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10-17 22:02:54本章字数:7826字

    五一的时候周承邀请张婷出去玩,周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将张婷拖出了家门。陆耀听说以后,说什么也要去,周承只得答应。陆耀要自己到机场,周承则要接到张婷一起出发。张婷收拾了一些衣服和化妆品,周承见张婷的箱子并不满就放下了自己的小包,和张婷合用一个箱子。最后,张婷拉着一个小箱子,还背着一个小背包,背包里装着两人的洗漱用品和一些其它各自的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坐在车上,张婷玩着手机说:

    “都说了没钱,还要拉我出门,我不管,我就8000,我把钱交给你,花的差不多了给我买张机票送我回来就行”

    “有8000够了”

    “够个屁,8000块钱光坐飞机估计差不多”

    “你不用想那么多,既然是我拉你出门的,我就会负责把你送到家”

    “我有钱就不想那么多了”

    “你想的多也并没有用啊”

    “难道所有的事情都要有用吗?钱转给你,路线、计划什么的你就看着办吧我就不管了”

    “就没见过你这么懒的女人”

    “现在见着也不算晚”

    到了机场,他们在机场的出发大厅找到了陆耀,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孩。张婷记得在周承的生日会上见过,是那个身材很好,很干练、很漂亮的女人。张婷看着她,她也看着张婷。不等周承介绍,她主动的伸出手说:“我们见过的,我是林雪”

    张婷伸出手和她的手轻轻握了一下说:“张婷”

    陆耀冷冷的看着张婷也不搭话,拉着林雪转身就走。张婷也不理会他,跟着周承也走进了安检口。上了飞机张婷才发现是头等舱,她觉得非常的不自在,于是用不满的眼神一直盯着周承。周承看了她一眼说:“你放心,帐我给你记着,回去你慢慢还就行”

    张婷瞪了他一眼,在心里骂他“王八蛋”,除此之外也再无其它。周承笑了笑,看她转过头便也不再跟她说话。

    直到下飞机,张婷都没怎么跟他说话。

    下了飞机,炙热像一条密不透风的棉被裹住了每一个人。张婷没有注意机票只是跟着周承走,下了飞机看到机场顶上的两个大字有些无奈。陆耀和林雪的情境比她好不了多少,只不过陆耀在面向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就开始抱怨了:

    “周承,你怎么想的?你五月来三亚是想被热死,被蚊子咬死吗?”

    周承无辜的看着他说:“游泳、潜水不到三亚去哪?”

    “青岛不也有海吗?”

    “你不愿意呆,你可以走,没人逼你”张婷顶着燥热反驳他。

    “我为什么要走,我走了谁盯着你们?”说完便拉着林雪走了。

    张婷和周承跟在后面,慢慢的走着。周承背上她的小背包说:“你怎么不抱怨?照你的脾气反应该跟陆耀差不多吧!”

    “我脾气那么差吗?既然说了计划由你负责,活由你干,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周承笑了笑说:“你以为你脾气很好吗?”

    张婷一脸认真思索的样子,皱着眉头非常严肃的说:“我还一直觉得自己很温柔呢!难道是我错了?”

    周承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张婷受不了别人好奇打量他们的眼神,拍了拍他说:“好了,好了,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

    周承看着她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张婷注意陆耀他们的身影也就没有注意他。

    等四人出了机场,张婷才知道他们已经租好了车。

    车子直接驶进了亚龙湾的森林公园,跟山下比起来,山上的确要稍稍凉快一些。周承订的酒店就在山上,是两栋别墅,到这里张婷已经麻木了。她不由的想起周承在飞机上给她说的话,心里有一种想要哀嚎的冲动。当她站在露台上看着眼前的群山和山间的小木屋时那股冲动就消失了。

    别墅里带着独立的泳池,陆耀在想立刻跳进泳池的时候发现没带泳衣。他不禁又想埋怨周承,但看到周承旁边面色不快的看着自己的张婷便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我要去买泳衣,你们去不去?”

    周承回答他:“去,一起去”

    张婷看着他问:“你没带?”

    周晨看着她反问:“你带了?去给你买”

    “哦!”

    “那走吧”

    张婷和林雪坐在后座,张婷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言不发。林雪、周承和陆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林雪时不时看张婷一眼,待张婷从周承手里接水的功夫问她:“你多大了?”

    “23,你呢?”

    “我25,比你大两岁,刚毕业?”

    “也不算刚毕业”

    “感觉你蛮成熟的,还以为咱们差不多呢”

    “成熟吗?”

