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3章 援手

    更新时间:2018-06-24 01:52:00本章字数:3027字

    593章 援手

    在这天堑暂时显露的时候,它没有什么声息,现在等到这天堑降到了这样的高度,上面的纹路宛如实质的时候,它就像是突然间蹦出来的一般,变得那么显眼,那么的璀璨夺目,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就变得如同一盏明灯般,指引着呼雷们的前进的方向。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是,呼雷可是看不见的,那么它有这样的璀璨的光华,却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处。

    钻天猴惊道:“这是什么宝贝,难道以前的传闻有误,呼雷们这样不顾生死而来,为的只是夺得这一件宝物不成,这个东西隐藏得这样的深,又是需要以呼雷的鲜血为引,才是可以显露出来,定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存在。也幸亏我们随着呼雷而来,所以才是可以有这样的大好机会,可以看到它,林小子还不抓住机会?”

    林默道:“大将军既然这么激动,自己怎么不上去,我又没有拦着你。”

    虽然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明珠一般的存在很是好奇,也是明白它必非凡物,如果可以将它拿在手上的话,必然不会是一件坏事。可是先前的许多呼雷可都是撞死在了它下面的天堑之下,这样的情况可是看得分明。在没有搞清楚状态的情况下,林默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更加不会轻举妄动。毕竟东西再好,也是要有小命,才能够有使用的机会。

    现在在这样的情况下,连基本的安全也是不能够保证,要是还动歪脑筋打这样的宝物的主意,那可是跟寻死没有什么样的区别,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奢望的,还是看看呼雷们的表现再说了。所以听得钻天猴这样的说话之后,林默是不以为然的。

    毕竟现在可是它在怂恿别人上去,它自己却是乐得在后面看戏,这样的事情林默可是不愿意做。天知道钻天猴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因为纵然对于先前钻天猴所说的有几分相信,可是双方认识的时间毕竟不长,更何况最先的时候双方还是以敌人的身分见面,所以还是要防一防的好,毕竟小心无大错。

    钻天猴嘟囔道:“本将军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哪里还会催促你小子上前,你小子却还不知好歹,真的是浪费了本将军的一片好心。”

    林默道:“大将军难道看不明白,许多的呼雷都是撞死在了它下面的天堑上,大将军自诩见多识广,不知道认不认识这是什么样的存在,可否给我们解释解释,也好让我等开开眼界。”

    钻天猴道:“你小子真当本将军是万能的啊,虽然本将军也是对许多的事情有所了解,可是并不是对于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弄明白。不说别的,这神隐之森中的许多老妖怪,所活的年纪就不比本将军少,它们除了消息不如本将军之外,对于许多的地方的见识比起本将军来只怕是有多无少。”

    林默道:“大将军几时变得这么怂了?”

    钻天猴不满道:“这叫什么怂,这叫做有自知之明,本将军对于不懂的东西,向来是敬畏的。这样又有什么不对?所以你小子的这样的想法是很危险的,这是在藐视本将军的智慧。”

    就在这说话的当口,余下的呼雷已经全然赶上前了,它们一只只的,不顾生死,径直往这样的地方撞上去。随着它们一只只地撞死在了天堑之上,这天堑也是在不断的颤抖之中变得越来越矮。那原本高悬在空中的明珠一般的存在,似乎是变得触手可及。

    随着它的高度变得越来越低,它的上面的纹路也是变得越来深邃,最后居然变得如同一汪深不可测的深潭,隐隐有黯淡的幽光从中放射出来。

    “它像不像是一只眼睛?”钻天猴惊叫起来。

    听得钻天猴这样一说,林默再看上去的时候,发现还真的是挺像是一只眼睛的,难道这又是什么奇大无比的海兽,就像是在最初的时候看到计蒙神兽一般,林默不由得犯起了滴咕,要是这样的话,这会是一只什么样的海兽,所以它才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显示出来。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些呼雷从那般遥远的地方不顾生死而来,它们所为的又是什么呢,这样的途中可是并不顺利,原先的以亿万计的呼雷,现在也不过是只剩下几只之数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一只巨大的眼珠,这又意味着什么?难道这些呼雷的不顾生死的跋涉,最后就是落得这样的一个笑话?

