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10-15 14:12:56本章字数:6172字

    张婷的手指每一天都在恢复生长着,她又开始投简历找工作,不慌也不忙的。她是个很懒的人,平常能不做的事就不做,可以鼓起精神和兴致做的事的确可以一鼓作气的做完不怕麻烦。可是过了懒下来就会懒到骨子里。

    那件事过去了,她松了一口气便抛之脑后,她后来也没有教训弟弟,因为她懒得动脑子骂他。但那件事给她最大的好处就是原先让她感到非常烦躁、琐碎的事情经过那么一闹似乎都变得没那么面目可憎了。情绪就像一根抛物线,当它到达最低点就会开始慢慢上升,到达最高点又会下降,循环往复,有时波长长有时则短。那件事所积的负面情绪可以供她悠哉一阵子的了。

    她找了两个月的工作,终于在年底找到了一份工作。月薪3000加提成,在公司里做一些组织活动、保存分类文件、接待访客的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但琐碎麻烦。

    干了还不到两个月就要过年了,公司年终就像灾难,各种会议总结以及各种活动,每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张婷刚刚熟悉起公司,各种打杂的小细活更是让她应接不暇。每天7点出门8点上班,晚上9、10点回到家,她也没有精力再干其它的事了。

    临近过年了,虽然假期很短但大家也都还是在准备着放假,或者回家。张婷不知道7天的假期可以干什么,机票也是全价,回去一天回来一天也就没剩几天了,还折腾人。因此她也没打算回家,也就没那么着急和匆忙。

    虽然公司全体组织过了年会,张婷还在年会上拿到了100的红包。但主管又私下组织了部门的聚餐。这种事上,张婷是最没有兴趣的,只不过自己一个刚到的底层新员工又无法拒绝参加。只得跟着一群疯狂的男男女女玩到尽兴。从餐厅一直到KTV,大家都沉浸在一种混沌、迷糊之中难得放松。张婷也只是坐在不显眼的地方吃吃瓜子和果盘,偶尔和和她一样融不进中心圈的人讲几句话。

    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正玩的高兴呢!部门主管推门进来恭敬的将两个人让了进来,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这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也是我的朋友,今天刚巧碰到来和大家打个招呼,这位是陆耀陆总,这位是周承周总,他们两可是真正的高富帅,没有男朋友的注意了啊!”说完在大家的欢呼中招呼着他们坐了过去。

    张婷不禁感慨这世界真小,除此以外也没有太多的感触。她尽量的低着头不将目光转移过去,以免认出来显得尴尬。

    陆耀和周承本是应朋友之邀参加他们的小圈聚会,在KTV的走廊里遇到了公司的合作伙伴,又因为是吃过几次饭有些许交情的王彬,被王彬硬拉着去和他的公司同事们打个招呼。在他们坐着聊天、推杯换盏间一个身影起身推门出去了。周承随意的抬头瞥了一样就认了出来。

    他问王彬:“你们部门招新了吗?”

    “招了啊!新招了两个,怎么了?”

    “没事,你指给我看看”

    王彬听了便侧着身子看了一下所有人,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孩说:

    “那个,还有一个好像不在,可能去洗手间了”

    “哦,去洗手间那个叫什么名字?”

    陆耀问他:“怎么了?”

    周承看向他说:“没事,我好像看到那个张宁的姐姐了”

    “是吗?在哪?”说着还四处转头寻找。

    “你们说的事张婷吗?你们认识她?”

    “算是吧!你们聊,我去一下洗手间”周承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

    张婷上完厕所出来正在洗手,周承也从厕所里出来走到洗手池边在张婷的旁边洗手。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张婷听到旁边的人在说话,抬起头看了一眼。周承居高临下的微侧头看着她,她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周承被问的懵了一下,他转过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说:

    “我以为这件事在你们那里没这么容易过去,所以在等你电话”

    张婷想了想说:“你不用怜悯施舍,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和轨迹,也许我们的生活和轨迹屈辱了一些,但我们至少会学会不要不自量力”

    “你这是阿Q,想要的尽力去争取,不想要的努力规避,这是人的本能、本性,我们已经有很多个阿Q了,也不差你一个。我张开双臂等你来拿回你自己的权益,你都退缩,我真的不明白你所谓的生活方式和轨迹”

    “你这做的是一厢情愿的梦,就像你开着车走在路上,看到可怜的老太太停下来,告诉她,来,你撞上来我讹我吧!”

