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9章 契机   

    更新时间:2018-06-23 12:03:32本章字数:3018字

    589章 契机

    钻天猴不满道:“你小子,说得本将军就是天生冷血似的,在神隐之森中,哪一天不会发生死亡的事情,不是被捕猎,就是因病而死,至于像你们人类一样衰老而死,在神隐之森中是不存在的,因为既然生在了神隐之森中,就是必须要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之上。”

    林默道:“大将军好像感触很深。”

    钻天猴道:“本将军都说了我们是不一样的,你们人类的那一套,有些东西是有用的,可是更多的,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笑话。因为我们是生在这神隐之森中,绝大部分的生灵也是必然会死在这林子之中。这是我们的宿命,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每个生灵自从它出生的时刻起,就是注定它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是进化就是死。”

    “更多的时候,就是还在懵懂的时候,就已经莫名的成为了天敌的口中食,这是其中最为不幸的一种了,因为它们就连第环节也是过不去了。但是这样的情况却是最为普遍了,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幸运儿可以进化成功,能够成功的都无一不是运气与实力皆是超卓之辈,有哪一个不到位,就是湮灭无痕了。”钻天猴补充道。

    林默道:“看来大将军几百年没有白活。”

    钻天猴哼了一声,道:“本将军手下妖将,皆是千锤百炼出来的精英,当初要不是上面的命令要活捉你小子,哪里能够给你小子逃出来的机会。然而你这小子实在是太狡诈,居然将本将军的坐骑给骗了过去,要不然的话,纵然不能够活捉你小子,累也是要把你给累死。”

    林默道:“大将军真的是好笑,怎么扯来扯去的,又是扯到以前的事情上面去了。之前不是说过这个事情吗,那时候的事情哪里由得多想,面对你这个大敌,我们没有对你痛下杀手,已经是可以说非常传递了,偏偏大将军却是不以此感恩,相反却还是埋怨个停,想不到大将军的眼珠子也是发白的。”

    钻天猴道:“你小子居然说本将军是白眼狼,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先前的土著们对本将军百般拷打,可是本将军也是没有把你们给供出来。”

    林默道:“想不到大将军还是这样的有气节,实在是失敬了。只是有一个问题,土著们为什么要拷打你这个大将军,难道你心里没有点数吗?”

    钻天猴道:“这是神主下的命令,这笔账算在了本将军的头上,这个也是只得认了。可是人家问的却是你小子的事情,难道你小子就不觉得奇怪吗?”

    林默心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当时的自己带着雪琴与钻天猴突然的便是杀到了土著们的老巢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著们不群起而攻之,这已经是不错的局面了。因为神树对于土著们来说意义非凡,这样的隐秘的地方,居然是可以被外人很是突然的闯了进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著们自然是知道不够安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弄清楚对方的来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做法了。

    因为当时的子巫祭师开了口,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可想,只有从钻天猴的身上拿主意了。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拷打钻天猴这就是再正常不过。非但是因为神主的原因,也是因为有着出于对自身的安全考虑的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下,钻天猴就是成为了一个最为方便的审问对象。出于这许多的原因,钻天猴天天被土著们吊起来打,这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林默笑道:“看来就连土著们也是知道,大将军实在是一个值得挖掘的好苗子,要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天天来找大将军的麻烦,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将军应该要感到荣耀才是。”

    钻天猴忍不住道:“你小子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换了你天天被拷打,看看你小子是不是还可以笑得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本将军可是咬牙才熬了过来,你小子还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林默道:“先前大将军还说起过宿命的事情来,难道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宿命的一种表现吗。神主既然想要一统神隐之森,那么与土著们的冲突就在所难免。这难道不是宿命?要不是有这样的前因,哪里是会有这样的后果。要不是因为这种种的原因,你们那些大将军会在这森林里面横行霸道?”

    先前的时候,林默也只不过是想要进到这神隐之森,找到蔓藤,向他请教一些问题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是先后遭遇到了大怪大将军,混沌大将军的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是自然不能够有什么样的留手了。因为当时是从公孙莫等人的手中将小独角兽给救了下来,在临走的时候还重创了公孙莫,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是自然要小心应对。

    所以在遭遇到了大怪大将军这样的蛮不讲理的存在后,林默也很是无奈,对付这样的满脑子是肌肉的存在,讲道理是没有用处的,要是它能够听得进道理的话,就是不会在一开始就是那样的表现了。所以在对于它的时候,是没有更好的法子了,只有不死不休一条路。之后又是遭遇到了混沌大将军,到了这样的时候自然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也是给它来一个狠的。

    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前因,后来才是会遭遇钻天猴的围困,可以说一切都是难以避免的。既然要在神隐之森中行走,遭遇到这些个镇守一方的大将军,这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们这些神主的手下是要奉命行事,林默却也是不能够束手待毙,这样的前提下,冲突就是必然不能够避免。

    接连战胜了两个敌手的林默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就是在雨声急促的黄昏之中陷入了钻天猴与手下们的重重包围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只有杀出一条血路,这才是最为直接的事情。毕竟当时可是挟着胜利的余威,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默却也是不惧。

    以为就算是不如先前般胜得爽快,想来也是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才是。可是一旦开战了之后才是发现,这个钻天猴的行为虽然是可笑之极,然而它的指挥却不是假的,在这如许的妖物的围困之中,林默又是带着雪琴与小独角兽,一时之间已经是无法可想。不过凡事也不是没有什么解法的,当时林默也是急中生智,想到了从钻天猴的坐骑上面下功夫,要不是这样的话,可能想要脱出包围圈,就必须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了。

    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对策,现在的话只怕已经是成为了对方的阶下囚,不知道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大约最好的结果就是臣服于神主了。除此之外似乎是没有更好的情况了。毕竟有的东西是没有法子改变的,被重创的混沌大将军还可以复原,可是已经被杀死的大怪大将军,却是再也不能够活过来了。

    如果当时没有那样的一出,现在真的是是一个难以想象的结局,有的时候林默也是无比的庆幸,怎么就会想到了那一条路上面去,一下子将这许多的事情给理顺了。要不是有那样的灵机一动的话,现在可就是惨了,根本不可能在逃避追击的时候,误入了土著们的领地。

    自然也就是不会再有后来的许多事情了,不会看到水泡族长,也是不会答应子巫祭师的要求,所以更加不可能将号称神树之宝的花花给收服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那还是因为着当时的一个契机的。要不是有当初的想法,也是不可能发生后面的这许多的事情。

    现在的钻天猴就算是放它走,可是它却也是不愿意走了,与先前的情况相比,真的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这样的情况才实在是让人觉得难以想象。可是这内中却又另有原因在,要是可以将这些东西弄明白,似乎也不是难以理解的。

    钻天猴道:“你小子还说本将军给扯,本将军看你的本事也是不小,宿命是什么,你小子弄得明白吗?本将军在神隐之森过了二百多年,依然是难以捉摸到它的真谛,你小子才多大,也在本将军的面前提起宿命两字。”

    林默笑道:“大将军现在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才过了多久的时间,大将军就有了这样的变化,实在是让人诧异莫名,不知道大将军所练的是何等功法,所以才有这样的顿悟?”

    钻天猴道:“你小子明明知道本将军并没有这样的天赋,所以故意拿这话来挤兑本将军是不是?再者说了,妖怪的修炼方式与你们人类是迥异的,有的妖怪可能一辈子也是不能够觉醒,可是有的妖怪却是可以在一夕之间顿悟,修成无上的绝技,到时你小子就知道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