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6章 由来

    更新时间:2018-06-23 11:53:54本章字数:3036字

    586章 由来

    钻天猴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小子真是够了,本将军说得明明白白,人家是天地异兽,可是你睁大眼睛看看,本将军可是什么天地异兽?”

    林默奇怪道:“我只听得某个大将军说过‘奇异的对手’这话,可是没有听说过什么天地异兽。”

    钻天猴一怔,嘟囔道:“那是你小子耳朵不好使。反正就是这样了,它名为通天兽,乃是上古异种,不管是何等岩石,在它的面前,皆如同寻常走路一般。哪怕是这般坚硬的镔铁石也是一样。后来它就被东方王所斩杀,在这里留下了这样的一道剑痕。”

    林默想了想,运起魂力,凌霄剑如同一团蓝汪汪的海水撞向了石壁,发出了“铿”的一声钝响,蓝汪汪的光芒登时消失在了光滑的石壁上。细看之下,入石只有一丈二两尺的深度,而且所犁出来的剑痕也是不如先前所见到的痕迹深。

    “差多差多。”钻天猴摇头道,“你小子只得一丈二的深度,跟东方王比起来,可是差得太多了。”

    林默大是不服,道:“大将军何以有这样的见解?”

    钻天猴道:“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做‘行百里者半九十’,也就是说,你小子的实力还不到东方王的一半。镔铁石的特性就是这样,越往里面,就越难,现在你小子才击入石中一丈二尺,想要达到东方王的程度,想想就知道有多么遥远了。”

    林默疑惑道:“大将军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变着法儿的夸你们的神侍有多么的厉害,这又是何解?”

    毕竟东方王可是第三神侍,他的实力已经可以通过这一道剑痕显现出来,至少已经可以窥见他的部分实力。原先的时候林默就估量过神主手下的神侍的实力,虽然已经是对于他们估计不低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强大,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可就是大发了。

    想要将这个事情搞清楚是不难,可是要想着解决这些事,那就是要命了,这么实力雄厚的所在,可是自己似乎是将他们给得罪了不少,现在又是身在人家的地盘上面,这可是一个相当不好的讯号,在这样的情况下,真的是要命了。

    对手的实力越是强大,对于自己就越多一分危险。尤其是现在还有雪琴在,还有小独角兽。花花倒是一个强劲的助力,可是再强大,在人家的地盘之上,就算是再强的实力,那也是有限得很。不说对方在实力上面的巨大优势,单是这神隐之森中的那些数之不尽的低等妖怪,就是足以让人喝一壶的了。

    不过幸好的是,在这里还没有看到过树妖,对于树妖林默可是心有余悸。在一些似是而非的模糊的记忆之中,林默可是清楚地记得树妖的恐怖,所以在对上这种妖怪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觉得难以应付。不过先前在土著的住处时候,虽然神树巨大,可是它毕竟已经不再是通灵状态,看起来也就是一株十分巨大的植物罢了。

    想到土著们的苦难,土著们的遥不可知的未来,这些个事情也是要命得很。神主既然有这样大的实力,那么对于土著们来说,可就是千难万难了,这样的深仇大恨,想要昭雪,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在这神隐之森中,林默没有听说过,可以有什么样的势力能够与神主对抗的。

    单是这神主麾下的大将军,林默在对付起来,就已经是觉得吃力了,先前的大怪将军和混沌大将军,还是比较好对付的,因为它们固然实力不弱,可是它们毕竟在智慧上面要差了一些,所以还不算是太难以对付的对手。

    自从碰到钻天猴之后,这样的情况就是发生了不少的变化,虽然在实力方面,一百个钻天猴也是不够前者打的,可是在指挥方面,钻天猴胜过一千个他们那样的。所以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林默就是开始头疼起来了,当时的钻天猴指挥着无数的妖怪,实在是无比的难缠,要不是灵机一动想到要从它的坐骑下手,只怕当时就要被它给捉起来了。