    “忘了,你是宁愿辛苦些,也要好看的人”

    “是你不食人间烟火”

    “既然这样,那我送你去医院,你是不是也该姿态好看的请我吃饭呀?”

    张婷诧异的打亮着他,“现学现买啊你”

    “不行吗?手机给我”

    “干嘛?”

    “存下号码,有时间通知你”

    张婷一脸思索,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好吧”

    看到周承收起了手机,她便问:“可以进去了吗?”

    周承点了点头,张婷率先转身走出洗手间,她还没有走出两步就被人撞得退回了三步,要不是身后的周承扶住她就会仰壳摔地上。

    撞到她的是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他撞到人也不管头也不抬的继续往卫生间走。

    周承向侧面跨出一步挡在了他面前语气凌厉眼神冰冷的说:“撞到人不知道道歉吗?”

    那人站住,身子往后微微一靠,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一脸的愤懑、不屑的说:“我就撞了怎么样?又没撞死那么着急干嘛!”

    周承抬手就给他一拳,男人猝不及防的跌倒了洗手池前。那人正费力的扶着池子站起来,周承则走到他面前眼睛里带着骇人的狠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样的周承让张婷不由的想起那个昏暗暗、灰尘尘的一天以及那段时间的不安、恐慌和屈辱。

    很快KTV的工作人员在那人还没来得及反扑的时候就过来了,有两个人拉住了他并架着他。随后又有人带了两个人过来,那个带头的人看到周承便走到他身边说:“你怎么在这?等你们半天了,陆耀呢?”

    “遇到了公司合作伙伴过去坐了一会,一会就过去了”

    “哦,这是怎么回事?人你打的?”

    “他刚撞到了我朋友,还出言不逊”

    “你朋友?”那人带着一脸的疑惑看向张婷

    “恩”

    那人对架着人的两个服务员说:“这哥们可能喝多了,带去醒醒酒吧!”

    服务员架着人离开了。

    等人走远了,周承对张婷说:“这是我和陆耀的同学陈浩”然后又指了指张婷说:“张婷”

    陈浩伸出手和张婷握了握,并问了好,然后对周承说:“我先过去了,你们快点”说完就走了。

    张婷看着周承,周承也看着张婷,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张婷先移开目光对他说:“谢谢”

    周承说了声没事然后就在前面走,张婷跟后面。进了包厢两人分别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

    不一会儿,陆耀和周承便要走了,众人共同敬了他们一杯酒,两人痛快喝完,周承率先推开门走了出去,陆耀回过头看了一眼张婷之后才走了出去。

    后来,在张婷疲惫的昏昏欲睡的时候大家准备要散了。在走出KTV的过程中,王彬慢慢从前面落到了张婷身边问:“你认识陆耀和周承?”

    “不太熟,怎么了?”

    “你干嘛那么抵触,商业间谍不是随便拉个人就可以的,我只是听他们谈到你才问的,这两个人很麻烦也很复杂。陆耀是官宦子弟,周承也差不了多少,一般这种人都很麻烦,从小的。他们两是发小,听说两个人从小一起混到大,后来混着混着还搞了一个什么组织。后来估计他们家里人受不了了,就一起给送走了,回来年纪也不算小了才算老实些。做起了生意,因为人脉关系不差所以成长很迅速。这样的人,会有很多人盯着他们,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之情况复杂,你一个刚出校门的小丫头,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离这样的人远一点比较好”

    张婷没有回答,不论他说的是对是错,也不论他是处于何种心里说的这些话。能放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对自己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算不上亲切友好的人说这么两句,暂且也算他一片好心。张婷压着心底的无奈和不耐烦将到嘴边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换成了“谢谢”。

