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荒野红楼

    更新时间:2017-10-13 10:07:39本章字数:2561字

    三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乌云,倒也热闹。抱琴在贾府拘得久了,更是高兴得瞅东望西,指这说那。元春本也爱玩儿,但这会儿心思倒有一半儿在林如岳身上,因此对抱琴的话总是嗯啊了事。抱琴如鸟儿出笼,又少了贾府恁多规矩,只管拉着元春说个不住,元春只得笑说,你歇歇吧!谁还把你当没嘴儿的葫芦不成!

    明儿就要坐船了,贾琏对元春说,你没来过这里,不如今儿就在乌云找个客栈歇下,好让你尝尝这里有名儿的金银玫瑰糕,晚上休息好了再走。说罢瞅着林如岳,看他意下如何。林如岳自是不会表示反对,于是几人商量去哪里吃玩。

    要说这做得地道味儿正的,还是去乌云最有名的“仙界”吃吧!林如岳笑道,还要走一段路,现下还早,赶得及!

    好的!贾琏自是乐意。拿着官中的钱,一路辛苦,不使点枉费了这大好时光。

    几人一路行来,经过一小段密林却看到不远处有一座红楼,远望有些斑驳,或许是哪个大户人家废弃的别院。在这林中却显得别有一番情致。

    我们等下进去看看!林如岳道。

    你看这花!抱琴叫到。

    元春急忙抬眼去看,那灌木丛中可不是有一簇一簇粉白相间的小花!在这远郊,杂木丛生的地方,反倒另有一番美丽。

    好漂亮!抱琴和元春齐声道,和咱们府上那些修剪过的比,真真别有一番不同!

    几人一齐往前走去,抱琴跑到最前面,忙忙地摘了一朵要替元春插在头上。元春笑着低下头来,那阳光透过密林泻下来,直映得元春的乌发闪出光来。林如岳在一旁看得炫目,只恨自己无缘亲手替她戴上这花儿。元春戴上那花儿,回头朝林如岳抿嘴一笑,直笑得他胸中一热,只差没上前握住她的手才罢。

    还未走至那红楼前,猛听得一声炸雷般的声音,留步!

    元春吓得面无血色。还未待她反应过来,一个人影猛然窜出丛林,抓住她的臂膀,把她往灌木丛拉去!元春挣扎几下,不但没甩脱,反而被那人往树上推去。只见元春的头碰到树上,头发一下散落下来,玉簪啪地坠地!元春吓得直哭起来。

    林如岳和贾琏并两个小厮看到如此,心知是遇上了强盗。贾琏吓得拔腿欲走,但元春被抓,他是怎么也不能如此逃掉。只好眼瞅着林如岳发愣。

    各位大哥!有话好说!林如岳比他镇定多了,心下虽焦,面上却犹自镇定,不要伤了我那小弟!

    只见林中窜出四个人影,为首的那个回头瞧了一眼元春,忽而笑道,原来是个女孩儿!

    只见元春发丝散乱,花容失色,泫然欲泣,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儿让林如岳刹那间急火攻心。

    你先放了她!林如岳不由提高了嗓门。

    先把人放了再说!贾琏也跟着喊道。抱琴在旁边又急又吓,心惊肉跳。两个小厮也急忙走上前来,护在身边。

    是么?为首那个看看元春,阴笑一声道,留下买路钱!

    贾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林如岳吩咐小厮道,把盘缠给他们!林如岳心下盘算着让他们先把元春放了再说,这劫匪一共四人,自己加上小厮也有四人,不由定下了心神。

    那小厮看了贾琏一眼,贾琏示意扔过去。小厮忙打开包裹,扔过一包银子及若干银票。

    为首那个让旁边那随同的捡了起来,看了眼数额,显然是很满意。他们也不愿打斗损人损利,拉住元春抬脚便走!

    把人留下!林如岳不由大叫一声!

    这个丫头我还真喜欢!那为首的还道元春是他们的随从丫头,竟然想连她一起带走。你们也算有钱人,再买一个罢了!