    林雪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好看的眉毛扭曲着显得很可爱。

    张婷笑了笑说:“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吧”

    两人从性格聊到了衣服又从衣服聊到化妆品,从化妆品聊到减肥,再从减肥聊到了旅游。等到了商场的时候就开始挽着胳膊逛街了。

    陆耀跟在后面对周承说:“没想到张婷还有这么随和的时候”

    周承笑着没有回答。陆耀买完,半个小时过去了,林雪和张婷还是进出换衣间忙个不停。最终,张婷选定了一件黑色较为保守的连衣裙式,而林雪在张婷的参谋下选择了一套暗红色三点式才算作结。

    回到酒店吃过饭,去游泳,正值下午,太阳非常毒辣,周身空气里的水珠就像是刚从烧开的水壶中散开。钻进水里还是非常舒服的,仿佛人和水的分解在一瞬间变得格外的清晰,不再粘黏彼此。林雪戴着墨镜和帽子,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晒太阳。白嫩的肤色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发出光来,细腰的曲线自然而柔和,双腿白皙修长,就像是美人鱼幻想中的那样。暗红色的泳衣低调却叫人无法移开目光。反观张婷穿着黑色的连衣裙,皮肤虽白但带着几分幼稚的微胖,大白腿就像小孩子不知所谓的白白嫩嫩、略显粗短。陆耀和周承的身高在脱掉衣服之后更加明显,陆耀身材结实,一看就是健身房的常客。周承则略显瘦削。

    周承下水游到张婷身边站住了问她:

    “干嘛呢?站着不动喝水呢?”

    一米五的泳池,张婷站着就要到脖子,一低头就要没过下巴,周承站着却只是到胸部。张婷看着这一群人难免的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听到周承的话忍不住的反击:“你才喝水呢!我看美女不行啊?”

    “行是行,可你看了又有什么用呢?”

    张婷缓缓的扭过头闭上眼睛,努力的平复了一下想打死他的心情然后便一言不发钻进水里游走了。

    周承带着浓浓的笑意追了上去。

    张婷游到泳池的另一边站起来转过身正好看到周承从水里冒出来说:

    “你跟着我干嘛?泳池这么大别的地方玩去”

    “我才没有跟着你,我不也得从那边游过来吗?”

    “行,行,行,懒得跟你计较”张婷说完就钻进水里。

    林雪看他们在水里游的高兴,便也下水游了两圈。然后和张婷玩了起来。她从张婷身边游过去,刻意的拍起了许多水花溅了张婷一脸,站起来看着她拂脸上的水,咯咯的笑个不停。张婷擦去了脸上的水,一胳膊向她抡起了一大波水过去,林雪还没来的急擦就又受到了下一波的攻击。她一边用手挡住脸,一边还哈哈的笑着,逮着空挡还是弱弱的还击一下。林雪虽然个子高些但平日里举止温柔得体,不及张婷无所顾忌,所以在气势上已是弱了一截。眼看着林雪被张婷完虐,张婷想着停下歇一歇,忽然一波巨大的水花险些将她打的躺进水里。她惊慌的站好,陆耀就像鸡妈妈一样的站在了林雪的面前,林雪站在他身后错愕的看着他。看到张婷挣扎着起来的傻样,眼里带着浓浓的得意,还未待那得意逝去就受到了一波更猛烈的攻击。待他看清周承的挑衅,顿时放开了膀子开始搅动池子里的水。两人互不相让的激烈斗争着。

    林雪和张婷互看了一眼,默契的往旁边躲了躲,然后上岸去坐在躺椅上看他们玩闹。

    两人闹了一会,才发现两人不见了,停下来四顾发现坐在躺椅上,然后两人互看了一眼。陆耀的脸仿佛有火在加热似的慢慢红了起来。看到陆耀的红脸,林雪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的倒在了躺椅上。张婷眉眼向下,嘴角向上的静静含着浓浓的笑。周承若无其事的上岸坐到张婷旁边问她:“饿吗?咱们去吃饭吧!”

    张婷笑着问他:“不玩了”

    周承老师的回答:“不玩了”

    林雪才稍见微弱的笑声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是笑周承。陆耀上岸走到她旁边拍拍她说:“别笑了,再笑多长两条皱纹变成老太太看你怎么办?走,吃饭”

    林雪敛起笑声,笑意还挂在脸上,拍拍张婷的肩膀跟着陆耀走进了房间,周承和张婷紧随其后。

    吃过饭林雪说要休息陆耀陪着她一起去了。周承则带着张婷去散步。

    张婷带着疑惑问:“他们要住在一起吗?”

    周承看着她说:“你猜”

    张婷白了他一眼:“不说拉倒”

    “他们不住一起,林雪和你住,介意吗?”