    王彬看着她淡淡的样子,心里疑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走了。

    张婷回到家,洗着头,张婷满脑子都是陆耀、周承、王彬的转来转去。周承问自己“干嘛不给他打电话?”难道他是真想让我去问他要医药费?他不像干这么堵心的事的人啊。不管有没有撒气的成分,但他毕竟维护了我,也许我不该这么刻薄,也许事情没那么复杂是自己想多了呢?他跟陆耀还真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真是烦人。这个王彬也不知道是多管闲事心里还是纯属是教训人惯了,一出来,就高高在上的站在过来人的制高点,指东说西,这些又关我什么事?难道他以为我会为了一些其它的原因去故意的接近他们?他还真是高估我了,这么烧脑的事,还真不是我这把懒骨头想的出来的。算了,随他吧!没人一个脑袋,也管不了人家怎么想。她洗完澡,关上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子里乱糟糟的就开始了。那天的情境,周承打人的样子,陆耀扎着小辫的头,还有带着暗淡的色彩转动着的大花,以及一闪而逝的画面。她既无法理清头绪,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大脑混乱但务必清醒,这是失眠的前兆。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别想了,别想了。待脑子里高速运转的画面慢了下来,她开始把它们清理出大脑,试着想象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空白”儿子,伴随深呼吸,渐渐的也就冷静了下来,而冷静下来也就可以睡着了。

    很快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公司的假也就开始放了。张婷早陆陆续续的买好了一些吃的,打算彻底的在家宅个7天。可以什么都不用管的睡醒了吃,吃完了睡。七天,这无疑是一件舒心的事。

    大年30除夕夜,张婷电脑上放着春晚,跟妈妈和弟弟抢红包,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张婷想可能是公司有什么事就接了起来,“喂,您好!”

    那边没有很快的回答,张婷也没有催。她用脖子夹着手机,拿了一个橘子剥了起来,薄薄的手机存在感实在太低,从脸边滑落,她急忙捡了起来,打开了免提。

    “是我”她只听到了我字的尾巴。

    张婷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有什么事吗?”

    “你回家了吗?”周承的声音慢悠悠的传了过来。

    张婷一惊说:“没有,怎么了?”

    “那你干什么了呢?”

    “没干什么,看春晚”

    “我现在有空了”

    “然后呢?”

    “请我吃饭啊?你忘了?”他的语气有些不悦。

    “忘是没忘,可是你看饭店什么的都关了,我上哪请你吃法啊?”

    “你做吧,我要求不高”

    “这不是要求高不高的事,这是要不要命的事,我不太会做饭,你想好了?”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连饭都不会做?”

    “女孩子又不是天生下来就会做饭,不过是社会赋予的属性而已,我不会不是很正常吗?”

    “伶牙俐齿,你总不至于连西红柿鸡蛋都不会吧!”

    “那倒也没有到那种程度,厨房的火还是知道怎么开的”

    “那就行,你随便做两个就行了,我不嫌弃”

    “你为什么不回家呢?家里要什么没有?来我这受什么委屈?饭,我过完年请你”

    “我家有些麻烦不太想回去,陆耀回家了,别人我也不想找,刚好你一个人,我也一个人。过完年我就没有空了,而且到时候会有别人请我,就用不着你了”

    “地址发给你了,为免你吃不饱,你那有什么现成的就带一些吧!”

    “知道了,你就准备你的吧”

    张婷挂上电话,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烦躁,好不容易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现在又得做饭。她进到厨房里,按他说的随便的准备了两样。虽说张婷脸皮也不算薄,但看到最后桌子上的菜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周承很快就到了,一进门看见桌子上的东西眼神停留了几秒然后转开目光。

    张婷找了一双拖鞋给他,他一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一边看着拖鞋问:

    “是新的吗?”

    张婷看着他无奈的转身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轻声的说了声“祖宗”,然后向卧室走去。

    周承听到她的嘀咕笑了笑,站在门边四顾发现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房间。一个小书架一个电脑显示屏幕上面正播放着春晚。一组小沙发,沙发的一头放着一把看上去非常舒适的躺椅,躺椅旁边一个不大的小几上面摆着几本书。在躺椅和沙发间的空隙里放着一盏金属灰色的落地台灯,大概是在躺椅上看书时用的。

    张婷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一双凉拖鞋放在周承面前说:

    “就只有这个了”

    “可以”周承穿上拖鞋,脱下了外套,张婷接过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让他坐在沙发。自己进厨房将周承带的东西换到盘子里端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才算有点样子。

    “你喝什么?茶还是白开水?”