    林如岳和贾琏听了此话,差点没气得吐血。几人拉开抱琴,大喝一声,不能走!一齐上前打斗起来。这劫匪显然是久经阵仗,伸手敏捷,几下就打倒了两个小厮。

    倒是林如岳平日习武,这次出来也带了防身之物,但碍于元春,也未敢狠打。本来林如岳是占了上风的,贾琏也差强人意,无奈两个小厮倒在一旁,他们便开始招架不住。

    眼看就要束手就擒,忽听远处一声,把这几个没王法的给我拿下!

    几人手脚不由慢了下来,却见红楼方向呼啦啦跑出一干人来。那几人显然武功在身,人数又众,几下便捉住了四个强盗。

    林如岳赶忙上前扶住元春,元春的眼泪已簌簌地落了下来。林如岳看着心疼不已,碍于众人在前,也未敢多加安慰,他只是低头在树下找到元春刚掉落的玉簪,不料那簪子已断成两截。抱琴看到如此,赶忙从包裹胡乱翻出一支木质的,让元春先把头发挽上。

    几人一齐抬头像刚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却看到那斑驳红楼的二层站着一位年轻的公子,身着福字如意锦缎袍,手中握着一把明黄穗子坠白玉折扇,正朝楼下点头微笑。林如岳和贾琏一看此人神态气度便知一定是大有来头。只见那人扭头转身下得楼来,旁边紧跟着两位随侍。那人走至贾琏元春等跟前,微笑着对林如岳道,适才好身手!好定力!林如岳忙道哪里。贾琏也赶上前称谢不迭。

    我们也是途径此处,看到这废弃红楼风雅便登楼远眺,哪知正巧遇见这打劫的事儿?那公子气定神闲地笑道。其实他早看到这一幕,存心搭救,却想等着事发之后看了热闹再出现。因此吩咐随同来的人都不要出声儿。

    林如岳贾琏打量这从天而降的救星,只见他气度风雅,神情温和,眉宇间却又藏着刚毅沉稳。笑容恬淡,那目光深处却闪现出深潭般的睿智。这贵公子接着问道,你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贾琏这才叹口气道,我们是长安荣国公贾家人士,今日是要去江南采买,哪知路遇山盗,承蒙搭救!

    原来是贾府公子?那人微微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旧相识啊!

    贾琏和林如岳一道盯着这人,心内猜着能是谁呢?

    那公子看了旁边的随侍一眼。那随侍马上操着尖细的嗓音道,我家爷可不是平亲王么?

    贾琏与林如岳对视一眼,赶忙还礼不迭。原来此人恁大来头!他们哪里知道这平王水鉴时常微服探访,体察民情,加之近日又要督察粮运诸事,途径此地,恰好救了他们。

    水鉴扫了一眼立在身后尚未完全平复的元春,只见她虽依旧身着男装,但散落的发鬓如潭水轻泻,脸色苍白眼中泪痕未干,整个儿人在花木掩映下突兀出那春光潋滟的美。他微有炫目之感,目光深处燃起了一丝火苗,转瞬即逝。他盯着贾琏,眼中似有问询的意味。

    哦,这是家妹元春!贾琏忙道,因成日在家呆着闷得慌,因此我家老太太发话让带出去玩玩。谁料遇见这种事儿呢?说到这里,忙转身看着元春道,都不是外人,既然都穿帮了,还不赶紧拜谢平王!

    元春只好上前说,多谢搭救!目光却是一点儿也没敢看那水鉴。林如岳一心想上前安慰,却苦于人多,只能耐着。

    水鉴嘴角浮起了一个笑容,略一沉默便说,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客气?转而又问贾琏,你们这是往哪里赶?

    我们这就准备去“仙界”吃饭。贾琏道。

    太好了!我正好微服,也要去那里吃些地道的菜呢!今儿就一起去吧!水鉴道。

    经过刚才那惊魂一幕,贾琏自是求之不得。两个小厮也未重伤,急忙爬起来拾起银子捡起银票一道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