    还是它们的原先的关于进化成为神兽的传说,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吗,那么这样的话,呼雷们死去了这么多的数量,它们所为的又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给旁人一个感叹的机会,感叹它们这样的拼命的跋涉,最后为的就是这样的一只眼珠吗?

    林默道:“大将军知道得那么多,为什么不解释一下,也好让我们长长见识,而不是在这里发发感叹,让我们也是觉得疑惑,这多不好,这可很有损大将军的形象呢。”

    钻天猴道:“本将军自从被你这小子掳出来,哪里还有什么样的形象,比起战死的大怪大将军,本将军自然是有所不如,甚至于比起被你小子重伤的混沌大将军,本将军也是自认弗如。所以,本将军的形象早就是荡然无存了。”

    林默道:“想不到大将军还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不自知又能如何,这就是事实,所以本将军不想要回去的原因,还是有许多的不得已的原因的。”钻天猴嘟囔道。

    林默心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毕竟现在的情况可是不大妙,呼雷的数量已经剩下最后的几只,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回事,也是很快就可以看到结果了。所以现在对于钻天猴的话,也是一只耳朵听一只耳朵就出了。

    眼睛却是眨也不眨地盯着最后的几只呼雷,毕竟这可以说是最为成功的几只了,先前它们那样的庞大数量,到得最后,就只有这么几只还活着,可是它们还是要不管不顾地往前而去,可能用不了多久,它们只怕也是会如同它们的同类一样,消失在这样的茫茫浪涛之中。

    这样的情况,想来倒也是有些悲伤,由极盛转为极衰,这似乎也就是这么几天的工夫,在这样的情况下,亲眼见证了这一切,也实在是有诸多的感慨。

    不过眼下却还有几只是活着的,它们也是依然还在不管不顾地向着它们的目的而去。

    伴随着最后的几只呼雷的尖利的啸声,它们拼尽所有的力气划着水,在快到到达目标的时候就是高高跃起,方向径直对着那一颗如同眼珠般的东西。要不是事先知道呼雷们是看不见的,任谁也是会对于这样的情况感到惊异,因为要是看不见的话,何以会有这样的准确度,就这么直直地向着那眼珠般的方向,一点偏差也没有。

    原先是遥不可及的天堑,这时也已经降到了一个相当低的位置了,那位于天堑上方的眼珠,此时自然也是随着这天堑的位置而不断降低,要是这时的呼雷数量再多个几只,想来将这只眼珠摘到,不会是什么样的难事。

    可是这时候的呼雷却是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只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够感觉到同类的湮灭,它依然是从口中发出尖利的叫声,拼命地划着水,就那么径直地往眼珠的方位而去,似乎,它跳的高度,比之原先它的同类,要更高一些。

    然而这时候,异变突生,本来那些在它身后推波助澜的浪潮,这时却是突然间窜起一道激流,这道激流偏偏就是那么巧,它的浪头的方向正好是对着这眼珠般的方向,而这时正好高高跃起的呼雷,正好是处在这样的位置,登时呼雷就被这道急浪给打落了原来的位置。

    这可真的是飞来横祸,眼看着这最后的一只呼雷就快要创造奇迹,可以看到呼雷们的最终目标了,可是就是这样的一道突如其来的急流,却将要毁了这所有的一切,毁了亿万只呼雷不顾生死的代价换来的这样一个机会。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在眼前的话,这也未免有些太凄惨了些,拼死所为的,最后居然就是这样的一场空,也真的太不是滋味了些。

    眼见得就要功亏一篑,在这样的时候林默再也坐不住了,当下急速催动魂力,凌霄剑化作了一道蓝光击在了这最后一只呼雷的身下,将这汹涌的浪花给生生逼住,这样的浪花裹挟起了这最后一只呼雷,将它卷向了这眼珠般的存在。

    浪花卷起了呼雷,将它推向了这只眼珠般的存在,两者甫一相撞,便是产生了巨大的白气,整道天堑都是在剧烈地摇晃起来。而那直接与呼雷撞中了的眼珠,更是‘砰’的一声凭空消失,就仿佛是打破一个巨大的水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