    如果神主的麾下是这样的智者,这虽然不好对付,可还是有应对之道。毕竟打不过还可以跑,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明明打不过还不知进退,那样才真的是执迷不悟。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没有什么好纠结的。现在一下子得知,九大神侍之一的东方王,居然有这样的实力,这要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想要摆脱对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尤其是现在身边还带着一干人,如果遭遇到,那可真的是只有束手就擒了。

    好在如今身在这些呼雷之中,虽然经过数天的奔波,这些呼雷看起来不如先前般强壮,可是它们的斗志却是丝毫不减,就仿佛不要命一般,只知道一个劲地往前。在路上不管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要是阻了它们的路,它们就毫不犹豫地发动攻击。它们的个性既凶,锯齿与利爪又犀利,在由它们所组成的洪流面前,真的是没有可以阻挡得了它们的存在。

    只是不知道它们究竟是要奔到什么地方才是个头,先前钻天猴虽然也是说过,可是具体是什么地方它也没有说得清楚,想来也是有原因的,钻天猴可是不能擅自离开自己领地的大将军,许多的东西,它也不过是从手下或者是别的同僚那里得知,先不说这些消息的真伪,许多的东西要是没有亲自经历过,是不能够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的。

    旁人的东西始终是旁人的,如果自己没有相关的经验,许多的时候穷尽毕生的精力也是理解不能,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在这些呼雷的事情上面,让钻天猴这样的一个没有出过自己领地的家伙来作答,的确是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嫌疑了。

    所以林默在听得钻天猴的乱扯一通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便是想到了,它会不会是在危言耸听,毕竟夸的可是神主的手下,也是钻天猴的同僚。在神隐之森中,居然有人类进来,抓住了神主手下的大将军,这对于神主所有的手下来说,这都不会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要是他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形,那是必然会出手的。

    钻天猴不满道:“本将军说的是实话,你小子却是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烦是不烦?本将军好意提醒,你却反当作驴肝肺,实在是竖子不足与谋。”

    林默笑道:“大将军要不是生就灵猴之身,实在是比起人类的智者还要犀利得多。还有没有什么样的秘辛,一并说出来,也好让我长长见识。”

    “没有了没有了。”钻天猴不满道,“本将军想要说的时候,你不听,本将军不想说的时候,你小子却又是腆着脸皮,实在是无语。”

    林默道:“我们人类有这样的一句话,想来大将军必然是很清楚的了。”

    钻天猴奇道:“什么话,人类的话本将军研究得很透了,想来你小子还是有几分见识的。不如说说看,本将军或许可以为你解惑,也是说不定的。”

    林默道:“有句话叫做‘将军额头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现在看来,这话不就是专为大将军量身定制的吗?”

    “少拍马屁。”钻天猴傲然道。

    看到钻天猴故态复萌,林默就知道,已经将这位‘爷’给哄得差不多了。大约是因为钻天猴常年待在一个地方,而那又是它的领地,它在领地之上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这样的日子过了两百年,不用想也能知道,钻天猴已经是养成了怎么样的高高在上的姿态。

    先前的时候在土著们的神树之下,钻天猴可是吃足了苦头,想来,经过了这样的遭遇之后,它的这样高傲的姿态多少也是有些收敛。然而积习难改,许多的东西却不是一朝一夕可是改得过来的。因为长久以来的状态,使得许多的东西就如同烙印一般,那是已经浸入了它的骨髓的东西,哪里能够那么容易的改过来。

    所以钻天猴的高傲是融在骨髓里面的,至少在短时间内,想要让它有所改变,这是不大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默也是没有那样大的兴趣却将它改变什么,毕竟这个不现实,像是它这样漫长的时光养成的东西,又岂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改变得了的?如果妄想着想要将其改变,这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除了自欺之外,不会再有任何的用处,所以许多的东西其实也是无解的。

    林默道:“大将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须知,东方神侍的剑劲虽然不小,可是它的控制却是略显不足。不知大将军能不能看得出来?”

    林默心知钻天猴是个直筒子性格,只要等到它的脾气过去,就算是再怎么损它也是无妨,所以这会趁着它高兴,还是将实情说出来的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