    “当然不了,他们不是情侣吗?”

    “不是”

    “那他们什么关系?”

    “跟你和我一样”

    “是吗?可是我觉得陆耀像是喜欢林雪的”

    “可能吧”

    “他们挺好的,不过如果陆耀花心就算了,他花心吗?”

    “可能有点,女人不是喜欢坏一点的男人吗?”

    张婷撇了撇嘴说:“那是因为那个男人不是自己的”

    “这样吗?”

    “我觉得是”

    沉默了着走了一段,周承侧过头问她:“你怎么不找个男朋友谈谈恋爱?”

    张婷眼神幽深幽深的看着他说:“我觉得谈恋爱很有负担,一旦确认关系,就好像有了好多义务。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过情人节、一起看电影,好像你一成为别人的女朋友就必须这样,我觉得很烦。而且我没办法相信爱情,也没办法相信男人,爱了,就像是把一颗鲜活的冒着热气的心捧到对方面前让对方拿着刀子戳一下、刺一下、再切割、吃掉。我害怕,我觉得那样会死。而且生活就像一瓶质量很好的洗涤剂,随着时间会把什么都洗掉,爱情也会越洗越淡,最后消失。”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天堂和地狱挨着,一步天堂也会有可能一步是地狱。有那么多人为此魂牵梦绕、前仆后继,这正说明其魅力。你因为风险而拒绝前进,那你怎么可能会到达那极美的境地呢?即便是那么神秘,好像天堂和地狱的混合,也并不是无法到达的,只是看你自己吧!”

    “可我会那么幸运吗?”

    “每个人那神秘的境地都是不一样的,不然为什么众说纷纭还是有那么多人义无反顾呢?也许你的不需要运气呢?”

    “不需要运气,那可能需要什么?命吗?那我更不敢奢望”

    周承沉默了,在她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一道极深极深的峡谷,在峡谷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匍匐其中。

    两人在天色微暗的时候回了房间。张婷进房间的时候林雪正在看电视。张婷于是冲了一个澡,吹干头发,出来。害怕与林雪聊天便早早躺下。林雪以为她累了,关上灯也就早早睡下了。

    张婷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黑暗中一动不动的窗帘。脑海里翻翻腾腾都是小时候爸妈打架的场景。她记得有一个冬天,他们住在一个冷的像冰窖的出租屋里。地上刚刚拖过的水和泥土和成稀泥,表面附着一层薄薄的冰渣躺在地上。爸爸和妈妈打起来了,爸爸抓着妈妈的头发一把将她按到了地上。她记得妈妈站着的身子轰然倒下,地下的泥水被妈妈的头擦出了一条印记,露出了下面白色的瓷砖地面。这仅仅只是童年的十几年间的一幕而已。

    第二天早早的张婷就被电话的震动叫醒,周承让她洗完脸出去。她悄悄的起床洗漱完走出去。周承穿着一身运动服站在晨曦中等她。看她走过去就问:

    “睡得好吗?”

    “挺好的,你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

    “带你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不然我不就白拉你出来了吗?”

    他带着张婷走进了森林公园,坐上了人不是很多的电瓶车,在中途下车,七拐八绕的走到了一座连接着两座郁郁葱葱大山的长长索桥边。清晨山间的微风温柔的拂动着脸颊,群山苍翠、鸟鸣清幽,一呼一吸间全都是独属于山林的清香沁人心脾。周承走上索桥朝张婷招手,张婷跟上,站在索桥上高高的挂在半空中有一种似梦的虚幻。她一步一步的走着,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眼前。走过去,周承牵过她的手,把她拉到了地上。走完索桥,两人继续往山上走。

    张婷看着走在前面时不时会回头看她的周承说“谢谢你,真的”

    周承笑了笑说:“只要你觉得不虚此行就行”

    张婷摇了摇头,想了想说:“可这样一来,我就得欠你好多钱了,我能不还吗?等你没钱的时候再跟我说”

    周承白了她一眼 ,“你可真能煞风景”说完不理她就自己继续往上爬。

    张婷也不说话继续跟着他向前走。爬了一段路,他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周承从小包里拿出两瓶水,给张婷一瓶自己喝一瓶。喝完问她:“累吗?”

    张婷一脸轻松的说:“我还好,你呢?”

    “回吧!不然明天会腿疼的”

    “行”

    两人往回走比去时省时多了。回到酒店的餐厅,陆耀和林雪正在吃早餐。他们走过去坐下,陆耀不满的问:“你们这么早起来偷偷的干什么去了?”

