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镇日无心

    更新时间:2017-10-13 10:01:14本章字数:2552字

    回府之后,元春很多天都看起来恹恹懒懒,一面是姑姑离去而引起的空落,一面却再抹不掉林如岳那漆黑的眸子。每日对着春日好景却只顾出神。贾母王夫人诸事缠身,只道是贾敏刚走,小女孩儿心中不舍,过一阵也就好了。

    这日元春去贾母处吃晚饭,正遇父亲紧张地和祖母说着什么,贾母面色凝重,末了点点头对贾政说,既是这样,支持豫王也罢!照眼下的局势,也难料谁成谁败,我看豫王平时虽不大显山露水的,但是个心机沉稳的人!而且他素与静王府交好,我们就是想改弦更张,现下也是来不及的!纵是败了,也是运数,非我们人力所及!贾政点头,气氛这才缓和下来,鸳鸯忙命小丫头们摆饭,王夫人也来请安,贾母拉过元春一把搂住,招呼贾政也坐下一起用饭。

    这事也告诉如海一声,贾母一面摩挲着元春的肩膀,一面对贾政说,防他和我们走岔了!

    是!贾政恭敬地答道。

    什么事那么严肃啊?还要告诉姑爷一声?回来的路上,抱琴小声问元春。

    不知道!元春摇摇头,心里虽然明白,却并不想深究,祖母说了,这些事非人力所及,纵是愁白了头,也没有用啊!眼睛却盯着屋顶上的琉璃瓦出神。

    贾敏嫁后不久,林如海却被派了外任,这一下去了扬州,可真是一面难求。

    姑姑要去哪里?元春问贾母。

    扬州啊!贾母说,是圣上钦点的。巡盐御史,是个肥差。

    再肥的差也还不是骨肉分离?元春撅起嘴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反感这个“肥差”,也许她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窥破吧?

    巡盐御史自然是不入你眼的,尤氏出来向她取笑道,你以后的姑爷自然比这要富贵得多呢!该不会是皇妃也未可知呢!

    这些瞎传的话也拿来取笑我?元春马上拉下了脸,我可没想着去做什么劳什子皇妃!也不敢有那个想法!说着眼圈竟不争气的红了。

    尤氏不知她今日怎变得如此爱怒,也不知哪里惹到了她,面上有些讪讪,赶忙走开。

    唉,这也值得掉眼泪?贾母摇头道,她不过开个玩笑,难道你还一辈子不出阁不成?

    我要一辈子陪着祖母!元春顺势掉下眼泪,扎进贾母怀中。

    傻话!傻话!贾母边拍着她边对王夫人笑道,你瞧瞧这孩子都说些什么!

    贾敏走后,虽有堂妹迎春等几个,但元春还是觉得空落了许多,头一次生出了离愁恰如春草,更行更远更生的感叹。尤其是进入深秋,除每日定时到老太太处请安便是捧着昔日贾敏教授的唐诗,偶作小词打发时间。

    贾政不知为何一直称病在家,闭门谢客。后又频繁前往静王府,回来总要与贾母议上半日方罢,一日喜色不尽,一日又眉心紧锁。

    姑娘这是怎么了?三日倒有两日恹恹的!抱琴仔细地观察着元春,一边捧着洗脸水一边嘟哝道,该不是被什么人把魂勾走了?

    元春听她话里有话,便生气道,混说什么!这话也是随便说的?

    抱琴撅了撅嘴,显然不以为意,元春一向待抱琴很宽,也时常跟她说笑,她自然不以为这为逾矩,元春也没有真责怪她的意思。

    我是怕姑娘闷坏了身体!怎么反惹了姑娘?抱琴嘟哝道,姑娘有什么不高兴能瞒过我去?无论何种事,我自然都是帮姑娘的!

