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谁知娇养

    更新时间:2017-10-13 10:07:03本章字数:2747字

    自此元春与林如岳倒是时时相见,贾琏也落得自在找乐。虽贾琏不明就里,倒是林如岳对贾琏另眼相看,贾琏自也与他亲厚起来。

    怎么近日柳芳柳祝兄弟二人别扭起来?贾琏道,说话间夹枪带棒的,搞不清怎么回事!

    那有什么奇怪?他们本不是一母所出,林如岳笑道,两人性格也不大相同,政见也分歧颇大。

    那让我们这外人可怎么才好?贾琏皱眉道,都是柳国公的公子,难处得很!

    就当看不到啊!林如岳道,外人自然不好参与人家家事。不过,我看那柳祝虽是庶出,倒是比他哥哥慧眼识局,看柳家大老爷平日里那举止行为,估摸着更器重柳祝也未可知。我看这柳祝是大有可为,只你心里明白便是。

    贾琏刚点头称是,便见那柳祝进得门来,远远朝他们打招呼,贾琏林如岳都起身回礼,招呼一起吃酒。

    贾琏自是叫来柳眉陪酒,经过这几个月时日,两人腻得发了酵。

    二爷近日哪里去了?叫人好生惦念!柳眉依在贾琏身边,似娇似嗔。看到旁边的林如岳,娇笑着到,今日林大爷来了,可是惦记着小画妹妹?还未待林如岳开口,她便满上一杯酒给他,说,小画妹妹可是一直没有忘了林大爷啊!我还是把她也请出来吧!

    贾琏连声叫好,忙道,快去请来!

    柳祝也笑道,林兄弟还有这等艳福!怎的没人这般念着我啊!然后压低声音道,这柳画姑娘可不是什么客人都待见啊!

    说话间,柳眉早出了包间找柳画去了。林如岳自也不好推辞。若论起柳画,也是这里拔了尖的姑娘,工诗善琴,无所不通。在风月场里,更是游刃有余,喜得许多公子王孙竞相销金买欢。这柳画姑娘焉能不知?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日陪酒陪玩儿,心内也是落寞孤寂,自伤不已。直遇见林如岳这样气度潇洒,却在酒桌上能红了脸的,反倒爱慕起来,一直惦念不已。其实林如岳并不厌烦柳画,不过是没动心而已。他不似贾琏,惯得偷鸡摸狗,但遇见这些姑娘们,也能谈笑自若,猜拳射覆。自然,得元春不在场才行。

    不过一会儿,柳眉便拉着柳画来了。那柳画进得门来,不再似从前那般玩笑戏谑,倒是朝大家福了一福,然后才走到林如岳面前,缓缓替他倒了一杯酒,说道,是不是我把大爷得罪了?怎的这么久也不来的?

    林如岳慌忙起身说哪里哪里,最近公务缠身,确实比较忙。

    柳眉一把拉柳画坐在林如岳身边,贾琏也觉得自己图了快活,却把元春这个烫山芋交给林如岳,累得他少了许多消闲,颇觉不安起来。

    这些日子,他是为了我的事情奔忙,姑娘千万不要见怪才好。他倒是常惦记着姑娘呢!贾琏笑眯眯地对柳画说道。

    真的么?柳画撇了一眼林如岳,心内颇为感动,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的人,自然不敢痴心妄想,也就顺势说道,大爷自然是要事缠身,这个我知道。能记挂着就是我的福分啦!

    大伙儿吃了些酒菜,贾琏便闹着要柳画唱个曲儿。柳画便唱到: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

    相思枫叶丹。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

    一帘风月闲。

    贾琏自是连声叫好,林如岳却瞧着旁边的仙鹤屏风。念及元春初来此地喝酒,自己先微笑起来。贾琏以为林如岳是看上了柳画,便暗示着柳眉前去撮合。

    哪知林如岳却顾左右而言他,搞得柳画不明就里,一肚子委屈。柳眉自小就与柳画交好,一面暗怪林如岳不解风情,一面还道他是不惯风月场所。饶越是如此,林如岳反倒让她们惦念起来。

    自王夫人诞下宝玉,贾母是欢喜不胜,日日都要叫奶娘抱至眼前逗弄一番。时间倒也过得飞快。

    一日忽有家丁带信,原来是贾敏在江南添了一个可伶可俐的女孩儿,取名黛玉。

    阿弥陀佛!总算添了一男半女!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喜事啊!贾母高兴坏了,只恨山高水长,不得一见。

