得了病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绝望。只有认真对待,不离不弃,终有战胜疾病的一天。

    二老再次为甄重辉做了丰盛的宴席,这次连食材都没让甄重辉动手。

    晚上睡觉前,甄重辉再次想起了自己确立的作家梦,他想就此跟二老谈谈。

    等明天吧。

    第二天,二老起得还是早,但这一次是喜上眉梢。

    甄重辉起床洗漱后,坐在二老旁边:

    “我有事跟您二老谈。”

    二老如临大敌,不晓得刚躲过一劫的儿子又有何惊心动魄的话:

    “什么事,你慢慢说。”

    “我想成为一名作家。”甄重辉开门见山一字一句的说。

    两位老人松了一口气:

    “有理想是好事,我们支持。”

    甄重辉没想到二老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你们不反对吗?”

    “不反对。”两位老人一脸的轻松。

    “那没事了。”甄重辉如释重负。

    一个人最幸福的就是自己的追求有来自亲人的鼓励,这是万两黄金都买不来的宝贵财富。

    甄重辉志在必得。

    甄重辉想起了那句诗:

    “我不记恨世界 我只步向未来”

    越想越觉得有味道。好诗都需要反复咀嚼。

    一个有梦的人就是最有活力的人,有了作家梦,甄重辉觉得即便他解不开秘镜之谜,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追梦的过程最值得享受。

    可是,他还是要揭开秘镜之谜。

    晚上,在明亮的灯光下,甄重辉写下一个短篇,篇名是“我是个正常人”。

    之所以起这么个名字,相信您深有感触。

    他写道:

    “开门见山,我要首先申明,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之所以这么说,区别于不正常的人。

    我的正常,在于我有理想,有理想的人就是正常的,没有理想就不是个人,更罔论正常不正常。

    我的梦由来已久,源远流长。

    最早,是对郑渊洁的崇拜。郑渊洁主义的精髓就是标新立异,要深得其法,就不能写的跟他一样,而是写得跟他不一样,同时,跟所有的人不一样。

    明白了这个伟大的哲理,我即付诸躬行。经过漫长的优胜劣汰,形成我如今的风格。

    要写,就写成畅销书。因为畅销书就是被最广大读者认可的书,是我的终身奋斗目标。、

    理想不是过家家,不是闹着玩,是实打实的奋斗。奋斗永无止境,但我乐在其中。

    我知道,也许你还在怀疑,但我嗤之以鼻,你不用怀疑我高尚的情操,我是板上钉钉认真的。

    偶像的力量很伟大,伟大在他对于我写作生涯的指引。但若沉溺于这种指引,就是死路一条。

    必须要超越偶像。

    这可不是随口说说,这是我立下的誓言。

    我知道,人的一生很短暂。但对于有理想的人来说,它很漫长,因为理想的追求需要时间。

    我一往无前。

    我不孤单,在这颗星球上,有无数名像我这样的寒士在默默耕耘,我们精神相通。

    最让我幸福的,是来自亲人的支持。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无论我走到哪里,都好比亲人近在身旁。

    所有的路都是人在走,我走在人生的原始森林,找到一条不太清晰的小路,最终发现人生中的一片开阔的地带,那里有水有小屋,最重要的,有我的忠诚的朋友。我们的攀谈留在生命的轨迹上,永远给我指引。世界未解的真理正像一面镶着古老的边的镜子,充满了神秘感,等着我解开奥秘。”

    写到这里,甄重辉一阵激动,这不期而遇而又改头换面的描写让他感慨万千。

    甄重辉站起来在房间踱步,一眼望见窗外的月亮。今天的月亮虽说不圆但十分明亮。

    月是故乡明,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看月。

    人生路漫漫,辗转反侧是事之常态,未来会经历什么,恐怕连精神科医生也说不清楚。

    他们笃定是说不清楚的,他们只管看病,但也许,他们的病人没病,只是经历了不平凡的经历,这样的经历不为世间所容,唯有深藏心间。

    “我是个正常人,永远的正常。”

    甄重辉写完结尾,起身再次拿起迈克给他的那个神秘的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甄重辉心中感慨万千。他知道,他要走的路,是世界上最艰难的路。这是他的使命。他不是人类的救世主,但他笃定要做人生的强者。秘镜之谜揭开的那一天,就是誓言实现的那一天。

    夜深了,甄重辉收好秘镜,怀着复杂的情绪进入梦乡,一夜好梦。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