    周承笑了笑说:“没干什么,就是走了走索桥,爬了爬山”

    林雪听了亮着眼睛问张婷:“有索桥?美吗?”

    “很美”

    “哇!我也好想去看看”

    “那咱们去吧!”陆耀说着放下筷子就要起身。

    “去吧!去吧!现在去排队,中午之前估计就能走了”周承拨着盘子里的蔬菜慢条斯理的说。

    陆耀的脸顿时难看了起来。

    “那么多人吗?可刚咱们回来的时候我看人也不是特别多啊!”她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看向陆耀,看到他眼睛亮起来了,就接着说:“也就几十人的样子吧!”

    陆耀无奈的重复了一遍:“几十人?那还不多?”

    周承一脸认真的回答:“真不算多,你不信一会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陆耀的脸拉了下来。

    林雪拍拍陆耀说:“你们俩真是的,别欺负陆耀了,我们明天去”

    “不行,今天要去蜈支洲岛潜水”周承无所谓的补上一句。

    “周承,你……”陆耀气的指着他说不出话来,张婷在一旁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没事,没事,咱们下次再去”林雪安慰陆耀。

    “你说的,别忘了”陆耀趁机抓着林雪的手说。

    看到林雪点头,他才高兴了起来。

    等他们中午到达蜈支洲岛的时候,在排队上岛的人已经长的互相看不到头尾了,全都是乌压压的人头。喧喧闹闹让本就热的天气更加心烦燥热。

    周承订了岛上的酒店所以他们可以很快上岛。上岛吃过午饭他们才开始观光。难怪那么多人要挤上这样一个小岛,它真的非常漂亮,每一个地方都非常精致。

    周承是计划第二天去潜水,所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逛。

    林雪听说有《私人订制》的拍摄地就要去看看。过去一看,原来是那个泳池的场景,被做成景点,多少整体看起来缺乏诚意。张婷只是在门口扫一眼就失去了兴趣,陆耀和周承也差不了多少。林雪拉走了张婷,无可奈何大家也都进去转了一圈,和想象中一样无趣,林雪也感到有些失望。

    张婷看着她说:“旅游就是这样,不要抱太大的期望,除非自己亲眼看到。在国内旅游最能练就一颗不以物喜的心了”

    林雪有些失落的说:“感觉像被骗了”

    张婷明白她的失落,“现实和想象难免会有差距,这很正常,你不能怪现实不符合你的想象是不是?好了,别难过了,至少这海还是真的美的”

    林雪点了点头,略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也就好了。

    下午吃过饭,大家坐在一起聊起了天,说一切有的没的。

    陆耀讽刺张婷说“张婷是周承最丑的一个女性朋友”,林雪抬手就给他重重的一巴掌。张婷趁机回击他“看,嘴欠被揍了吧!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逗的林雪和周承笑个不止。说着说着天渐渐暗沉了下来,陆耀提议大家斗个地主,张婷提议大家“好不容易出来玩的,斗地主哪都不行?出去散步吧!”。陆耀也第一个反对她“这到处黑漆漆的,散什么步?要散自己去散”周承和林雪也表示不想去。张婷缓缓的站起来说:“本来想趁着天黑出去散散步,顺便悄悄的把陆耀推到海里去,既然你们都不去就算了”。林雪和周承听了,看了看陆耀难看的脸,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林雪抱着肚子整个人笑的蜷缩了起来。周承扶着陆耀直不起腰来,只有陆耀眼里泛着冷光死死的盯着张婷。张婷对他挑了挑眉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

    林雪进房间的时候,张婷在洗澡,等她洗完出来林雪再去洗。张婷的胳膊上、腿上被蚊子叮了,因为挠了肿的又红又大,痒的她坐立难安。等林雪出来了,她问林雪有没有带药膏。林雪因为陆耀找她找的急,又不知道去哪,就没有准备。

    张婷不停的挠,让面积本就不小的红肿变得越来越大,表面更是又痛又痒。林雪说要去找周承问问带了没,张婷没好意思就自己去了。

    她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陆耀,他脸色不善的问:“干嘛?”

    “我找周承问一下,他有没有带治蚊虫叮咬的药膏”

    “你用还是林雪用?”

    “我用”

    “那没有”

    “你最好赶紧给我让开省的我踢你”

    “你不是要把我推海里吗?我记仇”

    “这点我早知道,不过你以为我是你啊?心狠手辣”

    正吵着,周承就出来了,他看到张婷就问:“怎么了?”

    “我来问问你有没有治蚊虫叮咬的药膏”

    “哦,我有,你进来吧,我找一找”

    周承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小包翻了起来,翻出一个一元硬币大小铁盒装着的东西,递给张婷问:“用我帮你吗?”