    也不知黛玉这孩子像谁,若是像你姑姑,可也是一等一的标致人物!贾母对元春如此叨念着,宝玉听到黛玉这个名字却莫名高兴起来,他从元春怀里滚到贾母榻上,吉吉咕咕地笑。

    你有个小妹妹啦!贾母忙搂住宝玉,笑着说,这黛玉必定和你姑姑一样是个最招人疼的!宝玉听了这话,高兴得搂住贾母脖子,连连点头,好似听懂了一般,惹得元春跟宝玉奶妈都笑起来。贾母抚着宝玉的背,说道,过几日琏儿正好去江南采买,得空替我去瞧瞧黛玉!宝玉一听黛玉二字,更是高兴得手足乱舞,贾母哈哈笑着说,你看看他!倒似和这黛玉有缘份!奶娘并众人又是哈哈大笑,宝玉更是高兴得坐在榻上直拍手。

    琏二哥哥这几日就要到南边去了!元春一面吃着桑葚,一面对林如岳说道。

    是的!我也打算和他一道儿回去看看哥哥呢!还没给我那小侄女儿见面礼呢!林如岳笑着道。说完又想着这一去很久都见不到元春,竟有些犹豫起来。

    我也很想姑姑啊!元春小声说道。继而叹了口气,谁让我是个女孩儿呢!那桑葚印得她指尖皆是紫色。林如岳忙递给她一块帕子,两人同时想到若是贾琏走了,这元春如何出得来?

    恰这时贾琏哼着小曲走来,坐下后三人一起吃着桑葚,说些没紧要的话。两人的心事自是说不出来,贾琏更是不知。

    是日晚间元春到贾母处请安吃饭,看到大小丫头们一齐忙乱,连王夫人也过来查点。原来是贾琏不日就要出发。贾母惦念着贾敏,嘱咐带这捎那,鸳鸯也按着贾母的意思指挥着小丫头们收拾清点,一一请贾母过目方打了包。贾琏唯唯答应着出来。元春一面逗弄着宝玉说话,一面细问姑姑在南边的事情。并对贾母撒娇道,祖母,我好想姑姑啊!我好想黛玉啊!不一会儿便把话题绕到要随贾琏一起去江南的意思上来。

    这哪里能成,再说姑娘家路上行走也不方便!贾母困劲上来,随口应道,等琏儿回来告诉你也是一样。

    这边元春已是一汪眼泪蓄在眼里,不一会儿便扑簌簌往下掉。一面掉泪一面向贾母求情,一会儿说想姑姑,一会儿说要去看黛玉,并赌咒发誓一路小心云云。

    王夫人暗怪元春怎么如此不懂事,嘴上却是不好说,瞪了元春几眼,元春却似没有看到一般。王夫人只好等贾母示下。哪知贾母竟然拉过元春伸手帮她抹掉眼泪,答应她一并随同前往。这下又要收拾元春出行的东西,众人更加忙乱。

    姑娘家行这么远路我还真不放心!王夫人对贾母道。

    有琏儿陪着也没大关系!贾母一面搂着元春,一面道,我小时候什么没去过见过?今儿也不是好好的?再说还有琏儿陪着,她自小跟姑姑就好,见见也不为逾矩,一路上可吃可看的多着呢!

    王夫人心中气恼,却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指挥着小丫头们仔细收拾,又叮咛抱琴要时时跟着元春,时刻留心着小姐的起居等等。

    元春兴奋得搂住贾母脖子,粘到贾母身上去了。看到她又云开月朗,贾母摇头笑着,这丫头!一会儿日出一会儿雨,往后可怎么才好!

    晚间回房,除了日用的物什,就是一件一件挑出素日喜欢的衣裳来,仔细思量搭配。这一路这么漫长,总是有换上女儿衣裳的机会吧!总也要穿上那柔紫色绣玉兰的衣裳和林如岳对酌一杯吧!

    抱琴已能猜到八九分,也帮着筹办谋划,恨不能将元春打扮成仙女下凡才罢。

    元春也不点破,两人商量筹划,指挥着小丫头茵绿打点归类直忙到深夜。

    倒是贾琏知道后嘟哝着不大情愿的样子,凤姐儿也觉得贾母娇纵了元春。但有贾母指派,自是无可奈何。好在林如岳也要跟着同行,贾琏也麻烦不着多少,最多烟花柳巷少了人陪,还乐得自在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