    元春不由心下感激,伸手捏捏她的脸,一边洗脸一边微笑起来。

    这边王夫人又有了身孕,喜得贾母每日询问,只盼着能再生个男孩儿香火更旺。

    王夫人因身体不适更把家事尽都交与凤姐儿,每日只管保胎念佛罢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元春心里也有意地逐渐地淡化了林如岳的影子。但要完全抹去,也是一时难以做到。闲来无事元春便常去凤姐儿那里玩耍,心里琢磨的却是找缝儿让贾琏带着自己出去逛逛。

    链二哥去哪里办事儿啊?带我一起去好不好?元春终于找到单独和贾琏软磨硬泡的机会。

    女孩子哪能到处瞎逛?贾琏一本正经地说,小心老太太知道!

    你不说,祖母怎能知道?好哥哥,姑姑走后,我成日在家快闷死了!

    呵呵,你成日来我这里就是为这?小心眼儿蛮多的!贾琏边笑边伸出一根手指轻摇道,这个是断断不可的!

    元春的眼圈儿刚发红,却有小厮来请贾琏出去赴宴,说理国公之孙柳祝来请,贾琏顾不得元春,忙命小厮拿来出门的衣裳换上,匆忙去了。

    元春垂头丧气地踱回锦云阁,连平日里常喂的绿眼波斯猫都远远见她躲了。

    哟,姑娘打哪里逛回来了?怎么又黑了脸?抱琴跑来取笑道,一面把元春拉进屋里,一面忙命小丫头泡茶。

    你说这姑姑在那边会不会想我?元春自言自语道,丝毫没人要人回答的意思。

    肯定会想的。抱琴赶忙接口安慰道,她走了,晚上也没人来下棋,也没人来闲话,我都怪无趣的。

    哪里知道元春咽在肚里没说的话却是,林如岳是不是也跟去了扬州?

    转眼到了中秋,凤姐忙着分派瓜果月饼,老太太早早打发人来叫元春一起过去赏月饮酒。凤姐儿专门请了戏班,全家热热闹闹地取乐一阵,至晚间华灯结彩,流光辉映,灯影入湖,湖映月明,人声喧哗,饮酒划拳,凤姐儿不停说笑哄老太太开心,独王夫人身体不适,吃过月饼就早早告退,元春也趁上香之机溜走,一人独自来到柳媚园赏月。

    晚风微凉,月华澄澈。元春刚转过回廊,还未来得及抬头看一眼明月,便听见女人细细的喘息声,还有一个男子的声音说,没事!怕什么!元春纵是没领略过也能猜到大概,却来不及躲闪,一头撞了上去。只见那男的一只手紧紧抱住那女的,一只手伸进她那撩起的裙子,嘴里还不停心肝宝贝地叫着。元春“啊呀”一声,引得那男女皆是一惊,男的转过头惊愕地看着她,不是贾琏却又是哪个?

    贾琏正待气恼发火,见是元春不由把话咽了回去,还未待反应过来,元春已转头疾走。

    贾琏忙不迭抛下那女的,急急地追上元春道,好妹妹,你怎么这会到这没人影儿的地方来了?

    元春面上泛红,只得停下,手中玩弄着裙带一言不发。贾琏赶紧说道,好妹妹,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万不可告诉了你凤姐姐!

    元春点点头疾步去了,贾琏便放下心来,又去追那女的去了。

    隔日元春留了个心眼,又跑去磨贾琏带她逛去。因上次的事情,两人见面皆不说破,贾琏开始面色有些讪讪,很快便如常笑道,你都找了我这几次了,我也就不推脱了!不过,这事儿可万不能让老太太和太太知道!纵是你姐姐,他朝凤姐儿的房间努努嘴,也是不能说的!

    当然!当然!元春一叠声儿的应承道,这个我知道!

    哪知身后的门帘却“卡塔”一响,平儿恰巧经过听见,故意露出半个脸说,给谁都不能说的!

    啊!这声音惊了元春和贾琏一跳,看到平儿,两人不由都笑了起来。

    平姐姐!死丫头!贾琏和元春同时叫了出来,原来是你啊!心知平儿听到无妨,大家一笑了事。

    隔日贾琏出去吃酒,特地打发平儿来请元春。平儿拿了一个包裹,如此这般地对元春耳语一番,元春点头匆忙收拾去了。

    至大家午觉的当儿,一个英俊小生已奔至角门,兴冲冲地和贾琏想相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