    “茶吧!有酒吗?”

    张婷停下要转身的意思,抬起身子看着他说:“我一个单身女青年,你一个男青年,你到我家,我还把酒拿给你,别人该说我图谋不轨了”

    周承鄙夷的看着她略带嘲讽的语气说:“图谋不轨也该是我才对吧!而且你们女人那里来的自信,以为男人只要看到你们就会想要图谋不轨”

    “这是很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可不是我这么觉得”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一杯茶出来,放到他的面前。

    “我只有一点自酿的葡萄酒”

    “自酿的?能喝吗?”

    张婷有些恼怒,语气并不很严肃的说:“你再这样就给我滚出去”

    周承笑了笑说:“行了,拿出来吧!大过年的没酒怎么行?”

    张婷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非常漂亮的玻璃瓶,里面是枚红色的酒液。她再找出两个小杯满上。

    周承看她一眼,带着疑惑戏谑的说:“你也喝?”

    张婷不理会他的揶揄,认真的说:“你是客人,陪陪你,要是有什么问题,陪你一起你也不吃亏”

    周承出声的大笑了起来,笑完还未待眼里的笑意散去就说:“你还真是小心眼,不过随口一句,别放在心上”

    “随口一句和玩笑都不见得就真是无心”说着举起了酒杯对他说:“这杯我敬你,祝你新年快乐,还有上次帮了我”

    周承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说:“谢谢!”然后喝完酒放下杯子,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她做的菜,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张婷给他和自己添上酒,然后放下瓶子坐下。

    “上次的事,心里过去没?”

    张婷微微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周承看她不回答就接着说:“陆耀也只是想出口气,他只是想吓吓你们,是你的高姿态惹怒了他”

    张婷抬起头看着他说:“你们这吓太高端,像我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老百姓无法接受也是正常的,你无需挂怀”

    周承皱起了眉头,静静的看了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说:“对不起”

    张婷看着他真诚的眼睛心头的结开始松动了起来。

    “都过去了”

    周承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起酒杯喝下后靠在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春晚不再说话。

    张婷在这种沉默中有些不自然,就问他:“你怎么不回家呢?”

    周承靠着沙发,只是把头向她偏过去说:“回家麻烦,我已经有好几年不回家过年了”

    “为什么?”

    周承从沙发上坐起来低头看着桌面说:“之前没少给家里人添麻烦,现在一看到他们心里就有些愧疚,而且家里人多乱七八糟的没有自己一个人自在。慢慢的就越来越不想回了,没有我他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那陆耀怎么回了呢?”

    “他,那个没心没肺的,他不回他爷爷也不回答应的”

    “哦”张婷回答了一声,然后吃了一些菜,也就不吱声看起了电视。

    “其实,每年都有好多人劝我,说我想的太多了,我应该负起责任了,回家让家里人看看也好放心,但总有很多东西压在心底,像石头堵在你的路上,让你跨不过去。后来也就不管他们说什么了”

    “你不能要求事事都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有些东西自己明白就好了”

    “我不该拿这些事来烦你”

    “我无妨,反正更烦的我都经历过了”

    周承以为她说的是上次的事,无奈的笑了笑也没有接话。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偶尔说几句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酒本就不多,因此很快就见底了。张婷的一张脸红彤彤的,周承看上去神色如常。

    周承看了一眼张婷说:“你喝酒上脸?”

    张婷很少喝酒,偶尔精神状态好的时候,稍微喝一点酒,就会眼神清亮,透出平日里没有的媚态。她看着他恩了一声。

    “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我也该走了,你早点休息”说完站起来向门口走去,自己从衣架上拿下大衣穿上,在门口换鞋。张婷站在玄关看着他,周承换好鞋,转过身刚要开门,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看着张婷说:“对了,明天有什么安排?

    “没有,怎么了?”

    “我也没什么事,一起去看电影吧!反正闲着”

    张婷本就喜欢看电影,想想反正也闲着就答应了。周承离开后没一会就12点了,春晚上主持人兴奋的宣布新年到,接着就是热烈的庆贺,窗户外面烟花仿佛要炸裂天空。张婷站在窗边,看着烟花忽然间心里也染上了几分绚烂,有个人说两句话其实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