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满满的恶意

    更新时间:2017-10-12 12:02:54本章字数:2849字

    天宗城极大,在沉沉的夜色中屹立,宛如不倒的神像。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林默十四五岁的脸上布满细汗,但是不多时,便一口气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凝聚气海又失败了。林默躺下了以后,发现躺着舒服,于是决定等一会儿再起来,他本来是天宗城新血,最有培养价值的年轻人之一,但是偏偏到了凝聚气海的时候,其余的几名新血进展神速,只有林默一个人原地踏步,不仅没有第一个成为武者,到最后,只能被暗中排挤到了边缘,做了一个二门房的奴仆。

    林默看着房顶,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突然屋外有些嘈杂,林默翻身坐起,天宗城宵禁,在这个时间能在城里行走的,只有那些大人物。

    还没等他去看热闹,热闹就自己找了上来,一把匕首透过窗户飞了进来,结结实实的扎在了石头做的墙壁上,刀尾还在颤动。

    武者!只有能够凝聚气海,脱离了凡人的武者才有如此气力,脱手以后还能把匕首插进墙面!

    “林默,你给我滚出来!”屋外出来传来一声娇喝,林默的脸色有些古怪,这声音他认得,早些年他还是天才的时候,这个声音的主人便是在他之后的第三新血,也是天宗城林家的二小姐,她来这里做什么?

    林默如今只是个奴仆,不敢怠慢,急忙迎了出去,抬眼便看到了二小姐俏目含煞的脸,她手里拿着一根貌不惊人的长鞭,指着林默大声骂道,“无耻小贼,偷我洗髓丹,还不滚出来受死?!”

    洗髓丹?林默心头一沉,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烦了,洗髓丹是一种极其珍贵的丹药,尤其对于还处在凡人以及武者阶段的人效果更是拔群,传言道,有人依靠一粒洗髓丹,便从武者初期直接晋升到了中期,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林默不敢怠慢,弓腰抱拳“回二小姐的话,我一直在此修炼,从未离开,如何盗取你的丹药?”

    “修炼?”二小姐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脸的嘲弄“呵呵,林默,你凝聚不了气海,整个天宗城尽人皆知,就你这种废物,还说什么修炼,这分明是你用来掩人耳目,遮盖你见不得人的行为的手段!”

    林默瞪大了眼睛,早知道这个小娘皮脾气不好,今天这是发了什么疯?还没等他想明白,二小姐便挥了挥手,几名身披玄铁重甲的侍卫便从黑夜中现行,冰冷的钢铁带着摄人心魄的压迫,迈着整齐的步伐往屋里闯。

    “你干什么?”林默的脸色难看,但是压抑着怒气,小心的问道。

    “放肆!”二小姐手里的皮鞭在空中挽了一个花,重重的砸在了林默的脸上,一道血痕自额头起,延伸到了脸颊,剧痛吞噬了神志,林默倒在地上,而更让他恐惧的是,这道伤口横梗眼睛,难道我就这么瞎了?

    谁都没有看到,林默的眼睛里氤氲起了一丝猩红的色彩,极淡,但是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二小姐身边的侍女不忍,小声的提醒二小姐“小姐,还在城中,不好闹出人命。”

    二小姐看着倒在地上的林默,像是看一只狗一样,冷笑“倘若你还是当初那个天才,我还敬你三分,你现在不过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废物,别说我打你,就算我把你杀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说完一回收,侍卫会意,冲到屋子中开始翻找,动作粗暴,完全就是打砸,林默的鲜血顺着手掌底下,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乏当初想要和他做朋友的人,可现如今站在一旁,生怕林默和他们扯上关系。

    他立在一边,撕下自己的一片衣角,算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却不想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能激怒二小姐,冷着脸说道,“真是一副穷酸样。”

    林默闷不做声,视线落在屋内,突然,一个侍卫翻出了一个小箱子,林默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自觉的上前一步,盒子里是她母亲留下来的唯一的信物,一块儿玉佩。

    二小姐把林默的动作尽收眼底,命令侍卫把东西呈上来。林默的眼睛很痛,所以他没有说话,反正不是丹药,二小姐看到以后也不会为难自己。

    但是林默低估了二小姐的恶意,她打开之后楞了一下,随手便把玉佩扔了出去!