    “不用”

    “真的不用?你别逞强”

    “需不需要我出去啊?”陆耀抱着隔壁斜靠在墙上说。

    张婷皱着眉头看了他一样,然后一把抓过药就走了。陆耀疑惑的转过头看周承。

    “我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现在你信了吧?”周承的声音里带着一半的无奈,一半的失落。

    “你真那么喜欢她?”

    周承没有回答,他又问:“你喜欢她什么?”

    “那你喜欢林雪什么?”

    “那可就多了,漂亮、身材好、能干又会做饭,全能啊!”

    “就这些?”

    “就这些还不够啊?”

    “难怪林雪不答应你呢?”说完收拾好东西就躺在床上看起了书。

    陆耀在床边坐着,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问他:“那应该还有什么?”

    周承从书里抬起头说:“她这个人,除却年轻、漂亮、能干、会做饭、身材好之后剩下的那个人”

    陆耀思索着躺在了床上。

    张婷回到房间涂上药就觉得好多了,不再抓心挠肝的痒了。林雪看她涂完躺在床上说:“周承真是贴心,这么小的东西都想得到”

    “他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怎样的人?”

    “很会照顾别人的人啊!”

    “你是说‘中央空调’?他告诉你的?”

    “恩”张婷点了点头

    “好吧,我认识他这么久可从来没受到过他这样的照顾”

    “你不是有陆耀在照顾你吗?至于我,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也是他的好朋友,朋友之间互相照顾不是很正常吗?”

    “互相照顾是很正常,但照顾跟照顾是不一样的,你感觉不到?”

    “我知道,他对我很好,所以我也在尽力的对他好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陆耀呢?你怎么看的?”张婷打断了她提问。

    林雪看了看张婷,然后低头想了想说:“我不敢接受他”

    张婷不说话的看着她,她继续说:“我总觉得他不够爱我”她笑了笑停了一下继续说:“我这样说可能显得很不知足,要求的太多,但他让我无法安心,你明白吗?”

    张婷点了点头,林雪低下头继续说:“我有时候也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答应他吧!心里那一关又过不去,不答应吧!我自己也放不下”

    张婷坐起身子,看着她说:“我没谈过什么恋爱,可能也无法给你适宜的建议,但我觉得如果你是这种状态的话,不答应是正确的。答应了可能会导致更恶劣的后果。轻则感情全无,重则互相怨恨,得不偿失”

    林雪抬起头看着她说:“没错”

    第二天8点,四人一起起了床,吃过早饭就去玩。

    他们一起潜了水,他们去的早,人还不多,教练就带着他们多玩了一会。

    上岸了,周承和陆耀去玩那些刺激的水上游戏。看着他们在水面上翻来翻去,林雪紧张的时不时推张婷一下,张婷静静的看着。林雪见她没什么反应就问她:“你不担心吗?”

    “如果玩个游戏都能把命搭进去,那真的就是命该如此了”

    林雪非常诧异的看着她说:“你真不是一般人”

    张婷对她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继续看他们玩。林雪也不再一惊一乍的了。

    他们上岸了,周承和张婷在前面走着。林雪和陆耀跟在他们后面,林雪压不住心底的惊异就对陆耀说了刚才的事。

    陆耀看着在前面边走边说的两个人若有所思的说:“这可能就是他喜欢她的地方”

    林雪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就问:“你说什么?”

    陆耀回答她没什么。

    他们回到酒店吃完饭差不多就是下午四点了。大家都稍事休息了一下,在太阳刚开始落山的时候出来散步。陆耀借口害怕张婷把他推进海里紧紧的粘着林雪。周承和张婷离他们远远的走着。

    周承走着问张婷:“累吗?”

    “还好,明天回吗?”

    “恩,想早点回?”

    “不是,就是问问”

    “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下雨的西湖吗?十一一起去吧”

    张婷连连的摇头说:“不去,不去,肯定人山人海”

    “那咱们就晚一点去,住一个星期总能等到雨吧!等不到明年接着去”

    张婷无奈的看看他,“我不用上班呐?还明年接着去”

    “请假,我可以帮你跟王彬说”

    张婷笑着看向他说:“你想这么远?”

    “其实我自己也喜欢逛,有个对脾气的人一起也很好啊”

    “恩”

    他们逛到了夜色深沉的时候就回到酒店各自睡下。

    次日清晨,醒来吃过饭,离开小岛回到机场,还完车就算完事。

    回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尽管三天的时间很宽裕,但张婷还是觉得累,于是睡了一觉,起来做好第二天上班的准备就睡下了。