    她的动作太快,以至于林默忘记了阻止,等他回过神来以后,少年血气终于抑制不住,对着二小姐大喊,“你凭什么把我的东西这样扔掉?”

    “大胆!”

    二小姐手腕一抖,鞭子便撕开夜空,重重的砸在林默的身上,人群中突然有人叫好。

    借着人群里的叫好声便接二连三的升起。

    “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那个天才,也不看看现在自己的身份,区区一个看大门的废物,居然顶嘴。”

    “就是,不知到自己几斤几两,所以才躺在地上跟跳死狗一样,二小姐打得对,打得解气。”

    人声入耳,一阵冰凉。林默在地上沉默着,像是真的死了一样,在这个世界,弱就是所有罪恶的来源。

    搜查还在继续,林默爬起来,看着二小姐, 二小姐好看的眉眼里面满是厌恶,她就是讨厌林默的这个眼神,好像自己永远打不倒他一样!

    二小姐还未行动,林默突然拿出一把匕首。二小姐好不紧张,她已经凝聚气海成功,还习得了林家的玄阶中级功法,这功法放在三大帝国都是罕见的东西,现在的她,岂是一个废物能对抗的?

    林默心里也清楚,自己打不过二小姐,但是母亲的玉是最后的一件,让自己能感觉到母亲存在的东西了,一念至此,他横握匕首,决绝的划开了自己的手掌。

    “死战!”

    人群中惊呼声响起,三大帝国尚武,不平之事皆用武力说话,久而久之,衍生出了比武文化,但是大部分的时候,都只是割裂衣服,称为活战,点到即止,但是一旦割破手掌,便是死战,只有一方倒地死去,才算完结。

    二小姐的脸色有些难看,若是此时她退下,必然被众人耻笑,可是看着林默那张布满鲜血的脸,她竟然隐约有些心虚。

    随即她便感觉到了耻辱,林默还只是一个凡人,就算临近凝聚气海的洗髓境,也终究是个凡人,更不用说自己还有玄阶功法,她扬起鞭子,俏目含煞,厉喝一声,“我现在就杀了你!”

    她运起功法,身若惊鸿,扬鞭砸下,这一击里蕴含了御魂决的魂力,带着凌然杀意。

    此时她对上了一只眼睛,氤氲着淡淡的血红,她体内的功法一滞,从空中摔了下来,人群中一阵嘘声。

    林默此时的状态有些奇怪,他看到了很多黑色的雾状东西在空中弥漫,比夜色更黑,这些雾气汇聚到他的身体里面,快速的恢复着他的伤口。

    二小姐惊疑不定的看着林默,正要上前,却被一只手,拉住,一名中年男人凭空出现,他身穿鎏金长袍,极其尊贵,这人正是林家家主,二小姐的父亲。

    他的出现在林默的意料之外。周围人议论纷纷,都说临摹这次死定了,一个奴仆,居然敢对二小姐不敬,发起死斗。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家主伸手入怀,没有拿魂器,而是掏出了一包药,递给了林默,威严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说道,“晴儿不懂事,莫要和她一般见识。”

    “家主果然识大体。”林默看着手上的药,笑了,但是接下来的话,让人们觉得,这人疯了。

    “死斗已经开始,无论如何不能终止,请家主成全。”

    不识好歹!二小姐咬牙,正欲出手,但是被家主制止,他看了林默一眼,“晴儿没有割破手掌,自然不算接了你的挑战,都是林家子弟,团结最重要,你的玉佩我会派人寻回,今夜就这样吧。”

    说罢,带着负气的二小姐离开了。

    刚才起哄的几个人脸色惊疑不定,家主这样对待林默,难道说林默又要崛起了?

    林家父女回到家中,二小姐委屈的质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保护林默,家主脸上的温和全然不见,先是阴险的一笑,后转而流露出贪婪的神色,笑着说“林默的身上有秘密,你攻击他的时候,他身上有一种不属于他的气息,居然能阻断别人的功法运行,先不杀他,等到时候我们能得了这个秘密,在这三大帝国出头,也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